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人太大太长疼死我了小说&我和岳的性关系小说

    

“这佃租,自然就不用涨了!”

        

佃户们一听,全都面露喜色:“老爷,这个办法好!可是,我们不认识字,不会写状子啊!”

        

谢阀阀主早有准备,笑道:“我早就帮你们把状子写好了!你们只用盖上血手印,就能敲锣打鼓,去王都告御状了!”

        

佃户们对谢阀阀主感恩戴德,立刻上前割破手掌,在状子上按下血手印…

        

接下来。

        

他们便拖家带口,浩浩荡荡朝着王都的方向而去,要找皇上告御状。

        

秦昊冷冷一笑,对诸葛云道:“看到了吗?这就是盛世之下的黑暗!”

        

“朕的制度再好,也抵不过地主士绅的谎言!”

        

“百姓愚昧!他们只会认为朕是昏君,你是奸佞!要除之后快!”

        

诸葛云眉头紧锁,道:“皇上,现在怎么办?” 

        

秦昊微微一笑,道:“东厂早就查到,四大门阀在搞事!朕才带你过来看一眼!”

        

“他们不是要告御状吗?”

        

“朕早就想好了应对的办法。”

        

“咱们先回去再说。”

        

秦昊一行人回到马车,返回王都。

        

一路上,到处可以见到衣衫褴褛的百姓,敲锣打鼓,哭天喊地,口中大呼冤枉。

        

这些百姓都是去王都告御状,求秦昊除掉诸葛云,废除摊丁入亩。

        

百姓的人数极多,成千上万,浩浩荡荡,宛如黑色的海啸,铺天盖地。

        

诸葛云心中一阵慌乱:“四大门阀,果然恐怖!居然轻而易举,煽动了这么多人!”

        

“这一下,天地民心彻底倒向门阀!”

        

“这可如何是好?”

        

局面几乎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

        

现在,百姓们还是被煽动,嚷嚷着告御状。

        

如果皇上不治自己的罪,偏袒自己。

        

百姓们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到时候,很可能会引起民变!

        

“怎么办…”

        

诸葛云眉头紧皱,犹如热锅上的蚂蚁,不知道如何是好。

        

马车到了公主府门前。

        

此刻,这里已经聚集了许多告御状的百姓。

        

张仲文正带着公主府的护卫,把百姓们拦在外面,大声道:“老夫真的没有骗你们!”

        

“皇上和公主都不在公主府,有事出去了…”

        

“诸葛大人也不在…”

        

“大家都安静一些,等皇上回来再说!”

        

这时候,张仲文看到静公公驾着马车回来,惊喜道:“那是皇上的马车!皇上回来了!”

        

呼啦!

        

一群百姓拥上前,将马车团团围住,跪在地上,大喊道:“皇上,草民冤枉,草民要告御状!”

        

车厢里。

        

秦昊对诸葛云道:“你暂时不要下车!一切交给朕来应对!”

        

诸葛云知道,自己在百姓的眼里,就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奸臣。

        

如果自己下车,很可能会局面失控,被愤怒的百姓撕成碎片!

        

诸葛云失魂落魄,口中喃喃:“我只想为百姓们做点好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