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s调教男奴小黄文&古代高H喷水荡肉爽文

     

鹏首人身金刚佛利用境界上的天大差距,旺盛魂火强行扑灭身上香火愿力,并催动佛法施展佛门的法相天地神通,身影瞬间拔高到比二郎神君大帝还高大,雄壮。

        

血肉如钢,通体金光,似金色火焰在跳动,将龙虎山映衬得一片徇烂,他举手投足都带着恐怖的气机,佛法无边。

        

这才是他的真实实力。

        

金刚佛如太阳神般,眸子开阖间,有慑人精光飞出,实力极其强横,身上有神圣佛法力量疯狂弥漫而出。

        

一看就很危险。

        

境界压制让近在迟尺的晋安念头运转迟缓,连观想出的二郎神君大帝行动也跟着变僵硬,迟缓许多。

        

鹏首人身金刚佛带着怒目金刚的慑人力量,抬起金色火焰跳动的雄壮手臂,双手结出拳印,身上佛光气机一再恐怖暴涨,然后朝二郎神君大帝重重轰出一记金刚印。

        

山外关心晋安安危的那几位老人家和七仙女,都大呼不妙,都看出了二郎神君大帝此刻的状态不妙。

        

哪知!

        

鹏首人身金刚佛带着境界压制的自信一拳,却落了空,金刚印砸出的如瀑金光,击中龙虎山山壁,除了传出轰然巨响,伤不了龙虎山一山一石。

        

鹏首人身金刚佛大怒,低头看向脚下一块厚石。

        

原来在最紧要关头,念头迟滞,手脚僵硬的二郎神君大帝施展七十二变,变成路边一块山石,避开鹏首人身金刚佛的来势汹汹一拳。

        

轰隆!

        

鹏首人身金刚佛抬脚重重踩向脚下厚石,力量之恐怖,脚掌下爆炸起一圈气浪,横扫四周,连空气都发出一声爆炸轰鸣。

        

足可见这一脚带着私人怨恨,要置晋安于死地。

        

然而!

        

那块厚石如天地最坚硬磐石,居然在鹏首人身金刚佛的全力一击下,幸存下来,并未如想象中被踩得粉身碎骨,元神碾灭。

        

果然不愧是二郎神君大帝的七十二变,变成磐石避过一次劫数。

        

……

        

……

        

同时,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萨也爆发全部修为,浑身佛火燃烧,神力汹涌澎湃,跟之前不一样了,因为她不再刻意压制修为,实力迅勐提升一大截。

        

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萨四臂中的佛门法器齐齐祭出,动用自身极致力量,打出了天崩地裂的无比可怕佛威,佛光禅杖、佛光吉祥珠、五色神风孔雀羽扇,一起发动。

        

既然佛性、佛心、佛法感悟不如你,那就动用境界上的绝对差距,直接暴力轰碎压在头顶上方的掌心佛国世界!

        

桀!

        

《孔雀明王咒》感召来的佛母菩萨虚影带着座下孔雀神鸟,迅速变大,身躯磅礴暴涨,双佛法力再次来了震撼碰撞。

        

轰隆!

        

道佛法身消失、班典上师消失、佛母菩萨虚影消失,龙虎山再次只剩下被法袍紧紧缠绕住,限制了行动力的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萨。

        

看到这一幕的其他人,都目光呆滞,这就是绝对实力造成的绝对碾压吗!这位观想出孔雀明王佛母菩萨的人到底什么来头!不再压制境界后,连被他们看来无解的老喇嘛无上佛法变换出的佛国世界都能一击打碎!

        

“呃!”

        

“怎么可能!”

        

忽然,这些人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看着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萨方向,裹住后者的法袍并未摧毁,老喇嘛虚影虽然消失了,可法袍里出现了更多魂影,一排排魂影念头纯净,善良,明亮,围着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萨坐在虚空,念诵起《度人经》。

        

法袍上一行行朱砂经文亮起。

        

是百家衣里的那些善魂做最后拼命,主动替晋安消灾挡难!

        

《孔雀明王咒》想要度人皈依佛门。

        

《度人经》则是上消天灾,可度兆民,既能化解煞气又能超度。

        

此前是双佛拼斗佛法!

        

这次是拼斗道佛经文!

        

但是!

        

境界差距实在太大了!

        

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萨不再顾忌的全力施为下,裹住她的法袍在松动,就连这件十万阴德级别的功德法宝都困不住她,她的实力,远超大家之前猜想!

        

眼看晋安即将陷入了天上无门,地上无路,两大强者围杀的死地时,法袍上忽然极速闪烁起两道灵符灵光,正是跟《度人经》一起写在法袍上的五雷斩邪符和六丁六甲符。

        

法袍上的雷火勾动龙虎山里的山雷,爆发轰隆隆闷响,轰!

        

龙虎山雷暴云里突然炸起一声惊天霹雳,风云突变,天地异象,正盘腿坐在龙虎山外疗伤的虎鹰元神顿时面色惊变,这个场景他再熟悉不过了,因为就在不久前他才刚经历过一次,还差点重伤死在龙虎山里!正是龙虎山里的“遇强则强”法则被引发了!

        

嗥!

        

吼!

