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罗大陆3唐舞麟上古月/四D肉蒲团奶水喷出来

        

“情报上,只说是三四名实力不强的宵小罢了。”

        

“杀了,上报成百人宵小团队,那可是大功一件。”

        

几位平丘城城老,对视两眼, 随后露出会心笑意。

        

他们这样做早已不是一次两次。

        

深山老林中环境恶劣,但是对不少人来说,反而是晋升渠道,因为在这里谎报军功属于默认,一般上峰睁只眼闭只眼。

        

来的快走的也快,顺带带走平素搜刮的民脂民膏。

        

毫无疑问, 平丘城的弱小,抛开环境恶劣外, 更大理由就是因为这些高层的存在。

        

“城城老大人!歹徒在那边1

        

“他们狂妄至极,竟在战圈不退1

        

刚出平丘城不远,立刻有跌跌撞撞的巡使冲到眼前,指着远方的山林,像是找到了救命稻草般的倾诉着。

        

实在是这几个歹人,过于厉害了点。

        

不大的个头,却打得他们正规巡使毫无还手之力。

        

“胆大包天1

        

“放肆1

        

几名城老像是找到了爆发点,勃然大怒的冲向战斗地点。

        

“城老协”

        

跌跌撞撞的那几位巡使刚想喊些什么,话音未落,只见那几名城老去的多快,倒飞回来就有多快。

        

噗哧。

        

“哇。”

        

一名八百多公里大小的城老,脸色难看的喷出血液,浸湿了大片山林。

        

吡。

        

不等几位受了伤的城老反应,马上有足部踏在他们的身躯上。

        

这是三位看似弱者的渺小生物,体型极其矮小,不过五十公里上下大校

        

但他们气势却如同深渊,无比骸人。

        

“平丘城所谓城老, 就这?”

        

“其他那些,想必也是废物吧,不如一起上,我等也好看看,这所谓的穷山恶水,能出什么强者。”

        

三人侃侃而谈,将包围而来的大量平丘城高手们视若无睹。

        

大城老表情难看了。

        

“几位好汉,不知你们是何来路?”

        

他态度前倨后恭,实在是因为眼前三位实力超过了想像,如若是绿林好汉,不如结交算了,毕竟在这平丘城附近,官方默许的绿林好汉队伍,也有好几支,不多这一支。

        

“没什么来路,不过是缺了点资源的旅人而已。”

        

“资源?三位好汉,你们需要什么样的资源,不如告知一番,也许本城能帮助你们解决一部分也说不定。”

        

那大城老态度诚恳。

        

“哟,这家伙还挺识趣的,这样吧,我们对你的印象不错, 你交出三颗道心,不论品级,我等都不再手你们平丘城的麻烦,你看如何?”

        

“什么?道心?这不可能1

        

大城老闻言,下意识便是断然拒绝。

        

啪叽。

        

只见三只足部毫不犹豫的下落,被他们踩在足底的负伤城老,直接睚眦欲裂,头颅迸开,死的不能再死。

        

“如何?诸位还觉得不可能吗?”

        

“劝你们弃了让皇朝支援的想法,你们这平丘城,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即便你们现在求援,等到皇朝强者赶到,黄花菜都凉了。不如乖乖交出你平丘城保管的道心,也好保全你等性命。”

        

三位个头不高的强者,气势却巍峨,淡淡望着这群平丘城高手。

        

虽然被包围着,但包围圈外的好手们,却是手足发颤,连动手的勇气都没有。

        

好几位城老,连一个招面都无法抵挡,直接被踩死。

        

他们平素在城老的眼中,也不过是蝼蚁罢了,连城老都在对方足下成为了蝼蚁,他们上去,岂不是死的更惨。

        

“几位竟敢不将皇朝放在眼里?”

        

大城老终归还是更强,见过的世面也更多,当下强压惊怒,低沉的冷哼道。

        

“这倒是不敢,只是远水救不了近火,伱等莫要挑战我等的耐性才是。”

        

也不知想到了什么,大城老忽然笑了笑。

        

“三位想要道心,在下可以交出来,但此物向来只有上贡的份,每一颗下落皇朝都会过问,你们若是不怕死,随我去平丘城取便是。”

        

三位歹人,或者说,是贾岩他们三位外来的者,连讥讽都不做,齐齐越众而出,在大量巡使包围之下,跟着大城老向着平丘城走去。

        

这群人仿佛经历了一场旷世大战,巡使们神经紧绷着尾随其后,而城老与大城老挨的极近,生怕那三位来头不明的强者,忽然向他们动手似的。

        

“这平丘城之人,是不是在耍什么诡计?”

