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挺进老师的紧窄小肉&乱亲h女秽乱常伦农村

城主府。

        

程阳返回府邸,直接来到书房之中。

        

在书房之内。

        

沐家的三老爷正站在书桌旁边,看着进来程阳道:“程府主,我的提议,那杨木晨同意了吗?”

        

“沐三爷,需要等时间,杨木晨虽然是嫡系,但是白天羽毕竟是炼魄境的高手,”

        

“得罪这样高手,需要杨家那边做决定。”

        

程阳开口说道。

        

“白天羽他杀了薛梦怀,戮天行不会放过他,等戮天行摆脱密宗的一些纠缠,就会对白天羽出手。”

        

“没有白天羽金风细雨楼,只是一只任意揉捏的蚂蚁而已。”

        

沐家三老爷淡淡的说道。

        

“沐三爷说的是!”

        

程阳点头,但是心中却道,现在人家不是还没死吗?

        

“好了,适当的时候,你可以告知杨家,说明我们紫檀宫沐家的意思。”

        

“相互合作,利益才能更多吗?”

        

沐三爷说道。

        

其实在金风细雨楼统一庆城其他势力后,沐三爷的心态就发生变化。

        

他想要更多的利益。

        

跟白天羽的金风细雨楼合作,利益有限。

        

因为白天羽虽然实力不错,占据庆城,但是在岭南郡没有根基,就算给出一半的利益。

        

那么也是有限的。

        

所以他何不找一个在岭南郡中的大势力来合作呢?

        

这样的话,他们沐家得到的更多。

        

人一旦生出欲望,眼前的东西就会看不到。

        

“我这边等你消息。”

        

说完,那沐三爷从窗户旁,穿行离开,留下程阳一人。

        

程阳走到书桌旁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沉思起来。

        

翌日。

        

天光彻亮。苏辰从床榻之上醒来。

        

没在府中吃早餐,而是走出苏府,准备听听庆城中议论之声。

        

有时候,小道消息,可不一定为假。

        

清晨,大街上,茶铺,小摊陆续地支起,特别是早餐铺上,坐满了苦力和一些前来赶集的小商贩。

        

当然一些大的茶铺和酒楼之中,也陆续的出现一些人。

        

他们正在大声的说着小道消息,显得很是热闹。

        

苏辰走进一家人数不少酒楼,点了一点菜,吃了起来,也听着他们说的小道消息。

        

“如今这庆城竟然一统了,膳堂,聚贤堂,雷堂的地盘,都被金风细雨楼的掌控了!”

        

“这白天羽真的太强了,传闻在秦翠山谷之中,一刀斩杀,寒月教法王弟子薛梦怀。”

        

一些人开口说道。

        

“那寒月教的法王不对白天羽出手吗?”

        

“金风细雨楼,可是只有一个白天羽是强者,如果寒月教法王杀了白天羽,你说金风细雨楼是不是又要易主了!”

        

“难道白天羽打不过那寒月教的法王吗?”

        

“白天羽刀势可怕异常,不一定属于那寒月教的法王吧!”

        

“这你就不知道了,寒月教有四大法王,前来我们庆城是四大法王之一的戮天行,你们知道吗,岭南郡北镇抚司烈信,烈大人吗?”

        

“他就是被这戮法王给打死的,听说都没用了几招。”

        

“烈信大人乃是北镇抚司的副统领,可是密宗弟子,实力仅次于统领阎玉大人,白天羽的实力最多也就跟烈信大人差不多。”

        

“既然那寒月教法王这么厉害,为什么没有出手对付白天羽呢?”

        

一些人反问道。

        

“这个我知道,听说北镇抚司和密宗青龙寺的人,正在追捕这个戮天行。”

        

“不过应该对方不了戮天行。”

        

“传闻有人想要取代阎玉成为岭南郡北镇抚司的统领,烈信死了,他镇抚司统领位置不保,后面追捕很快结束。”

        

“那时候戮天行就应该会来找白天羽了!”

        

“那可不一定,我可是听说了北镇抚司暗中的二号人物阎统领的贴身智囊裴相叙亲自出府了!”

        

“还有就是阎统领长子阎长河,要加入青龙寺,拜大智法王为师,大智法王可是如今青龙寺院,三大主持之一。”

        

“有青龙寺的支持,阎统领在岭南郡地位没有人能取代。”

        

“这种情况下,我感觉那戮天行,可能要玩完!”

        

另外一人开口说道

        

“这!”

        

听到这些,苏辰眉头微微一皱。

        

他没想到阎家长子竟然成为青龙寺大智法王的弟子。

        

青龙寺乃是密宗在北方郡三大为首之力之一,天河门跟之相比,那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不值一提。

        

“这样的消息被放出来,看来是应该有人故意这么做。”

        

苏辰心中想道。

        

不过他们说的寒月教法王戮天行,确实是一个麻烦。

        

能够斩杀烈信,相信暂时躲避密宗和北镇抚司追捕,不难,对白天羽出手也很正常。

        

解决麻烦的方法,就是将其扼杀。

        

苏辰简单吃了点东西,便离开,暗中打扮了一番后,从密道进入了金风细雨楼。

        

凌天河此时正在密室之内。

        

白天羽和白愁飞两人则是不在。

        

“见过主上,查探到了一些戮天行的行踪,白楼主他们一起前去查探了。”

        

凌天河说道。

        

看来白天羽他们的想法跟自己一样。

        

“还有其他事情吗?”

        

“主上,昨晚城主程阳去见了杨家的杨木晨,返回府邸的时候,有人察觉到沐家沐三爷从城主府中出来。”

        

“但是属下还没查清楚,他们之间谈了一些什么。”

        

凌天河说道。

        

“苏辰听到这个消息,眼神一凝,沉声说道:紫檀宫跟寒月教有些渊源。”

        

“那程阳跟杨家什么关系?”

        

“杨家如今的家主跟程阳都是师从北苑书院岳明山。”

        

“如果这样的话,主上,有可能是这沐三爷是想舍弃我们,跟杨家合作,取代我们金风细雨楼!”

        

凌天河想到了什么立刻说道。

        

“应该就是如此!”

        

“密切注意那杨木晨的动向,知道他的一举一动。”

        

苏辰沉声说道。

        

杨家乃是岭南郡世家,根深蒂固,掌握着不少资源,如果跟紫檀宫合作的话,那么紫檀宫沐家和杨家,将会相互得利。

        

比单独跟金风细雨楼合作要强得多。

        

金风细雨楼正如外人所说,高手很少。

        

如果面对这两大势力围剿的话,恐怕会遇到很大麻烦。

        

“主上,属下得到消息,阎家长子阎长河加入青龙寺,阎玉的统领之位,必然坐稳。”

        

“如果白楼主他们能拿下寒月教戮天行的话,那么就能直接跟阎玉接触。”

        

凌天河说道。

        

苏辰摇头道:“戮天行不能死在我们手中,如果死在我们手中,寒月教就会针对我们。”

        

“寒月教在岭南郡势力不一般,我们还不能跟人家硬刚!”

        

苏辰这几天一直在思索一个事情。

        

寒月教要取代阎玉在岭南郡北镇抚司统领的位置,肯定是有目的。

        

目的是什么?结合先前紫寒月说的秘处。

        

苏辰认为他们应该在布局谋划秘处,所以在岭南郡,寒月教的势力肯定不简单。

        

杀一个薛梦怀,寒月教不会太在意,但是杀一个法王,那就不一样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