撞击着秦淮茹的雪臀&偷欢的人妻欲仙欲死

        

看到对方的样子,赵晓兰便知道鲁明是在敷衍他们,而谢伟东这帮人的来历更是不简单,竟然能左右鲁明的态度,更让赵晓兰清楚地认识到现实有多么残酷,骆飞才刚被调到闲职上去,鲁明立刻就变脸了,想想以前鲁明在骆飞面前毕恭毕敬的样子,赵晓兰就觉得可笑,人都是如此现实。

        

对于谢伟东几人的威胁,赵晓兰并没有答应,因为对方是要无偿将她手中那中天集团的工程抢走,不给她任何补偿,这哪是赵晓兰能够接受的,赵晓兰倒不是想抓着工程不放手,但她至少也要得到一部分补偿,因此,对于谢伟东强盗似的威胁她直接签协议转让中天集团的工程,赵晓兰断然拒绝了,因此,这才有了刚刚乔梁过来时看到的那一幕。

        

而那也不仅仅是今天才发生的,这几天,谢伟东已经上门威胁过赵晓兰好几次了,行为一次比一次过火,刚刚更是砸了她屋里的东西,其中一人还拿了刀子出来,威胁说要在她脸上划几道,这才让赵晓兰受到了极度惊吓。

        

至于乔梁刚刚提到王庆成之所以会让赵晓兰那么生气,直接说跟对方不熟悉,并且骂对方忘恩负义,也是跟这件事有关,眼看着鲁明那边指望不上,赵晓兰就给王庆成打电话,王庆成毕竟是她亲自推上去的,对方能够走到今天,也完全是靠她的关系,总该靠得住吧?抱着这样的想法,赵晓兰给王庆成打电话,让王庆成解决谢伟东的事,结果王庆成竟然推脱敷衍,差点没让赵晓兰气吐血,也让赵晓兰彻底心寒,这些人都是墙头草,没有一个靠得住。

        

乔梁这会看到赵晓兰的样子,显然也想到了刚刚那帮威胁赵晓兰的人,乔梁对这事着实也挺好奇,忍不住又问道,“赵总,刚刚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人,我只知道我现在惹不起他们。”赵晓兰苦涩道。

        

“那他们找你干什么?”乔梁问道。

        

赵晓兰还是没说话,显然还是不愿意回答乔梁这个问题。

        

乔梁见状,也没心思在这上面浪费时间,继续说回自己刚才的问题,“赵总,我刚才说的,你好好考虑一下。”

        

“我又不是傻子,你觉得我可能答应吗?”赵晓兰漠然道。

        

“赵总,先别回答地这么绝对。”乔梁说道。

        

赵晓兰同乔梁对视着,脸色突然变得软弱下来,哀求地看着乔梁,“乔梁,我早都已经辞去公职了,你何苦再来为难我?”

        

“赵总,你也是在纪律部门干过的人,你应该很清楚现在没有所谓的退休或者辞去公职就代表平安落地的说法,只要触犯了法律,不管是退休还是辞去公职了,都要接受法律的制裁。”乔梁说道,“而如果你主动去跟省纪律部门坦白,还能争取一个宽大处理。”

        

赵晓兰低着头没说话,不知道是在考虑还是不想理会乔梁。

        

乔梁继续道,“赵总,骆書记已经被调到省工会去了,他的处境相信你比谁都清楚,你觉得你还能倚仗他的权势……”

        

“别说了。”赵晓兰打断了乔梁的话,脸色无比难看,“乔梁,我这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好吧,既然赵总不欢迎我,那我就先走了,不过我刚说的事,赵总还是继续考虑一下,回头我会再来找你的。”乔梁看了看赵晓兰,起身告辞。

        

其实乔梁之所以要来找赵晓兰,是因为通过赵晓兰扳倒王庆成是最快的途径,而他原先是没有考虑赵晓兰的,也是这两天无意中看到赵晓兰还留在江州,才想到这个办法。

        

不过乔梁也没把希望全都寄托在赵晓兰身上,如果赵晓兰愿意配合,那是最好不过,对方要是不愿意配合,乔梁无非要多花些时间罢了。

        

从赵晓兰住所出来,乔梁寻思着赵晓兰刚刚说的‘鼎元公司’,对这家公司的来历着实有些好奇,这赵晓兰就算是虎落平阳被犬欺,也不至于被人上门威胁吧,这鼎元公司到底是啥来头?

