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徒腐文巨h&王爷当众吸丫鬟的奶

     

米珀斯群岛的特产蜜橘,一口咬下去,带着甜丝,像是蜂蜜,又有种拔丝地瓜的感觉。最重要的是,它还不腻。

        

甜味能让人感到快乐,如果不腻的话,没人能拒绝它的美好。卡伦一连剥了三个吃下了,然后拿起旁边的手帕,仔细地擦手。“我以为你会给我也剥一个尝尝的。”

        

躺在水床里的尼奥看到卡伦都在擦手了,忍不住开口提醒道。

        

“水床里的营养液很丰富,还富含各种微量元素,足够满足你的需要了。”“吃只是为了汲取营养生存么,那这个生活也太枯燥了。”

        

卡伦伸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问道:“那在这里开洞也是为了生活?”“你知道欠债有多煎熬么?还有,我是一定要把我那辆车赎回来的。”

        

“你成功了,恭喜你,尼奥团长,你重新拥有了你的爱车。”

        

“那辆车不仅是配件阵法组装费,我还搭进去很多人情,同样数目的点券,我是不可能再组装出一辆的,我还计划着用那辆车去做很多事情呢,开着它很多卡口都能直接进,它是我未来生活精彩程度的保证。”“赚点券的方法有很多,慢慢赚,总能把债还了,不是非得这样。”

        

“那是因为你没有嗜血异魔血统,当你拥有它且不小心把它血统等级越弄越高后,胸口插個刀开个洞什么的,和剪指甲剪出血时感觉差不多。”卡伦无奈地摇摇头,该怎么说呢:这中队长真能处,有债他真的拼命还?

        

得亏那条虫子自己给理查没给队长,要是给他了他现在估计能无聊时就把自己肠子翻出来翻花绳玩。“我真的很怕您哪天,真的玩脱了,把自己彻底玩没了。”

        

“这得怪你,卡伦。”“怪我?” 

        

“本来我还有一点点怕的,自从知道你能把尸体复活后,我最后一点顾忌也没了。”“那复活的不是你。”

        

“那现在的我,就是真的我了么?”“呵呵。”

        

“卡伦,我知道你是关心我,放心吧,接下来我会稍微缓一缓,我想多享受一会儿还完债后的轻松余韵。”“您高兴就好。”

        

这时,莫塔走了进来,看着躺在水床里的尼奥,他微笑道:“看来我们的尼奥团长恢复得很不错。”尼奥身边都是液体,他整个人漂浮在上面:

        

“不,莫塔先生,我的情况很不好,不瞒您说,我随时都有血魔血脉溃散然后生命终结的危险,所以我觉得能不能在事先商量好的价格基础上,再增幅百分之10作为我的丧葬补贴?”

        

虽然才认识尼奥不久,但莫塔已经被尼奥折磨得快疯了,但也因此他熟悉了尼奥。

        

所以这个看起来很严肃很正经的光头赤脚青年给出的回应是:

        

“如果尼奥团长遭遇了不幸,我建议您体验一下我们月神教的月光葬礼,很唯美,很梦幻,一定能让您满意。嗯,费用由我个人来出。”尼奥感慨道:“哦,莫塔,你真是我的好朋友,我相信关系不到位的朋友,绝不可能说出想帮你付丧葬费的话来。”

        

“那是当然,能为您付丧葬费,是我的荣幸。”“但很抱歉,我的身体,将属于秩序。”

        

“是的,当然,我也认为像尼奥团长这么优秀的人,是有资格进第一骑士团的,我认识几个秩序神教的朋友,他们都以死后能进第一骑士团为荣耀。”“我能得到他们荣耀中的荣耀。”

        

莫塔看向卡伦,指了指水床,问道:“我再次向您建议给尼奥团长的营养液水床中增添一些新鲜的血液,我相信这对激发嗜血异魔血脉能力增强尼奥团长的恢复力有很大的帮助。”卡伦摇头道:“抱歉,我的团长不需要这个。”

        

尼奥回答道:“抱歉,我现在的监护人有洁癖。”“卡伦队长,我能和您单独聊一下么?”

