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今天就给你/狂揉着一对硕大的乳球

       

灵矿的战斗到此结束,七派一方的修士只逃走了不到十人,其余的不是生死魂灭,就是当场被抓,成了魔道一方的俘虏。之后更是会押送至敌后,怎么处理尚未可知。

        

至于灵矿本身,魔道是不会管的。或者说, 暂时没有时间和精力去处理。

        

他们的任务是深入越国后方破坏补给,以便削弱前线七派的战争潜力。故而,只要将灵矿洞口区域彻底毁掉,令其无法在短时间内恢复灵石供应即可。

        

灵矿中含有的灵石魔道自然也拿不走,包括挖矿的凡人,一般也不会加害。

        

这场战争, 七派不过是小插曲,注定了失败的结局, 而这里的灵矿在不久的将来便是魔道的资源。

        

如此, 那些凡人旷工依旧用得上。

        

所以他们要做的,仅仅只是在一定的限度内大肆破坏,之后便迅速远离,继续辗转下一处目标即可。

        

之后的事情也确实如此,十几位天煞宗修士御使法器从洞口处飞入,打算按照既定的计划开始行动。却在此时,异变突然发生。

        

“轰……”一道巨响,却是洞口顶端的石壁位置突然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其威力超乎寻常,洞顶随之大面积塌陷,瞬间将一部分修士淹没掉。

        

变故来的太快,其他几名天煞宗修士都懵了。反应过来后,连忙将被埋在巨石之下的同伴陆续救出。因着没有丝毫防备,导致被掩埋的修士尽都受了不轻的伤势。

        

然而,这却只是开始,仅仅呼吸间的功夫, 第二声巨响再次传来,紧接着是第三声, 第四声……第无数声。

        

一阵阵闷雷般的巨响此起彼伏, 全部来自于地底之下。紧接着,整个矿区仿佛地震一般开始地动山摇起来。

        

“不好,快离开。”此时洞中的修士们哪里还敢继续待下去,提起受伤的同伴之后便纷纷御使法器向着洞口之外疾飞而逃。

        

灵矿之外,

        

正处在高空位置的一众魔道修士,看着下方剧烈摇晃,最终塌陷了大部分区域的峡谷,眼中无不透出难以置信的目光。

        

地震自然是不可能的,之所以发生这一切,原因也不难猜测,定然是之前那些七派修士们留下的暗手。

        

只是,如此激进的将灵矿彻底毁掉,以后重开岂不是麻烦?亦或者说,是七派的高层知道战争终将失败,所以暗中下了玉石俱焚的命令?

        

红衣少女随即看向吕天蒙,后者也是一脸茫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会不会是墨居仁做的手脚,他曾经是此处灵矿的管理者, 说不定上面有什么指示?”

        

“是吗, 倒是够狠,有意思。”红衣少女笑了笑,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神色。

        

倒是高空处的黄衫老者,对此有些重视,连忙派出人员前去调查。

        

片刻之后,负责调查的修士返回,这才得知了具体的情况。

        

“爆炸的范围覆盖了所有新旧矿区,除了用来安置凡人矿工的某处区域,其余的地方尽都已经坍塌了。”

        

“新矿区也毁了!”听到此话黄衫老者忍不住轻叹一声,旧矿区无所谓,毕竟应该是开采过的废区,早就没有了价值。倒是新矿区,一旦崩塌,想要再次重开,必须要进行全面的修缮。仅以此处灵矿的规模,这可是一件不小的工程。

        

不过,他也并不着急。入侵越国的战事还在持续,对于战后利益的划分,六宗还没有完全定论,一番扯皮是免不了的。

        

故而,此处灵矿未来还指不定属于谁,很可能与天煞宗没有任何关联,那还急什么,让其未来的主人头疼去吧。

        

……

        

“师父接下来有什么计划?”半空之中,两道遁光忽然停下,韩立率先开口问道。

        

“为师是此处灵矿的管理者,既然出了事,必须尽快将消息送回去,至于以后……”顿了顿,墨居仁微微思索,继续道,

        

“以后的事情说不准,有可能被征调派往前线,也有可能被留在宗门之内。这些都无妨,总之,只要当心一些,应该没什么危险的。”

        

说到此处,语气再次一顿,随即问道,

        

“倒是你,有什么打算?或者可以先去我的洞府中呆着,顺便陪陪彩环。等到过些时日便直接前往乱星海,如此,天南的一切是是非非都不会再影响到你。”

        

“弟子暂时不打算离开。”似是早就预料到对方会有此一问,韩立想都没想,直接回道。

        

事实上,之前在灵矿中防守,获知古传送阵的存在后,师父就曾经问过他同样的问题。当时他只是思索了一瞬便选择了拒绝。

        

大战一触即发,他直接拍拍屁股潇洒走人却将师父一人独自留下应对,也未免太过冷血了。以后若是彩环问起,他都不知道怎么回答。

        

回到此刻,这个因素依旧存在。

        

魔道入侵的战争还在持续,甚至大战之后,越国也不会太平。

        

尽管师父在灵兽山中经营多年,有了一定的势力和人脉,却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的,仅仅墨府一大家子的安全就是重中之重。

        

师父还好说,师娘和师姐,彩环,以及小玲儿,无论哪个人出事,都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故而,反倒不如暂且留下,可以在师父需要的时候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当然,还有一个最根本的原因,在确定可以通过古传送阵随时离开之后,他心中已经没有了后顾之忧,压力骤减。

        

如此,很多事情就没必要那么急迫了,帮着师父照看亲人是一方面,顺便也需要认真修炼一段时间,将自己的境界再提升一些。

        

毕竟,从师父的描述中可知,乱星海也不是什么善地,危险无处不在,甚至比天南地域还要更胜一筹。

        

这样的情况下,急匆匆的闯过去就有些草率了,也不符合他一向谨慎的性格。还是多做些准备,等到时机合适了再过去也不迟。

        

倒是自己的洞府那里还有一处小型灵眼之泉,一套简易版的‘颠倒五行阵’,外加一些灵药幼苗。若是有机会还是偷偷前去处理一下的好,否则落入别人手中着实有些可惜。

        

至于黄枫谷,自始自终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此次战争六派结局已定,届时,举派迁往其他国家就成了必然的选择。然而,事情并非那般容易的。

        

天南面积广阔,却没有一处多余的地方,六派想要在其他国度强行打下一片地盘并且站稳脚跟,最终付出的代价定然不小。

        

自己身为筑基期弟子,若是参与其中,最终只能是陷入到无尽的繁杂俗事之中而难以脱离,还哪有时间继续修炼?

        

等到一切都尘埃落定,六派能够重新扎下根来,早就不知是多少年后了。而那时的自己,自然也已经错过了进军结丹期的最佳时间。

        

这可是关系到未来道途的关键,韩立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妥协的。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