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欲公车短篇500_裙子下揉捏小核地铁

夏侯全身气血彷如烘炉,一剑斩出战旗断,马蹄折,瞬间就打破了曹宏的冲击势头。

        

不过曹宏作为朝中大将又岂是易于之辈,眼看战马受损,伸手在马背上一拍,身形借力凌空跃起,落在了后方骑兵的马背上。

        

虽然自己的战马被斩,但后方依旧还有数十铁骑疯狂冲锋,不信面前这尊壮汉能够扛得住这么多铁骑践踏。

        

只是很快,曹宏冷峻的脸上就露出了惊容。

        

因为,他看到了恐怖的一幕!

        

夏侯背后竟然浮现出一道硕大的巨兽身影,那是比夏侯足足高了两三倍的怪兽妖魂!

        

金毛吼双臂捶胸,仰天怒吼,一声咆哮之下曹宏麾下所有马匹尽皆摔倒在地,全身颤抖不敢起身,麾下护卫猝不及防下有不少都被压断了手脚。

        

虽然还有不少心智坚毅身手灵活,及时从吼声中清醒过来避开了被马匹压短腿的命运,但迎接他们的却是架在脖子上的长刀!

        

大群黑甲道兵上前,直接擒拿住了他们。

        

曹宏抽出腰间佩剑还想反抗,却见一只数尺大小的鬼爪从地下探出,扯住了他准备跃起的双腿。

        

他手中长剑浮现出凌厉剑气,剑气外还覆盖着一层常人难以看到的血煞,呲的一声将鬼爪斩断,结果抬头就感觉眼前一黑,无法视物。

        

却是一头厉鬼悄无声息的爬到了他的背上,伸手蒙住了他的双眼。

        

即便曹宏浑身气血阳刚,又有军中煞气加持,将那头厉鬼灼烧的浑身鬼气不断消散也没松手。

        

在这一瞬间,两头手持锁链的厉鬼手中一抖,鬼索缠住了他的手脚,紧跟着一头水鬼满头仿佛水草一般的乱发封住了他的口鼻,有道兵施法一道阴风打落曹宏手中宝剑。

        

至此,大将曹宏再无反抗之力!

        

“带走!”

        

夏侯收回妖魂,淡淡的说了一声,随后骑上属下前来的马匹,转身离去。

        

此次他们只不过是牛刀小试,出动数百黑甲道兵更大的意义还是拉出来练兵,至于擒拿曹宏,只不过是顺带而已,否则哪里用得着出动这么多人手。

        

不过人多也有好处,不长时间就将曹宏连带他那些下属全部绑了塞进黑布口袋中带走,甚至还有几个道兵卷起阵阵阴风,将战场痕迹遮掩了起来!

        

…………

        

“曹宏此人性格强硬,不愿向本王效忠!”

        

晋王燕仓有些无奈的看向屠晚,道:“本王亲自劝了两次,他都无动于衷!

        

不过也对,本王势力只局限于太原一城,放在整个大乾不过弹丸之地,像曹宏这样的大将自然不会轻易臣服,何况他一家老小都在京城,也不敢明目张胆的背叛朝廷。”

        

“无妨!”

        

屠晚不在意的摇了摇头:“他降不降都没太大干系,原本还想省些力气,既然他不愿降,那就让梦幻儿走一遭吧!”

        

“梦幻儿?”

        

燕仓有些不解。

        

“就是千幻神君,她本名梦幻儿!”

        

屠晚解释了一句:“她精通幻化之术,可以变成任何人的相貌,让人真假难辨,让她变成曹宏的模样拿着圣旨去接掌边军就是!”

        

说到这里,他见燕仓脸色有些变幻,就道:“不过王爷还得派出几个熟知兵事的将领跟着一并前行,不然她变化之术虽然精妙,但也不是全无破绽,既有时间限制,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变的。

        

譬如王爷,她虽然能变成你的样子,但身上没有龙气加持,很容易被人看穿真假!

        

甚至就连变成曹宏都只能唬唬外人,因为她既不懂军中规矩,也不清楚曹宏人脉关系,更不用说她不通武艺兵法了,让她独自前往肯定会坏事。

        

因此还需要王爷派遣心腹跟随辅佐,同时也好让这些忠心下属替换边军各营将领,相应王爷勤王壮举!”

        

“如此甚好!”

        

听了屠晚这番话,燕仓的脸色顿时好转。

        

对千幻神君那种随时变幻相貌的手段要说没有忌惮那是假的,他也担心万一被人变成自己的相貌取代他的王位又该如何?

        

不过既然并非全无破绽,那就好说了。

        

屠晚一道传音符飞出,很快就将千幻神君召来,当着燕仓的面将事情交代清楚。

        

“王爷放心,将事情交于末将去办就是!”

        

梦幻儿轻笑一声,再次抬头,已经变成了曹宏的模样。

        

如此神奇的一幕,顿时将燕仓看的眼睛一亮。

        

他心中狂喜,果然,留下屠晚是正确的。

        

若是没有他,自己去哪里招揽这等奇人异士为自己办事?

        

当下燕仓立刻就派人召来几个心腹将领,又派出数十忠心侍卫,穿上曹宏麾下衣甲,追随梦幻儿悄然离城,朝边军大营行去。

        

目送他们离去后,屠晚这才说道:“王爷,如今北方各部虽然还在忙着打草储备过冬,但如今才刚入秋就已经如此阴冷,只怕今年的冬季来的会更早一些。

        

鉴于此,贫道觉得等梦幻儿他们接管了边军大营后就把那两千道兵放出去吧,一来熟悉地形,二来提前探查草原动静,免得事到临头被对方打一个措手不及!”

        

“真人所言甚是!”

        

燕仓点头称赞:“相比起被动防御,本王也更喜欢主动出击,最好能先屠他几个部落,引得那些家伙不敢轻易南下才更好!

        

那时边军也在我们掌控当中,随时可以支援,这两千道兵只要手持将令,就能随意出没边军各营,随时补充粮草供应,不用担心后勤装备,四下游走作战将会比草原游骑更加不可捉摸!”

        

“呵呵……”

        

屠晚轻笑几声,没有再说什么。

        

他从那些道兵当中挑选了一些机灵的,传授了他们几样简单的初级符箓制作法门。

        

虽然这些道兵严格来说算不上修士,但他们却有厉鬼加持,那些个修炼境界最高的已经能够做到让厉鬼附身的地步,以鬼画符的方式画出甲马符箓轻而易举。

        

将甲马符箓绑在战马腿上,这两千道兵的机动力将会远超任何军队!

        

何况除了甲马之术外,还有少数道兵掌握了好几种其他符箓的画制之法,用的好了,绝对能让他们的实力再提升几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