        

尼奥开口道:“要避开我?”

        

“不是,只是希望您能好好休息,我接下来要和卡伦队长聊的是您提出的那个观摩战争的申请,有些注意事项和特殊要求需要和卡伦队长沟通一下。”“我不能一起听?”

        

“您现在的身体状况暂时不允许您外出,我是担心您听到后会更心痒痒,这是为您好。”“哦,也对,该死,你就不该和我提这个,我现在心已经痒起来了!”

        

卡伦站起身,对莫塔道:“那我们出去?”“好的,卡伦先生。”

        

身后躺在水床里的尼奥开口喊道:“卡伦,别忘记算账,所有除了观摩之外的一切项目都要算点券的!”卡伦和莫塔相视一笑,继续走了出去。

        

来到外面,走到阳台。“请坐。”“好。”

        

卡伦和莫塔一起在椅子上坐下,阿尔弗雷德走过来奉上茶水,然后,阿尔弗雷德就拿出小本子抽出钢笔,准备记录。莫塔看到这一幕,好奇道:“请问你在记录什么?”

        

阿尔弗雷德微笑道:“记账。”

        

莫塔一阵苦笑,对卡伦无可奈何道:“说真的,卡伦先生,我是真的不相信你们真的是为了点券来的。”尼奥原本已经和莫塔和盘托出了,没保留。

        

莫塔原本也信了,月神教高层也信了,但在看到帕森的态度后,他们变得不自信了。

        

然后之前的种种铺垫拉起来,让他们的思维开始滑向另一个方向。

        

这个小队成员素质和背景都高得可怕,这哪里是来冒险赚点券的啊,分明是来镀金的!

        

而且,那个尼奥年纪大了,一看就是选了一个沉稳的出来负责带一下镀金小队的,真正的镳金头目,镀金小队的王子殿下,必然是尼奥下面的这位叫卡伦的队长!莫塔昨晚还特意从情报部门那里拿来了卡伦的资料,家庭背景上平平无奇。

        

但个人履历上,一个孤儿院走出的孩子压制住了其他家族子弟成为头儿,再加上那份“体检报告单”上灵魂层面的全方位碾压优秀。这位卡伦队长,他的家庭背景,肯定是最大的,从他手下队员对他那恭敬的态度中也能看出来。

        

卡伦不知道这位莫塔先生到底在想什么,当然,就算他知道的话,也不能说人家想错了。“是这样,卡伦先生,我们预计要在后天对轮回神教在温罗思群岛发动进攻。”

        

卡伦开口道:“抱歉,这是我能知道的么?”

        

“当然,没问题,因为从战争准备和出征场面来看,根本就瞒不住必然存在的奸细。”“好的,请你继续说。”

        

“温罗思群岛上的轮回圣地,是我们这场战争初期阶段要争夺的关键,拿下它,我们就能打开继续向轮回谷进攻的门户。轮回谷所在的大亡者之海区域,就在我们面前了。”

        

卡伦有些头痛,他看术法册子能看得很快,但对战争这种事并不了解,而且神教战争和他上辈子对战争的认知是不对等的。不过,他并未具体询问,反正他只是观摩,也就是看热闹的。

        

“出征时,观摩团会被我们安排在旗舰上,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也是观察位置最好的地方,您觉得呢?”卡伦沉默了。

        

“您是否会觉得旗舰会成为轮回打击的重点?请您放心,如今的轮回神教,不具备这种大规模对等战争的实力了。”卡伦看了看莫塔,本来他只是有一点担心的,但看莫塔这样说,他更担心了。

        

“换一个位置吧。”

        

“可以的,卡伦队长,那就把你们安排在旗舰旁边的护卫舰上?”“好的。”

        

“那好,这件事就定下了,下面一件事就是,我们会给您再安排一支队伍进行贴身保护,请您不要拒绝,您知道的,你们的安全在我们这里很重要。”“我同意,还有其他事么?”

