桌底下隔着黑色丝袜摸她大腿&偷邻居少妇作爱

       

那同样是一块宝物碎片,呈黑色,婴儿拳头大小。

        

和之前那高大甲胄男子神孽所藏身的宝物碎片相似,皆弥漫着一股极为独特的神性气息。

        

一如不朽!

        

早在人间的时候,苏奕曾从阿采那里获得到一股不朽大道的力量,从而参悟到不朽的奥义。

        

一眼就辨认出,这宝物碎片所充盈着的气息,和不朽奥义极为相似,但却要更惊人,也更神秘!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不朽魔金?”

        

苏奕思忖。

        

他不清楚不朽魔金究竟是怎样一种神料,又有怎样的妙用,但却可以肯定,此物远非一般意义的宝物可比!

        

原因有两点。

        

其一,神子封无忌降临仙界,之所以要查探属于上个纪元的秘密,极可能就是要搜集类似不朽魔金这样的宝物。

        

这已经足以证明,不朽魔金何等特殊。

        

其二,这蕴含不朽魔金的宝物碎片,皆是神孽所留。

        

而那些神孽生前,皆是上个纪元的神明!

        

纪元之劫毁掉了上个纪元,毁掉了那些神明,可蕴含着不朽魔金的宝物碎片,却延存了下来!

        

一种神料,却能抗住纪元之劫,从上个纪元的覆灭中延存到如今,这就太不可思议了。

        

这一切,也成功引起了苏奕的兴趣。

        

“先找个地方疗伤,接下来就全力收拾那些神孽,为证道太和阶做准备。”

        

苏奕收起两块宝物碎片,转身离开这片区域。

        

猎杀神孽,不止可以磨砺修为,还能搜集到蕴含不朽魔金的碎片,可谓是一举两得。

        

……

        

一天后。

        

苏奕从打坐中醒来。

        

一身伤势已彻底愈合,并且一身精气神都被锤炼得愈发凝练和圆满,隐隐有破境的迹象!

        

没有耽搁,苏奕启程,继续朝神泣天窟深处行去。

        

一路上,依旧会遭受灰色闪电的突袭。

        

可已很难威胁到苏奕。

        

“嗯?”

        

足足前行了近两个时辰后,苏奕忽地抬眼看向高处。

        

那破碎崩坏的天穹上,悬浮着无数陨石星骸,静悄悄的,一动不动。

        

而在其中一块陨石上,有一抹金光在忽明忽灭。

        

当苏奕的神识扫过去,顿时看清楚,那一抹金光赫然是一块布满裂痕的焦黑色人骨!

        

骨头巴掌大小,细密的裂痕内有刺目的金光在闪烁。

        

“难道上个纪元,曾有神明把不朽魔金熔炼到了骨头里?”

        

苏奕一怔。

        

还不等想明白,那一块人骨忽地爆绽出滔天的黑雾,映现出一个足有万丈高的身影!

        

眸似日月,身若擎天之柱,浑身垂落狂暴的死气,一如传说中的魔神!

        

他猛地仰天发出一声咆哮。

        

那附近天穹中漂浮的无数块陨石,皆轰然崩碎。

        

呈现出天塌地陷的恐怖景象。

        

“果然,又是一个神明所化的神孽!”

        

苏奕不惊反喜,内心斗志一下子点燃。

        

嗖!

        

这一次,他率先出击,挪移长空,暴杀而去。

        

……

        

半个时辰后。

        

噗通一声,苏奕跌坐于大地之上。

        

他血肉模糊,浑身骨头都快碎掉,负伤远比之前更惨重。

        

原因就是,此次对付

        

的神孽,远比之前的高大甲胄男子和道人更可怕!

        

最终,依旧是凭借九狱剑的力量,灭杀了对方。

        

而那块布满裂痕的焦黑人骨,则成为苏奕最终的战利品。

        

不出苏奕所料,这块人骨内蕴着不朽神金!

        

“快了,就差一线,我便可证道太和阶!就是不知道,此次证道时所面临的大劫中,那诸神的身影会否还会被惊动,早早等候在那……”

        

苏奕一边打坐疗伤,一边思忖。

        

……

        

时间流逝。

        

距离苏奕进入这神泣天窟内,已过去近两个月时间。

        

这两个月内,他历经血战七次,灭杀神孽八个,收集到蕴含不朽神金的宝物八个。

        

大都是残碎的宝物碎片。

        

也有类似“人骨”这样的物品。

        

收获不可谓不大。

        

而此时,苏奕已来到鬼泣天窟深处,一片笼罩着纪元之劫气息的灰暗天地中。

        

一道道灰色闪电在虚空中忽明忽灭,密密麻麻,一不小心,就会被劈中。

        

轰隆!

        

天摇地晃。

        

苏奕正在和一个女子神孽搏命厮杀。

        

这女子风华绝代,美丽之极,战力也恐怖之极,超乎想象的可怕。

        

也是苏奕这两个月以来,遇到的最强大的神孽。

        

没有之一!

        

三天前,苏奕抵达这片地带,见到了一枚破碎的戒指。

        

而那女子神孽,就藏于戒指内!

