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两片肥嫩的大肥肉/朋友人妻呻吟声

    

赵锦儿点头,“知道,他在军中常写迷信,跟我讨过这个方子。”

        

“那就好,我写信给二哥,让他八百里加急送到京城。”

        

“出什么事了?”

        

“万铎他们,想在三月三上巳节行事。”

        

赵锦儿一惊,“啊!”

        

突突突一阵心跳之后,赵锦儿冷静下来,“怎么行事?”

        

秦慕修犹豫了一下,前世的画面记忆犹新,那还是一片惨烈。

        

他不想说出来吓唬赵锦儿。

        

但赵锦儿却坚定地问道,“相公,我不想做一无所知的金丝雀,你既然是雄鹰,那我便想做陪在你翼畔熬一起翱翔的海东青。”

        

秦慕修愣了愣,旋即摸着她头会心地笑了。

        

“好,做在我翼畔翱翔的海东青。你听说过野火吗?”

        

赵锦儿显然没有听过,摇了摇头。

        

秦慕修换了个简单的说法,“还记得后山的火油吗?”

        

这个赵锦儿知道,黑色的液体,像油一样,又比油厚,猎户张开弓沾了一身,差点没命。

        

听说那玩意儿点起来,可以烧很久很久。···························

        

她重重点头,“知道。”

        

“野火,是比火油还厉害的东西,可以爆炸的。燕王从波斯带了几船火油回来,全都运进了京城,藏在地下城的每一个角落。”

        

赵锦儿吓得捂紧嘴巴。

        

“他疯了吗!他想炸了整个京城?!”

        

秦慕修点头,“他们没疯,反而很聪明。乱世出英雄,想要改朝易代,最快捷的方式,就是制造混乱,越乱越好。还有什么能比炸掉京城更混乱的?发兵百万都不一定有这个效果。”

        

“可是整个京城的百姓不就沦陷了吗?”

        

“自古一将成尚且万骨枯,更何况是妄想当皇帝。权力的巅峰,脚下踩踏的都是尸山血海。”

        

赵锦儿控制不住地开始瑟瑟发抖,她钻进秦慕修的怀中,“相公,我不希望世道乱,现在这样好,百姓安居乐业,我们也能跟着做些对百姓有益的事,为何不能持续下去呢?”

        

秦慕修伸手环住她,“别害怕,有我在,世道不会乱。我现在去写信,一切都还来得及。”

        

赵锦儿想陪他一同去书房,回头看了看熟睡的囡囡,到底不敢离开,“那你早些回来,我等你。”

        

秦慕修会意,“我去把纸笔拿过来,在这边写。”

        

赵锦儿知道他是为了陪自己,心头暖暖的,“好。”

        

黑风山下的秦鹏,接到这封家信的时候,有些奇怪。

        

他并不知秦慕修恢复记忆,所以秦慕修,对他来说,还是冷漠陌生的。

        

这样一个冷漠陌生的弟弟,怎么会无缘无故给自己写这么一封家书,只为告诉他七日后是小蓉舫的满月之日,问他有没有时间回去吃满月酒。

        

安乐侯府。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