        

沿途之中,贾岩三人互相发出声线询问。

        

“不管什么诡计,我等自是不在乎的。”

        

“此言差矣,里世界之事,对我等许多还是相当有威胁的,一会儿我等要做好警戒。”

        

贾岩听着另外二人的言语,默不作声。

        

其实这样行事,对贾岩而言,谈不上熟悉,也谈不上陌生,以往他记忆中,似乎也做过几次不厚道的行径。

        

但走到越强层次,他越想为自己的行为,做出个合理且合心的解释。

        

这两天他便一直陷入这样的纠结之中。

        

两位同阶倒是心安理得,也不知是不是他们没有相似的困扰。

        

贾岩不会问,也不可能问他们,天知这二位是否不安好心。

        

“先前逼供的那些强者中,有只言片语的‘天外来客’传闻,据他们说法,与我等来临的方式及生命形式相当相似。而那些情报之中,处理所谓天外来客的方式,大多数极度残忍,有当成研究对象关押几百乃至上千年的,也有当成恶魔处决的,还有些小说般故事情节,都将我等天外来客当成了洪水猛兽”

        

贾岩暗暗点头,自己行为的解释,不就来了吗?

        

这是为了正义。

        

不是为里世界的正义,而是为了他们外界来客的正义。

        

他们不过是前来寻求机缘的而已,你们一個两个的,将别人当成恶魔,也无怪乎他们反击。

        

如此一来,心境通畅了许多。

        

“不过我为何近日对此事如此纠结”

        

贾岩有些心不在焉。

        

“贾岩阁下,你认为我等过后如何动手?”

        

“嗯?动手么,我倒是没想过,不如就两位号令吧,抱歉,我在想些事情。”

        

“贾岩阁下倒是怡然自得,那好,过后我等行动,你可得配合点。”

        

“好的。”

        

两位打了个哈哈,只是目光对视之时,眼底闪烁过些许的异彩。

        

换在平时,贾岩注定会察觉到,可他分心之际,却什么也未能察觉。

        

“三位,你等是随我们进入平丘城取那些道心,还是在城外等候?”

        

不多时,众人来到了十万公里高度左右的平丘城城墙下。

        

即便看多了这世界的城池,但在如此硕大无朋的城市下首,还是让贾岩等人产生出自身如此渺小的感觉。

        

“平丘城素来饱受山林猛兽侵扰,城中诸多防御工事,我等进入,与羊入虎口无异,不如这样吧,大城老您请入城,余下的城老及高层们,陪我等在城外等候,相信大城老不会做出无视这些下属安危,做出拒城不出之举的吧。”

        

“那是自然,三位请稍等。”

        

平丘城大城老压根没有意外,也没有讨价还价,而是扬长进入了平丘城那高大的城墙内部。

        

“你们不怕自家大城老一去不复返?”

        

“哼,大城老高风亮节,才不是你等宵小之辈可以揣度之人。”

        

“啧啧,这平丘大城老果然是受爱戴之人啊,这样我们就放心了,想必如此人物,不会龟缩在城里才对。”

        

时间一晃,很快过了两个小时。

        

城外诸人,除了贾岩三位外,都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他们各自窃窃私语,上百号人站在城外,也算得上一处骊景,但加上他们的惊恐状表情,景色也就不那么好看了。

        

“不用急,我等三位也是修炼好手,这点耐性是有的,再等你家大城老半日,届时他再不顾情面,你等也怪不得我们了,到时可是每半小时杀一人。”

        

初星冷哼了声。

        

其实现在的局面,大致猜到了。

        

但他们三位早已摸清了平丘城底细,前些日子甚至从打劫的官员嘴里,问出了平丘城因为路途遥远,道心上贡不像是其他城市般每发现一颗都送上去,而是汇聚了五颗才会上贡,否则费时费力。

        

现在的三颗,正巧三人平分。

        

也因为山高皇帝远,他们有时间更有精力,慢慢消耗对方的精气神,困十天半月的,似乎也不会有任何敌方援军的风险。

        

“半半日后每个半小时杀一人1

        

“可怜我穷某兢兢业业为皇朝服务多年,今日竟是要丧命在蝇营狗苟之辈手中吗?”

