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瘾(南吱)&奶头被扯到极限

       

第二间房,他们发现在房间里说话,即便是贴在耳边说话,旁边的人都听不到。

        

“房间有古怪,似乎能够隔绝声音!”两人从第二个房间里走出来,周书目光一动。

        

“这些房间果然存在着灵异,这隔绝声音是为了保护,还是为了什么?你刚刚在我身边说的话,我什么都没有听到。”孙伟拄着黄金杖,目光一沉。

        

“目前房间的作用还不知道,首先要找到沈国梁,找到他,所有的谜团都解开了。”周书目光看向第三间房。

        

这五个房间是紧挨着的,两人来到第三间房门前。

        

“小心一些,这间屋子是那唯一开着窗户的,指不定有什么东西。”孙伟小心的提醒。

        

“嗯。”

        

周书僵硬点头,目光冰冷,伸出苍白的手搭在了门上,门没有把手,而且里边没有锁,只需要推开门就行。

        

门被缓缓的推开。

        

嘎吱~

        

尖锐刺耳的声音划破码头。 

        

房门被缓缓打开。

        

房间内一片漆黑,鬼烛火哧的一声摇曳跳动出来,周书伸出手掌探入房间内的黑暗,绿油油的鬼烛火剧烈的燃烧,散发着冰冷的温度,而就在他伸进房间之后,鬼烛火融入黑暗之中,原本经过前两间屋子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的鬼烛火在进入这间屋子之后,迅速缩小了一圈,且快速的跳动起来。

        

仿佛快要熄灭的蜡烛燃烧的火焰。

        

“房间有问题!”周书声音僵硬,收回手掌,鬼烛火又恢复了先前的模样。

        

码头的压制并不狠,至少没有让鬼烛火缩小,但鬼烛火进入那间屋子之后,火焰瞬间缩小了一圈,这是被压制的迹象。

        

“这个房间是唯一开着窗户的房间,里边必然有古怪,我们还要进去吗?一旦进去,我们听不到彼此说的话,很有可能出问题”孙伟拄着拐杖,问道。

        

“进去,这里的灵异事件我们迟早是要解决的,这个房间也迟早要打开,如果你现在害怕了,就在门口等我。”

        

周书僵硬的目光落在孙伟身上,目光僵硬麻木,看不出一丝波动。

        

“我跟你一起进去,这是我负责的地方。”孙伟犹豫了一下,他取出卫星电话,发现并没有任何信号,而卫星店为只有两个人定位。

        

也就是说,这里隔绝了卫星电话的信号,不过定位还能够使用。

        

这里是一个灵异空间,孙伟原本想要跟外界传达一些信息,看样子现在无法传达,只能够离开之后再把这里的情况告诉外界。

        

“行动吧。”把卫星电话收起来之后,孙伟道。

        

两人对视一眼,直接踏入进去。

        

隔壁房间。

        

三人静静等待,在刚开始两股动静之后,迟迟不见第三股动静。

        

脸色苍白的江涛说道:“他们该不会进入中间那个房间了吧,如果真的进入中间那个房间,那么就不需要我们出手,房间里的那只鬼就会将他们杀死。”

        

其他两人脸上露出笑容,一人冷哼:“不知死活的家伙,沈国梁这老东西明明是去做第七次任务,为什么还要回来,而且还是独自一个人,啧啧,红色的船票,这是必死的诅咒,把这东西撕了。”

        

坐在角落里的沈国梁眼睛立马瞪大,惊恐的看着三人。

        

他可不觉得这三个年轻人只是说说。

        

“把船票撕了,沈国梁这家伙就丢在这个房间,我们去第五间,红色船票能引来什么东西,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另一名青年说道。

        

三人一拍即合,收拾东西,起身准备离开第四间房。

        

“唔唔…”沈国梁眼中露出惊恐,挣扎起来,但身子上的绳子勒的太紧,嘴巴被胶带缠的太严实,根本发不出一点声音。

        

只有唔唔的声音。

        

再加上这房间可是能够隔绝声音,除非在门口,若不然靠在角落里,就算是不封他的嘴巴,任凭他大喊大叫,外边的人也听不到。

        

“差点忘记了,这房间的黑暗可是能够非常完美的将声音隔绝,不过应该也没人过来救你,第三间房里有什么东西你应该比我们更清楚,你那两个朋友可能是走不出来了,不过你也要死在这里。”江涛走到沈国梁身边蹲下,举起手中的血染的船票,缓缓撕开一道裂缝。

        

他脸庞扭曲:“如果你早点能听我们的该多好,识时务者为俊杰,可惜了,沈国梁,你能够完成六次任务,能力可见多么强大,可惜不识时务。”

        

撕拉。

        

手中血染的船票被撕成两半。

        

一瞬间,沈国梁的瞳孔布满空间,他死死的盯着面前这脸色苍白的年轻人。

        

被撕碎的船票渐渐消散,一瞬间,恐怖阴冷的气息将整个房间锁定,原本就看不见的黑暗此刻变得诡异起来。

        

红色的船票被撕开,意味着沈国梁拒绝登船,而拒绝登船可是要付出惨重的代价。

        

会被一种未知的恐怖盯上。

        

“祝你好运,沈国梁。”

        

江涛丢下一句话,跟着剩下两人离开,任凭沈国梁在背后如何扭动挣扎。

        

三人离开之后,房门被他们大开着。

        

黑暗挤压着房间,渐渐的将整个房间笼罩。砰的一声,大开的门突兀的关上,整个房间一片黑暗,沈国梁惊恐的看着四周。

        

啪嗒…啪嗒…

        

忽的,黑暗中,一串冰冷压抑的脚步声传出来。

        

沈国梁浑身一僵,黑暗能隔绝声音,可为什么还能够听到脚步声。

        

僵硬冰冷的脚步突兀的从门口响起,房间内空气低沉、压抑,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脚步声由远及近,一步一步,沉重的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沈国梁瞪大了眼睛,瞳孔里带着惊恐。

        

的确有什么东西在缓缓靠近。

        

沈国梁剧烈的挣扎起来,但绳子束缚的太紧,根本挣扎不开,脚步缓缓地靠近,最终停在距离他不远处的地方。

        

黑暗中看不清是什么东西,沈国梁眼球放大,胸口剧烈的起伏,忽的停顿下来,身体一僵。

        

而后却见沈国梁居然以一种不符合常理直直的站了起来,直直的站在原地,就像是一具被操控的尸体,他动了,身上的绳子绷断,僵硬的脚步迈了出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