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妇双腿间已经湿成一片/她的胸真大沟真深我进去了

      

半个小时后,宋红颜洗完澡漱完口从浴室出来。

        

先出来的叶凡已穿上了衣服,还恢复了平静,而且整个人更加容光焕发。

        

宋红颜看着男人,不仅感觉叶凡像是逆生长,还感觉他身上充满朝气。

        

她下意识想到换了新鲜血液这个词。

        

宋红颜关切问道:“老公,你究竟怎么回事?”

        

叶凡对宋红颜知无不言,于是好不隐瞒地把事情告诉她:

        

“铁木金的基因实验室不是水货,是实打实能区分夏人的高科技。”

        

“实验室的光线对我没有起作用,不是我基因突变成了夏人,也不是我对它做了手脚。”

        

“而是我的左臂对这些光线能够克制。”

        

“还没有进入实验室的时候,我的左臂就蠢蠢欲动,一副要吞噬实验室光线的缘故。”

        

“这也是我为什么有底气进入实验室的原因。”

        

“我的左臂不断给予它能克制的讯息。”

        

“事实在我进入基因实验室开启鉴别按钮后,左臂也第一时间把光线能量全部吞噬。”

        

“我还趁机发射了不少光线杀伤了印婆和皇蒲博士。”

        

“只是发射光线耗损的能量只有吸收的十分之一。”

        

“剩下的十分之九蕴藏在我的左臂和丹田。”

        

“但它们这几天沉寂的不像话,我以为它们暂时不会有反应。”

        

“我就寻思忙完这几天再慢慢引导消化它们。”

        

“没想到今天突然无缘无故来这一下。”

        

“不过我终究还是把它们消化完了。”

        

“上一次的走火入魔,我让筋脉和身体坚韧了不少,能够很好承受这些能量冲击。”

        

“老婆,你不用担心,这火山已经爆发完了。”

        

叶凡伸手一抚宋红颜的俏脸,给予女人一缕安抚:“我现在没事了。”

        

不过脑后那一缕直透人心的清凉,叶凡没有告诉宋红颜免得她担心。

        

听到叶凡的解释,又看到叶凡的平和,宋红颜松一口气:

        

“没事就好,刚才吓死我了。”

        

“你上次的九死一生,可是让我好几天没睡觉呢。”

        

“我记得,袁青衣和苏惜儿提过,那光城雪池对你身体好像有用。”

        

她关心问道:“你要不要抽空去泡一泡?或者我安排人把水运下来?”

        

叶凡绽放一个温润笑容,把夏昆仑的面具戴上后回应:

        

“谢谢老婆关心,不过你不需要安排人手去取水。”

        

“上面有蟒蛇,一不小心就会弄死人。”

        

“燕门关擂台一战后,我亲自上去泡一泡。”

        

“你现在专心做我的小兵,替我补漏身边的破绽。”

        

叶凡微微昂头:“三天之后,大局一定,咱们再来做其它的事情。”

        

宋红颜轻轻点头:“好,一切听你的。”

        

接着她好奇问出一句:“三天后擂台一战,熊破天会出现吗?”

        

“他怎么可能出现?”

        

叶凡笑容多了一丝玩味:“他,擂台一战,不过是障眼法。”

        

宋红颜眸子微微眯起:“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没等叶凡出声回应,宋红颜的手机就震动起来。

        

她戴上耳塞接听片刻,随后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叶凡问出一句:“老婆,怎么了?”

        

宋红颜摘掉了耳机,看着叶凡把内容说了出来:

        

“夏参长带着燕门关撤走的一万精兵,全力赶路准备跟明江的三万大军汇合。”

        

“铁木金把光城驻守的三十万联军,二十四万前去压制卫妃和孙东狼。”

        

“还有六万也向明江赶赴。”

        

“看铁木金和沈七夜这个样子,是准备强攻明江了。”

        

“而且不顾夏参长受伤,委派他做统率,这是势在必得的态势。”

        

“按道理,铁木金和沈七夜的重心,哪怕不在燕门关,也该在卫妃和孙东良身上。”

        

“天南行省和金城才是屠龙殿的基本盘,那里也有卫妃他们辛苦培训出来的十万精兵。”

        

“明江现在只剩下刘东旗和六千战兵了。”

        

“怎么沈七夜和铁木金对明江大动干戈了?”

