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同学做了10次高潮&双飞漂亮女同事小说

      

“走,下一家!”

        

周森兴奋的一扬手里的银行本票,得意的冲白玉岚一笑,这么多钱,他可是第一次拥有,然后两人直接上车往选中的下一个银行而去。

        

马车上。

        

咕咕……

        

白玉岚捂着肚子,脸红的跟胭脂一般,她早上出门,根本就来得及吃饭,这会儿肚子早就饿的不行了。

        

“时间不早了,先带你去吃饭去。”周森嘿嘿一笑,女神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也是要吃饭的。

        

周森将她带去了当初叶三儿介绍的老盛家的羊肉面馆,大冬天的,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羊肉面,最是惬意不过了。

        

“我知道你生活讲究,以前没吃过这种小馆子吧。”周森呵呵一笑,掏出手帕来,把筷子擦了一下,“我的手帕,没用过的。”

        

擦拭过的筷子递给白玉岚。

        

“谢谢。”白玉岚其实并不嫌弃这种街头小馆子,她并非富贵人家出身,早年的生活也过的很艰辛,只是嫁给老马后,自然不能再这么抛头露面,随意的上街吃这种路边小馆子了。

        

“周警官,这位是新来的警官吧?”老板端来两碗面条,热情的招呼一声。

        

“嗯,新来的。”周森呵呵一笑,没有否认,老板认错也没啥事儿,反正他手下刚好来新人了。

        

一大碗面条,小半碗是羊肉,而且是大块的,炖的很烂,这一碗很实惠,老板走的薄利多销,吃的最多的也是回头客。

        

这羊肉之上再撒上一层葱花儿,湛清碧绿的,光看着就觉得诱人。

        

“尝尝,你要是觉得油腻,可以倒点儿醋。”周森用筷子挑了一些辣子,放进了碗里,“辣椒,你要不要?”

        

白玉岚摇了摇头,女人是最忌讳吃辣的。

        

一旁的乌恩早就不客气了,端起碗就扒拉了起来,他饭量大,周森给他要了两碗。

        

“我估计咱俩这事儿,明天一早这冰城内的大人物都该知道了,不过,他们不一定猜到你的身份,但你突然有钱了,那想要对付你的人肯定会分析猜到一些。”周森一边吃,一边说道。

        

“你怕了?”白玉岚小口吃着面条,那细嚼慢咽的模样,这美女吃饭的样子还就是好看。

        

“怕倒不至于,就是苏文清和秦老七知道,一定会恨死你我的。”周森说道。

        

“你想说什么?”

        

“咱们也不能就这样被动的挨打,得学会主动出击,这秦老七和苏文清都垂涎你,一个是老流.氓,还想着让你给他做第七房姨太太,也不看他那副身子骨,还能折腾几下,况且,他两个儿子真愿意看着你进门儿,再说苏文清,人家商界大姥,黑白通吃,死了老婆,你要是进门儿,那就直接给扶正了,可苏文清这些年虽然没有娶妻纳妾,但身边不缺女人,也没见哪个女人给他诞下一儿半女来,这家伙多半也不行……”

        

这亏得是白玉岚这样的女人,换一个女人,周森这么跟她说话,早就翻脸了。

        

周森的这些话,听着刺耳,可是那都是句句在点子上的。

        

“你有什么好办法?”

        

“苏文清这边,我觉得你可以从他女儿苏云入手,这个苏云,刚从北平回来,我跟她有一面之缘,受新式教育,但人比较单纯,性格方面比较有主见,但苏文清很宠这个女儿,如果她反对的话,那就等于给苏文清制造障碍。”周森说道。

        

白玉岚微微一抬头,对周森有点儿刮目相看的味道,看来,看人不能光听传言。

        

有时候真的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再说,秦老七的两个儿子,老大秦雄,掌控群芳楼,也就是一直跟你争抢生意的人,此人表面上一副儒雅做派,其实这种人才是最可怕的,我想他对你也是有企图的,只是他现在不敢忤逆自己的老爹,除此之外,秦老七诸多生意也是交给这个秦雄打理,而老二秦朗只负责太平桥赌坊,这秦老七一死,秦家两兄弟必定分家,这是早晚的事情,我才秦雄是看中了凝香馆这块地,至于凝香馆本身并不重要,这就是他不惜血本拼命打压你的原因,其他人不过是想从凝香馆分出的客人中分一杯羹而已。”

        

“苏文清压价,抢走了仝记给的大订单,令你的货物积压在库房,资金周转出现问题,虽然你自己也可以消化一部分,但量太多了,你又不想贱卖,所以,只能存放在货仓,这存放的费用也不小,可是你的布匹和丝绸越是积压,越是不值钱,到头来你非但没有利润,还会亏一大笔钱……”

        

周森对白玉岚的困境是如数家珍,分析的丝丝入扣,无一不是说中了她的痛点。

        

这里面除了苏文清使坏之外,还有白玉岚对局势的判断的局限性,尤其是日本人生产的大量棉布对满洲市场的倾销,这就导致了当初囤积的布匹的价格,现在就算是现货的价格都已经腰斩了。

        

她的库房还是租赁的,每存放一天,就要有租金,还有损耗。

        

