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内发出嗯啊呻吟声&少妇与外国人小说

      

朝晖铺照下来,晨光灿烂,徐怀背靠着垛墙,席地而坐,长刀横在膝上,小口嚼着肉脯,看到范雍带着一老两少三名身穿禁军兵服的兵卒过来,拍拍膝前砖地,示意范雍席地坐下说话,不需要拘礼:

        

“昌泰桥那边守军里,可有寻着几名靖胜军旧卒?”

        

“昌泰桥被围五百多守军,俱以放弃抵抗,先帅旧部有十一人,”范雍蹲下跟徐怀说道,“七将军呢?”

        

“在里面补觉呢!”徐怀指了指城楼,说道。

        

南薰门经历几次战火,到处都烧灼的痕迹,但整体结构尚好,轮替下来的将卒都直接在城楼里席地而卧,打鼾声此起彼伏,却都不受干扰。

        

“快去将七将军过来!”范雍吩咐一名侍卫道。

        

“喊我何事?”王举就打了一会儿盹,这个节骨眼上还没有办法痛痛快快的熟睡一场,听到这边的动静,从城楼里走出来问道。

        

“葛旬见过七将军——七将军还记得我吗?”老卒葛旬给王举行礼道。

        

“葛旬!”王举兴奋的抓住老卒葛旬的肩膀,打量他布满深深皱纹的脸以及霜白稀疏的冠发,问道,“你怎么还在军中,为何不来寻我与范雍?你不知道我们都到了楚山吗?”

        

“没混出一个人样来,哪脸去找七将军、小范爷!”葛旬将泾州别后的际遇简略说了一下,将两名继子拉到跟前来,让他们给王举、徐怀行礼。

        

“王帅死得太冤,这两小子过继到我葛家时还小,我就从王帅姓名里各取一字,当作他们的名字,还请节帅、七将军不要怪罪!”葛旬说道。

        

“怎会怪罪?我们可是不讲是非道理之人?”王举说道,“你们以后就留在我身边做事!”

        

“这时怕是不行,周爷可是紧着要葛旬帮着做事——我只是先领他们过来跟你见上一面。”范雍说道。

        

此时他们已总计甄别出二十七名靖胜军老卒,当下紧急要做的,就是将他们所知道的、目前仍留在汴梁降军之中的靖胜军老卒名单梳理出来。

        

周七十里的汴梁城,在当世人眼里还是太大、太复杂了。

        

义军将卒战斗力有限,所能集中使用的楚山亲兵精锐数量有限——不要说强攻里城了,想要在短时间内逐一攻陷外城十三座城门及附近的军营,将驻守外城的近四万汴梁降军逐一击溃,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两年前于寒冬千里奔袭太原,看似路程要遥远得多,但那时徐怀笃定赤扈人的核心目标是汴梁,料定汴梁未陷之前虏兵主力绝不可能轻易回援太原。

        

因此,当时虽说赤扈人在北线留有数万兵马,但徐怀却有机会跟时间从容不迫的分而击之。

        

在将太原军民救出后,撤入吕梁山后,徐怀也没有担忧后续南下撤离,会面临虏兵的疯狂追击。

        

此次突袭汴梁,情况却截然不同。

        

赤扈及降附军诸部主力,距离汴梁乃萧干所驻守的郑州,骑兵仅一天便能驰援汴梁;岳海楼当下的老巢,陈州治宛丘距离汴梁不足三百里路程,赤扈平燕军及燕蓟降附军主力所驻扎的亳州、徐宿等地,距离汴梁也就三到五天的路程。

        

严格说来,徐怀他们在汴梁可能仅有两到三天算得相对宽裕的时间,在这个时间节点之后,倘若不能及时撤离,他们很可能会被数倍回援而来的敌军精锐围困于汴梁而难以脱身。

        

这么短的时间里,不要说攻陷汴梁里城了,而就算杨景臣率领一万多精兵守里城完全不出来,他们也没有能力单纯凭借武力占领整个外城。

        

而这次奔袭汴梁,更为关键的还是应对数倍乃至十数倍敌军围追堵截而从容撤离——这也决定了在奔袭汴梁的前期作战之中,要恤用兵马,要避免出现重大伤亡。

        

事实上,在击溃、收俘昌泰桥守军之后,除了使一部义军将卒驻守昌泰桥外,乌敕海所部于昌泰桥附近稍作休整,范宗奇等将则率领新的两都侍卫亲兵赶到昌泰桥,与韩昌甫等部义军,继续往广利门杀去。

        

一方面广利门乃蔡河进入汴梁城的河道进口,打开水闸,舟船直接可以驶入汴梁外城;另一方面蔡河于南外城,恰到好处的围合出东西广约八里、南北约两千五百步纵深的区域来。

        

