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两根硕大一起挤进的小说/公车吞吐跨坐粗长bl

沈女士可能在从事违法犯罪活动,那两个男的也不是好人……

        

韩宁很震惊,正将信将疑,滨江港公安局刑侦科的蒋科长提着个公文包上来了。

        

蒋科长既担心被隔壁房间的客人听见,更担心遇上熟人。

        

他走进房间,亮出工作证,跟韩宁重重点点了下头,从公文包里取出一部对讲机交给韩渝,一句话都没说就转身走了。

        

韩宁意识到弟弟不是在开玩笑,急切地问:“三儿,我要怎么配合你?”

        

“平时什么样,接下来还是什么样。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能让他们看出破绽。”

        

“就这些?”

        

韩渝把对讲机的声音调到最低,笑道:“我用对讲机向上级汇报的时候,你帮我打掩护,就是帮着盯着点,别让人家看见听见。”

        

韩宁点点头:“行。”

        

韩渝探头看看外面,接着道:“再就是今晚我不能走,要呆在这儿,我们要想想跟人家怎么说。”

        

“这有什么不好说的,反正她们都把你当孩子。就说你知道我上二十四小时班扛不住,专门过来帮我干活儿的。” 

        

“姜经理、吴大姐她们知不知道我是公安。”

        

“不知道。”

        

“你没跟她们说过?”

        

这事有点伤弟弟的自尊,可不说清楚弟弟肯定担心身份暴露。

        

韩宁没办法,只能带着几分尴尬地解释:“主要是你的工作分配的不是很理想,同样是航运学校毕业的,人家不是分到港务局、港监局,就是分配到船代公司,最次的也能分配到交通局。”

        

原来姐姐不告诉别人是担心被笑话……

        

韩渝有点小郁闷,心想做公安很丢人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对港航系统的干部职工而言,只有港航系统的工作才是好工作。

        

并且海员俱乐部离滨江航运学校不远,个个都知道航运学校是个好学校,江上的好多船长、轮机长,港口的好多管理人员和交通系统的很多领导,都是航运学校毕业的。

        

招生的分数线很高,一个县最多招两个,很多县都没有招生名额。

        

你一个凭本事考上的人,毕业之后居然分配到了公安局,甚至被安排到白龙港那个犄角旮旯,想想确实不值得炫耀。

        

想到这里,韩渝哭笑不得。

        

韩宁担心弟弟不高兴,连忙换了个话题:“三儿,你不说我没觉得奇怪,你这一说我发现那个沈如兰真可能有问题。”

        

“什么问题?”韩渝赶紧从口袋里掏出小本本。

        

韩宁紧锁着眉头说:“她跟徐晓兰一样会说外语,一来就跟住在楼下的那几个外国人套近乎。前天陪那个外国船长逛街,昨天还帮那几个外国人买了好多东西。”

        

这个情况很重要!

        

韩渝飞快地记录下来,追问道:“她跟楼下的那几个外国人,以前认不认识。”

        

“应该不认识。”

        

“你是怎么知道的。”

        

“楼下那几个外国人是船代安排过来的,船代公司担心他们语言不通,专门给他们安排了个翻译。那个翻译跟徐晓兰是同学,昨天中午吃饭时,徐晓兰说那几个外国人是第一次来我们中国。”

        

“姐,你再想想,他们三个有没有别的可疑。”

        

“那个戴眼镜的刚来时也跟我套过近乎,说他是东海一家什么对外经济技术合作公司的副经理,问我是什么地方人,还说他老家也是陵海的。”

        

“后来呢?”

        

“后来说外国海员住这儿要用外汇券,在楼下买东西也要外汇券,问我有没有跟外国人换点。”

        

“你怎么回他的?”

        

“实话实说,领导不让我们找外宾换,被发现搞不好是要丢饭碗的。再说外国什么都有,人家什么世面没见过?

        

上岸之后是要去换外汇券,但不会换很多。主要是用来交住宿费,顶多买点烟酒和日用品,不会出去买别的。”

        

生怕弟弟不相信,韩宁强调道:“外面那些商店里的东西,人家看不上!”

        

听姐姐这一说,韩渝赫然发现之前想简单了。

        

进口的东西比国产的好,并且在国外购买比在国内便宜,人家没理由舍近求远跑中国来买。

        

况且来滨江的外国人大多是靠港的海员。

        

跑船很辛苦的,一出门至少六七个月,不是为了妻儿老小谁愿意干这个,他们来滨江是工作,不是来旅游的,不太可能花大钱去买外国没有的中国工艺品。

        

韩渝沉思了片刻,低声问:“姐,外国海员上岸,一般会换多少外汇券。”

        

“这要看他们的食宿是不是船代安排的,如果是船代安排的,他们顶多换三五百,够零用就行,换那么多做什么,他们带回自己的国家又没用。虽然出境时能换成美元,但银行和代办点的人又不是每天都上班。”

