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清楚它是怎么进去的小说&邻居系列合集小说全集

“这去验伤,都能判定中等伤害了吧。”楚枳询问。

        

“感觉是差不多,有骨折,耳朵还受伤,看照片估计会影响听力。”老钱说道:“我知道那地方霸凌行为严重,但真的严重到这个地步吗?”

        

老钱倒不是怀疑管诃发来的图片,因为遍体鳞伤,耳朵还被啤酒瓶打伤,这已经是切切实实的故意伤害,难道不怕当事人报警?

        

“南韩霸凌很严重,我有亲友在那边留学,亲眼见到有人被疯狂殴打。”祁秋说道:“我当时不能理解,被欺负狠了不会想要玉石俱焚吗?”

        

“然后亲友告诉我,南韩整体氛围很压抑,如果敢当出头鸟报警举报,很大程度施暴者不会有什么事,但你会被整个社会排斥,所以选择玉石俱焚的远远少于轻生者。”祁秋说道。

        

这一番话犹如盖伦出轻语,又破防,又沉默,老钱没什么要说的了。

        

“如果真是这个环境,原公司又不管,那么这两个男孩是举目无亲。”楚枳说道。

        

闻言,知道老板应该是想管这事儿,祁秋主动道:“我亲友也是娱乐行业,我可以让他帮忙查查FNC公司,我认为这事假不了。”

        

“楚哥在cafe仍旧是付费粉丝前十的艺人,证明影响力依旧存在。”飞哥道:“只要ins和cafe发贴声援,就足以让他们处境好很多。”

        

汪袁冷不丁冒出一句:“我能联系KOCCA的人,不知道有没有点作用。”

        

KOCCA全称是南韩文化产业振兴院,整合管理南韩文化输出的机构,更直白的说,关于南韩文化出口亚洲都有振兴院主导,并受到财阀支持,汪袁所说的这个部门太有用了。

        

“我有个小计划。”楚枳说道。

        

主要是原公司不作为,当自己派遣过去的管诃俩人忍让,让楚枳不由想到某个叫康飞娱乐的公司,有点不舒服。

        

那公司已垮杆了。

        

况且,楚枳认为在国外,有能力的话能帮则帮,否则同胞都不帮,难道真的等他国人发善心?

        

麻烦就麻烦一点,楚枳安排阿秋打听FNC娱乐的事,也让汪姐邀见振兴院的事。

        

牛牛比较忙,需要在忙碌的行程里,抽出时间,工作室在商议时,虽说各自都有意见,一旦楚枳拍板,就如同精密的仪器开始运转。

        

执行小计划得有前置条件,先要抽个盲盒,楚枳嘴上念叨:“最好来一首能够撑得住场面的韩语歌。”

        

他摸清楚系统兄弟,嘴上很硬说什么不能干涉抽奖,但实际有倾向的帮助。

        

只要许愿,不能说心想事成,但奖品也绝对有用。

        

选择不看奖池的盲抽,真正的欧皇是能够拿到最想要的奖励,楚枳内心中二地喊着“来吧,请神之术,欧皇附体”。

        

打开盲盒,绽放出五颜六色的白光:【专辑:《Universe》】

        

“是英文专辑?”楚枳第一时间反应,这单词是宇宙的意思,没办法他听歌数量真心少。

        

边接受歌曲记忆,楚枳边抓紧看奖品详情。

        

一看,楚枳就满意了。

        

很好这个专是韩语专辑,EXO的圣诞专,一共七首歌同名主打歌《Universe》还有中文版本,登上美利坚公告牌南韩艺人单曲第一名。

        

专辑总体成绩也不错,Gaon专辑综合榜单1位、南韩各大专辑周榜1位。

        

最关键的是,他惊奇发现,和俄罗斯摇篮曲相同,专辑里居然有首歌他听过,想来也是短视频的功劳。

        

《ough》,楚枳决定就选择两三首,当做单曲碟发售。

        

为什么要突然出韩语专,因为有利益才能好说话……

        

地点:南韩首尔江南区清潭洞111号

        

时间:夜晚,傍晚七点

        

人物:李嗣奚和管诃

        

“管哥要不我们直接报警吧。”李嗣奚给管诃擦药,手臂青一块紫一块的,让他绷不住。

        

FNC娱乐公司的前辈霸凌在南韩都是出名的,想想看南韩这环境,还能出名,FNC得成什么样。

        

此刻公司只剩下很少的职员,收拾跳舞垫,以及把乐器摆好等收拾烂摊子的脏活儿,都交给李管两人,所以两人才留在最后。

        

“报警了,FNC肯定会把我们劝回,你不想当歌手了?”管诃说道。

        

“可……”李嗣奚是有钱人家的小孩,当练习生还真是为了追逐梦想,他没被欺负多惨,因为比他大三个月的管诃一直护着他。

        

管诃努力想当歌手,不是为梦想,只是为挣钱。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把成为明星当做最后的手段,的确有些偏执,但也符合管诃的年龄和性格,两人才20岁。

        

“不用担心,我们还坚持半年就回国了。”管诃深呼吸坚定地说。

        

“半年……”李嗣奚担心眼前比自己大三个月的人,压根撑不到半年之期。

        

“你还好吗?被羊杂踢了一脚。”管诃忍着痛,关心询问。

        

“我没问题。”李嗣奚说道,“不用担心我,你这都有淤血了。”

        

管诃之所以这么关心李嗣奚,当然不是因为比他大三个月,而是将自己当成哥哥,照顾弟弟。

        

这话等到功成名就了,可以拿出来当谈资说说,感动一下粉丝,实际管诃心里清楚,如果不是他坚持,李嗣奚就直接撂挑子走人了。

        

管诃感觉是自己拖累李嗣奚,愧疚之情推着他关心。

        

“王前老师应该会帮忙出言说说。”管诃又说,表面对李嗣奚说,实际是对自己说。

        

楚枳想对了,管诃是病急乱投医,私信给好几位在韩有影响力的华人,王前是以华人身份进入CJ集团高层的人。

        

别看李嗣奚年龄不大,但他很清楚,无缘无故谁帮你啊?况且就算王前老师好心给FNC提一句,但能顶多长时间?

        

不顶用。

        

在被欺负的第三天,管诃就向FNC艺人管理室反应,但那室长的回应是“我们ertainment是亚洲最被瞩目和期待的公司,不可能出现霸凌的情况。”

        

然后第四天就被欺负得更惨,管诃在不闹大的情况,想了各种办法,但都没有用。

        

李嗣奚把伤口的药物涂抹干净,完事收拾好训练室,两人掺扶着离开。

        

翌日,是阴天。

        

和管诃心情一样,他虽然不停告诉自己要坚持,但依然有点生理反应,靠近公司手脚有些不受控制。

        

但今日似乎有点不同……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