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闺蜜玩我奶头/我和女同学裸睡把我整硬了

      

面对几十号边军骨干的哀求,沈七夜却固执的摇摇头:

        

“存地失人,人地皆失,为了最后的胜利,我们要战略性转移!”

        

“你们放心,只要大军撤出去了,我们迟早能够杀回燕门关。”

        

“至于家眷和子民,铁木公子会跟九公主交涉,绝对不让他们受到伤害。”

        

沈七夜安抚着众人情绪:“黑水台也会化整为零暗中保护她们。”

        

铁木金附和一声:“没错,有我在,他们不会乱来的!”

        

东狼和南鹰挤出一句:“我们的命运不能奢望敌人的善心……”

        

“闭嘴!”

        

沈七夜脸色一寒,对着东狼和南鹰喝出一声:

        

“东狼,南鹰,你们别给我说有的没的,赶紧带着五万边军从东门撤离。”

        

“今晚十二点之前,必须撤到断头岭。”

        

沈七夜斩钉截铁:“另外通知阿童木和铁刺下来,让新一师上去替换他们!”

        

东狼和南鹰再次喊道:“沈帅。”

        

沈七夜大手一挥:“不必多言!照我说的去做!”

        

尽管他语气远比昔日威严,但东狼他们并没挪移脚步!

        

“轰!”

        

就在这时,一架庞大的直升机轰鸣着飞了过来。

        

沈氏战兵原本要作出反应,但看到对方金色机身就迟疑了一下。

        

而且防空系统也没有作出任何攻击的反应。

        

武元甲和紫乐公主他们见状一愣:王室派人来了?

        

“轰!”

        

在沈家战兵出于安全考虑包围上去时,金色直升机也停在了操场上。

        

舱门哗啦一声打开,擎苍带着几个屠龙殿战兵出现。

        

在沈七夜和铁木金等人脸色一变时,又有一个挺拔身影从车里从容现身。

        

一个身穿八王袍手持护国利剑的男子出现在众人视野。

        

灯光一照,笔挺如刀,直刺苍穹。

        

擎苍扯开嗓子喝道:“夏殿主到!”

        

夏殿主?

        

夏昆仑?

        

在场众人闻言先是一愣,怎么都没想到,夏国第一战神会出现燕门关。

        

而且还是这个时间无声无息出现。

        

随后一个个露出了恭敬和崇拜之意。

        

夏昆仑不仅是夏国子民的楷模,更是所有战兵心中的图腾。

        

他迂腐,他愚忠,但他的热血,他的光明正大,他的堂堂正正,为所有人敬佩。

        

这是一个如正午阳光一样刺眼的男人,他的无私光亮让所有人不敢直视。

        

“夏殿主?”

        

沈七夜反应了过来喊道:“你怎么过来了?”

        

武元甲和紫乐公主他们也打着招呼:“夏殿主!”

        

铁木金眯起眼睛,身子往后一挪,脸上有着警惕。

        

夏昆仑的厉害,他可是一清二楚。

        

铁木金和沈七夜还嗅到夏昆仑出现不会有好事,可是他们却不敢直接下令攻击夏昆仑。

        

夏昆仑这种人,只能暗地里用阴谋诡计弄死他,明面上根本无法下手。

        

他的忠诚和大公无私已成国民精神象征,大庭广众下杀手要千夫所指的。

        

夏秋叶挤出一丝笑容:“夏殿主,大驾光临,不知道有何贵干?”

        

夏昆仑没有理会沈七夜和夏秋叶他们的目光,径直跳到高台上环视几千边军:

        

“我是夏昆仑,我是屠龙殿殿主,也是夏国一个男人。”

        

“一个男人最起码要保护四样东西!”

        

“脚下的土地,身边的兄弟,家里的父母,怀里的妻女。”

        

“现在敌人大军压境,要霸占我们的土地,要残杀我们的兄弟,要刺死我们的父母,要凌辱我们的妻女。”

        

“身为夏国的男人,身为夏国的战兵,我们能坐视敌人冲入燕门关肆意妄为吗?”

        

夏昆仑喝道:“我们能忍受他们糟践我们的父母和妻女吗?”

        

东狼和南鹰他们齐齐呼喊:“不能!不能!”

        

沈七夜和铁木金眼皮直跳,拳头无形中攒紧。

        

他们想要有所动手,但夏昆仑的名头和霸道,又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夏昆仑单手一压,全场众人瞬间安静了下令。

        

“今天燕门关的事情,我已经知晓了。”

        

“也正因为我知晓,我连夜飞了过来。”

        

“沈战帅要撤离,要顾全大局,要下大棋,那是他的个人自由,我们不该阻拦!”