这里面不乏有苏文清暗中做局,让白玉岚相信棉布的价格会上涨,然后大量吃进,结果,仝记为了成本控制,选择文清商会的棉布原料。

        

这批棉布砸在手里,现在就是进价处理掉,都没有人要,何况现在市场上的棉布并不值钱。

        

“你想低价处理掉这批布,但是没有人愿意接手,因为苏文清已经暗中警告过有能力吃掉这批布的人,敢帮你,就是跟他苏文清为敌,以他现在在冰城的势力,自然没有人敢得罪他,所以,你想回笼资金也不行,算计的人太多,猛虎也架不住群狼,你又是一个女人,没有一个过硬的靠山,而且,你要是跌倒了,他们也分了好处,自然是袖手旁观,甚至还在暗中揣测,你最终会花落谁手。”

        

“你说话能不要这么直接吗?”

        

“你不是挺喜欢这个风格的吗?”周森反问一句。

        

白玉岚白了周森一眼,她现在是有些了解眼前这个男人了,他就是一个“祸害”,问题是,她已经被祸害了。

        

“吃面,吃面……”周森一扭头,发现乌恩已经快要吃完第二碗了,他跟白玉岚碗里的面条浅了一小半儿。

        

白玉岚也是真的饿了,这么一大碗面条和羊肉,居然也能吃下一大半儿,真是要竖起一根大拇指了。

        

“给。”周森将手帕递过去,指了指她的嘴巴。

        

白玉岚迟疑了一下,伸手接过来,擦拭了一下嘴角,正要折叠起来,却被周森一把扯了过去,也擦了一下嘴,揣进了裤兜里。

        

“你……”

        

“你什么,我又没嫌弃你,赶紧的,要是让其他银行收到消息,咱们再贷更多钱就难了!”周森一把拉过了白玉岚说道。

        

……

        

“谢谢沈经理,有机会,我们再合作!”

        

“周少爷慢走。”满洲兴业银行贷款部的沈经理满面春风,做成这一单,他的提成可是不少,周森这个败家子儿,价值一百二十万的资产居然抵押了六十五万,而且这些都是优质资产。

        

只要周森还不上钱,这些资产收回来,银行转眼就能将它们翻倍卖出去。

        

“好了,都抵押出去了,钱也拿到了,接下来就看你的了。”周森与白玉岚上了上车。

        

“你真相信我,不怕我把你这么大一笔巨款卷走?”白玉岚不可置信的问道。

        

“钱没了,但人总的给我留下吧?”周森嘿嘿一笑。

        

“你真想跟我在一块儿?”白玉岚问道,这个问题在这之前她从未考虑过,她一个嫁过人的寡妇,而且还是那种出身,名声可不好听,正经人谁娶她这样一个女人当老婆。

        

“我说过,要对你负责的。”

        

“你觉得我会信你的鬼话?”白玉岚冷哼一声,话虽然不信,可是听在心里还是觉得挺舒服的。

        

周森其实自己也不知道能挺多久,他跟白玉岚有点儿同病相怜的意思,也许这就是命运的安排。

        

“玉岚,如果我有麻烦,你会倾尽全力帮我吗?”周森忽然深情的凝视白玉岚问道。

        

“谁允许你这么叫我的……”白玉岚脸颊浮起一朵红晕,喝斥一声,但语气听不出多生气的意思。

        

“其实我也不想当这个警察,我想去搞创作,我想写剧本,写小说,去演话剧,这才是我的理想。”周森说道。

        

“那不想当警察,就不当呗,难道还有人逼着你当不成?”白玉岚问道。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如果没有凝香馆,你也不会活的这么累,是不是?”周森道,“那些不应该是你的包袱,你又不是她们的保姆,应该学会放下他们,让他们自己去寻找人生的出路。”

        

白玉岚沉默了。

        

是呀,自己能做的,都做了,可有些人还是走了,有些人甚至觉得自己挡了他们的路。

        

当然也不完全都是一些忘恩负义之辈,留下的,大部分能分辨是非,愿意跟她共进退。

        

这也是她还没有完全丧失信心的原因。

        

“前面,下车。”

        

“呃……”周森还以为自己惹白玉岚生气了,谁知道,她只是想要把自己原来的衣服换上,所以才让周森下车。

        

等周森再一次上车后,白玉岚已经换上原来的那副把自己包裹成粽子的模样。

        

“前面找个没人僻静的地方把我放下来,有事儿,我会让阿香来找你。”白玉岚手一指那换下来的那一套衣服和鞋帽,“这一套行头送我吗?”

        

“当然,我也穿不了呀。”

        

“谢了,就当是你送给我的第一份礼物。”白玉岚微微一点头,她柜子里女装很多,但这一套男装对她来说,完全是人生第一次,意义重大。

        

“咱们这算是开始了?”

        

白玉岚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

        

已经在同一条船上了。

0

更多精彩

女邻居夹得好紧/男神啊轻点h

2022年6月14日 小羽 0

“嗨,既然有这种简单实用的开天眼秘术,你早点给我用上不就好了吗?”紧闭双眼任由后者施为的鱼谦,口中嘟嘟囔囔的抱怨道“我也不用这么半天像瞎子似的,什么关键的情况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