        

“哼,别尽说丧气话,我皇朝官员宁死不屈,他若想杀,便杀了我们吧,将来有他们被皇朝处决的日子。”

        

贾岩意外看了看这些家伙,心道这群里世界城池官员还挺有傲骨的。

        

铁血真汉子,必然点赞。

        

三人隐隐约约记下了喊的最狂傲的那几个,接下来就从他们下手。

        

直至半日过后。

        

被扣押的那群城老与随行官员等,神情又不一样了。

        

时间逼近了大限,这群正气凛然的家伙们,伴随时间一点一滴渡过,表情也一变再变,终于有些人瑟瑟发抖,浑身冒汗出来。

        

虽然在他们身边看押的,是三位个头比他们中任何一位都要渺小的存在,但这小个子的战斗力,却是远超他们想像。

        

“跟你们拼了1

        

在这等压力之下,先前喊的最凶那位,整个人崩溃的大喊起来。

        

因为时间越接近对方说的半日,三人目光在他身上流连的时间就越长,似乎在想,时间到后如何刨制这家伙。

        

这位城老恶向胆边生,盯住了之前一直有点走神的贾岩,似乎认定了这位是三位歹人中,实力最为弱小的突破点。

        

噗。

        

只见他的兵刃从腰后出手,皇朝制式的高手兵刃,一出就知绝非凡品,起码在银河系中,不可能制造出如此恐怖的利器。

        

因为材质与用料,外加制造技巧,都不在同一档次。

        

一击下来,就算是大城老,怕是都难以正面接祝

        

他不信了,自己主动偷袭三名歹人中最弱者,还无法做到出其不意的击伤。

        

击伤了,便有逃路,趁着另外两大恶人没反应过来,先行窜入平丘城,借用城池防御,再外安全危险。

        

嗡。

        

然而状况却让他空欢喜一常

        

只见一道半透明的蓝色光幕,出现在这位强者使出的制式刀刃前方,如同蜘蛛网似的,轻描淡写接下了此人的攻势。

        

“这”

        

这位城老神态大变。

        

他望着表情似乎还陷入某种情绪,眼睛都不看他的蚊子生物,只觉亡魂大冒,惊慌失措的想要收回武器,再行攻击一次时,只听耳畔又传来新的‘嗡嗡’大作声。

        

一道接一道的蓝色光辉,在其身边浮现。

        

随后一其往下,将这位城老挤压在中间,很快又飞速收敛大小,几十道蓝色光圈之物将其硬生生压缩到与贾岩等人相差不多的大小,里面的强者早已化为了一团血肉,连原本形状也看不出来,惨叫更是从最初的凄厉,转变为若有若无,最终渐渐鸦雀无声。

        

在场之人,也鸦雀无声。

        

或者说,是目睹这惊世骇俗一幕,无人敢发声。

        

生怕下一位就是自己。

        

刚才如同死去城老般发出过豪言壮语者,猛的压低了身形,生怕三位下一个就找上自己。

        

嗡——

        

轰!!

        

贾岩做出沉思状,前足动了动,只见那包裹着死亡城老的湛蓝色圆圈集合体,悍然轰在了城市的城门上。

        

此时城门早已大门紧闭,固若金汤的城门使用了特殊材质材料制造,上面还有某种奇特力量守护,一般而言,别说普通歹徒,就算域主级的强者前来出手攻击,都很难在其上留下什么痕迹。

        

然而那是普通域主级。

        

域主后阶,其实谈不得普通域主。

        

这道爆炸声,将城门整个轰得剧烈颤抖,连带着十万公里巍峨的城墙也微微摇曳,发出不堪重负的各种古怪啸声。

        

好在这点爆炸威力,城墙还是险之又险的承受了下来。

        

只是无论城墙上的守军,还是在城外被当成俘虏的众多城老及高层,鸦雀无声中,目光已经直了。

        

连初星机巧二人,也面色凝重。

        

这攻击力,强的有点可怕。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