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嫩同事人妻作者不详/我和亲妺在浴室作爱h伦

     

严九龄如数家珍,看似对这段历史颇为清楚,听的风绝羽不住点头。

        

“然后呢?”

        

严九龄一叹道:“天地间的万事万物都逃不出轮回循环,王朝有昌隆兴盛的时候,就有走向衰败灭亡的可能,那位浩天大神创立了古琊国之后,曾兴盛了七百万年,但最终还是慢慢走向落寞。”

        

“当然,也不全是因为那位浩天大神无能的缘故,而是因为四重天的有个仇家找来了,曾经与那位有着浩天神位的国主有过三战。”

        

“三战?打了三次?”

        

“嗯。”

        

严九龄没有介绍三战的细节,直接过度了过去,估计是他也不清楚其中细节。

        

“经历好三战之后,那位国主便受了重伤,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最终被王朝中其他元老背叛,联手击杀,最后含恨而终。”

        

严九龄边走边讲这段传说中的历史,风绝羽能听的出来,关于那位浩天大神的传说,严九龄知道的也是一个大概,然而他还是对那位浩天大神极感兴趣,想知道其最后的结局。

        

“那位浩天大神叫什么?既然王朝元老背叛了他,肯定是另有所图吧?”

        

“我知道的也是道听途说,只知道那位浩天大神叫棋五方,是一位很厉害的强者,棋五方创立的王朝名为大旗王朝,王朝所属的元老,都是他在二重天收拢的部下,每一位元老,都是一位在二重天极其厉害的天神,他们称呼棋五方为,大旗帝。”

        

“大旗帝自四重天而来,修为大不如前,创立大旗王朝的时候,修为仅有天神九阶的境界,可在二重天,也是极其厉害的角色,统御八方、睥睨古琊界,无人敢惹,可后来因伤而衰败,被其王朝元老联手杀死,含恨而终。”

        

“你说的没错,那些王朝元老背叛他就是为了抢夺他留下来的道统和财富,而棋五方留下来的所有遗产,全部留在了他最后建立的古琊天宫里面,只不过在建立这座天宫的时候,棋五方为了保密将所有参与建设古琊天宫的匠人和强者悉数杀死,最后并没有人知道古琊天宫的具体位置。”

        

“棋五方遇害的时候,王朝元老联手逼宫棋五方想要问出古琊天宫的位置,棋五方说了。”

        

“说了?”

        

风绝羽心中一凛:“这个棋五方还真是能屈能伸啊,换作是我也知道,即使将古琊天宫的位置如实告之,王朝元老也会因为斩草除根永绝后患而不会放过他,他居然说了,这个棋五方是不是笨了点。”

        

严九龄眯着一双深藏神彩的眼睛道:“风师弟所言极是,是个人就能猜到棋五方的下场会很凄惨,你以为棋五方猜不到?”

        

“猜到也说了,肯定是另有打算。”风绝羽有点明白过来了。

        

自己的部下联手造反,逼问遗产下落,是个人就知道这些二五仔没安好心,即使遂了他们的心愿,自己的结果也不会好。

        

棋五方身为一方浩天大神,岂能那般没有智慧?

        

但他还是说了,这意味着之后还有大事发生。

        

“没错,棋五方是另有打算,他将古琊天宫的具体位置告诉了他的部下们,他的部下果然狠心的将他除掉,神魂俱灭,连轮回的机会都没给他。”

        

风绝羽两只耳朵竖了起来,他知道,之后的事情才是关键,也是整段故事最为精华的部分。

        

“随后,王朝元老们组织人手前往古琊天宫,果然找到了这个地方,发现了棋五方的遗产,但最后,这些前往古琊天宫的人就再也没有回来,而古琊天宫也在此后彻底消失在二重天位面。”

        

“消失了?”

        

“没错,消失了,或者可以说,除了去古琊天宫的那些人之外,没有人再知道古琊天宫的下落,所以古琊天宫的下落就变成了二重天位面的一个谜团。”

        

“消失?我看是死了吧。说不定,古琊天宫是一个圈套,否则棋五方怎么会把自己最后的遗产留给那些叛徒。”

        

严九龄接道:“具体是消失了还是死了,世间修士众说纷云,直到一百年后,有人在大旗帝国的一个遗址中发现了棋五方曾经留下的一封秘卷,这才从秘卷中知道,棋五方在建立古琊天宫的时候,布置了一座极为可怕的阵法。”

        

“秘卷?”

        

“嗯。”

        

“什么样的秘卷?”