        

心里胡乱琢磨了一会,乔梁拿出手机给老三打了过去。

        

电话接通,乔梁道,“老三,最近忙啥呢。”

        

“还能忙啥,天天被童童跟盯犯人一样看着,当然是只能当模范丈夫了,每天就是公司家里两点一线。”老三郁闷地说着,“唉,这生活太无趣了。”

        

“童童要是不看着你,你小子还不得翻天了。”乔梁笑骂道。

        

“滚蛋,我看你一点良心都没有,调回市里来了,也没见你主动约我出去吃顿饭。”老三骂骂咧咧道。

        

“这不是刚调到市里比较忙嘛,回头补上,再说了,咱俩谁跟谁啊。”乔梁笑道。

        

“去去,别光说不练,这顿饭我可给你记账上了。”老三道,“有事就说有屁就放,不然我挂电话了。”

        

“老三,帮我个忙,帮我查下一家叫‘鼎元公司’的底细。”乔梁说道。

        

“好啊。”老三一听是这种事,眼神一下亮了起来,最近正闲得无聊的他,巴不得找点事做。

        

“你小子骨子里就安分不下来。”乔梁笑道,听老三的口气,不用想也知道对方一下就来劲了。

        

“呵呵,我这不是帮你忙呢。”老三笑道,“行了,先这样,回头有消息了我给你打电话。”

        

“好。”乔梁点点头。

        

跟老三通完电话,乔梁摸了摸下巴,自己在纪律部门里没有可靠的帮手也不行呐,虽然郑世东对他极为信任,也彻底放权给他,但他毕竟是初来乍到,委里面的一些老人会不会完全服他还是两码事,就怕一些人倚老卖老,对他阳奉阴违,所以他必须得有自己信得过的人。

        

“看来得把孙永调到纪律部门里来。”乔梁暗自琢磨着,孙永现在在松北县检,将对方调过来的话,孙永应该也是愿意的。

        

想到自己才把孙永调到松北县检没多久,眼下又想将对方调到纪律部门来,乔梁不由咧嘴苦笑,这真的是计划不如变化快,他原本也以为自己会在松北干挺長一段时间,没想到还没等他开始大展拳脚,这又被吴惠文赶鸭子上架调到纪律部门来了,不过想想能帮到吴惠文,自己也没啥好遗憾的。

        

拿起手机,乔梁想着给孙永打个电话,先征求一下对方的意见,拨电话的时候,乔梁突然想到之前说要组织尤程东、庄家铭、孔杰等人一起聚餐吃饭,电话打通后,乔梁便道,“孙永,晚上有空吗?”

        

“有空。”孙永笑道,乔梁找他,孙永就算是再忙也会说有空。

        

“有空就好,晚上咱们一起聚一下,把尤哥他们一起叫上。”乔梁道。

        

“好啊,我早就想组织一次饭局了。”孙永高兴道。

        

“那咱们分头行动,我去订饭店,你给尤哥他们打电话,把人都喊上,这次应该能聚齐了。”乔梁道。

        

“好,没问题。”孙永二话不说就答应下来。

        

乔梁跟孙永通完电话,想了想,又给凌宏伟打了个电话,将凌宏伟一起叫上,对方是个靠谱的人,在乔梁看来,完全可以拉进自己的圈子里。

        

给凌宏伟打完电话,乔梁看了下时间,这会已经中午了,乔梁去吃了个午饭,便返回租住的公寓,准备回去睡一会。

        

到了小区门口,乔梁一下车就看到邵冰雨拖着行李从另一辆车下来,脸上一下露出喜色,快步上前,“冰雨,你回来啦。”

        

“嗯,刚到。”邵冰雨点了点头。

        

这是乔梁调回市里工作后,第一次看到邵冰雨,刚回来的时候,乔梁看到邵冰雨的屋里晚上一直没开灯,觉得奇怪来着,给邵冰雨发了短信后,才知道对方代表市宣传部去京城参加一个学习培训会议了,要在京城呆好几天,没想到对方今天回来。

        

看到邵冰雨身边那个大行李箱,乔梁道,“冰雨,我来吧。”

        

邵冰雨点了点头,没有拒绝,将行李箱推给乔梁。

        

两人正准备走进小区时,这时,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在旁边停下,只见宋良从车上下来,看到乔梁和邵冰雨在一块时,宋良眼神微微变了一下,旋即笑道,“小乔,你也在呢。”

        

“宋部長。”乔梁笑着跟宋良打招呼。

        

宋良点点头,看向邵冰雨,“冰雨,回来了啊。”

        

“宋部長。”邵冰雨点头同宋良问好,脸色却是有些不大自然。

        

“冰雨,你这风尘仆仆的刚赶回来,还没吃午饭吧,走,我请你吃饭去。”宋良道。

        

“宋部長,不用了。”邵冰雨婉拒道。

        

“要的,你这次代表咱们部里去开会培训辛苦了,我这个当部長的请你吃顿饭难道不是应该的吗?”宋良笑道。

        

“宋部長,不用这么客气的,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邵冰雨摇了摇头,又道,“再说我现在也不饿。”

        

“不饿也得吃饭,不然对身体不好,我看你最近好像瘦了嘛。”宋良一脸关心地说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