蹭蹭嗯啊h女女互慰女宿舍H_师徒宫交h

赵霆行料想他也不敢跟他玩阴的,这人也是他一手扶起来的,每年靠他的存款养着,除非不想要这份工作了。

        

这边贷款迟迟不下来,公司的股东更不配合,极力阻拦他把这些项目抵押贷款,他在森州,一天几十个电话的打,他一个都不接。这会儿回到西南,他没回公司,对他们避而不见,应酬完,跑去老太太那躲清静。

        

刚才应酬喝得有点多,不想打扰老太太,自己回房睡了。直到第二天醒来,才发现家里没人,老太太不在家,只有一个佣人在打扫卫生,看到忽然出现的他,吓了一跳,“赵,赵先生。”

        

“老太太呢?”他声音沙哑,昨夜喝酒了,此时嗓子冒烟,干得厉害。

        

那佣人赶紧给他倒了杯温水,却支支吾吾没回答他的问题。

        

“回山里了?”他喝了口水,嗓子舒服点,想这老太太真行,好日子享受不了。

        

“没,没回山里。老太太这几天生病了,住院呢,不让我们告诉您。”

        

他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问的同时人也往外走,太阳穴突突地跳,老太太他是知道的,平时小病小痛根本不肯上医院。

        

那佣人见他脸色难看,吓得离他两步远陪他去医院。

        

一路上,也不敢说话,赵霆行问一句,她就答一句,也说不清楚到底什么病。 

        

“好好的怎么会晕倒?”

        

佣人又支支吾吾的,被赵霆行一瞪眼,她吓得又往旁边退了一步,才开口:“前阵子,您公司的人,每天上门来找老太太,让她把您叫回来。天天来,从早到晚地跟着老太太”

        

这帮王八蛋,欺负一个老太太算怎么回事。

        

医院就在不远,很快就到,人还没见着老太太,倒先看到那群老家伙,以老陈为首,坐在病房外的走廊里,本是吵吵闹闹,见到他来,瞬间安静,都看着他。

        

他怒火中烧,带着一身煞气走过去,压迫感十足,

        

“他妈丢人现眼丢到医院来,欺负一个老太太算怎么回事?”

        

老陈:“我们就是听说老太太生病住院了,来看看她。”

        

赵霆行:“这轮得着你说话?都给我滚,再敢打扰老太太,别怪我不客气。”

        

老陈虽被他赶出公司,但威望还在,而且此时他是代表集团所有股东的利益来的,底气十足,既然敢带人来堵,就不怕他,所以没有要走的意思,反而语重心长:“你先去看老太太,看完我们再谈。”

        

赵霆行一生不受任何威胁,唯独老太太是他仅有的软肋,此时老太太大约也听到外面的动静,让里面的保姆出来叫他,他便先进病房。

        

老太太本来年岁就大了,这次又病了一遭,躺在病床上,很瘦小一个,好在精神看着还行,赵霆行紧绷的心这才松弛一些。

        

老太太是他的根,有她在,他就有来处,老太太要不在了,他就真成没有来处的畜生了。

        

无论在外多强悍霸道,到她跟前,就是一普通男人。

        

“我没事,别担心。”老太太安慰他。

        

她当初不愿意跟他来城里生活,宁愿住在大山里,也是料到会有今天的局面,老人看得通透,他在外做事不容易,那性格又容易得罪人,少不了有人拿自己做文章,所以不想成为他的拖累。

        

赵霆行性格硬,心里关心,却也说不出什么体贴的话,只是点点头,然后让人把医生找来,仔细问了病情。

        

没太大问题,就是年纪大了,又清静惯了,突然天天被人这么上门闹,逼她把赵霆行叫回来,她又一心护着赵霆行,绝不松口,这么被闹了几天,心脏受不了,晕倒了。

        

住院也好,有医生管着,病房的门一关,吵不着她。

        

比起被外边的人闹,老太太更关心的是他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什么要躲着公司的人不见。

        

见她担忧的神色,赵霆行便说:“生意上的事都不叫事,您老人家把身体养好了,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

        

老人知道自己的身体,年龄摆在这,虽没太大问题,但各器官都开始渐渐罢工,活不了几年了。生意上的事,她确实不关心,他赚的钱够他花一辈子了,再多的也没用处,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她内心真实的想法是不如生意做小点,才有时间想个人的问题。

        

想着他的个人问题,又说道:“韩栗前阵子来看我,也是这么说,让我把身体养好,你才能安心,她是最懂你的。”

        

“她来看你?”

        

赵霆行想到那个女人,又想到外边的老陈,心里骤然一紧,难怪老陈不在公司就职,还敢带人上门来闹,合着是那女人教唆的?

        

她在顾阮东下边做事,可真是尽心尽责。

        

老太太:“虽说她当年离开你是不对,让你受了伤害,但是现在看,她的选择是对的,当年要是不离开,你们可能一辈子就困在这个小县城里,没有什么出息。”

        

“您倒是会替她开脱。抛弃就是抛弃,没有那么多冠名堂皇的借口。”

        

老太太心里叹了口气,不再说话。他从出生就被抛弃,再到小学见了亲生父母,又被亲生父母抛弃,好不容易喜欢一个女孩,又被女孩抛弃,这伤在心里,很难迈过去,很难再对人交心。

        

从病房出来,他一脸阴寒,看到老陈和另外几位公司元老,更加不顺眼。但为了避免他们继续打扰老太太,只得去一趟公司。

        

众人随他去公司,都长长地松一口气。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跟他分析利弊,这么做风险太大,一招不慎,会死得很惨。大家都是上有老,下有小的,陪不了他这么折腾。

        

赵霆行一听乐了,你们上有老、下有小,关我屁事,公司是我的,我想怎么处理,轮不到你们来废话。

        

他刚愎自用,不是一天两天了,他的人生追求的就不是平稳,而是刺激,因为平稳久了,人就麻木,没有冲劲了。这帮老家伙,跟着他吃肉吃了这么多年,现在要他们承担一点风险,就唧唧歪歪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