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尺寸又肉又麻的文章&宝贝我用手让你喷出来

        

回想起昨晚自己的“智取马安邦”,李鸿运仍旧觉得很是激动,迫不及待地想要跟其他玩家分享了。

        

之前盛太祖的副本带点团队合作性质,不是单人通关,所以大家就连分享攻略的事情都不太积极了。而这次的副本重回单人副本,很多玩家的分享欲就被再一次激发了。

        

李鸿运一边在手机上打开论坛,一边看向楚歌。

        

“昨晚的进度怎么样?”

        

楚歌说道:“还可以,第一阶段应该算是通关了吧。我选的是张任侠的身份,成功通过后进入第二阶段,距离牛渚之战还有9年。

        

“你呢?”

        

李鸿运呵呵一笑:“我就知道!

        

“我选的可是虞稼轩的身份,而且还复刻了五十骑劫营的壮举。

        

“那扮演张任侠的话,第一阶段主要的挑战是什么?”

        

楚歌想了想:“其实也没什么很特别的挑战,就是断案。” 

        

李鸿运有些意外:“断案?就像影视剧里面那样断案?”

        

楚歌点头:“差不多,其实感觉上跟之前扮演盛太祖的‘皇帝’身份差不多,就是处理各种各样的案件。

        

“张任侠当时的职位是光州的司法参军,也就是说凡是光州的刑事和民事案件都要处理,并上报给王文川批复。

        

“在这个过程中,如果处理的案件有严重错误的话,挑战就失败了,就要从头再来。

        

“难度还是有一些的,因为这些案件的出现有很强的随机性,至少我处理了几十个案件都没有遇到重复的。而且,这些案件都是小案子,根本不会被记载在史书上,所以只能自己去对照齐朝的律法《齐刑统》中的规定去断案。”

        

两个人简单对了一下彼此在副本中的情况,然后就各自进入游戏论坛,跟其他玩家分享自己的心得体会。

        

……

        

很快,《暗沙》的官方论坛上就有了大量对于新副本的讨论。

        

“这次的副本感觉有点乱啊,谁能简单总结一下具体要做什么?”

        

“目标很明确吧?就是利用可操控的历史角色,想办法在十年内做好准备、打赢牛渚之战。觉得乱是因为不同时期的历史人物混起来,所以造成了一定的困扰吧?”

        

“不同时期的历史人物混起来?怎么看出来的?这不是虞稼轩的个人副本吗?”

        

“去玩一下张任侠的身份就知道了。张任侠这个人物比虞稼轩早了一百年,根本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这个副本是把虞稼轩所代表的武力抗金和王文川代表的内政改革给糅合在一起了。”

        

“不同时代的历史人物同时出现?这……这历史切片扭曲的够厉害啊,之前都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毕竟游戏难度提升了嘛,越是往历史的上游溯源,被篡改的地方肯定就会越多。”

        

“那这样跟真实的历史记忆就更加对不上了,这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我倒是觉得很好,这意味着游戏的自由度提升了啊!原本我们只能去复现历史上的一些关键事件,但现在,两个不同时期的历史人物放在一起,他们之间肯定会摩擦出一些火花,出现一些历史上并未真实发生过的事情,玩家们可以做的事情也更多了嘛。”

        

“可是,这不等于是篡改历史了吗?”

        

“当然不是了!我们玩家是在纠正历史切片,纠正人物行为,等通关之后,真实的历史就会出现在我们面前的。而且,我们在扮演的过程中,还可以更好地体会到这些历史人物的特质和性格。比如‘如果某件事情换某人来做会不会更好’这种假设,不觉得很有意思吗?”

        

“ok,各位大佬别再争论这个问题了,能不能快点分享一下攻略?虞稼轩的第一阶段挑战就直接给我整抑郁了!到底怎么去抓马安邦啊?”

        

毕竟都是身经百战的玩家了,这一晚上的奋战之后,大部分玩家都确定了这个副本的基本架构和通关目标。

        

对于这种不同时代的历史人物错位出现、个别关键历史人物直接消失的情况,虽说也有一些玩家感到很不适应,但之前《暗沙》这款游戏的更新公告中毕竟做出了预告,所以大部分玩家还是接受的。

        

而且,更混乱的历史切片意味着更高的自由度,这对玩家们来说也会更有乐趣一些。

        

很快,玩家们的讨论重点,就来到了第一阶段的通关攻略上。

        

李鸿运迫不及待地跟大家分享了他“智取马安邦”的全过程。

        

“虞稼轩五十骑劫走马安邦,肯定不可能是正面去硬碰硬,必然是利用了某种计谋。而我分析,这种计谋多半是利用了马安邦和其他义军将领之间的关系,用五十骑营造出一种其他义军来投靠的错觉,从而成功混入军营……”

        

李鸿运结合史料上的记载,把自己通关的全过程给讲述了一遍。

        

玩家们不由得啧啧称奇。

        

“欧皇大佬秀啊!”

