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埋头在她胸前啃咬着/诱人的小峓子小说h

解缙神色淡然的开口:“谢陛下,为黎民百姓谋福,为我大明江山谋福是微臣应尽之务。这件事的主要功劳还是在于督办的太子殿下和提出五险一金的镇国王殿下。如果没有二位殿下,微臣又怎能有幸见到这样的盛世场面呢?”

        

“大明有陛下这样的明君,和二位这样有才干的殿下,实乃万古之幸事!微臣常常为生在大明,生在此时而感到骄傲自豪,微臣以为百姓们此番如此积极,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这一番话说完,李善长的心里都忍不住要给解缙比个大拇指了。

        

好家伙。

        

这是从哪个夸夸群修炼成精回来了。

        

真是看不出来,解缙年纪轻轻,平日看起来还挺乖巧一孩子,到了这种关键时刻竟然一点都不掉链子,还能说出这些好听的话,简直不得了。

        

想着,他也没再犹豫,赶紧乘势上前,行礼道:“陛下,老臣也赞成解侍郎的看法,得陛下这样的明君,得太子殿下和镇国王殿下这样的能人,实在是天佑我大明啊!”

        

他的话一说完,顿时满朝文武都跟着他说道:“陛下圣明,天佑我朝!”

        

不得不说,如果解缙是个满级夸夸精的话,那么李善长肯定也是个专业气氛组。

        

这样的场面一搞起来,饶是朱元璋也忍不住畅快大笑。

        

“好啊!咱有你们这样的臣子,也是咱之幸事!”朱元璋笑道。

        

历史上有不少关系和睦的君臣都有记载,君王和大臣互相珍惜,互相夸赞,官方又有点浮夸的说出类似燕子,没有你我可怎么活呀?这样的话。

        

但是对于朱元璋而言,这样的官方话他却是很少说的。他的威严深入人心,暴戾多疑,心狠手辣,导致群臣惧他,儿子怕他。

        

而现在,他不仅乐呵呵笑了,而且还难得真心夸了一下这些给他老朱家打工的打工仔们。

        

造成这一切变化的人不是解缙,也不是朱标。

        

朱波原本一直站在朱标的旁边,垂着脑袋,看样子似乎在认真听讲,然而其实是在打瞌睡。

        

朱标发现以后,心中无奈失笑。

        

正当他犹豫着要不要叫醒朱波的时候,突然李善长走上前带了节奏,群臣齐呼陛下圣明,那声响,瞬间就把朱波给叫醒了。

        

“啊几点了?”朱波一脸迷糊地问。

        

旁边朱标拍了拍他,提醒道:“波弟,还在上朝呢。”

        

“喔。”朱波看见朱标,终于清醒了一点,趁着众人不注意抬手擦了擦口水。

        

这一切,全部都被坐在高堂之上的朱元璋看在眼里。

        

啧,这小子真是……

        

算了,原谅他吧。

        

这次五险一金能够取得成功,其实主要功劳还是在于朱波这个提出来的人。若不是他早先在自己的佃户中实施,自己掏钱给跟着他的人设福利。让众人看到了五险一金切实的好处的话,民间也不会有这样的声势。

        

解缙是他教出来的好徒弟,也算是证明了他这个师父的实力。

        

想着,朱元璋又把眼神默默地给移开,假装没有看见。

        

朱标也因此而松了口气。

        

“南直隶试点推行顺利,五险一金作为国策,即日开始由户部主导,其他各部配合全国推行!”朱元璋威严的声音响彻整个大殿。

        

“是,陛下!”一众文臣应道。

        

朱元璋点点头,看着也没有人要再说话了,于是说道:“退朝吧。”

        

群臣连忙行礼,“微臣告退。”

        

随后,朱元璋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然后转头对着朱波和李善长说道:“标儿,朱波,还有内阁的人留下。”

        

“是。”

        

李善长答道,不动声色地用余光瞥了刘伯温一眼。发现对方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于是也没有再多想。

        

几人跟在朱元璋的身后。

        

朱波一副瞌睡没睡醒的样子,转头问朱标说:“大哥,啥情况啊?”

        

朱标摇摇头说,“我也不清楚,不过多半还是商议五险一金推行的细节事宜吧,毕竟是国策。”

        

朱波哦了一声,转身走入了御书房。

        

此时,朱元璋坐在御案前,看着屋内的一众人等,表情捉摸不定地说:“今日留你们下来,主要是为朱波微服私访一事。”

        

在场众人都是一愣,微服私访?

        

紧接着,就听见朱元璋继续说道:“远洋巨船要运往安南组装,朱波会以监察的身份过去,确保大船能够顺利下水出航。途中,他将会去往西南播州等地沿途私访,查看地方情况。”

        

听见西南播州这几个字的时候,李善长的脸色霎时微变。而在一旁装空气的刘伯温,双眼也微微睁大了些,眼神意义不明。

        

其他人不明情况,还当是朱元璋只是为了找个借口让朱波出去公费游玩几天,于是并没有太大反应。

        

站在后方的解缙和杨廷和却因为位置原因,正好看见了李善长的表情变化。

        

二人对视一番,眼神很快又各自移开了。

        

而朱波只是象征性的点点头。

        

毕竟他之前就和老爹说好了这事,老爹放他的假,那他顺路去看看也没什么。播州就是贵州,按理来说应该那地方现在还是挺安全的,虽然后期出了一个杨应龙起兵造反,但那都是明末的事情了。现在嘛,人都还没出生呢。

        

在那之前,整个杨氏土司家族都挺识趣,看得到形势,也非常配合朝廷。

        

主要是贵州多为苗族聚居,苗族姑娘的服饰和汉人不一样,有小姑娘穿短裙的!

        

就算朱元璋不说,他原本也打算趁此机会去看看的。到时候还可以让柳凝烟她们也整两套苗服穿穿,嘿嘿……想想就美滋滋。

        

此时,刘伯温忽然开口道:“西南之地情况特殊,多为土司自治,土司既是管事官员,又是当地最大的豪强地主。此番我们推行社保,要求地主工商要为普通佃户工人缴纳五险一金,西南肯定是个难点。想必镇国王此番前去,是要探查播州宣慰使是否有认真推行国策。”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