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蜜男友H辣/邻居的阿?让我好爽A片

     

五万人的营帐占地面积很大,马安邦处于腹心位置。就算李鸿运扮演的虞稼轩真的神勇无敌、一路杀进去,马安邦肯定也会早早得到消息,溜之大吉,不会傻呵呵地在原地等着对方来抓自己。

        

更何况虞稼轩也是人,没有三头六臂,李鸿运尝试着用五十骑兵去硬冲营寨,结果就是力战而亡。

        

李鸿运琢磨着,如果给自己一台步战车、一杆加特林,应该能做到。

        

可是虞稼轩偏偏就做到了,而且各种史料互相验证,这事肯定是真的。

        

那么,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李鸿运不由得陷入沉思。

        

很显然,事是确有其事,但史料中并没有记载特别详细的细节。

        

还得是玩家自己努力复盘、想到一个可行的办法。

        

李鸿运将所有的已知条件全都摆在明面上,开始分析。

        

史料中虽然没有记载细节,但前后文的很多内容互相验证,或许就能推测出来。

        

这也正是研究史料有意思的地方:历史的真相往往不是明明白白地写在纸面上,而是隐藏在水下,足够聪明的人才能透过现象看到本质。

        

李鸿运首先想到的,是骑兵试炼中秦开云将军阵斩敌将的操作。

        

虽然他到现在还未能通关骑兵试炼,但尝试了这么多次以后,骑术已经相当不错了,经过无镫马的磨炼后,骑有镫马更是驾轻就熟。

        

所以在这个副本中,骑术对他而言倒是没有构成什么障碍。

        

之所以联想到骑兵试炼,是因为这两次遇到的情况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骑兵试炼中,秦开云将军阵斩高毅的操作,也是史书记载不详,玩家们通过一番分析之后才找到了正确的解法。

        

这次又是如此。

        

看似简单,但背后隐藏着无数细节。

        

李鸿运开始了自己的分析。

        

“首先,以五十骑兵正面死磕五万人,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虞稼轩再怎么战神附体,也不可能突破人体极限。

        

“五十打五万,就算是秦开云将军再世,就算这五十人全都换成名将,也做不到这种事情。

        

“而且最关键的是,这样做的成功率太低了。一方面,如果虞稼轩想好了要死磕,那带的人肯定是多多益善,当时他至少能带几百、上千骑兵,没必要自己压缩到五十骑;另一方面,如果正面攻击,那么在拼杀过程中,马安邦随时有可能跑掉,所以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计划。

        

“所以……虞稼轩的武力值固然重要,但在这次行动中,肯定有很多比武力值更重要的东西。

        

“虞稼轩之所以只带了五十骑,是因为他一开始的计划就不是要硬攻,而是要智取!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想要完成这个计划,首先得分析一下,敌营的构成。

        

“许多史料上都用‘金营’来形容,而且,提到了当时马安邦似乎正与金国的将领宴饮。

        

“这应该是比较可信的。

        

“毕竟马安邦刚刚害了耿大帅、投靠了金国,金人又封他做知州,庆贺一番也是正常的。

        

“营中的五万人,应该也是实打实的。但说是金营,里面却不见得都是金人,因为这毕竟是马安邦自己的队伍。

        

“如果是五万精锐金兵,虞稼轩还能如入无人之境,那……无法想象。

        

“所以,这个军营中,大部分应该都是马安邦自己曾经统帅的义军一部,其中夹杂着一些前来接管的金人士兵,以及少数几个金人将领。

        

“鉴于马安邦当时已经投降了金人,用‘金营’二字来形容他的营寨,似乎也没什么毛病。

        

“嗯……只要这军营不是铁板一块,那就可以想办法做文章了。”

        

李鸿运一番分析之后觉得,所谓的“金营”,实际上只有少数金人,而大部分,还是马安邦的部下,而且这其中说不定还有很大一部分,是曾经的义军。

        

毕竟马安邦是先投靠了耿大帅然后才突然反水的。

        

而这种鱼龙混杂的局面,就相当于是秦开云将军冲阵时看到的破绽,是可以利用的。

        

从当时的背景分析,金人虽然名义上占领着广大的北方地区,但人数肯定是处于少数。

        

所以,金人实际上是一种间接统治,是通过大量像马安邦这样的傀儡和投降派,来稳定局势。

        

而当时金主完颜海陵刚刚篡位成功后不久,正在谋划南下灭齐的计划,虽然距离正式发兵尚有十年,但对整个北方的横征暴敛和各种苛捐杂税,却是一刻都没有停止,所以才导致各地起义不断。

        

也就是说,马安邦的营中,有很大一部分人是中立派,甚至是站在齐朝这边的。他们中的很多人,都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和苦衷,被迫在马安邦手下被驱使。

        

如果真的打起来……只要能成功地鼓动这些人,说不定就有顺利脱身的机会。

        