这一区域占据汴梁南外城的核心,位于汴梁里面的正南方,与其他区域则为宽逾十数丈的河道隔开。

        

包括广利门、普济门、南薰门以及座落河道之上的五座桥梁,成为控扼进出、利于集中守御的要冲。

        

攻陷昌泰桥、广利门等要冲,控制蔡河于南外城之内的围合区域,乃是奔袭汴梁前期作战的核心目标。

        

以他们的兵力,目前还没有能力直接延伸到这个区域之外进行作战。

        

汴梁降军虽然弱,但他们固守城楼、军营等坚固、有相应防御设施的建筑,楚山精锐即便再强,想要强攻,也需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行。

        

因此,他们得另想办法瓦解汴梁守军。

        

这也是周景主张阵前招募靖胜军旧卒的一个主要原因。

        

目前虽然才找到二十七名靖胜军旧卒,但攻陷南薰门之后所捉俘的两千汴梁降军兵卒之中,必然还有相当多的人尚存血性,并不甘心为虎作伥,以往事敌仅仅是因为形势所迫。

        

此时有靖胜军旧卒作为引子,就能极快的将这些尚存血性、不甘事敌的将卒找出来,说服他们放下思想包袱、放下顾虑,直接为楚山为用。

        

放在以前,可能需要好些天才有可能完成思想上的转变,但这个节骨眼上,他们可没有这么宽裕的时间。

        

周景是希望能立竿见影,希望立时就有一两百人可用,然而通过他们去游说、鼓动外城其他区域的守军兵卒弃暗投明,分化外城其他区域的守军,或进一步削弱其抵抗意志,更好的创造往其他区域进行突击作战的作战条件。

        

这也是周景、燕小乙、张雄山以及柳越亭、韩奇虎等人随军作战的真正意义所在,而非单纯的斥候、刺探敌情。

        

以往京畿禁军的家小,仅有一小部分住在外城,更多的则住在京畿属县军寨之中,得以分得一部分田地耕种,弥补用度之不足。

        

而在汴梁失陷之后,数万兵马降敌,其家小基本都迁入外城居住。

        

一方面是汴梁城中大量民众逃亡,导致城中层舍大量空旷下来,城外也有大量的抛荒地可以开垦;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便于控制汴梁降军——降军家小基本上都迁入外城区域集中居住,甚至基本上都跟降军兵卒的防区紧挨着。

        

也就是说,徐怀他们攻入南薰门所俘的两千汴梁降军,家小都主要集中居住蔡河围合的区域之内。

        

范雍赶回南薰门,除了领葛旬来见徐怀、王举外,还有一事就是周景想着将交出兵甲军械的俘兵直接放归其家,不作集中看押。

        

这些俘兵放归其家,短时间内也不可能会对他们造成什么威胁,还能节省集中看押的兵力,但这么做,能进一步软化这些俘兵的抵抗意志,促进更多的兵卒携带家小投归楚山。

        

而这部分家小,也要尽可能、尽快的通过义军,赶在敌援赶来之前,立时就往外围州县疏散、隐蔽,尽可能降量他们后续撤离的压力。

        

“你们合议过可行就做!”徐怀说道。

        

统兵作战,远远不止冲锋陷阵这么简单,徐怀也是庆幸有徐武江、周景、张雄山等一批人相助,他才能全神贯注于战事的进展。

        

范雍与葛旬父子刚走,朱雀门那边便有异动,两百多骑兵、约五百名甲卒从朱雀门而出。

        

徐怀站在南薰门城楼之上,看到这些人马进入龙津桥南侧的敌军阵列之中,之前在龙津桥南侧列阵峙守的千余敌军,自动往两翼让开,让出中军的位置出来。

        

“这是大鱼从朱雀门里游出来了!”王举眉头扬起,说道,“看情形,我们这次要出动突骑才行……”

        

为了更好的从陈州、许州之间的敌军防线穿过,更好在的鄢陵、尉氏县境内潜伏下来,两千侍卫亲兵大部分人都将马匹留在叶县、舞阳。

        

不过,为了保证拥有一定的突击力量,还是保持三百突骑编制,将三四百匹战马通过各种手段牵入鄢陵、尉氏县境隐藏起来。

        

此时敌军有七八百生力军补入其在龙津桥南的阵列之中,一眼看上去就知道是敌军精锐,他们当然也不能吝啬投入最精锐的突骑兵马!

        

“好,我们这去与王宪会合!”徐怀习惯性的在上阵之前,将佩刀拔出来检查刀身,屈指在刀身上一弹,发出一声轻响,既而将刀回鞘,推了推还靠着垛墙呜呜大睡的牛二,叫道,“走,割几颗蛮子头中午下酒!”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