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受被强要了身子/第58章放荡女闺蜜

     

卫小北心里胡乱揣测着,不经意间看到徐洪刚一副志在必得的神色,突然有所明悟,康德旺被查难道也是徐洪刚的手笔?

        

“小北,只要你这边同意,其他问题我都会给你搞定的,不会给你带来什么麻烦,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徐洪刚再次说道。

        

“徐哥,你都说到这份上了,那我肯定没问题。”卫小北陪着笑脸,“我们的工程承包给谁都一样的,谢总的公司有您背書,我相信肯定错不了。”

        

“谢总,听到没有,人家卫总可都答应了,你还不赶紧敬卫总一杯。”徐洪刚笑容满面地说道。

        

谢伟东闻言立刻站了起来,笑道,“卫总,我敬您,以后还请多关照。”

        

“谢总客气了。”卫小北笑笑。

        

两人喝了一杯,卫小北坐下后瞄了徐洪刚一眼,此时的他,隐约猜到了一种可能,谢伟东应该是徐洪刚的白手套,否则徐洪刚凭啥亲自出面帮他要工程?而是还是硬生生从赵晓兰和康德旺手上将工程抢走,这简直是虎口夺食啊。如果他的猜测是对的,那徐洪刚的胃口也太大了,而且吃相有点难看,一上任就开始迫不及待搞这事。

        

卫小北心里琢磨着,突然觉得自己之前对徐洪刚的认识似乎有些片面了。

        

三人喝着酒,市检外面的一条街道上,楚恒的车子停在路边,没过多久,一名男子打开车门上了车。

        

楚恒看了男子一眼,开口就问道,“康德旺的事怎么样了,能把他弄出来吗?” 

        

“够呛,案子是王检亲自盯着的,我也不敢贸然插手。”男子摇头道,他是市检的一名中层。

        

楚恒闻言,眼里闪过一丝阴鸷,低声骂道,“王庆成这个白眼狼,墙头草,王八蛋。”

        

听到楚恒骂王庆成,男子也不好接腔,只能保持沉默。

        

楚恒骂了几句,似乎气消了不少,只不过眼下的他,显然也拿王庆成没辙,论级别,双方是一样的,而且人家也不归他管,他拿王庆成一点办法都没有,尤其是现在徐洪刚成了市長,王庆成明显是倒向徐洪刚了。

        

“楚市長,如果您要给康德旺带什么话,我还是能办到的。”男子见楚恒没说话,便主动说道。

        

楚恒目光阴沉,不知道在想什么,康德旺被查,楚恒并不担心自己会被牵连到,因为他之前就已经极为谨慎,并没有跟康德旺有任何的直接利益往来,所以这一点楚恒还是很放心的,但康德旺被抓进去,楚恒身边明显缺少了一个得力的办事人手,而另一点,则是楚恒已经意识到了徐洪刚授意王庆成查康德旺,最终目的恐怕是冲着他来的。

        

徐洪刚一上来就想打压他,这才是让楚恒担心的。

        

沉默了片刻,楚恒道,“暂时没什么话要给他带,回头有需要的话,我再交代你。”

        

“好,楚市長您有需要就随时打我电话。”男子点头道。

        

楚恒点了点头,道,“我这没别的事了,你先回去,有啥情况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楚市長您放心,我会的。”男子答道。

        

男子下车离开,楚恒独自一人坐在车里发呆,脸上露出不甘的神色,一步错步步错,他当初就不应该轻信了薛源以及伍文文,要是没有这两人使坏,他现在何至于这么被动?失去了市長的宝座不说,今后还要面临徐洪刚的打压。

        

楚恒很清楚,除非他今后在徐洪刚面前装孙子,否则徐洪刚绝对不会放弃打压他,甚至就算他在徐洪刚面前装孙子,徐洪刚明面上跟他装得一团和气,暗地里恐怕还是会找机会去寻找他的把柄,老话说的好,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在徐洪刚眼里,也许他楚恒始终是一个威胁,除非他离开江州,徐洪刚才不会将他视为威胁。

        

通过这次的事,楚恒已然感觉到,徐洪刚其实是一个跟他很‘像’的人,同样的心机深沉,十分能隐忍,两人骨子是同一类人,因此,他用自己的思维去揣测徐洪刚的心思,换成是他,也绝对不会容许身边有一个能威胁自己的人存在。

        

想及此,楚恒面露忧色,他今后的日子怕是很不好过,除非离开江州。

        

