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攻春药调教玩弄师尊H&白洁和东子在楼上作爱

别看现在的老朱已经退位,有些个时候甚至会出现宫内外的一些人有意识的避开洪武皇帝。

        

一朝天子一朝臣,哪怕老朱和小朱彼此间也没有什么好忌讳的。但是对于不少人来说,觉得还是忌讳一点的比较好,因为他们经不起什么犯错的空间。

        

洪武皇帝在位时期,哪怕那时候的大朱和小朱也都理政。正式的监国或者不太正式的监国,这也都是很常见的。只是就算是那样, 很多人也都是很清楚,洪武皇帝才是至高无上的皇帝。

        

而现在呢,英示皇帝在位第三年了,大家也都是习惯了开始朝着英示皇帝不断的靠拢。

        

洪武皇帝的地位不需要怀疑,只是也不要将英示皇帝当作没有脾气的。历朝历代的皇帝,也不会习惯被人抢走手里的权力。

        

朱允煐不在意这些事情, 这大概也是有那么一点得了便宜还卖乖吧。

        

不过最主要的也是老朱和小朱也明白, 他们是皇帝, 很多人虽说是揣摩上意。只是那些人到底还是小看了老朱和小朱的亲情,更是小看了这两个人间帝王的‘大度’。

        

乾清宫里,老朱心情不错,“咱都这把岁数了,还要帮你看折子?早年间咱是怕你理政时日短,怕你吃了亏。现如今你也当了三年皇帝,也该熟悉这些了,自个的事情自己办就是。”

        

朱允煐不在意,一屁股坐在石凳上,“咱还没被册封太孙的时候就看奏折,十来岁就帮着咱爹批阅奏折。那时候,咱咋没听到皇爷爷说皇帝的事情皇帝自己办?”

        

老朱一瞪眼,没好气说道,“咱让你们两个理政,这还是坏事?看看前朝的那些皇储,哪个不是一门心思的想要在朝堂上有一点点的力气。”

        

朱允煐笑嘻嘻的开口说道,“那是前朝的事情, 和咱大明不同。孙儿就算是有了再多理政的经历, 也是朱洪武的孙儿。咱就算是再聪慧,诸多事情也都是要听听皇爷爷的意思。咱也不能全都知道,好些事情也做不好。”

        

老朱也是笑了笑,前朝的一些例子显然也不需要多关心,那和大明也没有太多的关系,前朝的有些事情也不会在大明发生。

        

“咱看了折子,你那摊丁入亩的事情你要上心一点。”老朱开口,交代着说道,“咱也没旁的意思,有道是阎王好过、小鬼难缠。好些個官员还在乎个名声,小吏就不怕这些了,这些人更是如狼似虎。”

        

朱允煐点了点头,说道,“所以咱现在就盯着,咱不只是罚那些小吏,那些上官也要跟着受牵连。一个治下不严,咱就没打算马虎过。”

        

老朱微微一愣,随即笑着调侃, “外头都说英示皇帝就是个小朱洪武, 咱看是真的。对待这些人苛刻, 咱看也是真的。”

        

这也算得上是事实了,老朱对待文武百官的狠,那可不只是名声在外,也算得上是历史上数得上号的严苛。而现如今再看看,老朱亲自教导出来的孙儿,也是有样学样了。

        

“咱可是要追责的,其实咱也知道,好些个当官的就是想着自己的官声。有些个事情,其实就是他们有意纵容,让那些小吏去做些枉法的事情。”朱允煐笑了起来,他还是知道的,“皇爷爷,孙儿没那么好糊弄,咱心里有数。”

        

老朱笑着点头,不过还是提醒道,“你也该这般做,只是莫要太过苛待。现如今到底不是早年间,也不该那般严苛。咱嗜杀也就罢了,咱大明不能连着几个皇帝都嗜杀。”

        

朱允煐不置可否,他这样的态度也让老朱有些无可奈何了。他的一些提醒,好像也确实是被小朱当做了耳旁风。老朱不在乎他的名声,可是他还是希望自家的孙儿有些好名声。

        

