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桌下边做边开会小说/官场艳妇的呻吟声

     

故而第二天,伊恩带着埃兰来长老厅,向普德长老展示自己的骑士勋章时,老人甚至嗤之以鼻,表示自己昨天晚上就已经从子爵那里知道了。

        

“我半点也不担心你。”长老道:“我担心的是你又会惹出多大麻烦。”

        

先知趋利避害,先知可以规避绝大部分错误的选择——但也意味着,先知能轻而易举地惹出一些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大麻烦。

        

别的不说,伊恩在迷宫中的一举一动都足够惊人,单单就是能说的那些就将老人吓得半死,倘若算上那些不能说的……

        

他可没那么好的心脏。

        

对此,伊恩只是给了普德长老一个拥抱:“照顾好自己,长老,听医嘱的话,你得活着看见家族崛起。”

        

“埃兰你也是,我不在家,就听普德长老的。平时有什么事,可以找斯科特哥哥和青潮帮忙。”

        

“嗯嗯。”牵着伊恩的手,埃兰睁大眼睛,凝视着自己哥哥的脸。

        

他并不为伊恩的远行而忧虑,反倒是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我知道,哥哥的,心情。”

        

“我能知道,所以……我也,很开心!”

        

埃兰留了下来,而被老人赶出长老厅的少年一個人回到家。

        

伊恩知道,普德长老只是不想在自己面前流泪而已。

        

他拿起早就准备好的行李,然后准备前往白室商会。

        

一支白之民的商队等待着伊恩的出行,他们的目的地是瑙曼城,伊恩可以顺路走一段路程,然后再前往莱安领。

        

商队内还有一位熟人,采药人布林——这位当年和伊恩一同和土著战斗过的男人现在也算是混出头了,他那斤斤计较的爱财性格还挺合适商队的工作。

        

不少人,包括赛楠在内,都与伊恩道别,看上去极其惋惜。

        

别的不说,没了伊恩为他们鉴定一些看上去颇为珍稀的渔获和草药,他们的收入肯定也会下降。

        

但游历本就是泰拉大陆的习俗,游历归来,变得更强的伊恩自然能带领家族更进一步。

        

他们期待那样的未来。

        

格兰特子爵与财政官拉马尔都前来与伊恩道别,他们带来了伊恩的‘铠甲’与‘佩剑’。

        

这两样东西比较大,所以比勋章迟一步,今天早上才由瑙曼城的商队送达。

        

铠甲是一套普通的炼金师铠甲,由一块胸口处的流畅胸壳与周围细密的金属甲片叠加构成。

        

虽然防御不能与正经的铠甲相比,但腰侧却有着腰系带的挂钩,头盔更有一个简易的呼吸面罩结构,可以适配绝大部分常见的防毒改装,总的来说平平无奇。

        

至于佩剑,却令伊恩有些惊喜,那是一柄由寒光金属铸成的手半剑,做工精良,锋锐坚固,充当表面上的武器完全够格。

        

“如果能成巡监骑士,自然有好处,但如果不可以,也不用强求。”

        

子爵递给伊恩一袋银币,分量颇沉,有八十塔勒左右,算是一笔巨款。

        

这位贵族嘱咐道:“虽然不能回哈里森港,但我在瑙曼城亦有住所。袋子里面有钥匙,别弄丢了。”

        

“如果不想游历,就隐藏身份回瑙曼城,银坊先生也知道这个住处,他很乐意与你见面,委托给你一些工作。”

        

伊恩换上铠甲,子爵亲手为他佩上长剑与头盔,全覆盖式的头盔下只能看见一双浅青色的眸子。

        

必要时,就连这点缝隙都能被一层防水膜挡住,避免炼金术师被自己的药剂影响。

        

伊恩能感觉到,霜蝶觉得这个头盔挺不错的,扑腾的很欢快,她释放的冷气可算是不会溢散了,而拜这只小妖精所赐,他的头盔也不会太过闷热。

        

“这就像样多了。”

        

端详一下眼前的年轻骑士,子爵满意地点头:“我们知道你的水平,但哈里森港外可没人知道——遮住你那太过年轻的脸也是好事。”

        

骑士勋章的原型是船用罗盘,代表伊恩成为骑士是因为‘海上的功勋’。倒也不能说错。

        

勋章匣内还附带一张有格兰特子爵以及南岭总督铭文印记的授勋文书,大部分时间不需要拿出来,只要伊恩能证明自己是升华者,而且有勋章,绝大部分城市和关卡都会放行,只有比较严格的地方才需要看证书认人。

        

所有的事情都准备妥当。

        

之后,便是出发。

        

今天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云层稀疏,阳光清朗,初夏的温度夹杂着自南向北的海风,令商队的旗帜微微卷动。

        

因为迷宫的消息,以及迷宫异变出产的大量沿海魔兽素材与草药,进出哈里森港的商队多了不少,白室商会的一支商队出发混杂在来往的车队中显得稀疏平常。

        

拉车的巨角驼兽步调平缓,厚实粗大的蹄掌可以轻易趟过南岭的湿地与沼泽,而湿滑的皮毛更是能抵抗许多种蚊虫的叮咬,只是需要定时处理掉上面生长的真菌和苔藓。

        

野生的巨角驼兽没这个烦恼,它们甚至可以长出一层厚实的地衣铠甲,随便碰碰就会释放出大量麻痹真菌和瘴气,即便是锐爪虎见了都得发愁。也正是因为没有什么天敌,也不是很怕人,所以它们才成为了南岭最常见的驼兽。

        

伊恩独占一辆车,由一匹温顺的母驼兽拉动——他有这个资格,毕竟这支商队是挂靠在他升华者身份下的。

        

他帮助家族,家族也会帮助他,伊恩很清楚,自己的炼金材料绝大部分都是自家商会为他从遥远的城市进购。

        

少年穿戴铠甲,在进入城市前他不会将其脱下。泰拉大陆和地球可不相同,这里的人甚至可以穿着重甲睡觉,而随时随地都可能会出现的危险更是令所有人都保持战斗状态。

        

确定好自己的行李与装备都一应俱全后,他回过头,看向身后送别的人们。

        

子爵已经回府邸,白雾主教似乎正在遥遥祝福,赛楠站在白之民的队伍中,他为伊恩准备了一条上好的调味鱼干,只需要用刀削下一点放进汤里就相当鲜美。

        

斯科特没有来,他今日还有巡逻的任务,但是青潮站在白之民的队伍旁,静静地凝视着。

        

普德长老牵着埃兰,弟弟正在对自己招手。

        

伊恩笑着对他们挥手,告别。

        

轻风拂过云畔,一缕阴影扫过港口。不远处的拜森山脉屹立在天光与云影间。

        

一群飞鸟从山岭中腾出,朝着沿海飞去,带起喧嚣。

        

而商队朝着飞鸟们相反的方向移动,朝着森林之外,碧海以北,云影与山岳的彼端。

        

叮铃,叮铃。

        

悠扬的铃声响起,驼兽迈起脚步。

        

“再见。”伊恩低声自语。

        

少年出发,走向更广阔的世界。

        

不再回首。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