男朋友帮我口的细节&呻吟好大用力给我

      

大唐北镇,边陲重地。

        

往北走,是浩瀚草原,往东去,是渤海王国,西北是雁门关,出了雁门是阴山,所以这地方历代紧要,乃是几百年来的兵家必争之地。

        

地势如此重要,必然设置重兵。

        

这里是一座巨大的军城。

        

城中心是节度使的府邸。

        

府邸很大,很深,鳞次栉比,檐廊亭阁,看起奢华程度,竟似不弱皇宫。

        

曾经有忠臣弹劾,此乃逾制之大罪。但是后来不知为何,竟然不了了之。

        

……

        

安禄山静静的坐在桌前,望着桌上一封书信不说话。

        

信并未打开,原封不动的放在那里,仿佛这位节度使毫无兴趣,自始至终不曾展信阅读。

        

在这座客厅的下首,坐着一个略显拘谨的文士,正是不久前极力建议寿王之人,也就是那个眼角狭长的柳姓心腹。

        

忽然安禄山轻哼一声,目光宛如一头山中猛虎,带着凶残,带着杀意,声音低沉问道:“你叫柳茂生?是寿王的属下?”

        

柳茂生一脸拘谨,眼神显得很飘忽,面对藩镇节度使之威,不由自主的颤抖了一下。

        

他紧张的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赔笑回答:“安大将军敬上,小人确叫柳茂生,出身乃是华阴柳氏,五年前成为寿王班底,我擅长……”

        

他正要继续介绍自己,哪知安禄山猛然一挥手,直接打断道:“不用这么啰嗦,本将军没兴趣听,我只问你一句,你送的这封信是寿王所书吗?”

        

柳茂生又打個哆嗦,越发小心翼翼的赔笑,道:“回禀安大将军,此信确实寿王所书。关于信中的内容,其实小人全都知晓……若是大将军太忙,抽不出时间阅信,那么小人可以…可以口述给您听。”

        

“呵呵!”安禄山发出一声不明所以的淡笑。

        

突然这位节度使站起来,高大而又胖硕的身体宛如一座山,他离开座位,走到柳茂生身前,然后缓缓俯视下来,目光依旧如同山中猛虎。

        

“说吧,信里写了什么事?”

        

柳茂生刚要开口,哪知安禄山冷冷一笑,大有深意的道:“若是本将军消息无误的话,你们寿王现在应该在兰陵,乃是受了皇帝旨意,代为庆贺郭子仪生子……”

        

“这让本将军很好奇,寿王为什么要给我写信。他在长安的时候,几度婉拒本将军的好意,满朝文武都收我的礼,你们这位殿下却故作清高。”

        

“以前躲着我,现在却又急匆匆的亲近,并且还是身处兰陵,做出如此突兀动作。”

        

“所以本将军推测,你们寿王怕是没安好心。要么他是想利用我,要么他是要针对某个人,对不对?”

        

“你不用急着辩解,本将军继续往下猜。”

        

“兰陵那个地方,以前平平无奇,但是自从去年以来,那里崛起了一个人物,郭子仪,武科状元,封号琅琊大将军,镇守山东南路五个府……”

        

“五个府的地盘不算大,但是他的封号是大将军。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他已经一只脚踏入了武职巅峰。”

        

“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和我们这些节度使已经可以平起平坐。原因很简单,我们这些节度使的武职也是大将军。”

        

“彼此都是大将军,唯一的差距只不过是镇守地域不同,有的大,有的小。”

        

“比如本将军所镇之地,乃是大唐北镇的边关,地域宽广,辖制极大,所以我成为了藩镇,属于大唐武职的最巅峰。”

        

“而郭子仪镇守的地域虽然只有五个府,但是任何人都不能小觑他的潜力,比如我们这些藩镇节度使,一直都是把他当成同辈中人看待。”

        

“他镇守的地域少,但他是大将军,和吾等一样,终有一日要崛起。”

        

“他坐镇之地是兰陵,那个曾经平平无奇的地方,因为有了他,所以终有一日会成为重镇。”

        

“而你们的寿王,现在就在兰陵城,那么本将军的猜测便也有了方向,我猜你们寿王是想针对郭子仪,对不对?”

        

不愧是一代枭雄,果然心思精明。

        

突然他又是一笑,目光森然的道:“你们寿王想针对郭子仪,却让你带着书信前来拜见我,所以本将军还有一番猜测,我猜你们寿王是想利用本将军……”

        

“此一石二鸟之计,不知本将军猜的对是不对?”

        

“但是你们寿王有没有想过,本将军是这么容易被利用的吗?即使本将军容易被利用,但是本将军愿意和郭子仪成为对头吗?”

        

“我们彼此都是大将军的武职,属于平起平坐的同类中人。固然他现在势力较弱,但他再弱也是一位大将军……你们寿王想要两虎相争,躲在后面渔翁得利,这算盘打的很好,只可惜也只能打打算盘。”

        

柳茂生只觉得透体冰寒。

        

他平日的诡辩本事完全派不上用途。

        

隐隐约约间,他仿佛感觉到客厅四周全是人,似乎埋伏着一些刀斧手,似乎下一刻就要跳出来。

        

也许是情急生智,又或者是极力挣扎,这厮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直接大喊一声道:“安大将军,你危险矣。”

        

嗯哼?