        

不可避免地,苏奕和女子神孽之间上演了一场惨烈的大战。

        

仅仅不到半刻钟。

        

苏奕就彻底溃败,不得不选择退避。

        

直至伤势恢复后,苏奕再次前来,可依旧不是那女子神孽的对手,再次惨遭大败,铩羽而归。

        

而现在,已经是苏奕第三次和女子神孽厮杀。

        

和前两次不同的是,苏奕在此次战斗中,虽然处境依旧凶险无比,可一身精气神却已被锤炼到极尽圆满地步。

        

哪怕负伤惨重,却愈战愈勇!

        

“就差最后一步了,这一次,一定要破境!”

        

激烈的厮杀中,苏奕清楚感受到,破境的预兆越来越强烈,就差一线就能一步踏碎太和阶的门槛!

        

说起来,为了证道太和阶,他这两个月里不知吃了多少苦头。

        

明明近在咫尺的破境,却一直无法踏入。

        

哪怕和那些神孽殊死搏斗都不行。

        

虽然每次灭杀神孽后,也获得了一些蕴含不朽神金的宝物,可对苏奕而言,迟迟无法破境,难免意难平。

        

还好,直至现在,和女子神孽的第三次惨烈大战中,他终于感受到了破境的预兆!

        

那般强烈,那般清晰可见!

        

故而,哪怕此时他身上的伤势已严重到快要撑不住,兀自在咬牙厮杀,完全拼了。

        

可最终……

        

苏奕还是败了。

        

没能破境。

        

甚至差点死在女子神孽手底下!

        

关键时刻,还是凭借九狱剑的力量,杀出重围,狼狈而逃。

        

噗通!

        

一片荒芜冷寂的大地上,负伤惨重的苏奕躺在了地上,胸口急剧起伏,大口喘息。

        

他道躯残破碎裂,骨头都不知断裂多少根。

        

神魂力量也陷入极为虚弱的地步。

        

浑身上下,完全可以用

        

“惨不忍睹”来形容。

        

可这一切,远比不上苏奕心中的郁闷。

        

倒不是他对破境的执念太重,而是每一次都能强烈预感到的破境契机,却偏偏无法实现。

        

这才是最熬人的。

        

“我早说过,在这鬼地方,根本无法破境,可你偏偏不信邪,何苦来哉?”

        

因果书漂浮出来,言辞中透着痛心疾首的味道。

        

一侧,补天炉倾倒出一部分仙药,为苏奕疗伤的同时,也小心翼翼地提醒道:“大人,疗伤和修炼所需的仙药快没了……”

        

苏奕躺在那,眼眸望着破碎凋零的天穹,沉默不语。

        

自证道仙王境以来,哪怕是证道太武阶时,他这一路的修炼虽然遭遇过不知多少的凶险,但并未遇到太多的艰辛和坎坷。

        

以至于,当此次屡次欲证道太和阶而不得,苏奕自己都有些怀疑,是不是太心急了。

        

亦或者是心境陷入执念中,强求不得。

        

“我敢肯定,只要你离开这鬼地方,必可以轻松证道。”

        

因果书再次劝慰苏奕。

        

苏奕没有理会。

        

他明白因果书的意思。

        

之前的时候,他就和因果书分析过,也得出了一些迟迟无法破境的推断。

        

原因大概有两个。

        

其一,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神泣天窟”乃是上个纪元所遗留的废土,不属于当前的纪元文明。

        

这片天地也根本没有覆盖在仙界周虚规则力量之下!

        

这让苏奕焉可能抓住破境的契机?

        

其二,此地残留着纪元之劫的气息!

        

当前纪元文明针对仙道人物的破境之劫,极可能和纪元之劫之间,充斥着一种冲突,无法出现在这片天地中!

        

这两点,仅仅是苏奕和因果书的推测。

        

毕竟,牵扯到纪元之劫,以及上个纪元的秘密,任谁也无法给出一个真正的答案。

        

苏奕也承认,这或许是自己迟迟无法破境的原因。

        

但,却不接受!

        

他的修行路,一直以来就和当世任何人不同,被诸神视作异端,甚至每一次证道渡劫时,都会遭遇极端诡异的禁忌之力,若不是有九狱剑在,根本没有任何活路!

        

而现在,他的破境之路遭受道阻碍和羁绊,他根本没有想过退避,也没想过以后再找机会渡劫。

        

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阻碍在前,便一力压之!

        

沉默许久,苏奕轻语道:“我再试试。”

        

寥寥四个字,很平淡,却有一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决然。

        

因果书登时沉默。

        

补天炉心生莫名的震撼和敬佩。

        

一天后。

        

苏奕伤势彻底愈合。

        

而后,他再次出发,去找那和女子神孽大战。

        

胜负、成败、生死、破境……什么杂念,都被他抛之脑海,全部精气神皆融于这一战之中。

        

求的,是在厮杀中的极尽突破!

        

为的,是斩掉破境路上的阻挡!

        

负伤再惨重,也无所谓。

        

生死在这一刻,都变得无关紧要。

        

战斗!

        

战斗!

        

战斗!!

        

心如磐石恒不动,我道如剑斩块垒!

        

渐渐地,那破碎凋零的天穹深处,不知何时起,有一片铅灰色的劫云悄然涌现,正在一点点凝聚着。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