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把老子的尿吸出来/H赤裸亵玩

“唔,既然天不遂我愿,那我想要什么,便自己争取吧。我命由我不由天。”

        

石环莲摸出一把绳索,她细嫩的手摸了摸,又拉了拉,饶是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绳子还是纹丝不动。

        

费了好一番气力,她喘道:

        

“不愧是从修士手中重金买来的,果真一分钱一分期货,修士的东西就是和流通在凡人市场上的不一样,好生结实。”

        

她的手从棕灰的绳索上划过,面上满是淘气,眸光露出狡黠底色:

        

“嘿嘿,这东西用来帮庄元哥哥你,正好。”

        

此刻庄元正闭目不醒,显然‘周公散’这东西有奇效,庄元早已入梦,此刻大概正与周公会面。

        

只是,此刻似乎预感到了危机似的,或者这个梦并不是很美好,他的眉头微微皱起。

        

石环莲将他眉头的褶皱抚平,嘻嘻道:“放心吧,庄元,我会温柔对你的。只是你是修仙者,我不能不防着你,你要是跑了我可就没办法了,我可不想竹篮打水一场空。别做噩梦了,虽说是强迫你‘见周公’的,但你若是真不高兴,我也会伤心的。”

        

她将躺倒在绒毯之上的庄元扶起,摸索着将他绑了起来。

        

细细密密缠了不知道多少道,把庄元彻底绑成了个人形粽子,石环莲这才满意。

        

绑完之后,又将他放平,拍拍手道:“嗯,这样我就放心了,不怕你跑了。”

        

她觉得轻松了许多,看着边上空出来的一大块空地方:“这空出来的位置,果真适合我。就是为本姑娘准备的吧。”

        

她趴在了庄元身边,捉着他一缕头发把玩着,越看越觉得这张脸无比熟悉。

        

可是,回想着眼前这人清醒之后的所作所为,拥有和原来的一张脸,只是所为所谓,石环莲完全不熟悉。

        

上回相见时的一幕幕从脑海中划过,石环莲道:“上次的交谈并不愉快,也是,我太冲动了。原本只是听说了扬城的事情,去那里碰碰运气,没想到真的碰见你了。”

        

“哎,原来的你,不是这样的呢。你没清醒之前,看到我总是会笑得很开心。真是有够傻的……好像,我真是你媳妇似的。虽然,你未必知道我是谁。”

        

“我有想过你会清醒,如果你不清醒,我们是没有未来的。可是你清醒了之后,却完全不记得石环莲这个人了。”

        

她说着说着,面露黯然失色,少年人难解愁滋味,她却觉得自己是个例外。

        

“不想忍受流言蜚语,不想和傻子庄元这个词搭上关系,冲动就跑去你家解了婚约。当时,你好像哭了。傻子也会流眼泪哭得那么伤心的啊原来。……可木已成舟,已成定局。总之,那大概是我做过的最蠢的一件事了。”

        

“……我后悔了。庄元,你还记得我吗?不记得也没事,以后记得我就好。”

        

“我总说好马不吃回头草,可我真的后悔了。就让我做最后一次努力吧。”

        

她白嫩的手指在他的长发之上缠缠绕绕,觉得有趣得很,看着安睡的庄元,嘴角漾出笑意。

        

“睡吧睡吧。等你醒了再说。嘿嘿。”

        

…………

        

石府之内。

        

一众人吵吵嚷嚷:

        

“小姐找到没啊?”

        

“没有啊,哪都没有。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还没回来呢!”

        

“完了,今天还是没回来!我们又得跪着呢!老爷说了,一个小女娃还看不住,谁让我们看不住小姐的!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还是个头啊!”

        

“哎,小姐是一般的小女娃吗?十个也没她能折腾,怎么办啊,你瞧瞧,你瞧瞧我这膝盖,青青紫紫,都快跪坏了,我这老腰也不好使了哦,哎哟……”

        

“你以为我好到哪去?平日里不是在城东跑,就是往城西赶,时不时还要被派去南北跑腿,腿还能走,简直是个奇迹!”

        

“能者多劳,脑袋越用越灵光,腿也越跑越利索。”

        

“滚吧你,这好差事交给你你去不去啊?还是快找吧,小姐不在,老爷脾气上来,我们罚我们天天吃青菜,都快吃吐了。”

        

“就是,哎,没了小公主,咱们做下人的,跟着受罪啊,嘴里真是要淡出鸟来了。”

        

“找吧!赶紧找到早交差!今天往哪里找?城东,还是城南的小院找找?”

        

“先去城东,还是城南?哎,都找都找!不漏一个!”

        

他们打开今日的食盒,不出意外,果真依旧是一众清汤寡水,稀粥馒头配青菜。

        

太寒酸了!摔碗!不吃了!

        

好吧,只是想想罢了。

        

摔了就真什么都没得吃了。

        

可是偌大一个石府,好歹是莫城第三大家族,怎么就这个待遇?

        

哎,众人悲壮地啃着馒头,哀嚎道:“小姐,你快回来吧,这日子过不下去了~”

        

这一幕还没有过多久,猛然间有个家丁匆匆忙忙跑了过来:

        

“哎呀!!!小姐回来了小姐回来了!”

        

“什么?”抓着馒头正悲壮地啃的人嘴一张,馒头掉地了。

        

下定决心要将小姐抓回来的众人眼中水光闪烁,激动地连滚带爬的来人已经摔在了地上,此刻抬头又重复了一遍这大好的消息——

        

“小姐回来啦!!!”

        

听了这话,众家仆纷纷泪眼汪汪:“真的吗,太让人难以相信了,要不我打你一拳看疼不疼?”

        

“滚!要打也是你自己打自己,或者我打你!”

        

“傻啊你们,去瞧瞧不就知道了?”

        

“对对对!”

        

于是,石环莲刚进门没多久,就瞧见了围拥了过来,一个个欲说还休的表情。

        

貌似受了巨大的委屈?还是太久没见想自己了?

        

不至于吧,她心想着,她使唤下人素来狠,这些人难不成有受虐症?

        

殊不知,两相比较之下必然有高下,她在石府使唤下人狠,她不在的时候,老爷子怒火重,使唤得更狠。

        

众下人心中早就断定这姑娘铁定是亲生的无疑,石小姐脾气性子果真和她亲爹如出一辙,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小姐!您终于回来了!老爷天天找您!”

        

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眼前这些人貌似瘦了一圈,可她才出去没多久啊。不至于‘思念成疾’吧?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