        

“还有一条,也是最后一条,那就是我们需要您的一个保证。”“我的一个保证?”

        

“是的,这是我们这次征战的米珀斯前线总指挥官葛林加大人特意提出来的一个要求,他希望您在上船前,可以当着他的面,对战旗宣誓在接下来的这场战役中,遵从他的调度。葛林加大人会妥善安排和保护您,但葛林加大人不希望自己指挥的军队里有任何一股力量甚至是任何一个人,不在他的指挥体系内。

        

我们已经劝过了,但指挥官大人坚定要求这样,很抱歉。”“不用道歉,我能理解,这是应该的,我同意这么做。”

        

“那就没事了,接下来到开战还有一天多的时间,您可以带着您的队员在这里好好玩一玩逛一逛,米珀斯群岛是一个风景优美民风淳朴的地方。”

        

卡伦的目光从这里向下看去。

        

莫塔顺着卡伦目光看过去,笑道:“哪怕是战争即将来临,这里,依旧是如此的喧器和热闹。”是的,都要开战了,还能有心情去喧器和热闹。

        

卡伦下意识地联想到自己那次和尼奥一起偷看秩序骑士团出征的画面,那种肃杀和安静,和此时的主岛氛围,简直是两个极端。就算是卡伦再不懂军事,也能看得出来到底哪边才更专业。

        

但这些话,他不适合来说,他也没必要说。

        

再怎么样,至多进攻受挫,不可能被现在的轮回再······

        

卡伦深吸一口气,打断了自己的思维发散,干嘛自己咒自己。“我会和负责您安保的队伍,一直陪着您。”

        

“好的,谢谢。”

        

“不客气,与您相处,很是愉快,另外,我可能用不了多久,大概等这场战争结束后,会去往约克城交流培训。”“等你到了维恩,记得联系我,我请你吃饭。”

        

“我很期待维恩美食。”

        

“哦,那请你相信我,你绝对会失望的。”

        

莫塔挠了挠头,笑道:“我只听说过每个维恩人都喜欢被称赞自己国家的美食。”“那是他们被黑夜蒙住了眼睛,看不到月光。”

        

“哈哈哈,您真是一位有趣的人,卡伦队长。”“那就这样吧,我先回屋休息一下。”

        

“好的,卡伦队长,您请自便。”

        

卡伦走后,莫塔也准备起身离开,但被阿尔弗雷德挡住了。“莫塔先生,我们来算一算对着战旗发誓的项目费用。”

        

“先生,您似乎弄错了,这不算项目,是我教那位指挥官大人的固执,一切都是为了观摩团能上前线观战,怎么能算费用呢?再说了,申请观战的,是你们,我们是在尽力满足你们的要求。”

        

“那好吧,我们就不去观战了,我想,这么危险的一个地方还是远离为好。”莫塔:“你能为卡伦队长做决定?”

        

“抱歉,我没有替我家少爷做决定的资格,但我可以煽风点火,让他放弃。”“可是你家队长······你家少爷都答应下来且人都已经走了。”

        

“那是因为少爷不想和您谈券,怕伤感情。”

        

        

莫塔:……..

        

回到自己卧室,卡伦看见普洱正在享用下午茶。

        

“小卡伦,月神教的招待真的是好奢华啊,这些水果和点心,都很责的。”“还好吧,是你没当过贵宾,秩序神教的那些贵宾招待规格也是很高的。”

        

“哦,天呐,你为什么要一句话伤我们两个人呢,一边说我没当过贵宾一边暗示自己只能伺候贵宾。”“呵呵。”

        

“话说,你是不是厌恶了那种伺候贵宾的生活,才想要赌这一把的?”

        

“没肤浅到这个程度,我只是发现如果自己地位不够高,可能会死得不明不白。”“那这次回去后你地位提高了呢?”