        

“我就说呢,为什么我带着一千人冲一次死一次,原来五十骑这个数量是智取的必要条件啊?”

        

“这么说来,虞稼轩也不是那种一骑当千的猛男,而是会动脑子的智将?”

        

“五十对五万,不用智谋基本上是不可能的,除非你基因突变了。能从历史记载中猜出这些,大佬牛逼!”

        

“学到了,今晚上就努力复刻一下!”

        

然而,就在玩家们纷纷表示要抄答案的时候,樊存的攻略也出来了。

        

“我倒是也偶然中发现一种解法,只不过并不能稳定复现,可能三五次能遇上一次吧,就是直接冲阵的时候,马安邦军营里的这些士兵有可能会突然陷入混乱,甚至互相攻击,所以只要规划得当,也是可以趁乱将马安邦给掳走的……”

        

樊存同样也把自己的经历给讲述了一番。

        

虽说他也在最后卡点通关了,但相比李鸿运的办法,他的办法显然成功率要低了一些,通关速度也慢了一些。

        

按照樊存的说法,这种“马安邦军营中的士兵发狂互相砍杀”的情况并不是每次都能稳定出现的,而且即使出现,规模也可大可小,有很强的随机性。

        

有时候这种现象很快就能停止,有时候却会维持很长时间,甚至马安邦的副将带着中层军官疯狂砍人都制止不住。

        

虽说樊存也算是个明星玩家,在玩家群体中很有威望,很受“莽夫”类玩家的喜爱,但还是有玩家对他的说法提出了质疑,不太敢相信。

        

“啊?马安邦手下的士兵发狂,互相砍杀?”

        

“不太可能吧,就算是晚上突然惊醒被吓到了,最多也就是吓得到处乱跑吧,怎么会互相砍呢?”

        

“集体精神失常了?他们至少能认出身边一起睡着的都是平时跟自己一起训练的士兵吧……”

        

“不,这种情况是很有可能出现的,你们不知道有个概念叫做‘炸营’或者‘营啸’吗?”

        

在玩家们的共同努力之下,李鸿运和樊存的这两种解法的种种细节,也终于浮出了水面。

        

关于虞稼轩到底是如何用五十骑在五万人的军营中将马安邦给生擒带走,这件事情一直都没有定论。

        

史料上记载不详,所以玩家们也只能根据自己的推测来进行破解。

        

李鸿运的解法目前看起来算是最优解,也就是通过“智勇双全”的方式,必须非常妥善地运用计谋和物理,才能达成这个结果。

        

通过分析马安邦的心理、马安邦与其他义军将领之间的关系,用五十骑成功在马安邦这里建立起“对方是来投靠”的这种心理预期,确保自己可以牵着马、带着兵器进入军营,这样就避免了一开始就硬闯军营所带来的严重后果,最大限度地提升了这个计划的成功率。

        

当然,往外闯的时候还是需要一定的武力值和统帅力的。

        

而樊存莽出来的这种解法,其实也是一种可能性。

        

这跟古往今来的一些标志性“夜间劫营”事件差不多。

        

“营啸”、“监啸”这种事情,在古代其实是很常见的。所以不论是在军营中还是在监狱中,都会有各种各样的规定,来避免这种情况的出现。

        

比如,不可大声喧哗、不可随意走动,这都是为了避免营啸或监啸的发生。

        

至于这种现象的原理,其实很简单。

        

军营和监狱,都是肃杀之地,里面规矩众多,而且一旦犯错就要承担极其严重的后果。大部分兵卒都是提心吊胆地过日子,生怕一不小心触犯哪条军令就被斩了。

        

而且,军营的生活十分艰苦,吃的很差,睡得也很差,时间久了就是身体和精神的双重疲劳。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精神压力会在很长时间都保持在极为紧绷的状态。

        

如果是一些名将,当然会有防止营啸的办法,他们或是与士兵同吃同住、让士兵的士气高昂,要么是令行禁止,让士兵们具备极强的纪律性和使命感。

        

这都是确保军队战斗力的一种方式。

        

但马安邦显然不是什么名将。

        