        

龙虎山山腰以上的紫气云霄深处,传出龙吟虎啸声音,如龙虎搅动云海。

        

只差一步就能挣脱开法袍的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萨,突然人如千斤坠般,从虚空坠落,重重砸落在龙虎山一处山沟里。

        

这是承受不住天威。

        

被镇压了。

        

这里可是龙虎山尸解仙世界,连神话都不能超越之地,后人更是无法超越的道祖门庭,众神栖身之所。

        

哪怕只是小龙虎山,也至今无一人征服过这里,登顶过龙虎山。

        

原本还想继续碾碎路边磐石的鹏首人身金刚佛,同样承受不住龙虎山法则带来的恐怖天威,身体不甘心的缩回正常尺寸,不得不再次压制境界,来逃过天威。

        

天发杀机,不死也要残。

        

他并不想这么屈辱死在龙虎山里。

        

但是这一切只争对他们二人,路边磐石重新变回二郎神君大帝,二郎神君大帝借助天威尚在,还未完全消散的余威,手掐雷部三十六雷神印记,牵动龙虎山天威与山雷,轰出漫天的雷神拳印。

        

轰隆!

        

轰隆!

        

一道道天威气机锁住鹏首人身金刚佛,噼下一道道狂雷,轰得他元神震颤不止,元神痛苦,彷佛随时要被纯阳雷霆撕碎。

        

鹏首人身金刚佛怒不可遏,他很不甘心,不甘心他们三人合力围杀,甚至冒着不惜牵动龙虎山法则,都没能杀死对方!

        

但他更不想死在龙虎山里!

        

谁都没想到的一幕发生了,鹏首人身金刚佛无比果断的转身就逃,直接逃出了龙虎山。

        

接着他们目瞪口呆,嘴巴大张的看到连孔雀大明王龙母菩萨也都逃出了龙虎山。

        

这下子是真的把在场所有人都有些看傻眼了,事情转折发生太快,以至于过了很久才反应过来…行事肆无忌惮,连玉京金阙长老都敢袭杀的三人,在龙虎山里还对付不了一个后起之秀的小后生?最后还被小后生追杀得狼狈逃出龙虎山?

        

想到这,人人心神震撼莫名,全都惊呆住。

        

尤其是他们还亲眼目睹了这一战,这种战绩要是传到外界去,必然引发巨大轰动。

        

那可是连玉京金阙长老都敢袭杀的三尊三境前者啊,居然在道祖门庭龙虎山里被人打得落荒而逃,一重伤,一轻伤!

        

“嘶呼!现在的后生都这么生勐了吗!”如中了石化术的众人,脑海里深深烙印下龙虎山里的二郎神君大帝身影,几乎同时升起这个念头。

        

谁都想不到,一开始最不被他们看好的那个年轻人,反而是最后一个站在龙虎山。

        

虽说有龙虎山法则压制的原因在里面。

        

但是对方也占据着人数优势,三人围杀一个小辈,也还是落败了。

        

这一场发生在道祖门庭里的道佛斗法,最后是道教技胜一筹,打得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萨、鹏首人身金刚佛、五台山秘魔岩神通广大泼法金刚败逃出龙虎山为结局落幕。

        

也算是为玉京金阙长老报了仇。

        

为道庭掰回一局。

        

晋安见对方二人败走出龙虎山,他并没有不自量力的追杀出龙虎山,而是抬手一招,收回还裹住孔雀大明王佛母菩萨的法袍,以及趁虎鹰元神还陷于吃惊没回过神之际,收回其腹中五枚铅汞圣胎,这才收起金丹圣胎,重新变回原本模样。

        

……

        

龙虎山外,有人从石化中回过神来后,小声惋惜一句:“可惜了,没能留下对方…除非此子终身不出龙虎山…倘若对方三人一直堵在龙虎山外,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同伴马上说道:“你在想什么,那可是三尊三境强者围杀一个二境小后生啊!对方能在龙虎山里败退对方,已经是把毕生运气都用光,下次估计再难复制这个结局,你还想着让对方反杀三尊三境强者!”

        

果不其然,对方三人出了龙虎山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这方小世界,而是分几个方向封锁龙虎山,目光森冷。

        

这是打算堵死晋安。

        

不然晋安有机会出龙虎山。

        

“哎,赢了又如何,最终还是难逃一死。”

        

“三尊第三境界一起堵一个才第二境界的后生,不仅是以大欺小!厚颜无耻!还是胜之不武!”

        

“嘘,你还是少说几句吧!虽然我们都替那位后生感到愤愤不平,但对方连玉京金阙长老都敢杀,背后牵连到的事不小,尽量别引火烧身,卷入这场旋涡里!”这人劝同伴明哲保身,不要多管闲事。

        

“面对围堵,不知道他接下来该如何破局?”可他的话音刚落,身边就传来一声声惊呼。

        

“他…他在上山,他这是想继续挑战龙虎山?他还没放弃超越神话,挑战龙虎的事吗?”

        

“或者…他是真的不怕死?真的把生死置之事外,对被人围堵在山里的事一点都不着急,担心?”

        

在一声声惊呼中,有人神情振奋的激动说道:“在今天之前,我不信有人能超越神话,挑战龙虎山成功!但是今天的我有一种强烈预感,也许,今天真的会有人打破神话!”

        

他双眼死死盯着晋安登山背影,目光有些激动。

        

闻言,在场的人也都看向孤独登山的天地只影,超越神话吗?也许他真的可以成功!刚才的道佛斗法画面,在他们心中留下太深印象,始终挥之不去,每每想起就会心绪激荡,热血澎湃。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