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粉嫩小泬直接进小说&鞭xue打烂为止狠狠惩罚

徐傲雪对齐等闲的恨,那是毋庸置疑的。

        

如果没有这个男人的半路杀出的话,她早就已经吞下了向氏集团,自己也绝不至于沦落到这步田地来。

        

“我今天满意几次,就给你几成!能从我这里拿到多少药品,全看傲雪你自己的本事。”齐等闲最后直接躺平。

        

徐傲雪气得想杀人,但又着实不是他的对手,只能忍辱负重,使尽浑身解数,才从他这里拿到了四成药品。

        

其实,齐等闲把所有的药品都给徐傲雪也无所谓,他压根就不在乎这些生意。

        

徐傲雪想拿到这些药品,是想进一步摆脱赵家的控制,方便与地方军阀建立更密切的合作关系。

        

齐等闲看着阔别多日的徐傲雪,不由分外满意,她没有被南洋那毒辣的太阳给晒黑,肌肤依旧比雪还白皙细腻。

        

“看在你这么卖力的份上,我给你五成好了!”齐等闲笑吟吟地说道,伸手在她的下巴上轻轻一挑。

        

徐傲雪疲倦地轻哼了两声,内心里又有了些许惊恐。

        

这种惊恐,并非是来源于被齐等闲拿捏和支配的恐惧,而是一向清高的自己,对这样的事情,竟然没有那么的无法接受了!

        

徐傲雪冷笑着说道:“齐等闲,你现在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陆战龙一事,变成了一条丧家之犬,华国几百万平方公里,都没有你的容身之地!现在,只要我把你的身份散布出去,分分钟有铺天盖地的高手来围攻你。”

        

齐等闲却是不由笑道:“你舍不得,是吗?”

        

徐傲雪冷冷道:“对,我舍不得!因为,我想亲自把你千刀万剐,让你死在别人的手里,多让我失望啊?”

        

齐等闲道:“能在香山见到我,是不是觉得很惊喜?”

        

徐傲雪道:“惊吓还差不多,混账东西!”

        

齐等闲笑了笑,道:“正事已经办完了,来吧,喝两杯,聊聊题外话去。”

        

徐傲雪支撑着疲倦的身体爬起来,简单穿了一套睡衣,跟着齐等闲到了阳台上来。

        

齐等闲已经拿了一支红酒出来打开,倒上了两杯之后,其中一杯递到徐傲雪的手中。

        

“你现在夹着尾巴到处乱跑,颇有些像当年被赶出帝都时候的模样啊!”徐傲雪端着酒杯,一口红酒入腹,顿时觉得疲倦散去了三分。

        

她优雅而又从容,端着红酒细细品味的模样,让齐等闲都不由认真欣赏起来。

        

徐傲雪嘴角带起讥诮的笑容,说道:“倒没有想过,你是一个这么愚蠢的人,明知道是陷阱,还要往里面去钻?”

        

齐等闲说道:“如果你遇到了这种不公的对待,我也会挺身而出的,哪怕付出比这还大的代价。”

        

徐傲雪听到这话,脸上不由闪过一丝诧异和辛酸,她嗤笑道:“你会吗?你只不过是把我当成了你的战利品和棋子而已,如果我没有答应你在关键时刻给予赵家背刺,说不定我现在都还前途未卜呢。”

        

“任何一个跟我相识的人,遇到这样的事情,我都会出手。”齐等闲却是很认真地说道,有些惆怅地把酒一饮而尽。

        

徐傲雪并没有进一步去质疑他的人品,因为,他既然能为了陆战龙出手,那也能为了别的人而出手。

        

公义,在他的心中,比任何苟且与利益都重要得多。

        

或许,是因为他从小就遭遇了被强权所威逼的不幸,所以,他才能明白这样的道理。

        

——丧钟不是为谁而鸣,那就是为你而鸣!你应深深怜悯,将别人的不幸,当成自己的不幸。

        

徐傲雪不屑道:“现在跟我打悲情牌了?我可不吃你这一套!”

        

说话之间,她将美腿翘起,交叠着放到了桌面上来,晶莹剔透的脚趾,于暖色的灯光之下,透着暧昧的光芒。

        

齐等闲撇了撇嘴,说道:“我是强势的一方,你是弱势的一方,我犯得着跟你打悲情牌吗?”

        

“我只是在想,等到时候,我们都达成了自己的目标,会以怎样的方式相处呢?”

        

“生死相向?还是……”

        

徐傲雪冷傲道:“我跟谁和解,都不会跟你和解的!注定的生死相向,别想了!”

        

齐等闲却是不由哈哈一笑,转过头来,对着徐傲雪认真地道:“我不信!就跟你刚刚说的谎话一样,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信。”

        

徐傲雪漠然道:“那你就等着死在我的手里即可,时间会给出答案的。你不会真以为,多欺负我几次,我就会喜欢你吧?这只会让我对你的恨,越来越深!”

        

齐等闲摇头道:“嘴上很强硬,身体却很诚实嘛!刚刚你怎么扭的,最好心里有点数。”

        

徐傲雪不由忽然歇斯底里地叫道:“我那是为了拿到药品!混账!”

        

齐等闲笑着站起身来,说道:“看,太阳都要出来喽!”

        

徐傲雪顿时怔了怔。

        

一缕阳光,已经从远方的海面上冒了出来。

        

徐傲雪看向远方,一时间都不由有些痴了。

        

她自在中海一败以来,就一直无暇这些风光,心里想着的,只有重新崛起,努力报仇……

        

“放心吧,哪怕你跌入了地狱,一无所有了,我都会把你拉出来的。”齐等闲伸手在徐傲雪的俏脸上轻轻一摸,笑着说道。

        

“我不会沦落到那一步的。”徐傲雪却是倔强地说道。

        

齐等闲却是已经转过身去,懒洋洋地道:“在香山有什么麻烦的话,随时找我。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等到齐等闲离开之后,徐傲雪才回过神来,她走到客厅,看了一眼还处于昏死状态的两个手下,不由无奈地摇了摇头。

        

就齐等闲这武功,天下间,也没几个人能制得住他。

        

看到桌面上放着的玫瑰花,徐傲雪不由皱了皱眉,冷笑道:“以为送我一束花,就能感动我?可笑的男人。”

        

她捏住花束,上面的倒刺直接刺破了她的皮肉,流淌出比玫瑰的颜色更加鲜红的血液来。

        

但是,她丝毫不觉疼痛一般。

        

“我一定会手刃了你,说到,我就做到!”徐傲雪咬牙切齿地说道。

        

齐等闲从酒店里出来之后,都还精神奕奕的,舒展了一下懒腰,便到了海滩边来。

        

海滩上有不少的游客正在拍照,起得也是够早的。

        

然后,他看到了杨关关和黄憧。

        

倒是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两个徒弟。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