这些人或许不会直接倒戈、不会直接跟着虞稼轩等人杀出去,但他们只要摸个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会让虞稼轩等人突围的可能性大大提升。

        

“那么接下来还有两个关键问题要解决。

        

“既然是智取而非强攻,那就肯定要想一个能够顺利见到马安邦、并且不让他起太大疑心的办法。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地确保抓捕行动的成功率,而且在抓捕之前的环节,将损失降到最小。

        

“因为一旦动手抓人就撕破脸了,必然会迎来恶战。在此之前,要尽可能地保存实力。

        

“所以第一点,就是想个巧妙的办法,见到马安邦。

        

“至于第二点,就是如何确保抓人之后顺利逃离。

        

“营中虽然有仇视马安邦、想要归附齐朝的人,但肯定也有许多马安邦的心腹。敌人的势力还是很大的。

        

“首先要确保在营中制造混乱,先想办法冲出去;

        

“其次,抓了马安邦之后,马安邦的心腹和亲信肯定也会追上来。要想办法甩开追兵,否则就步了云峰和尚的后尘了。

        

“史料上记载‘渴不暇饮,饥不暇食,昼夜不粒食’,出于摆脱追兵的考虑,这当然是没问题的,但人可以不吃饭,马却不能不休息。

        

“如果战马真的长途奔驰这么长的距离,估计早都累死了。

        

“所以……要在沿途安排好马匹?

        

“还有一点,按照史料记载,虞稼轩最终带了万余人归附齐朝。那么这万余人,是什么时候聚拢起来的?

        

“在金营中振臂一呼?召来万人?

        

“这应该不太可能,因为抓了马安邦之后就一刻不停地赶路、甩开追兵,没有时间去策反、收编一万人。

        

“所以,这一万人,只能是之前就从义军的营地中收拢来的。”

        

随着李鸿运的不断分析,整个事件的全貌逐渐浮出水面。

        

虞稼轩带着五十人去抓马安邦,肯定不是出于对自己实力的自信而少带了人。

        

之所以只带五十人,是因为人比较少,可以麻痹马安邦,让马安邦第一时间反应不过来对方是来抓他的。

        

想办法混进去之后,立刻出手将马安邦抓住,之后就挟持他,挑动营中矛盾,让营中的士兵没办法第一时间严防死守,找到空档逃出来。

        

而后,还要做好安排。

        

提前定好路线,让收拢起来的万余人去指定地点接应,一起前往齐朝。在路上还要安排快马,这样五十人就可以带着马安邦一路疾驰,换马不换人,以最快的速度甩开追兵。

        

这所有的环节全都顺利执行,才能完成在五万人中生擒马安邦、并将他带回齐朝的壮举。

        

一番分析之后,李鸿运基本确定了,虞稼轩必然不是靠武力生擒马安邦的。

        

像很多人分析,虞稼轩比秦开云将军还能打,就靠着随便拉来的五十骑兵硬是闯开了五万金兵的大阵把人生擒抓走了……这显然是对史料的一种误读。

        

虞稼轩确实很能打,但也没离谱到用五十人打五万人的地步。

        

史料中记载的“赤手领五十骑”,可能并不是一种夸张的描述,反而是实情。

        

因为当时的那种情况,虞稼轩在见到马安邦之前不能拔剑,拔剑那不就等于正面开战了吗?

        

必然是通过“赤手”的这种行为,降低了马安邦的警惕性,然后才成功的。

        

但李鸿运却并不会因此而降低对虞稼轩的评价,反而更敬佩了。

        

因为这恰恰说明,虞稼轩并不是一个没脑子的莽夫,反而是一个智慧过人而且英勇可嘉的智将型人才!

        

敢于冒着巨大的危险以身犯险,但同时,他又能理智地分析当前的局势,做出最为正确的判断,将成功率提到最高、将己方的伤亡降到最低。

        

这也丝毫不会遮掩他此次斩首行动的光辉。

        

大致捋顺清楚之后,李鸿运不由得热血沸腾起来。

        

他快速地完善相关细节,准备在游戏中复刻虞稼轩的操作。

        

……

        

“有没有人愿意与我一起,生擒马安邦,为耿大帅报仇?”

