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的一声到底了/粗长哭叫打桩h

   

子秋挣扎着下地,将自己的小皮球抱起,递给傅时霆。

        

傅时霆看不懂子秋的意思,于是问张嫂。

        

“他要你把皮球丢出去,他捡回来。”张嫂解释。

        

傅时霆顿时想到别人养宠物狗,和宠物狗玩这种幼稚的游戏。

        

别人是主人把球丢出去,让狗叼回来。

        

没想到他儿子也喜欢玩这个。

        

只不过,他儿子扮演的是狗的角色。

        

他无奈看了儿子一眼,然后将球扔了出去。

        

小家伙立即撅着小屁股,屁颠屁颠跑去捡球。

        

过了一会儿,盛北送云潇潇回来。

        

盛北看到他们父子俩在扔球玩,忍不住调侃:“真是温馨感人啊!时霆,你带孩子比我妈遛狗还溜呢!”

        

傅时霆的脸色顿时阴沉了几个度。

        

“盛北,你可以骂我二哥是狗,但是你不能骂子秋是狗。”云潇潇的脸色比傅时霆还冷,“我说我怎么看你那么不顺眼呢,因为你张嘴就很讨厌。”

        

云潇潇说完,快步回客房。

        

盛北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眼前,一脸懵逼和委屈:“你妹妹的脾气也太大了吧?!我跟你刚才说的话是开玩笑啊……她怎么能当真!我们俩经常这样开玩笑啊!”

        

傅时霆脸色依然肃穆:“你怎么能说我儿子是狗?”

        

盛北张了张嘴,想解释自己并没有想侮辱子秋小可爱。

        

傅时霆:“我儿子比狗可爱多了!”

        

盛北:“……再见!”说话就说话,为什么突然炫儿子?

        

盛北走后,张嫂带子秋去洗澡。

        

傅时霆上楼。

        

瑞拉和小寒已经睡了。

        

秦安安在主卧拿睡衣,准备去洗澡。

        

看到傅时霆进来,她立即将他的睡衣拿给他:“陪儿子玩,感觉怎么样?我在楼上都能听到儿子的笑声。”

        

“难怪小寒不愿意跟子秋玩。的确有点幼稚。”傅时霆难以想象自己陪子秋扔了半小时的球,“不过是我亲儿子,所以我很开心。”

        

“嗯,你去洗澡吧!等洗完澡,我有件事要跟你说。”她将他推去浴室。

        

他站在浴室门口,望着她:“能提前预告吗?”

        

“不能。你快去洗吧!我有点累了。”

        

他进入浴室,将浴室门关上。

        

因为她说有点累,所以他在十五分钟内洗完澡出来。

        

她看他身上的水珠没擦干,立即拿干毛巾给他擦。

        

“这几天不能洗头发,很难受吧?”她问。

        

“嗯,我什么时候可以洗?我伤口已经不痛了。”

        

“再等几天。”

        

“那我接下来不出门了。”他已经受不了自己的形象了。

        

“你初七上班,初七早上洗吧?”

        

“你这么想让我去上班?”他打算等元宵节过了再去上班。

        

“你初七还不上班?”她一脸纳闷看着他,“如果你初七不去上班,那你到时候一个人在家。”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