只是如今这些提醒,显然也没有太大的作用,小朱显然是铁了心的要做过严苛的皇帝。

        

“要说摊丁入亩,咱也知道阻力颇大。”朱允煐叹了口气,说道,“好些人都是看出来了,这一旦摊丁入亩,以后要兼并土地不说难了,只是那些人的赋税就要增多,不如现在划算。咱也知道,好些人都想着要看笑话。”

        

老朱继续露出温和的笑容,平静开口的说道,“咱看啊,这可不是要看笑话。”

        

“东厂的人都领了职司,该去做些事情了。”朱允煐笑容还是‘如沐春风’的说道,“咱啊,前段时日虽说再次整顿吏治,只是这力道还不够。咱觉着,有事再给那些人敲打敲打,那肯定不是坏事,这歪风邪气要一直压着。”

        

老朱也是这么一个心思,只是他觉得自己要这般做,那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如果是自己的孙儿,老朱还是比较担心自己的孙儿也是要在史书上留下一些不好的名声。

        

实际上老朱也明白,他这个宝贝孙儿的名声本身就不算好,继续下去的话肯定会更差了。

        

既然孙儿心里头有主意,老朱自然也就放心了,确实不需要担心那么多了。他就是操心的命,哪怕不当皇帝了,哪怕好些奏折看起来也不会送到老朱的案头。但是要说老朱一点都不关心朝政,那肯定也是假的。

        

“工部那边太能花钱了,咱现在越想越是想给自己打嘴巴。”朱允煐斟了一杯酒,对老朱吐槽着说道,“咱大气的厉害,许了好些个工匠九品、八品,一些个教授更是许了八品。咱给他们俸禄,他们还要总是花着咱的钱。”

        

老朱立刻来劲了,撺掇说道,“那你就依着咱的户籍,将工匠也给打成贱籍。”

        

士农工商什么的,历朝历代都有,也是有着一些鄙视链。而再元朝的时候,为均平赋役,实行按资产将民户分为上、中、下三等,每等再分三级的“三等九甲”。

        

而明朝也继承了这一政策;在人口管理制度上,借鉴了元代诸色户计制度,按职业或应役种类将人户分为民户、匠户、军户等不同户种,一旦定籍则世代承袭,难以更改。

        

当然,这也是为了掌握天下百姓的具体人数,户帖制度、户口岁计制度、黄册制度与里甲制度,也可以说非常有效的去真正的掌控着天下子民。

        

民户、军户这也就算了,这个匠户原本算得上是不折不扣的贱籍。虽说现如今也不是普遍的匠户地位提升了,只是也确实有着那么一些个盼头了。

        

其实朱允煐也很清楚,也就是一些大匠,一些工部学院的工匠才算得上是有地位、有官身。

        

老朱是看不上商人的,可以说是嫉妒的鄙视。但是对于匠人,老朱和很多封建老古板一样也都是看不上的,各种打压也是持续不断的。

        

要不是早年间朱允煐据理力争,或者朱允煐只是小范围试点,老朱才算得上勉强认了。

        

老朱的那些小心思,朱允煐自然也是知道的。只是虽然尊重老朱,不过对于老朱的一些制度,朱允煐也不是言听计从的,甚至朱允煐这么些年也改了不少。

        

也不是全盘否定,或者说彻底的颠覆,不只是因为老朱一旦固执起来,朱允煐也没什么办法。

        

再者就是朱允煐也明白,后世的一些所谓的先进制度,在大明朝也未必就是适用。

        

工部学院能花钱,朱允煐也只能认了,搞技术、搞研发的,从来都不是什么省心的事情。现如今也确实花了不少钱,只是朱允煐也得到了一些好处。

        

哪怕有些好处看起来并不是特别明显,一些人也没看到带来的隐性好处。不过朱允煐还是在坚持,工部学院是必须要坚持下去的。

        

老朱也没办法了,他是一个固执的人,他的孙子实际上也是固执的厉害,这到底是一脉相承的,不承认这一家子的基因都不行。

        

想起来了什么,老朱有那么一点关心的问道,“你让九江入宫,这是有什么事情?不是咱说你啊,你当个皇帝没事,只是这用兵的事情伱得仔细一些。咱现在还能帮你盯着点,咱不在了就没了这好事。”