        

李鸿运扮演的虞稼轩振臂一呼,果然有不少人响应。

        

其中,就有陈世龙、张骏等义军中的将领。

        

他们手中还有一千多的精锐骑兵,除此之外,还有更多的步卒。

        

但还是跟之前一样,对于怎么杀掉马安邦为耿大帅报仇,义军接下来又该何去何从,这两位将军还是拿不定主意。

        

所以,这件事情就看玩家扮演的虞稼轩如何决断了。

        

之前李鸿运像个脑残一样带着五十名骑兵去硬冲马安邦的军营,结果被暴打一顿,现在还觉得有点对不起这两位老哥。

        

不过还好,现在他已经基本上摸透了正确答案。

        

“两位将军,借一步说话。”

        

李鸿运把陈世龙和张骏这两名义军中举足轻重的将军单独叫到一边。

        

“两位将军,我有一计,可以生擒马安邦。

        

“陈将军,你同我一起,领五十骑去马安邦的营寨,当然,要如此跟他通禀……

        

“张将军,你留下来收拢其他的义军,我们抓住马安邦之后就要一起南下投奔齐朝。此外,你要在路上安排快马……”

        

一番交代之后,李鸿运总算是说服了这两名将军按照他的计划行事。

        

很快,五十名精锐骑兵选出来了。

        

这其中以陈世龙将军为首,但实际上主心骨却是李鸿运扮演的虞稼轩。

        

而张骏则是收拢残兵、安排快马,确保李鸿运和陈世龙将军生擒马安邦之后,就可以立刻带领这些义军南下投奔齐朝。

        

……

        

军营中。

        

马安邦正在与几名金军将领畅饮。

        

“马知州此次弃暗投明,为朝廷消灭耿匪,实在是立下大功一件。陛下已经得知此事,知州的官职只是赏赐之一,肯定还有更多赏赐。恭喜马知州了!”

        

一名金军将领高举着酒杯,不太流利地恭喜着马安邦。

        

自从金国建立以来,金国上下都在学习齐朝的语言文字,各种制度也都参考了齐朝。甚至现在的金主完颜海陵本身也是一名才华横溢的诗人,曾有过“提师百万临江上,立马吴山第一峰”的诗句。

        

吞灭齐朝之意,可以说是昭然若揭。

        

马安邦面带谄媚:“将军说得哪里话!我能有今日,还不是靠各位的帮扶嘛!若不是各位出兵,我又如何杀得了那姓耿的?

        

“我做知州,必定不忘各位厚恩。喝酒喝酒!”

        

推杯换盏之际,马安邦的脸色也有些潮红,眼看着夜已深了,起身告辞。

        

几名金兵将领也没有过多挽留,而是继续喝酒。

        

虽然客套话说了一堆,但马安邦毕竟是外人。等马安邦走了,他们这些金人将领还有其他的话要说。

        

离开宴饮的营帐,夜风吹来。或许是最近志得意满,让马安邦有些得意忘形,此时凉爽的夜风并没有让他清醒,反而醉意更浓了,只想回自己的营帐酣睡一番。

        

就在这时,有人来报。

        

“禀知州大人!营寨外面个叫陈世龙的,说是您的老朋友,远道而来,想要见您一面!”

        

马安邦愣了一下:“陈世龙?他来做什么?”

        

如果是一个从没听说过的名字,马安邦自然不会去见的。

        

但陈世龙,他是认识的。

        

两人都曾经在耿大帅的义军中做事,之前有过几面之缘,虽然谈不上很熟,但确实认识。

        

马安邦知道,陈世龙手中至少还有几千兵卒,也算是义军中有名有姓的人物了。

        

不过马安邦也没有第一时间去见,而是问道:“来了多少人?”

        

来报信的哨兵如实回答:“禀知州大人,只有五十余骑。”

        

马安邦愣了一下:“五十余骑?

        

“难道说……他是来投靠我的?”

        

刚听到陈世龙的名字时,马安邦是有些忐忑的。他毕竟是杀了耿大帅,跟这些义军有着不共戴天之仇。

        

但,义军中的情况也非常复杂,真正死心塌地跟着耿大帅的是少数人,其中也有很多人,是像他和云峰和尚一样的投机者,或者单纯就是走一步看一步、没什么主见的墙头草。

        

马安邦跟陈世龙并不熟,刚开始也曾想过,这是不是来找自己寻仇的。

        

但一听说只有五十余骑,马安邦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这可是他的地盘,有五万人呢!

        

就算再给对方十个胆子,也不可能用五十人来寻仇吧?那不是寻仇,是自杀。

        

既然不是寻仇,那是来干什么的?

        

马安邦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

        

对方是来投靠自己、换取荣华富贵的!

        

耿大帅死后,整个义军已经分崩离析。想要再像之前那样向南投奔齐朝,多半已经不可能了。

        

义军各奔东西,但终究是养了这么多张嘴,总得找个靠山。

        

马安邦现在是一方知州,又刚从金人那里得了很多好处。陈世龙如果想通了,要投靠金人,那么来找马安邦就是最佳选择。

        

毕竟陈世龙又不可能直接联系上金人,只能从他这个老熟人这里入手。

        

而马安邦其实也惦记着陈世龙的那几千人。

        

如果能招降这几千人,不仅可以充实自己的力量,而且上报金人朝廷,这也算是一条功绩了。

        

想来想去,这肯定要去见一下。

        

一方面是因为这是自己的主场,比较安全;另一方面也是想吃下这几千人的兵马。

        

想到这里,马安邦大手一挥:“召集亲兵!本官这就去见见这位故人。”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