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啊粗啊用力好烫/r18药物道具调教play

        

即便阴九灵在七宝楼船中,消磨了千年,如今力量还未恢复,但以千年前的道法,这些个蝼蚁般的二流家族修士,哪里会是对手?

        

单这一手拘天神通,便不是这些后辈修士敢想的!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曲明露死死地盯着天空中的黑雾。

        

莫非是邪道修士么?曲明露紧咬着银牙,上一回,遇到邪道修士,令自己差点身陨。

        

没想到这一回,又遇到更加恐怖的邪道修士。

        

她脸色惨白,上一回是有方师弟救自己,这一回恐怕没那么好运了。

        

此时此刻,两家家主也只感到头皮发麻。

        

“大家不要慌!”黄家主只能硬着头皮喊道,“这怪物法术厉害,但也不可能没有任何消耗。”

        

“咱们人多,就是耗也能耗死它!”

        

“人多?”阴九灵心中冷笑,这些蠢货,难道不知道对于他这种邪道大修来说,人越多越劣势么?

        

眼前的这些人,全都是他恢复的血食!

        

两条墨龙抵住阵法射来的灵剑,而阴九灵,身形如风般,瞬间消失在了原地。

        

无声无息,消失无形。

        

下一刻,惨嚎声在人群中响起!

        

“大家小心!”

        

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惊恐起来,这样的法术,根本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这到底是什么人?从来都没有听说过,邪道修士居然有这样恐怖的神通道法!

        

这怎么可能?若是邪道修士都有这样的能耐,稷山洞天,岂不是早就被灭了?

        

可……没有人回答他们。

        

曲明露此刻也面色惨白,这都是什么?

        

两次外出历练,次次都遇到邪道修士,而且一次比一次恐怖。

        

先前的舒远志也就算了,虽然实力比自己强,但至少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但此刻,她甚至都发现不了敌人用的是什么手段!

        

这样的敌人,当真是让她连对敌的意志都有些消沉了。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她心中发寒。

        

这真的是人能对付得了的么?

        

怎么办?这已经完全不是她能应付得了的了。

        

“救我!”她又听到哀嚎声,在耳边响起。

        

她惊恐地朝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但下一刻,她忽然发现,一道莹莹的白光,如同凭空出现,忽然悬在那人的身前。

        

曲明露心中一震。一道淡淡的黑色游丝,如同游蛇,朝着那人飞去。

        

可被白光一照,便如同触电一般,发出滋滋的声音,游丝上冒起一阵青烟。

        

这是什么?

        

那些游丝,瞬间缩了回去。

        

慢慢在天空汇聚,再次凝聚,这一次勉强有了一丝人形。

        

它的声音,有些森寒:“何人胆敢阻拦本座?”

        

它的目光,立即落在了方勉的身上。

        

只见方勉的身前,悬着一枚晶莹剔透的宝珠。

        

这个时候,曲明露也才惊觉看向方勉。

        

方师弟?是他?

        

她原本听说,这位方师弟时常在外斩妖除魔,很少回来。

        

她本是将信将疑的。

        

却没想到这位方师弟,竟实力如此之强。

        

竟能挡住这邪道怪物的攻击。

        

“月华珠?”阴九灵也是一惊,莫非是什么正道大修杀来了?

        

但很快,它发现,眼前这小子竟然也只有上乘修为。

        

眼中露出森冷的笑意,差点被这小子唬住:“好小子,月华宗的这枚灵宝,居然在你手中?”

        

它冷笑起来:“小子,交出月华珠,我阴九灵,或许可以饶你不死。”

        

“邪魔外道。”方勉闻言只脸色一沉,“你在做什么梦?”

        

“方师弟。”曲明露忐忑地提醒道,“这魔头手段诡异,你千万小心。”

        

方勉微微点了点头:“我知道的。”

        

阴九灵见到方勉如此,千年之后,看样子这些小辈是已经不知道自己的名号了,听到自己的名字,居然还有工夫在这谈笑。

        

“这可是你们自找的!”

        

虽然体内的气力不足,但以他所修的道法神通,对方一群连洞境都不到的小修士,还是绰绰有余的。

        

黑雾中,只伸出一只魔爪。

        

向着前方一抓。

        

天地,愈发地暗沉下来。

        

仿佛那爪心有一股吸力,化作一股黑风,黑风扑面,几乎吹得人睁不开眼。

        

所有人发现,不仅仅是睁不开眼,这股黑风,仿佛销魂蚀骨,被这股黑风拂到的人,只感到整个身体都仿佛已经不是自己的了,神魂都要脱壳而去!

        

天空中立即传来一阵桀桀冷笑:“区区三乘蝼蚁,即便我阴九灵消磨千年,也可轻易将尔等抽髓炼魂!”

        

所有人此刻除了内心惊骇,甚至没有其他半点办法。

        

恐惧,也如同潮水一般,在每个人的心中蔓延。

        

曲明露此时更是心中发寒,这样的怪物,真的有人能够对付得了吗?

        

一瞬间的绝望,几乎占据了整个心灵。

        

可就在这片昏天黑地之中,他们却看到一道身影,缓缓抬起了手臂。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有人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动?

        

下一刻,那道身影仿佛顶着巨大的压力,缓缓并指为剑。

        

剑诀起!

        

铁剑在腰间自行跃起,瞬间绽放出万道光华。

        

就像是一头怒龙,黑暗中睁开它的双目。

        

又宛如万丈深渊中一道惊鸿乍起!

        

步虚斩邪真诀。

        

剑出,如雷震!如龙吟!

        

虎陵山试剑峰上,那道仿佛完全不属于人间的剑迹,在这一刻再次重现!

        

这一刻,整个天地间,黑风、浓云、雷光……所有的一切仿佛全都消失了。

        

眼中,唯独余下那一剑,犹如天地开辟的第一抹光。

        

这是真正的神仙剑术!

        

时间仿佛在这一瞬间凝固成永恒。

        

只余下阴九灵眼中的骇然。

        

这是……仙诀!?

        

又仿佛一闪即逝,墨云、黑风、雷霆……一切烟消云散。

        

天地,复归清平!

        

一片寂静。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