        

“他们这一走,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来中国。”

        

“是啊,所以那些外国人都算着换,人家虽然赚钱多,但一样精打细算,一样会过日子。”

        

滨江因为航道浅、泊位不够深,虽然是沿海开放城市,但靠港的外轮吨位既算不上大,数量也不多。

        

平均下来,一个月也就一两艘。

        

一艘外轮以二十个海员计算,靠一次港上一次岸,顶多换一万元的外汇券。

        

并且由于深水泊位很少的关系,有些外轮不会靠码头,而是停泊在距码头很远的锚地,货物通过驳船装卸。

        

很多船长船员嫌乘坐交通艇摆渡来摆渡去麻烦,虽然入境了但不会上岸,毕竟船上什么都有,就算没有也可以委托船代采购,也就不存在兑换外汇券这回事。

        

这就相当于打了个五折,相当于每艘外轮靠港,船上的人只会兑换五千元外汇券,只够买一台屏幕稍微大点的进口彩电!

        

而且跟人家兑换外汇券是要用人民币的,不是无本买卖。

        

如果只是找外国海员兑换外汇券然后倒卖,那三个东海人大老远跑过来,不但无利可图甚至可能赔本,毕竟往返要车旅费,住这儿要花食宿费……

        

韩渝正觉得这事有点不对劲,对讲机里传来沙沙的电流声。

        

“咸鱼咸鱼,收到请回复。”

        

“收到。”

        

“女的回去了,一个人回去的。”

        

“明白。”

        

这么通话不行,这么通话早晚会被旅客发现。

        

韩宁正准备让弟弟去值班室,值班室的电话又响了,干脆拉了拉弟弟的袖子,一起走了过去。

        

“我客房部……好的,我马上下来。”

        

“姐,怎么了。”

        

“楼下那几个海员退房,吴大姐一个人忙不过来,喊我下去帮着查房。”

        

韩渝藏好对讲机,见女嫌疑人迟迟马上来,抬头道:“我也下去看看。”

        

……

        

大厅里,几个外国人提着大包小包站在总台前等查房结果。

        

船代公司的女翻译来了,正用英语提醒他们不要拉下东西。

        

姓沈的女人果然跟这几个外国海员混得很熟,站在茶吧前跟两个皮肤很黑但不是黑人的海员谈笑风生。

        

韩渝正看得入神,肩膀被人轻轻拍了一下。

        

回头一看,竟是俱乐部的王经理。

        

“王姐好,王姐,你这件衣服真好看真洋气。”

        

“油腔滑调,这是跟谁学的?”

        

“我没油腔滑调,我是说真的。”

        

小孩子不会说假话,看来这身西装穿着是不错,几十块钱没白花。

        

王经理很高兴,抬头看了看那几个海员,笑问道:“三儿,你们航运学校也要学英语。你学习成绩那么好,英语应该也不错,能不能听懂。”

        

韩渝苦笑道:“学是学过,但他们说的我一句都听不懂。”

        

“你这个学怎么上的,都不如你姐呢。你姐还会说哈啰、郭得猫宁、拜拜、三克油呢!”

        

“我……我会写一点,也能看懂一点,就是听不懂,就是不怎么会说。”

        

“搞来搞去,你学的是哑巴英语!”

        

“王姐,我是学水运管理的,又不是学外语的。”

        

王经理调侃道:“什么时候毕业,打算去管理谁?”

        

韩渝挠挠头,一脸不好意思地说:“已经毕业了,分配回来了陵海,现在在四厂乡水利站。”

        

“四厂乡在哪儿?”

        

“离白龙港不远。”

        

“你是学航运的,怎么去水利站,水利站属于水利系统!”王经理意识到再问会伤这孩子自尊,赶紧换了个话题:“今天不上班?”

        

韩渝嘿嘿笑道:“我这几天休息,我姐这几天要加班,这班一上就是一天一夜。我闲着也是闲着,就来帮她打打下手,陪她说说话的。”

        

王经理几乎可以肯定他看上去太小,他们领导十有八九懒得管他,这个班想上就上,想不上就不用去。

        

她下意识回头看了一眼客房方向,笑道:“知道疼你姐,说明你姐小时候没白带你。”

        

韩渝正不知道怎么往下接,一辆小客车缓缓开到门口。

        

几个外国海员在船代公司翻译的招呼下,把行李往车上塞。

        

不用问都知道这辆车是送他们去码头登船的,姓沈的女子仍在跟一个皮肤黝黑的南亚海员窃窃私语。

        

南亚海员点点头,随即凑到她耳边说了几句,这才提上行李钻进客车。

        

王经理也看到了,很直接地认为沈如兰作风有问题,甚至可能打算利用外国海员出国,一脸不屑地嘀咕道:“现在的人啊,怎么都变成了这样……”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