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舌头弄得我喷出来了/玩高大丰满邻居人妻

        

大夏六年八月初一。

        

这一天,傅小官率领着一万战士随同玛利亚二世抵达了巴林。

        

玛利亚王宫,后花园。

        

玛利亚二世换了一身鲜红的长裙,此刻正坐在了后花园中的凉亭下,有些生疏的在煮着一壶茶。

        

“关于东方的传说我略微知道一些,比如这茶。”

        

“对于东方我极为向往,所以在数年前派了一支舰队,所想……所想就是找到那个神秘的国度,并且占领它!”

        

“我本以为弗朗基的舰队能够轻易的完成这一任务,我甚至都做好了准备等他们传回捷报我便启程前往东方。”

        

她给傅小官斟了一杯茶双手递了过去,那双碧蓝的眼睛便看向了傅小官,嘴角一翘露出了两个浅浅的梨涡来。

        

“我没有料到弗朗基的舰队会输,当我的舰队输了的消息传来之后,我便知道这个世界的有些事发生了变化……比如东方的科技本不应该发展得如此之快,也比如东方的大航海时代本不应该在这时候开启。”

        

“现在我大致明白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你!” 

        

“你……不应该是这个世界的人!”

        

傅小官顿时吃了一惊,他看着玛利亚二世的那双眼睛忽然一笑:“你怎么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变化?莫非你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不,我仅仅是看了半本书。在这半本书中预言了这个世界发展的轨迹,而这些轨迹在这之前几乎没有偏差,但现在却出现了偏差!”

        

“另外这本书中还说了一点,历史的进程,或许会因为外来的人而改变。”

        

玛利亚二世俯过了身子,身上的玫瑰香味飘到了傅小官的鼻子里,她极为好奇的问道:“你究竟从哪里来的?”

        

“你原来的那个世界是怎样的一个世界?”

        

傅小官却收回了视线,他端起茶盏来呷了一口,并没有回答玛利亚二世的这两个问题,“我的陆军部队估计也快抵达欧洲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冲突,你是不是下一道命令?”

        

“在去里斯本见你的时候我已经下达了命令,我的陆军部队依旧会驻防在阿维亚河,你的部队需要退回巴莫勒城……当然,你的陆军指挥官可以带一千亲卫前来巴林与你相会。”

        

傅小官一听放下了心来,这说明关小西所部的陆军远征军确实抵达了欧洲。

        

他眉梢一扬放下了茶盏,“你恐怕会失望。”

        

“为何?”

        

“因为没有我的亲笔手书,他们一定会将你的部队消灭,也一定会率领大军抵达这里!”

        

玛利亚二世一怔,心里顿时有了一股不好的念头。

        

“那就请你给他们写一封信。”

        

“取笔墨纸砚来。”

        

“……没有,只有鹅毛笔。”

        

“也行。”

        

傅小官提笔给关小西写信,玛利亚二世的视线落在了纸上,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字,与《大预言术》中的字一模一样!

        

在教廷看来,这就是神文!

        

再结合《大预言术》中的某些说法,神最早降临在这个世界的地方果然是在东方!

        

东方有一座十八层楼。

        

那栋楼里有来自神留下来的关于神的文明的开端!

        

《大预言术》里面说,他们期待某一天能够还有人到达这里,他们希望他能够将他们留下的文明传播下去……

        

玛利亚二世又看向了傅小官,他,是不是就是他们所期待的那个人呢?

        

他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其实他已经给出了答案——

        

“你怎么知道这个世界发生了变化?莫非你也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他用的是也字!

        

如此一来这所有的一切也就通了。

        

他来自神的国度!

        

他掌握着神的文明!

        

那么他推动了东方文明的进步,改变了东方的科技改变了东方的历史进程,这就不算什么太难的事了。

        

傅小官放下了笔,将这封信交给了玛利亚二世。

        

“我们来这里,其一是探索一下这个世界。其二,是希望能够与你们进行一些合作……”

        

“比如经济、比如文化,也比如军事等等。”

        

玛利亚二世将这封信递给了玫瑰骑士团团长赛拉弗子爵,“以最快速度将这封信送到阿维亚河,你亲自去,亲手交给瓦尔德公爵,告诉他将这封信送到大夏陆军统帅的手里……”

        

她回过头来,“我很欣慰你带来的不是战争,可以陪我走走么?”

        

“如你所愿。”

        

玛利亚二世起身,带着傅小官来到了这一片火红的玫瑰园里。

        

“我想两国之间的合作还存在一些障碍,比如语言。”

        

玛利亚二世一边说着一边弯腰嗅了嗅一朵玫瑰花,又道:“能不能先从文化开始……弗朗基派人去大夏学大夏的语言,大夏也派人来弗朗基学习弗朗基的语言?”

        

“这太麻烦,我想由大夏出人,在弗朗基开设教授大夏文化的学堂。”

        

玛利亚二世沉吟了片刻,她并没有往文化入侵这方面去思考,她毕竟是一个才二十来岁的女子。

        

她想的是那是神的文字!

        

这样的文字更加尊贵,若是弗朗基人能够学会神的文字,这便是对神的最大的尊重。

        

于是她点了点,转身看向了傅小官,似乎是为了进一步验证心中的想法,她忽然吟诵起了那一首诗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对着你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傅小官这时候才忽然动容,他难以置信的看着玛利亚二世,他甚至咽了一口唾沫,他还伸出了双手抓住了玛利亚二世的双肩!

        

玛利亚二世一惊,却并没有抗拒。

        

傅小官深吸了一口气,“你、你也是穿越而来?”

        

玛利亚二世笑了起来,就像那玫瑰花一般的美丽。

        

“你果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你呢?”

        

“我是这个世界的人。”

        

傅小官难以置信,因为这首诗本就不是这个世界的诗,而在自己抵达这里之前,东西方并没有文化的交流。

        

这首诗最早出现在金陵夫子庙那暗河的石壁上。

        

然后又在曾经计云归给他的信中见到了这首诗。

        

原本以为这首诗出至胖子傅大官,后又以为出自自己的母亲徐云清,再后来才知道都不是。

        

他不知道这首诗从何而来,但这首诗出现在这样一个世界却足以说明曾经有人来过这里。

        

他是谁?

        

他做过些什么?

        

好像除了那一首诗,他并没有在这个世界留下任何痕迹。

        

现在居然在这遥远的欧洲大陆又听见了这首诗,虽然它是用另外的语言所表述,但意思却完全一样。

        

他以为玛利亚二世同是穿越者,可她却否定了。

        

“你从哪里知道这首诗的?”

        

“一本来自、来自核基地的半本《大预言术》!”

        

傅小官再次震惊……

        

核基地?

        

“你知道核基地?”玛利亚二世期待的问道。

        

傅小官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一场大梦!

        

“带我去看看那本书!”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