他不仅没有这样的手段,反而还会让手下士兵的精神状态变得更加糟糕。

        

马安邦本身就是出身于草莽,甚至说是匪人也不为过,手下的兵员中,有流民也有土匪,素质本就参差不齐;而且,马安邦内外勾结害了耿大帅,一方面让他的整个势力都天然地带上了一种“不义”的属性,另一方面,吸纳义军的过程中必然也会加剧内部矛盾。

        

长久以来,马安邦这种人,为了维持军队的纪律肯定是通过一些高压甚至可以说是残酷的政策,士兵们不仅精神状态极不健康,甚至彼此之间有可能都是互相仇视的。

        

而在这种情况下,一次劫营,极有可能变成诱发营啸的契机。

        

樊存之前也试过硬闯营寨,但都没有诱发营啸。这是因为营寨中也是安排了岗哨的,一旦提前发现了樊存等人,那么岗哨的士兵就会发出预警,其他的士兵即使从睡梦中警醒,紧绷的弦也不见得就会断掉。

        

后来,樊存通过“人衔枚、马裹蹄”的方式混入军营中,突然发动突袭,这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由于此时北方已经全部被金人占据,所以马安邦的这些士兵们,对于“被劫营”这种事情是完全没有任何预期的。

        

敌军突然出现在身边,一边打翻火盆一边大喊“齐军十万大军到了”,会造成许多复杂的结果。

        

马安邦的士兵在梦中惊醒,平时紧绷的弦瞬间绷断,精神必然处于失常状态。

        

而且,还会有许多其他条件,加重他们的这种精神失常状态。

        

比如,古代士兵由于营养不好,普遍患有夜盲症,而夜晚的军营能见度其实很低,这些士兵也根本分不清哪些是友军、哪些是敌人。

        

于是在这种歇斯底里的情绪传染下,他们会被吓得大喊大叫,在惊恐中对身边的人抽刀相向,而很多人为了自保,也会开始无差别的攻击身边的人。

        

更何况,这其中也不见得全都是完全疯狂的士兵,他们或许也掺杂着其他的私心。

        

比如,某个基层士兵常年遭受军官的打骂,或者与其他的士兵平日里就有仇怨,所以正好借此机会挟私报复。

        

在很多营啸事件中,平时欺负士兵的军官往往都成为被集火的目标。

        

而在马安邦的军营中,本来就有很多想要归附齐朝、对金人统治十分不满的人,他们也会趁此机会对看不惯的人抽刀相向,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于是种种因素结合起来,虞稼轩带着五十骑秀了一波劫营的操作、从而引发营啸这样的大混乱,并趁着混乱成功劫走了马安邦,这也是一种可能。

        

当然,从成功率和可靠性上来说,明显是李鸿运的办法更好。

        

从樊存反复尝试时遇到的问题来看,营啸这种事情毕竟是一个小概率事件。

        

具体会不会营啸,营啸的范围有多广,多久会被镇压下去,这都带有很强的随机性。

        

虽说这种劫营的方式更刺激,也更能凸显出虞稼轩的武力,但从最初的计划上来说,显然危险性更高。

        

而智取的方法,虽然也需要超乎常人的胆识,但总的来说更稳定、成功率更高。

        

虞稼轩作为一名智勇双全的指挥型猛人,显然不是个没脑子的莽夫,从他后来写的军事理论文章在剿匪、练兵等行动中所展现的才华来看,智取马安邦的可能性显然更高一些。

        

但历史嘛,有时候往往是不讲道理的。

        

后人们一通分析猛如虎,想到了各种各样合理的解释,但历史上的那些猛人,往往就真是无脑a过去就赢了。

        

猛人之所以能成为猛人,就是因为他们不需要受到普通人的才智和能力的束缚,轻而易举地完成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壮举。

        

总之,虞稼轩“五十骑劫营”的这个阶段,已经被摸索出了两种不同的解法。

        

玩家们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来确定要抄哪一种答案了。

        

另外一边,楚歌等玩家也分析了张任侠这条线的通关攻略,主要就是要熟读齐朝当时的法律知识,处理好各种按键,在向王文川汇报工作时刷够存在感。

        

之后,虞稼轩和张任侠两人同在光州任职,因为都有侠义精神、都有一定的文采而且都想为齐朝做一番事业,所以才成了不错的朋友。

        

只是眨眼之间两年过去了,虞稼轩虽然因为五十骑劫营的事情而引得“圣天子一见三叹息”,却也仍旧没有等到带兵收复北方的机会,而是一直在光州蹉跎。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