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放荡的师生小说/课堂上的娇喘H

        

这里的治安不能说是莫斯科最好的,但是也数一数二,毕竟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所以接到电话,几分钟之内就有数量警车赶了过来。

        

叶雨泽脸色有些阴沉,因为一旦被警察抓住,列夫肯定没事,而自己就难说了。

        

不管自己多有钱,在这里做多大生意,但是在这边的官员眼里,屁都不是。

        

而且自己动的人是索科洛夫,列夫和安吉拉根本护不住自己的。毕竟这个索科洛夫的背景深不可测,不然叶雨泽就不会蒙面。

        

但是警察如果感到,那自己这脸肯定是蒙不住了,人家会毫不犹豫的开枪,自己往哪都逃不掉。

        

略一思忖,叶雨泽就让列夫带着安娜上他自己的车走。而叶雨泽的车在外面,目前他出不去。

        

正在这时候,突然一阵汽车轰鸣声传来,只见一溜汽车排成一排鱼贯而入,其中一辆车上的一个人朝叶雨泽一招手。

        

叶雨泽大喜,这不是马国庆是谁?虽然带着口罩。但是叶雨泽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抓着索科洛夫上了车,车流顺着别墅区转了一圈就出去了。一到外面叶雨泽就乐了,一堆汽车撞击在一起,把几辆警车围的密不透风。

        

警车别说动了,人都出不来。车迅速混入外面的车流当中。一会儿就没了踪影,而此时的警察们刚刚清理完事故现场,把几辆车拖走了。 

        

马国庆在市里绕了几圈,停在一个没人的街道。叶雨泽警告索科洛夫,回去最好把报警电话撤了,不然咱们就是不死不休的场面,我们人多着呢,不信咱们就玩下去。

        

索科洛夫不停的点头,然后被叶雨泽一脚踹下车。当然眼睛是蒙着的。

        

又绕了几圈之后,叶雨泽被带到了马国平家里。这里安全,再怎么查也查不到这里的。

        

叶雨泽打开手机,很快就出现几条短信,最多的是安吉拉,然后是列夫。

        

叶雨泽给安吉拉回了电话,说在朋友这里喝酒,今天不回去了。刚才干的事情没敢说,不是不相信她,而是少一个人知道,就少一份麻烦。

        

比如安吉拉知道今晚的事情是叶雨泽做的,那么肯定会去父亲那里打听情况。安吉拉虽然聪明,但是哪里斗得过父亲那样的老狐狸?

        

而且叶雨泽知道,一旦安吉拉父亲知道这件事,别说他只是安吉拉男盆友,就是老公,那老头也不可能护着他。

        

政客这类人,别指望他们能有什么正常感情,能顾忌直系亲属的就算还有点人性了。

        

至于列夫的电话,他肯定是不会接的,他又不傻,列夫虽然不会出卖他,但是人家警方能查通话记录。

        

没一会儿,一个陌生的座机号码打了过来。叶雨泽接起来说了声你好。

        

“姐夫,是我,你没事吗?你电话一直关机。”列夫的声音急促而且焦灼,听的出来他在担心。

        

叶雨泽警觉的问他这個电话是哪里的?

        

列夫说是在大街上找的公共电话,叶雨泽夸了一句:“有长进,暂时不要用你手机找我。密切关注警方动静。”

        

列夫答应一声就挂了电话,特殊时期,必须要警觉起来。不过既然索科洛夫被放回去了,事情应该不会闹太大,最多是对叶雨泽的追捕。

        

奇怪的是,整整一个晚上加一天,警局内部竟然没有丝毫动静,一帮人各自动用所有的关系,打听昨晚索科洛夫家的事,结果竟然是,索科洛夫对警察说误会了。朋友找他有事,家人误以为他失踪,这才报的警。

        

叶雨泽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索科洛夫也不愿意找麻烦。主动平息了事态,这样最好,不然叶雨泽豁出去偷渡,也得把事情彻底了结。

        

安娜拎着箱子走出了生活了十几年的庄园,这里埋葬了她的一切。

        

她之所以讨厌安东,其实还是因为爱,虽然她跟姐姐长得很像,但是安东却不愿意多看她一眼。

        

一个屋檐下生活了十几年,她无数次暗示,但是那个王八蛋宁肯去找乱七八糟的女人,在她面前也只会装傻。

        

她之所以委身索科洛夫,就是为了刺激安东。而且她给索科洛夫提供路线,其实也是为了让索科洛夫教训安东一下。

        

没想到事情竟然发展成这样,一夜之间,阴阳两隔了。安娜跟列夫和凯塞林告别,两个孩子都没有理她。

        

列夫让管家交给她一张支票,上面的数额足够她富富裕裕的过完后半生了。

        

只不过安娜把她放在了凯塞林的枕头下面,她怎么可能再拿这个家一分钱?

        

庄园很偏僻,这里打不到出租车。安娜缓慢但很坚定的拎着自己的行李箱一步步超前走着。

        

因为穿着高跟鞋,安娜走到有出租车的地方时候,脚都被磨破了。血把洁白的袜子染红了一片。

        

出租车把她送到了索科洛夫别墅,这里大门紧闭,她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开。

        

安娜不着急,靠着大门坐了下来,终于,索科洛夫家的老管家走了出来。

        

“安娜小姐,我家主人不愿意见你了,这是支票。你拿着去一个自己想去的地方生活吧。”

        

安娜摇摇头:“我必须要见到索科洛夫,不然我就把自己饿死在这里。”

        

安娜很坚定,老管家说啥都没有用,只好扭头走了回去朝主人汇报。

        

索科洛夫皱着眉头不耐烦的听完,吩咐道:“这个婊子,让她进来,我看看她还有什么想说的?”

        

安娜终于又来到了索科洛夫三楼的小客厅。管家请她坐下,并给她倒茶。

        

结果扭头却发现她竟然攥着一颗打开保险的手雷冲向索科洛夫。管家没有丝毫犹豫,一把紧紧抱住了安娜,并且把那颗手雷挤在两个人中间。

        

“轰”的一声巨响,刚刚换好的落地窗玻璃又一次碎裂。老管家和安娜已经没了人形。

        

稍远一些的索科洛夫也被波及到,有没有受伤不知道,但是身上沾满了血污,都是那两个身上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