        

瞬间无语的朱允煐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这大概也是因为他的那些个用兵的才华一再被老朱否定,这也是被老朱打上了没有军事才华的标签了。

        

“还是武苑的事情。”朱允煐笑着开口,解释说道,“孙儿也有自知之明,咱知道自己带兵肯定不成,只能谋划大局了。”

        

老朱也挺骄傲,笑着说道,“这倒也是,咱英儿不能御驾亲征,要不然多半要损兵折将。只是咱孙儿若是安心当个皇帝谋划全局,必然是能大胜。你这眼光,咱好些时候都是追之不及。”

        

朱允煐笑了笑,对老朱说道,“咱是让九江表兄准备准备,现如今高丽在打仗。这天下承平太久,必然是武备懈怠,军将怕也是只能纸上谈兵。开国老将现如今也死的死老的老,咱的意思让人去历练。”

        

老朱自然也明白朱允煐的意思了,‘临阵换将’这自然是忌讳的。只是大明朝现在也不会去更换一些主将,是让中高级将领去高丽战场历练一番。

        

见过血、打过仗,这才能真正的成长起来,这才能保证朝中一直有将,不需要担心后继无人。

        

老朱也是认可这做法,说道,“也是,将开城围起来。咱这个冬日不要用兵,咱提防着高丽反扑就是。这段时间稳下来,比什么都强。”

        

朱允煐还是很有信心的,这也是因为他有底气,“皇爷爷,咱大明冬季不主动出击。只是高丽人若是想着反扑,咱不介意再给他们一个教训。”

        

老朱也笑了起来,对于大明的实力,老朱也是非常自信的,根本不需要担心那么多。

        

当初他的兵马从南到北一统天下,这是历朝历代从未发生的事情。哪怕当初最早的一批老卒也老了,只是这么些年下来,或大或小的战事也都是一直有,大明可没有马放南山。

        

再者就是老朱也很清楚,大明朝现如今不只是能征善战的军士很多。也因为大明的军械等等,也可以说是十足的彪悍。

        

作为使用火器的行家,老朱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宝贝孙儿看起来对火器更加重视,也更有研究。

        

这些年不断改善的火炮、火铳,或者是古怪的手雷,改进的火药等等,老朱都知道这些好东西的作用。要是当年他有这样的火器,早就一统天下了。甚至就算是自己当初那批无敌的大军遇到了现如今的火器,也会吃不消。

        

更何况现在大明军队的实力,可不只是说军械强悍,其他方面也有不少的提升。

        

早年间兵荒马乱,大明朝的军队里头好些人是活不下去,加入老朱的队伍只是为了不被饿死。

        

而现在的大明军队不只是能有食物,基本上也是可以确定在吃饱的情况下那倒不错的饷银。

        

再者就是棉衣或者是煤炉等等一系列后勤保障,这也给了大明朝的军队更多的战斗力。起码是在北边的边军,虽然在冬季依然会各种不好过,只是也算不上在苦熬了。

        

在高丽那边,大明朝的军队还是有些保证的,不需要太过担心天寒地冻。

        

高丽人不需要担心水土不服,只是在冬天的时候,他们也不是所谓的有着绝对优势。相比起厚实的棉被、棉衣,现如今的高丽人保暖是远不如大明的。

        

战斗力,可不是说兵强马壮就足够,各种后勤保障也是无比重要的,绝对不能马虎对待。

        

大明朝的整体实力无疑是更加强悍的,现在大明去讨伐高丽,只要稳扎稳打的,单纯的就是用国力去碾压,大明可以说底气十足。

        

国力强盛,自然也就有足够的底气了,朱允煐就是这么的自信。大明朝强盛,自然也就意味着可以更加的霸道,好些个事情看起来也不需要担心太多。

        

和老朱聊了一会儿,顺便留下来用完晚膳,朱允煐也就屁颠屁颠的离开了。

        

乾清宫交给老朱和小小朱就是,这是他们的底盘,朱允煐还是要去自己的地盘,更加的安心和踏实。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