        

“至少能死得明白。”

        

“哦,真是一个接住大地气息的回答。”卡伦伸手摸了摸凑过来的凯文秃头,

        

问道:

        

“想不想出去逛逛?”

        

“想啊,但不是怕打扰你么,你们没其他项目了?”“没了,看样子,尼奥那一箭把项目都打光了。”

        

“来,我们走。”普洱直接跳到了卡伦肩膀上,凯文则叼来自己的牵引绳递送到卡伦手中。

        

“对了,卡伦,这次虽然赌赢了,但回去后有没有可能被排挤或者清算啊?”普洱关心地问道,“如果我是领导的话,我是不喜欢擅自给领导做主的手下的。”“可是你知不知道,有些时候做领导的,无论你看那个手下多么不顺眼,都得捏着鼻子硬保下他。”

        

“不知道,我看不惯贝尔纳就把他丢海岛自生自灭去了,但他没死成,唉。”“所以你变成一只猫了。”

        

“哦嚯嚯嚯,你这是猫身攻击!”

        

“总之,除非哪天弗登倒台或者我脱离秩序之鞭,不然没人会来拿这件事针对我。”“好吧,那我就放心了,走,我们出去玩。”

        

门外有马车随时听候吩咐,卡伦要了一台马车,等马车离开行宫时,又跟上来一队卫兵。

        

卡伦倒是不觉得有人保护没法尽兴玩,他乐意坐在马车里抱着普洱看看风土人情,时不时地吩咐车夫停下来买点小吃和小物件。“咦,那是不是和我们一样的马车?”普洱问道。

        

“好像是的,车夫先生,是我们一起的马车么?”

        

“是的大人,应该是在您之前出门散心的大人坐出去的。”“马车门口是什么地方?”

        

车夫回答道:“回大人的话,是按摩馆。”

        

普洱撇撇嘴,道:“一听就不正经,再一听坐前面那辆马车里的人肯定有理查。”

        

卡伦犹豫了一下,不管是不是理查,他都没打算在此时去打扰人家。但就在这时,原本那辆马车旁边的护卫很是着急地冲进了按摩馆。“出事了?”卡伦马上抱着普洱跳下了车。

        

普洱无奈道:“这理查也是没谁了,嫖个娼也能被刺杀。”保护卡伦这边的护卫去查看情况,很快带着一个人回来票报:“大人,是您的那位手下中毒了。”

        

“中毒?”

        

随即,卡伦看见孟菲斯抱着理查走出了按摩馆。

        

普洱马上改口道:“哦,这肯定是一家正规的按摩馆。”因为它也不认为孟菲斯会和理查一起去不正规的地方。“队长。”孟菲斯也发现了卡伦,抱着理查跑了过来。“怎么了?”卡伦问道。

        

“是这样的,里面有个按摩项目叫虫疗,是一种像是蚕一样的虫子,无害不咬人性格温顺,被它们包裹时可以有效地去除疲劳。

        

理查想要去体验一下,我就陪他一起,一开始好好的,但没多久,那些原本十分温顺的虫子就忽然变得激动起来,全部往他身上挤压,我好不容易把他拉出来,发现他中毒了,按摩馆的人说从未遇到过这种情况,我让他们去找教会医生了。”

        

“按摩虫还能中毒?”普洱疑惑道,“我以前也常喜欢体验这种虫子的按摩啊,它们很安全的啊。”说完,普洱从卡伦怀里跳到了理查身上,用爪子翻动理查衣领,发现理查皮肤上起了一大片的红疹子。“哦,天呐,好恶心啊,喵的密集恐惧症犯了。”

        

普洱马上从理查身上跳下来,落地后身上荡漾起一层火花,甩了甩身子,然后又爬回卡伦肩膀。coad。“理查不是中毒了……”

        

卡伦问道:“不是中毒那是怎么了?”

        

“是他把那些无害的虫子弄得发情了全都在祂身上产卵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