        

“具体不得而知,总之从那封秘卷上的内容上来看,说是棋五方布置的阵法极其厉害,普通的天神根本破不了,除非得到棋五方亲自留下来的五轮劫宝,方才可以获得掌控那座大阵的办法,从而带着五轮劫宝进入古琊天宫,才能从里面出来。”

        

风绝羽听完,恍然大悟:“明白了,也就是说,那五轮劫宝才是能够安全离开古琊天宫的重要凭证,没有这件五轮劫宝,一入天宫必死无疑,我估计棋五方有此安排,一定是因为死怕了,他在四重天时遇了难,降临到二重天,也怕自己有一天被仇家杀死,好给自己留个后手,因为一旦被伏击,肯定会修为大减,到时候他怕自己掌控不住古琊天宫,才给自己留了一把能进能出的钥匙,以求东山在起。”

        

说到这,严九龄眼睛弯了弯,笑道:“难怪风师弟能得到门主、法悟先尊和剑尊长老的看重,师弟心思果然缜密。”

        

风绝羽嘴角掀起,笑道:“这没什么值得夸耀的,棋五方如此安排,原因就那么几种,而这是最有可能发生的,照这样看来,那五轮劫宝的秘密应该就是藏在冥阳石书里面吧?”

        

严九龄摇了摇头,叹道:“这我就不知道了,我知道的也是片面的,但从刚才红烟门的人喊话中可以判断出来,冥阳石殿里的石书叫地匣石书,而此石书,应该跟古琊天宫有关,那就意味着,地匣石书跟五轮劫宝的关键是密不可分的。”

        

终于说到点子上了。

        

风绝羽眉头微微皱起,抬眼一看,二人已经在谈话的时候穿过了这片叫树林,来到了一片山脉的前方。

        

青森位面的地势连绵起伏,犹如一条条巨龙盘卧,弥漫着古老的气息。

        

此位面以山脉森林为主,古朽靡靡,犹如远古时期。

        

就见前方雾霭遮天、山势崎岖、多石林高岳、参差不齐,景象雄奇,波澜壮阔。

        

而就在前方某一个山脉下方,还有一大片一眼望不到头森林,森林上空,有着缤纷斑斓的源光匹练涌动,时而似群蛇盘舞、时而像游龙在天、时而又流光如潮、时而又轰鸣如雷。

        

在那座山脉的侧面,还有座雄奇的遗址,是一座石宫殿群,依山而建,朦胧着瑰丽缤纷的灵光幻影。

        

大战就在石宫群的附近,站在风绝羽和严九龄的位置,都能感受到天地神妙的波动、神语神韵的力量在树林里徐徐蔓延开来了,激荡着这一方大地。

        

“他们在那……”

        

严九龄用手一指,风绝羽也看见了,他迅速审视了一下这方领域的地势,眼见着脚下有一条几乎笔直只有小小倾斜度的陈年栈道就在脚下,可以通往山下,栈道上还有些许凌乱的脚印。

        

风绝羽道:“他们是从这下去,下方是森林坦途,可以直通石宫群。”

        

严九龄点头:“此地我虽未来过,但曾经听门中长尊们提起,青森遗址有一片禁地领域,是本门几位长老联手封禁起来的,叫沧海宫,隶属于这片位面一个古老的宗门,不过沧海宫自青森遗址被发现之后,本派弟子不得出入,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在里面。”

        

“那就是了,依我看,本派长尊应该是把地匣石书放在了沧海宫里面保护起来了,对外则宣称是冥阳殿里的石书,就是为了保密。”

        

严九龄不置可否。

        

风绝羽又郁闷道:“可我就好奇了,红烟门是怎么知道地匣石书的秘密的?算了,不说了,先去看看是怎么回事?我感觉到很多强大的气机在沧海宫附近涌动,红烟门派出了二十多个高手,到现在居然没得手,想必本门也有防御力量留在沧海宫,双方正在死战吧。”

        

严九龄神色凝重了起来,回道:“说的没错,不过这种级数的战斗,恐怕我们无法插手,风师弟,一切小心。”

        

“你也是。”

        

二人是急门派之所急,同时也是怀揣着好奇的心理,才特意赶了过来。

        

但要是说他们能毫不犹豫的为宗门献出生命,那就有点高看他们了,可如果能帮上忙的话,二人也不会废话。

        

交流完毕,二人胆大心思的踏上了下山的古老栈道,小心翼翼来到了山下,然后穿过森林,来到沧海宫。

        

赶到这里的时候,风绝羽和严九龄看见在前方那片依山而建的高大石宫建筑群前方,有着十几个身穿天罡门魁星道袍的强者正在跟一群神秘人激战。

        

那显然是天罡门留守在沧海宫中的力量了。

        

他们一共有十四个人,其中四名七转的真传弟子,还有八名围坐成员的八转高手,以及三名须发皆白、全身气机滚荡的九转强者——这就是守护沧海宫的全部力量。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