        

宋红颜俏脸露出一丝不解:“这明江对沈七夜他们这么重要?”

        

明江?

        

叶凡闻言先是微微一怔,随后猛地抬头出声:“他们要杀五大家子侄。”

        

“杀五大家子侄?”

        

宋红颜眸子一凝:“沈七夜和铁木金去杀他们干吗?”

        

叶凡声音一沉:“是唐北玄要他们死!”

        

虽然叶凡手里还没半点证据,但跟铁木无月同生共死这么多次,对她的话无形中有了信任。

        

宋红颜也反应过来:“就是你上次说的,唐北玄要铲除五大家子侄?”

        

叶凡点点头:“没错,只是一直没有证据,但直觉告知,应该跟他有关。”

        

宋红颜闻言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如果真是唐北玄搞事,只能说我爹有个好儿子。”

        

“明面吃斋念佛人畜无害,暗地里心狠手辣赶尽杀绝。”

        

她感慨一声:“不动则已,一动就是五大家子侄一锅熟。”

        

叶凡呼出一口长气,微微偏头开口:

        

“不管怎样,要给郑俊卿和汪清舞他们示警。”

        

“上一次铁木金他们没怎么重视,所以汪清舞和郑俊卿运气好躲过一劫。”

        

“这一次铁木金重视,沈七夜亲手部署,如果不高度戒备,很容易出事。”

        

叶凡眼里划过一丝担忧:“你让他们丢掉手里的东西,想法子撤入卫妃他们阵营。”

        

叶凡原本就是让汪清舞他们跟卫妃呆在一块,只是汪清舞他们总觉得这样太麻烦卫妃。

        

而且习惯自由自在的他们的不喜欢寄人篱下。

        

所以他们最终还是撤去明江跟公孙倩和唐琪琪厮混在一起。

        

宋红颜笑道:“放心,我马上通知他们。”

        

“啊,不对!”

        

宋红颜正要打电话,但突然捕捉到一丝东西:

        

“还是有一点不对。”

        

“如果我是铁木金或者沈七夜,擂台一战没结束前,我的重心都该在燕门关。”

        

“虽然九公主他们不可能落败,但万一真的出现意外失败了呢?”

        

“那样一来,夏昆仑不仅瓦解了燕门关危机,还借到了三十万外军。”

        

“这对铁木金和沈七夜是致命的打击。”

        

“哪怕铁木金和沈七夜拿下天南行省和明江,夏昆仑也能带着三十六万联军翻盘。”

        

“可现在,铁木金和沈七夜却不在乎燕门关战事,而是全力以赴攻打明江。”

        

她把心里的不舒服感觉说了出来:“这太违反常理了。”

        

“老婆英明,事出反常必有妖!”

        

叶凡也皱起了眉头:“他们不该不重视燕门关,除非他们有信心夏昆仑赢不了。”

        

“而让夏昆仑赢不了的信心,不可能来自九公主和哈霸等人身上。”

        

“铁木金和沈七夜吃过昨晚的亏后,对九公主他们的‘出尔反尔’该有了警惕。”

        

“如果底气不是来自九公主他们,那只能来自铁木金他们自己身上。”

        

叶凡努力厘清其中缘故:“可此刻,铁木金和沈七夜重心又在明江……”

        

宋红颜一针见血:“有人替他们负重而行。”

        

“如果估计不错的话,铁木金他们打明江杀五大家子侄。”

        

“唐北玄部署燕门关一战。”

        

“双方‘易子而食’,就能规避铁木金跟熊国关系破裂,唐北玄被神州指责了。”

        

“看来我这个弟弟真是不简单啊。”

        

她眸子露出一丝战意:“不愧流淌我爹的血,够狠够阴。”

        

“老婆你这话说的,太大逆不道了。”

        

叶凡无奈一笑:“如你爹活着听到这话,估计抽你不可。”

        

“你说,如果真是唐北玄部署燕门关战局,他会做些什么呢?”

        

宋红颜轻启红唇:“或许我们该把他这个局和他这个人一起挖出来。”

        

叶凡抵着女人的额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可我要你做弹弓……”

        

“得得得!”

        

几乎是话音落下,房门就被敲响了,传来擎苍毕恭毕敬的声音:

        

“殿主,帝豪董事长唐若雪携粮草求见!”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