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粉嫩的小缝A片免费&粗大白浊高H污

“这个黑齿常之真应该感谢三郎你,若不是你,说不定哪天他就会稀里糊涂的被害死了!只可惜不知道写信人是谁!”

        

“我们不知道,但黑齿常之应该能猜得出来。”

        

“不错,他应该知道谁最希望自己死!”

        

“既然救了他这一次,干脆好人做到底,你去找几个俘虏,让他们把那个盒子给黑齿常之送回去!”王文佐将信折好,交还给贺拔雍。

        

“妙呀!”贺拔雍猛地一击掌:“最好他们自己斗个你死我活,我们就省心了!”

        

“嗯!”王文佐点了点头:“大唐若想在这里站稳脚跟,就得以百济治百济,否则即便一时胜了,最终还是要输!”

        

很多年以后,柳平吉还能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大地被战马的铁蹄撕裂,将残余的麦秸与灌木踏入泥土之中,插在地上的投矛与箭矢经过鲜血浇灌,成了新的可怕庄稼,尸骸遍地,仿佛等待收获的邪恶果实,乌鸦在战场上空盘旋,发出不祥的叫声,精疲力竭的百济俘虏在唐人的驱赶下,仿佛驯服的羊群,个个面无表情,死气沉沉,步伐踉跄。恐惧仿佛一只无形的大手,扼住了他的咽喉,让他喘不过气来。他无法想象假如自己也在其中会是什么滋味,也许自己更可能是沦为地上的尸首吧——他的双手习惯于打磨、雕刻、制范,而非拉弓、刺枪和挥刀。

        

“都看到了吧?”

        

柳平吉回过头来,看到父亲那张凝重的脸,点了点头:“都看到了,阿爷!”

        

“这就是唐人!他们是第一流的画师、僧人、工匠、诗人,也是最残酷的武士!”柳重光叹了口气:“这么多人,昨天还是身强力壮的好汉子,而现在却——”说到这里,他的嘴唇微微颤抖,目含泪光,说不下去了。

        

“阿爷!”柳平吉抓住父亲的手臂,低声道:“至少我们不在里面,也许这么想您就好受一些了!” 

        

“是啊!”柳重光点了点头:“可怜别人总比被别人可怜的好,不管怎么说我们父子都还好好的,真是菩萨保佑呀!”

        

“是呀!”柳平吉叹了口气,突然一个念头涌上心头,他犹豫了一下,低声道:“阿爷,我们可不可以请求唐人的将军允许我们在这里立一座佛塔?”

        

“佛塔?”

        

“对!立一座佛塔,超度亡灵!”

        

“这个——”柳重光愣了一下:“可是这些都是叛军吧?唐人肯定对他们恨之入骨,又怎么会允许我们替他们修佛塔呢?再说我们只会修塔,却不会念经和开光呀!”

        

“俘虏之中说不定就有僧人,我们不问怎么知道!”柳平吉笑道:“我倒是觉得那位唐人将军会应允的,柴川栅那些战死者的尸骸也都被人掩埋,他也没有阻拦呀!”

        

“也罢,就试一试吧!”柳重光终于被儿子说服:“若是让这么多人曝尸荒野,一定会化为怨灵,永世在天地间游荡,不得转世超生,那未免也太可怜了!”

        

“要为战死者立佛塔?”王文佐的音调下意识的抬高了。

        

“是的!”桑丘吓了一跳,赶忙辩解道:“不过这是那两个百济工匠的主意,属下一时心软,所以才——”

        

“不,不,不,这是个好主意!”

        

“好主意?”桑丘愣住了,试探问道:“郎君您同意了!”

        

“当然,这么好的事情为什么不同意?”王文佐笑道。

        

“可死掉的多半是叛贼,是敌人!”

        

“活着的时候是,死人就不是了!我们已经打赢了,没必要再对尸体耍威风,搞得天怒人怨的!以武威之,以德怀之,这才是王者之风,你去告诉那两个工匠,这件事情他们做的很好,要好好做,事成之后我赏他们十匹绢。”说到这里,王文佐解下腰牌:“这个你拿给他,告诉他们若是需要劳力,可以去俘虏当中挑人,我们会在这里等上一日,不知道时间够不够!”

        

“够了,足够了!”柳重光神情兴奋:“我已经看过了,战场附近就有很多石头,只需要把石头堆起来,临时调些灰浆粘好,然后在上面的大石上雕上菩萨即可!”

        

“那好!”桑丘取出一块腰牌递给柳重光:“这个你拿好,人手你只管去俘虏里面挑,两百三百都可以,事情干好了还有赏赐!哎,将军真是个善心人,你们父子真是好运气!”

        

看着桑丘离去的背影,柳重光抚摸了腰牌上精致繁密的花纹,对儿子叹道:“也许你才是对的,菩萨眼里众生平等,唐人与百济人并无差别!”

        

呻吟、痛苦、恶臭、绝望,这就是战俘营。

        

慧聪蜷缩着身体,尽可能将赤裸的双脚包裹在长袍里以避免冻伤——慌乱之中他误入泥沼,丢掉了鞋,而后沦为唐人的俘虏,不过幸好没有受伤——此时受伤就意味着死亡,没人会在俘虏身上浪费伤药。

        

“阿娘,阿娘!”

        

慧聪转过头,向呻吟声来处望去,只见一个汉子躺在地上,脸色通红,口中喃喃自语,显然已经是发癔了。他犹豫了一下,爬了过去,伸手在那汉子额头上摸了下,烫得吓人。

        

“谁能弄点水来,雪也行!”

        

周围沉默若死,几分钟后有人答道:“哪来的水?只有血!”

        

慧聪抬起头,周围是一张张木然的脸,他叹了口气,盘膝在那汉子身旁坐下,双手合十,念起《往生经》来。

        

“谁愿意干活,一块饼一碗热汤;谁愿意干活,一块饼一碗热汤!”

        

慧聪站起身来,只见营口处站着两个男人,年长的那个正朝这边大声叫喊,听口音却是泗沘口音。

        

“能给口热汤吗?这里有人发烧了!”慧聪高声道。

        

“发烧了?好,好,马上拿来!”柳重光应了一声,赶忙取了个陶碗,打了碗热汤送了过去,慧聪用力掐住地上那汉子的人中,使其张开嘴,喂了几口热汤进去,那汉子喉咙里发出声响,吐出一口浓痰,渐渐苏醒过来。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