离开江州……楚恒心头一动,这个念头一冒出来,楚恒的心思就活络起来,退一步海阔天空,眼下江州已经没有他的上升空间了,特别是徐洪刚对他抱有敌意,他何不换个地方?人挪活,树挪死,或许他现在暂时离开江州才是最好的选择,毕竟徐洪刚现在正如日中天,背后又有苏华新撑腰,他没必要在江州跟徐洪刚较劲,而他要是不走的话,徐洪刚可能会一直打压他,所以离开似乎是个更好的选择。

        

只是就这么走的话,楚恒又有些不甘,他的成長轨迹都在江州,根基也都在这里,苦心经营了这么多年,突然就这么走了,楚恒心里莫名又充满了挫败感。

        

不知道想了多久,楚恒自嘲地笑起来,他自个倒是想得挺美,好像他想离开就能离开似的,他这个级别的干部的调动得经过省里,又岂是他自个想走就能走的。姑且不说他甘不甘心,他首先得确定自己能调走,有合适的位置安排他,否则现在想再多也白搭。

        

看来回头得先去试探一下关新民的口风。楚恒心里暗暗想着,他如果真要调走,只能通过关新民,否则自个是没那个本事的。

        

想到关新民热心帮他介绍对象,楚恒又多了几分信心,关新民现在对他还是很关心的,如果他跟关新民表露自己想离开江州的想法,或许关新民会帮他安排。

        

这时候,楚恒想到了关新民给他介绍的那个对象俞小丹,暗暗握了握拳头,他一定要将俞小丹给拿下,就算对方离过婚又如何,只要对方能给他带来帮助,别说离过一次婚,就算已经是三婚四婚,他也得接受。

        

这几天,楚恒一直跟俞小丹保持着联系,两人偶尔也打打电话,十分懂得拿捏女人心思的楚恒,经常能逗得俞小丹哈哈大笑,因此,楚恒心里是有挺大把握的。

        

唉,要是这个俞小丹長得再漂亮点就好了。楚恒咂咂嘴,只能算中上之姿的俞小丹,在楚恒眼里唯一的优点也就是皮肤比较白了,这时候楚恒没来由想到了丁晓云,丁晓云是目前唯一让他心动的女人,只可惜丁晓云对他始终保持着距离,着实让楚恒有点无处下手,他要是离开了江州,估计以后更没机会得手了。

        

这让楚恒一时惆怅起来,一向顺风顺水的他,现在竟然在仕途和情场上都不如意。

        

一夜无话。

        

次日上午,市组织部長冯运明来到松北召开干部大会,宣布了市里对松北主要领导的调整,耿直正式从阳山縣長调任松北县書记。

        

会议开完后,冯运明来到了乔梁办公室,办公室里只剩两人时,冯运明看着乔梁道,“小乔,马上就要去纪律部门上任了,真不后悔?”

        

“冯部長,瞧您这话问的,市里的任命都下来了,我还能后悔啥?”乔梁笑道。

        

“也对。”冯运明笑笑,“不过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你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既然做了这个决定,那我就没啥好后悔的。”乔梁笑道,“冯部長,市里对我们松北縣長的人选,有没有新的考虑?”

        

“暂时还没有。”冯运明摇了摇头,“徐市長反对叶心仪担任松北的縣長,但他也没提出自己的人选。”

        

听到冯运明这么说,乔梁眼里闪过一道光,他知道徐洪刚这么做的目的,对方一方面反对叶心仪担任松北的縣長,一方面又没提出自己的推荐人选,他是在等叶心仪屈服。

        

“冯部長,我觉得叶心仪同志就是松北縣長的最合适人选,市里面应该重点考虑她。”乔梁再次推荐叶心仪。

        

冯运明闻言看了乔梁一眼,之前叶心仪调来松北担任副書记,就是乔梁跟他推荐的,他知道乔梁和叶心仪关系不一般,所以乔梁推荐叶心仪松北縣長,冯运明一点也不觉得奇怪,想到吴惠文也提议由叶心仪担任松北縣長,冯运明不由问道,“你是不是跟吴書记推荐了叶心仪?”

        

“嗯。”乔梁点了点头。

        

“难怪。”冯运明恍然,想了想,又道,“现在关键是徐市長那边反对,否则叶心仪担任縣長应该是没太大问题。”

        

“冯部長,您是组织部门的一把手,这个时候您应该积极发挥作用嘛。”乔梁道。

        

“我怎么积极发挥作用?”冯运明好笑地看着乔梁,“你是让我直接去跟徐市長打起来吗?”

        

“冯部長,我不是那个意思。”乔梁苦笑,“我只是觉得没有谁比叶心仪更合适担任松北的縣長了。”

        

“我明白你的想法,这样吧,回头我再推荐一下叶心仪,不过如果徐市長那边要是继续反对,这事可就有点难办了。”冯运明说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