        

安禄山的目光已经不似猛虎,而是如同一只择人欲噬的饿狼。

        

他森森的盯着柳茂生,语气带着霸道和杀意:“说清楚,给你三句话的机会,若是三句话解释不清,本将军不在乎杀一个皇子的家奴。”

        

柳茂生脸色顿时涨红,脱口而出道:“在下不是家奴,而是殿下的幕僚。”

        

安禄山慢悠悠弹出两根手指,淡淡道:“已经两句话了,你还剩下一句话的解释机会。”

        

咕嘟!

        

柳茂生艰难的咽了口唾沫。

        

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

        

曾经自以为是的口舌之力,曾经沾沾自喜的诡辩之能,这一刻方才知道,在强者眼中只是个笑话。

        

只剩下一句话的解释机会!

        

这是何等的轻蔑和不在意。

        

仿佛他只是一只小虫子,随便挥挥手就可以碾死,而事实上,也确实可以被轻松碾死。

        

咕嘟!

        

柳茂生又咽了一口唾沫。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声音明显带着颤抖,小心翼翼的道:“安大将军曾经丢失一百二十车军械,郭子仪就是那个抢劫军械的人。”

        

说出这话之后,他只感觉浑身轻松,仿佛逃脱苦海,终于性命得救。

        

他坚信安禄山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必然会生出前所未有的重视,肯定会急切的追问他,甚至是开始礼待他……

        

一位藩镇的礼待!

        

柳茂生忍不住有些憧憬。

        

然而可惜的是,他憧憬的太早了。

        

只见安禄山慢慢直起身体,不再用目光俯视和压迫他,但是下一刻说出的话,却让柳茂生如坠冰窟。

        

“你的解释很好,本将军感觉很满意。但是很可惜,你超出了三句话的限制……”

        

柳茂生只觉脑中轰然巨响。

        

超出了三句话的限制?

        

怎么可能超出了限制?

        

他下意识想要争辩,然而抬头却看到安禄山的眼睛,那是何等凶残的一双眼睛啊,仿佛天生有种嗜血的欲望。

        

“安大将军,安大将军,小人愿意投效,我愿意投……”

        

话还没有说完,已经戛然而止。

        

在他的脖子上,出现了一双大手,这双大手重重一拧,直接拧断了他的脖子。

        

动手的并不是安禄山,而是一个身材如铁塔的壮汉,这个壮汉拧断柳茂生的脖子后,宛如拖死狗一般的拖着往外走。

        

自始至终,安禄山冷眼旁观,面色毫无波动,仿佛只是死了一只小虫子。

        

那个壮汉拖着柳茂生的尸体,出门之后直接往外一扔,然后重新走了回来,拱手行了一个军礼,恭敬道:“大帅!”

        

安禄山这才点点头,伸手一指客厅里的椅子,道:“坐。”

        

壮汉再次抱拳,然后才坐了下去。

        

这时屏风后面人影一闪,安庆绪的身影急匆匆而出,这小子脸色明显带着震惊,以及浓浓的不解和忐忑,小声道:“父亲,为什么要杀柳茂生,他是寿王的亲信啊,这岂不是和寿王闹崩?”

        

安禄山目光冰冷,同样伸手一指客厅里的椅子,道:“你也坐下,等会细说……”

        

安庆绪张了张口,似乎还想再说什么。

        

哪知安禄山语气森然,缓缓又补充一句道:“我知道你收了寿王的好处,也知道你一心想要郭子仪死,可是,你不该背着我。”

        

安庆绪顿时打个哆嗦,再也不敢有任何抱怨,连忙道:“父亲勿要生气,孩儿知道错了,我这就坐下,我乖乖坐下。”

        

这次他乖乖的要坐下,却不曾想安禄山又是冷厉一句,道:“若是眼睛瞎了,可以抠掉别用,你的史思明叔叔在场,为什么不向他请礼问安?等会议事完毕之后,你自己去找军法官领取惩罚,二十鞭子,一鞭不少。”

        

旁边的壮汉连忙开口,恭声道:“大帅勿用如此,庆绪贤侄只是一时失误,想必是惊见末将杀人,所以才……”

        

安禄山直接一挥手,打断道:“规矩就是规矩。”

        

壮汉不再开口。

        

安庆绪则是急急上前,恭敬抱拳行礼,道:“小侄安庆绪,拜见史叔叔。”

        

原来这个壮汉就是史思明。

        

历史上安史之乱的两大枭雄,竟然是极为重视规矩和礼仪的人,这不得不说是个嘲讽,甚至可以说是个惊天大笑话。

        

……

        

整座客厅之中,总共只有三人。

        

安禄山,史思明,安庆绪。

        

