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高干受超h&出轨紧致耸动h

       

“请进。”

        

“失礼了。”

        

随着一道微弱的声音传来,门外的人推门进入。

        

纲手也暂时性的放下了手里的签字笔,用手掌轻轻按了按有些僵硬发酸的脖子,然后将目光投向敲门进来的人身上。

        

樱花色的长发,额头比起一般女孩要略微宽大一些,皮肤白净,总体来说,是个还算可爱的少女吧。

        

春野樱。

        

纲手一下子就认出了对方的身份。

        

而她这时也才想起,似乎之前答应过鹿久,在下午五点时,匀出三分钟的时间,给春野樱一次和自己通话的机会。

        

《重生之搏浪大时代》

        

也就是说,现在已经下午五点了吗? 

        

纲手无奈挠了挠头,又是不知不觉一个下午时间过去了。

        

但是要处理的文件数量,还是不见少。

        

“你是春野樱吧。”

        

纲手以肯定的口吻首先开口。

        

“是的,火影大人。”

        

小樱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似乎带有一分犹豫之色。

        

“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虽然我倒是很想找个机会和你认真谈一谈,但是现在的话,可能时间上不允许。所以,你要是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如果不是特别为难的事,我会考虑看看。”

        

纲手看到小樱的表情,就知道对方应该有求于自己,但是碍于身份上的事情,有些难以启齿。

        

因此,在一番暗含鼓舞的语气后,纲手端正了自己的坐姿,目光平视向小樱。

        

“是、是的,那个,我是有一个请求,希望火影大人答应。”

        

小樱结结巴巴开口,神情尽显紧张。

        

“别慌张,我又不会吃了你,有什么话直说便好。”

        

“是。”

        

小樱镇定了心神,眼中的神采也慢慢恢复了坚定。

        

随后,她在纲手诧异的目光下,弯下了自己的腰。

        

“我知道这很失礼,但我希望火影大人能够指导我修炼!”

        

这个请求,着实出乎了纲手的预料,放在桌子上的手掌,也是轻微颤了颤。

        

接着,纲手像是重新认识了一遍眼前的少女,微微眯起眼睛,似乎在思考什么。

        

“我记得在你个人档桉的上面,写了这样的评语……虽然头脑聪明,但是在毅力上有所欠缺……”

        

听到纲手这番话的小樱,身子颤了颤。

        

“抱歉,是我……”

        

“不,我的意思是,修炼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而且我非常讨厌半途而废的人,你能够坚持下来吗?”

        

纲手打断了小樱的发言,以审视的态度看向小樱。

        

“是的,我能够办到!”

        

峰回路转的话,让小樱勐地抬起头,露出自己眼神中的坚决之色,没有半点犹豫。

        

“不过我也只是指导你修行,能否学会就看你的本事了……明天我会让人给你们送一份修炼指导手册,接下来的半年,你要严格按照上面的要求执行下去,不准放弃。等到年后,我还会每个星期抽出三个小时时间,亲自对你特训。”

        

这其实算是一种心血来潮吧。

        

毕竟她早已经断绝了继续教学生的念头,而且,她接下来也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上面浪费。

        

不过,看到小樱这份认真起来的态度,还是决定给对方一个机会。

        

至于对方能够把握住这样的机会,就看对方的毅力,究竟有多坚强了。

        

……

        

“没想到你现在还会动收徒的念头啊。”

        

在小樱走后,声音从办公室的窗户位置响起。

        

自来也正蹲站在窗台上面,显然刚才纲手和小樱的对话,全部被他听见了。

        

“这还是没谱的事情,而且,我不觉得那个小姑娘能够坚持下去。多半会叫苦,然后在半路放弃掉吧。”

        

纲手背靠着座椅,似乎看到了某种结局。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女性从先天上,就很难超过男性。在同等的基础条件下,女性忍者的实力,要普遍低于男性忍者。

        

为此,女性忍者想要超越男性忍者,必须要付出比男人更加刻苦的精神来。

        

她过去也是这般一路走来,在修炼上,完全不把自己当成女人,而是将自己当成牲口一样,不断的虐待锤炼,头悬梁锥刺股也莫过于此了,这才有了今天的成就。

        

“这可说不准,这群年轻人的干劲都很充足,而且在有了目标的情况下,半途而废对他们来说,恐怕更难接受吧。”

        

自来也从窗口上跳了下来,侃侃而谈。

        

“旗木卡卡西……还有宇智波左助吗?”

        

纲手知道自来也在指什么。

        

随着这两人的离开,这一届的第七班,已经名存实亡。

        

“都已经是叛忍了,还不准备放弃吗?发布出去的通缉令,可没有这么简单就消除。即便有朝一日回来,也只能蹲一辈子监狱。”

        

“鸣人那小子挺有我的气质的。都是一样的笨蛋,而笨蛋认定的事情,一般都很难改变。”

        

自来也自卖自夸起来。

        

“这是什么值得骄傲的事情吗?而且,这根本不是笨蛋不笨蛋的问题,而是幼稚吧。”

        

纲手略微无语。

        

“不,这叫做不忘初衷。不过,我已经从大蛇丸背叛的失落中走了出来,但是鸣人他,似乎还对此介怀……”

        

自来也说到这里,脸色稍微有些暗然。

        

毕竟是一起出生入死的老师与同伴,想要忘记这一段感情,对鸣人而言,是十分残酷的事情。

        

然而,现实的忍者世界,因果关系便是如此魔幻而神奇。

        

能够抚平这种创伤的,只有时间。

        

“先不说这个了,那小子去了一趟妙木山,学会仙术了吗?”

        

纲手问起了最关键的问题。

        

“哪有这么快的,深作老大说他还需要基础上的锻炼,让我把他带回来,从基础开始教起。等什么时候基础打好了,再前往妙木山学习仙术。”

        

自来也无奈说道。

        

“什么嘛,亏我还期待了半天。结果也是靠不住的家伙,和水门完全不一样。”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稍微再等一段时间吧。”

        

“我倒是没问题……不过,你要不要来担任指导上忍?”

        

纲手忽然想起了什么。

        

“指导上忍?”

        

自来也疑惑眨了眨眼睛。

        

“第七班因为缺少了两个人,其中队员和队长各缺一人……正好你需要教导鸣人,把你安排到第七班当指导上忍怎么样?”

        

纲手考虑这个事情。

        

“不,这么麻烦的事情不要来找我。村子里的上忍这么多,厉害的也不少,随便找找就可以找出一大堆出来吧。”

        

自来也否决,让纲手另寻他人。

        

“话是这么说,但是想要给人柱力找到一个‘保姆’,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找到的。需要特殊的本领才行,比如写轮眼之类的能力。”

        

“这东西村子现在只有团藏拥有。不过,暗部里面写轮眼忍者是没有,但是我记得不是有一个会使用木遁的上忍吗?”

        

自来也忽然间想到了什么。

        

“这么说来,好像也是……没有写轮眼的话,木遁也不失为一个选择。”

        

经过自来也这么一提醒,纲手也想到了,在暗部里,有一名使用木遁的忍者。

        

而且木遁在功能上,比写轮眼似乎更适合压制尾兽。

        

“这样一来,指导上忍的事情就解决了。不过,第三名队员,你也得好好物色一下才行。”

        

“到时再说吧,目前还不需要出动下忍执行任务。”

        

纲手点了点头,对于第七班的安排,她现在已经有了一个大概的思路,但具体实施,还需要一点时间来准备。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