        

“但我夏昆仑从来不做孬种,更不会打开城门让敌人糟践自家兄弟,凌辱自家姐妹。”

        

“所以沈帅不守的燕门关,我屠龙殿来守,我夏昆仑来守。”

        

“我要血战到底!血战到底!”

        

说到这里,他望着沈七夜:“我们不阻拦沈帅撤离,也希望沈帅不要阻拦!”

        

“哪怕战到最后一兵一卒,我夏昆仑也绝不退燕门关半步。”

        

随即,夏昆仑振臂一呼:“谁愿跟我浴血奋战?

        

谁愿跟我浴血奋战?”

        

“轰!”

        

全场众人先是一片安静,随即无数双眼睛亮起。

        

一股热血在风中烈烈燃烧,士气随之而腾升。

        

擎苍挥舞拳头吼叫:“我愿意!我愿意!为了保护我们家园,我擎苍愿意战死沙场!”

        

东狼和南鹰他们也都齐声吼叫:“我愿意!我愿意!”

        

“保护家园!保护燕门关!”

        

“保护家园!保护燕门关!”

        

“我愿意!我愿意!”

        

无数声浪盘旋而起,数千边军将士全都举枪怒吼。

        

他们在情绪最低落最无奈之际,听到夏昆仑愿意带领他们奋战,自然是爆发出骨子里血性。

        

战会死,但起码能保护家人,起码能问心无愧,所以不如血战到底。

        

沈七夜见到群情汹涌,脸色一沉吼道:

        

“你们要造反吗?”

        

“我已决定撤离,谁也不能再战!”

        

“夏殿主,这里是燕门关,不是你屠龙殿之地。”

        

随后他望着夏昆仑,沉声喝道:“来人!把夏殿主他们给我绑了!”

        

在他指令中,几个沈氏亲兵拔枪出来,眼神凌厉逼向夏昆仑。

        

只是他们还没踏出两步,东狼等人就率先挡在他们面前。

        

他们枪口先快半拍举起:“都不准动!”

        

“沈帅,对不起了!夏殿主说得对,你要撤离是你的自由,我们不阻拦!”

        

“但我们要血战,你也没资格管我们!”

        

“今晚,我们跟夏殿主同在,跟燕门关同在!”

        

伴随着东狼和南鹰他们的动作,不少边军将士也抬起了武器。

        

“同在!同在!”

        

枪口紧紧锁住昔日敬重的沈七夜和夏秋叶他们。

        

沈七夜脸色异常难看,似乎从没想到这一幕。

        

最后他怒极而笑:“好啊,好啊,你们都翅膀硬了,不听我指令了,要造反了。”

        

夏秋叶也喝出一声:“夏昆仑,你可是光明磊落之人,怎能这样抢人地盘吗?”

        

“抢人地盘?”

        

夏昆仑看着夏秋叶轻蔑地冷哼一声:

        

“沈七夜,夏秋叶,你已经放弃燕门关,这说明燕门关跟你再无关系。”

        

“我拿过来只不过是保护几十万子民。”

        

“难道三十万敌军拿得,我拿不得?

        

还是你们宁愿给外邦,不给血脉同胞?”

        

“废话别多说了,沈七夜,从现在起,你再也不是燕门关主帅!”

        

“这里将由我叶……我夏昆仑做主。”

        

夏昆仑一声令下:“来人!把沈帅他们和要离开的人,全部礼送出境!”

        

“是!”

        

东狼他们齐声回道:“沈帅,铁木公子,请!”

        

他们让出一条路。

        

沈七夜脸色巨变,还想要再说什么,却被铁木公子拉住:

        

“沈帅,夏殿主他们要壮烈殉国,咱们就不要挡他们的路了。”

        

他皮笑肉不笑开口:“顶多天亮的时候多给夏殿主上一柱香。”

        

燕门关根本挡不住三国大军,天亮之前肯定会在联军攻击中烟飞灰灭。

        

既然夏昆仑撑不到天亮,让他做一个晚上主帅,又有什么所谓呢?

        

而且这能进一步削弱沈七夜的实力。

        

沈七夜努力压制着怒意,扫视夏昆仑等人冷笑不已:

        

“好,我们走,我们走!”

        

“夏殿主,东狼,南鹰,你们要一心寻死,我就成全你们。”

        

他一声令下:“愿意跟我走的将士,上车!”

        

夏昆仑也毫不客气喝出一声:

        

“东狼,你带人亲自送客!”

        

“擎苍,你拿我护国利剑去北门,给我划一条线。”

        

“再给我通告熊、象、狼三十万外军。”

        

夏昆仑把护国利剑丢给擎苍:“夏昆仑在此,越境者,杀无赦!”

        

无数边军瞬间热血,齐齐呼吼:

        

“万胜,万胜!”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