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岳抬高腿让我进全文阅读/我是男士经常戴乳罩出去

        

这富水郡以温汤池子闻名。

        

申成贵族出身,是个会享受的,那刺史府中,一共有三处汤池。

        

段怡领着知桥同知路,择了处清幽的小池,因为这处院子里有片竹林,便索性在这里住下了。

        

夜晚有些微风,墙外的红梅花瓣被吹落了进来,零星有一些,飘落进了汤池之中,平添了几分冷冽的香气。

        

段怡脸红扑扑的,她揉搓了几下手中的灵机,张开了嘴,一旁的知路,颇有眼色将一枚果干,塞进了她的嘴中。

        

灵机难得没有睡,它脚划拉了几下,甩了甩身上的毛,蹭了段怡一脸水。

        

“难怪那么多人想做昏君……”

        

段怡看了看知路,又看了看知桥,左拥右抱还能撸食铁兽,简直就是人生巅峰好吗?

        

她想着,伸手一薅,拿起了池边放着的果子酒,递给了知桥同知路,一人一瓶。

        

“姑娘,说起来,今日方才是年初二呢。往年的今日,咱们都是要去顾家的。离开剑南的时候,方才入冬,再过几日,都要立春了。”

        

“前头十几年,咱们都待在锦城,这几个月,像是做梦似的。就是可惜了崔将军送的年礼,放在竟陵没有来得及吃。”

        

段怡瞧着知路一脸肉疼的样子,笑了出声,“都送了些什么?还要朱鹮巴巴的来上一趟。”

        

知路一下子来了精神,“有烟熏过的傻狍子,还有一些苏州的锦缎,零嘴儿。旁的我都锁着,倒是裁了一些素白锦,想着给姑娘做中衣。”

        

段怡见她乐在其中,扭头看向了闷不做声的知桥。

        

“你可要去江陵,瞧你姑母?我们应该会在富水待着不短的时日,再去襄阳。”

        

知桥轻轻地点了点头,“若是姑娘准许,我去一趟便回来。当年离开得急,都没有同姑母告别。后来又怕被人追杀,更是不敢告诉姑母我还活着的事。”

        

“知桥心中愧疚不已。”

        

段怡拿着手中的酒瓶,同知桥碰了碰杯,她拿起酒,轻轻的抿了一口,话锋一转,说道,“知桥,今日那申慧,你可瞧见了?”

        

知桥一愣,不知段怡是何意,迟疑着点了点头。

        

段怡见她紧张,将小灵机放在了她的怀中,食铁兽香香软软的样子,让知桥一下子轻松了下来。

        

“姑娘,我对天发过誓,是绝对不会离开姑娘身边的。”

        

“没有人要你离开。我同你说申慧,不是说要她取代你。当年捡到你,之所以要你以婢女的名义留在我身边,是因为那会儿你身份特殊,需要隐姓埋名。”

        

“可是”,段怡说着,认真了起来,“如今世道已经变了。”

        

“你一身本事,远超军中一些郎君,作何他们便能领军作战,被人唤上一句将军,而你却不行?我想你同申慧,一起入军营。”

        

知桥虽然一直跟在她身边,甚至偶尔也会上战场,不过却从未真正的入过军营。

        

“那阵前打先锋,我唤你,如同唤苏筠,韦猛。你可愿意?”

        

见知桥不言语,段怡又道,“当然,你若是觉得如今便好,我也不勉强你。”

        

每个人的性情不同,知桥当年因为家中遭逢剧变,变得沉默寡言。虽然有一身本事,可却是莫名的会贬低自己。

        

尤其是在她跟前。

        

可她曾经也是一方霸主家的女公子,鲜衣怒马恣意了十余载。

        

今日瞧见那申慧,段怡头一个便想起了知桥。

        

若是乔家不出事,站在那城楼之上,便是知桥罢。

        

“贺淮南那种脓包都敢自称女将军,你赛她千万倍,可莫要小瞧了自己!”

        

段怡说着,举起手来。

        

光亮打在她光洁的手臂上,落下了黑漆漆的影子。

        

段怡伸出手来,指了指黑影,“知桥,每个人本来就有影子,所以我不需要你做我的影子。”

        

知桥垂下眸去,久久的没有言语。

        

一旁的知路屏住了呼吸,看了看段怡,又看了看知桥,到底没有忍住,推了推她。

        

知桥抬起头来,眼睛红红的看向了段怡,说话的时候,带了鼻音,“我舍不得姑娘。”

        

段怡伸出手来,摸了摸知桥的头,“有甚舍不得的,知桥如今也是能够鼎立门户的大人了。”

        

知桥擦了擦眼泪,“明明姑娘比我年纪小,我却一直生活在姑娘的羽翼之下。”

        

这句话一出口,知桥只觉得自己像是拨开了心中的迷雾一般,整个人都清明了起来。

        

她陡然明白,段怡为何要收下不会武功的申慧,又是为何要在今夜,同她说这些话了。

        

她再一次庆幸,当年一路去了西南,抓住了段怡这根救命的浮木。

        

她曾经以为段思贤死了,她大仇得报,一切便已经过去了。可直到今日,她方才发觉自己,已经沉溺在过去的深潭之中,而段怡再一次拉住了她。

        

“好了好了!不要哭唧唧了!我可是听说了,人的眼泪若是落在动物的毛皮上,那是要把皮子变黄的!看我们小灵机,白嫩嫩的,像汤圆砣子似的。”

        

“若是变黄了,人家还当这个汤圆砣子漏了馅,里头的芝麻花生酱儿都被挤出来了。”

        

知桥的伤感,一下子被知路给赶走了,她破涕而笑,将灵机递给了知路。

        

“你这么担心,让你给它洗个澡儿。洗得白嫩嫩,香喷喷的,姑娘好抱着睡觉。”

        

知路一听,忙站了起身,她扯了一旁的一块布,将灵机抱了起来,“姑娘,这泡着泡着,竟是忘了时辰,都这会儿了,该歇着了。”

        

“你昨日没有睡好,今日本该早些睡的。我去给你铺床,点安神香去。”

        

她说着,急急忙忙的上了岸,一边走一边给灵机擦干毛,活像是身后有狼追赶似的。

        

段怡瞧着好笑,她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个呵欠,将手中的酒瓶一放,扯过了一旁的衣衫,上了岸。

        

“时辰不早了,赶紧歇着罢。明日一早,咱们去这富水城里头逛上一逛。兴许还能够在那街上,寻个什么宝贝来,一下子便发达了。”

        

知桥知晓她每到一处,都喜欢四处看看宅院,看看当地的桥栈,点了点头。

        

段怡看了看黑漆漆的天空,低声喃喃道,“兴许过两日,还有熟人来访,也不一定。”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