除此之外,再无旁人,甚至连门外的侍卫,这一刻也十分自觉的撤走。

        

安庆绪的城府明显不深,坐下之后仅仅老实的一小会,已经忍不住再次开口,满是不解的道:“父亲,孩儿实在想不明白,明明您一向与朝臣亲善,尤其是对皇族亲善,每逢过年过节,都要送去长安无数厚礼,恨不得所有人都能收您的礼,恨不得所有人都能成为咱家的朋友……”

        

“为什么这次却一反常态,竟然坐视史思明…咳咳…坐视史叔叔拧断柳茂生的脖子。”

        

这小子说着看了一眼史思明,语带不满又道:“柳茂生是寿王的亲信,今次乃是带着寿王的善意而来。自古两国交恶,一向不斩来使,况且人家不是和我们交恶,而是想要和我们结成联盟……”

        

安禄山面沉入水,似乎并不想解释,但却缓缓一抬手,朝着史思明示意一下,道:“你跟他说说,让他明白原因。”

        

坐在下首的史思明点点头,然后目光看向安庆绪,沉声道:“杀柳茂生,是为了警告寿王,咱们藩镇不容调拨,更加不容利用。”

        

“但是人家是带着善意来的啊!”安庆绪大声争辩,十分激动的道:“而且是告知咱们关于郭子仪的事。”

        

“父亲,史叔叔,你们不是经常说么,郭子仪以后会是个大麻烦。”

        

“既然是大麻烦,而且还和咱们有了一些私仇,那么肯定不能放任他轻松自在,肯定要想办法弄死这个人啊。”

        

“以前咱们没借口,不方便直接对他动手,现在好了,知道了他劫掠军械的事。这个借口何其有利,咱们可以立马发兵弄死他。”

        

“明明是个机会,史叔叔你却杀了柳茂生,这要是惹起寿王恼怒,不肯帮咱们作证……”

        

安庆绪还想再说,可惜安禄山已经狠狠瞪他一眼。

        

然后史思明紧跟着开口,语带郑重的道:“贤侄或许还没有想明白,为什么大帅和我要这么做。”

        

“首先,寿王是想利用我们。这个皇子一向心胸狭隘,必然是和郭子仪有了嫌隙,所以,他想利用莪们搞掉郭子仪。”

        

“但是对我们而言,我们要考虑的是不能被人利用。藩镇威严,不容调拨,故而我们要杀他亲信,以此对寿王进行敲打。”

        

“其次,军械丢失的事。”

        

“贤侄莫非真的认为,郭子仪有能力吞下那些军械吗?当初军械丢失的那件大案子,贤侄真以为是郭子仪干的吗?”

        

安庆绪满脸迷惑,下意识道:“难道不是吗?寿王在信里言之凿凿说的很清楚啊。他的一个亲信窥探郭子仪军营,发现郭子仪麾下士卒用的是边军武器。”

        

史思明呵呵一笑,道:“边军武器又如何?能确定是咱们丢的那一批吗?不要被寿王所引导啊,这个皇子分明在强行攀扯。”

        

说着停了一停,目光看着安庆绪,又道:“贤侄可以回忆回忆,当初咱们丢失军械是什么情况,那时候郭子仪才刚刚从长安越狱,手底下总共只有十七个兄弟……”

        

“他就算再能打,一个人能打过一千多个护送军械的牙兵吗?”

        

安庆绪下意识愣住,喃喃道:“听你这么一说,似乎真的不是他。那么,当初那事是谁干的呢?”

        

史思明语气变的肃重,缓缓道:“那是你父亲派出的最精锐牙兵,全都是久经战阵的铁血边军,若想在短时间内灭掉这些牙兵,对手必然是同样精锐的情况,并且,兵力至少要超过三倍。”

        

“由此你可以想想,郭子仪当时有这个能力吗?他没有,他那时候总共只有十七个刚刚越狱的死囚。”

        

安庆绪终于懂了,忍不住点头道:“所以说,军械肯定不是郭子仪劫走的,对不对?”

        

“绝对不是他!”史思明一脸笃定。

        

直到这时,安禄山终于开口,道:“但是,不妨碍我们把罪名扣在他头上。”

        

安庆绪又是一愣,呆呆问道:“这却为何?”

        

“原因很简单!”安禄山的目光带着森然,缓缓道:“因为当初那件事,动手的是朝廷中人,这让为父感觉到了危险,所以不得不提前做一些事情。”

        

“比如,借此机会发兵,搞掉兰陵的郭子仪,以此作为敲打,让朝廷中人知道我的威力。”

        

史思明接口道:“希望大帅的这次敲打动作之后,可以让咱们赢得继续发展的时间,毕竟咱们现在的力量还不够强,还不足以颠覆整个大唐江山……”

        

安禄山缓缓点头,面色极为肃重。

        

但是安庆绪却兴奋起来,急吼吼的道:“就算咱们没实力颠覆大唐,但是干掉一个郭子仪足够了,哈哈哈哈,我要把他剁成肉泥,然后把玲珑抢回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