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将头埋进双腿间吮小核故事/混乱的校园性运动会h

      

“噗。”

        

白石一时没绷住表情,“哈哈。”

        

低低的笑声随即被黑暗之中传来的嘶吼声淹没。

        

在彼此十几米的距离之下,芬朵尔清楚听见笑声,眼眸一冷道:“你笑什么?”

        

“抱歉,我想起一件高兴的事情。”

        

白石努力收起笑容,他看得出来,对方是很认真说出要他们命的想法。

        

正因如此,才让他觉得很好笑,是谁给这家伙的勇气?梁静茹吗?

        

“回答错误。”

        

芬朵尔面色阴沉,它常年跟在拜勒岗身边,见多识广,论实力是不能比自家陛下,也比不上那些十刃。

        

但拜勒岗的那份高傲是百分百传承到身上,它看不上一个连灵压都没有的家伙。

        

它稍微动点脑子都能想明白,这种废物能活着到这里,全靠死神保护。

        

那个死神确实是有两下子,灵压很会隐蔽,实力大概在护廷十三队能够胜任前几名的席官。

        

“在人生的选择题上,只有不断提交正确答案,人才能顺利走下去。

        

回答错误,你就要为自己的错误负责。

        

而有些错误是需要你用命负责,下辈子记得学聪明点。”

        

芬朵尔喜欢在动手之前,显摆一下自己的哲学,抬起右手的螯钳,张开,一道高压水流喷出。

        

普通的高压水流自然没杀伤力,它的高压水流是灵压转化,具有很强的洞穿能力。

        

白石拔刀一挥,无形的风墙挡在前面,高压水流一点浪花都没有激起来。

        

“哦,我倒是小瞧你了。”芬朵尔没有想到白石是死神,看来隐藏灵压的本事比旁边那位还要出色。

        

从挥刀动作和无咏唱能判断,不是鬼道,那就是斩魄刀的能力,专门克制远程攻击。

        

那就近身战。

        

它言语傲慢,真打起来,绝不会轻视白石,全力响转到白石身后,巨大的螯钳如铡刀挥来。

        

鲜血飞溅。

        

天旋地转,芬朵尔看着失去上半身的下半身站在那里,很眼熟……

        

“你杀的太快了。”

        

“没办法,总有蠢货往我的刀上撞。”

        

它依稀间听见两人对话,意识彻底陷入黑暗。

        

白石收刀,翻开系统面板一看,眉头挑了挑,心里有几分惊讶,这搞笑的家伙居然值三百经验?!

        

他的经验值从585变成885。

        

该说不愧是拜勒岗的从属官嘛,水平和其他亚丘卡斯不在一个等级。

        

难怪会那么自傲。

        

可惜,他和它之间的水平,也不在一个等级。

        

在他的全力之下,亚丘卡斯或者是芬朵尔,没有特殊能力的话,很难过上几招。

        

整个虚圈,能够真正和他交手的虚就是十刃。

        

白石仰起头,视线似乎能透过黑暗,看见正在接近的某个十刃。

        

痣城双也问道:“要避开吗?”

        

“总这样避着不是办法,它非要找死,那就送它一程。”

        

白石嘟囔一句,他最初是怕麻烦才懒得打,结果这家伙穷追不舍,不打的话,怕是会更麻烦。

        

他总不可能进来、出去,进来、出去,这样进进出出,虚圈这么大是没感觉,他有,太累了。

        

索性借着大虚之森昏暗的地形优势,尝试将那个十刃干掉。

        

“那我们就在这里试一试上级大虚的实力如何。”

        

痣城双也开始加速融合周围空间,寻找可用的棋子,周边碰撞的灵压逐渐平息。

        

白石找个地方藏起来,静静等待猎物上门。

        

不多时,黑暗之中有一道人影坠落,啪的一声,那人落在黑暗包裹的区域,朝着微微发光的树木走去。

        

距离的靠近,让微弱银光照出她身形。

        

一头湖绿色长发及腰,面容精致,是标准的瓜子脸型,高挺的鼻梁上有蔷薇色横向面纹,灰褐色眼眸流露出身经百战的沉稳。

        

浑身被纯白的战斗服包裹住,胸前大器外露,腰间佩戴斩魄刀。

        

妮露……白石看清那个面容,心里很纳闷,诺伊特拉居然没偷袭她?

        

难搞啊。

        

他对于男性十刃,欣赏归欣赏,该杀还是绝不留情。

        

女的十刃,总觉得杀了有些可惜。

        

他继续趴着,没有动。

        

妮莉艾露走到芬朵尔的尸体边,一眼就认出,它是被死神击杀。

        

只有死神用刀击杀的虚,才会在这么快的时间,呈现出这种灵子化迹象。

        

虚的话,相互厮杀都会留下尸体,没有一两年是不可能消散。

        

芬朵尔明显没有死那么久。

        

这是双方闹矛盾吗?不,或许是她哪里想错了。

        

妮莉艾露眼眸流露出些许沉思,又抬头望向周围,明明察觉到死神的灵压在附近,却无法捕捉到具体位置。

        

范围还在持续扩大。

        

“奇怪。”她喃喃一句,秀气的眉毛皱起,死神行动奇怪,周围也很奇怪。

        

太安静了,不像是远方那么激烈,有违大虚之森的常态。

        

妮莉艾露的虚生有一大半是在大虚之森度过,不断和同类厮杀、吞噬,形同于野兽。

        

从低级虚到巨型虚,再到下级大虚基力安,只有进化到中级大虚亚丘卡斯才会从这里离开,向上追求更高的境界。

        

那个进化的过程充满让人厌恶的血腥和残暴,至今回想起来,那种厌恶的心情都会从心间迸发。

        

正因如此,她才会由衷尊敬蓝染,是那位切断了那种野蛮进化的途径,给虚赋予一种全新的希望。

        

为蓝染大人的话,她愿意再次回到这个充满厌恶回忆的地方。

        

妮莉艾露眼眸扫过周围,附近诡异的平静,难道和那个死神有关?

        

不对,死神要是全力外放灵压,造成这种寂静威慑,她能够理解。

        

如此隐蔽的灵压不可能吓住虚,莫非是和能力有关?

        

妮莉艾露想到这里,手握住腰间的刀柄,试着朝周围大喊道:“死神,一直躲在暗处,你还想要躲多久?”

        

清丽的声音远远传开,黑暗之中没有回音。

        

她耳边能听见一些动静,猛地向旁边跃开,数名巨型虚扑下。

        

尖锐的爪子落在树根,发出叮的声响,她旋身,没有第一时间攻击它们,灵压外放。

        

换做是普通的虚,早已经被震慑住。

        

这些巨型虚没有停止行动,继续朝她发起进攻。

        

果然,被控制了。

        

妮莉艾露想着,结合扩张的范围,多少明白敌人是什么能力,“讴歌吧,羚骑士。”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