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总受高H公车地铁公交/工棚里的性疯狂

        

陈朝沉默着不说话。

        

尼姑便越发愤怒,抬起手便挥了挥衣袖。

        

同样是狂风吹起,无数恐怖的气息在她的衣袖里生出,就此卷向陈朝,陈朝按着刀柄,一刀瞬间斩出,刀光闪过,陈朝斩开那有些恐怖的气息,但同时也后退数步,距离那座宫阙更远了一些。

        

尼姑皱眉,看着陈朝,冷笑一声,一步踏出,整个人便来到了陈朝身前,一掌拍出,无数丝絮从掌心里涌出,恐怖极了。

        

陈朝横刀在身前,刀锋抹过那些丝絮,斩开数道,但还是有无数的丝絮飘散开来。

        

那把油纸伞的伞面瞬间被撕开,一瞬间之后,便只剩下了伞骨,油纸做的伞面被撕成了碎片,四散而飞,顺便和那些断掉的丝絮斩开了雨幕。

        

陈朝的断刀抹过,在眼前的丝絮再次催发之前,陈朝换手,一只手松开刀柄,趁着断刀尚未下落的时候,他的另外一只手便握住了刀柄,继续的横切一刀,整个人顺势朝着那尼姑撞去。

        

只听得尼姑冷笑一声,她一卷袖袍,此刻袖袍展开,如同一片夜幕。

        

陈朝撞入其中,好似跌入水中,彻底被那袖袍笼罩。

        

尼姑面无表情,只是冷眼看着这一幕。

        

两人的境界差距太大,陈朝哪里可能是尼姑的对手。

        

只是片刻之间,只听见刺啦一声,一抹刀光斩开那片夜幕,陈朝的身形从里面撞了出来。

        

他的脸色有些苍白,没有什么血色。

        

尼姑一掌拍下,陈朝的心口被这一掌拍中,他却没有倒退出去,而是反手一刀斩向尼姑的小腹间。

        

这一刀,极为狠辣。

        

尼姑倒是不太在意。

        

直到片刻之后,尼姑脸色微变。

        

因为她发现了自己的衣袍,被这一刀撕开了不少。

        

那件海清是特殊的东西制造,是很坚韧的东西,又有气机包裹,普通的刀是怎么都不可能斩开的,但陈朝手里的那把断刀看着寻常,怎么可能一刀便将其斩开了?尼姑不得不后退一步,然后便被那少年往前一撞,沉肩撞向那尼姑的心口。

        

尼姑一时不察,整个汇聚在心口的气机整个溃散。

        

她再次后退,脸色变得很难看。

        

陈朝却停住了前进的身形,而是站在原地看着那个尼姑。

        

没有再出手。

        

两人对视了一眼,陈朝脸色平静。

        

尼姑看着他,眼中有些惊怒之意。

        

陈朝知道再打下去,不会是这个尼姑的对手,但若是对方一定要出手,那他肯定是要出手的。

        

无论生死。

        

尼姑没能出手,因为远处出现了一道身影。

        

那道身影出现之后,尼姑便再也无法说话,也无法出手了。

        

陈朝也看了一眼那道身影。

        

尼姑沉默着离开,她已经知道了那个人的意志。

        

那个人的意志,是不容任何人挑战的。

        

陈朝收刀入鞘。

        

和眼前的这个人交手,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那是徒劳无功的。

        

大梁皇帝看了陈朝一眼,然后开口。

        

……

        

……

        

大梁皇帝开口询问,“朕等了很久,如今朕只想要一个答案。”

        

陈朝沉默了片刻,才轻声道:“陛下请问?”

        

大梁皇帝问道:“你所来为何?”

        

陈朝很平静的开口说道:“陛下是想问,臣是否要来夺陛下的江山。”

        

“这江山是朕从朕侄子手里拿过来的,再还给另外一个侄子,倒也不是什么问题。”

        

如今便已经是把事情挑破了,很直接的事情。

        

陈朝看着大梁皇帝,眼神平淡,“陛下错了。”

        

“臣虽然是先皇血脉,但这江山从来不会属于臣,臣只是庶子,即便父亲不死,得以继位,皇位之传自然是我兄长,兄长登基,传下皇位,也只会是臣的侄子,若是兄长大度,臣或许能安然过这一生,若是兄长没有那么大度,臣即便还是能过这么一生,也只会终日战战兢兢。”

        

陈朝很平静。

        

“你那兄长的确不是大度的人。”

        

大梁皇帝看着陈朝,眼里有些说不清楚道不明的情绪。

        

如果那位废帝真的是个大度的人,他又何必起兵。

        

“是的陛下,生在皇室,本就不是一桩幸事,陛下起兵于北地,历时四年,夺了兄长的皇位,对于兄长一家来说,自然是惨事,可对于臣来说,不见得就是坏事,臣至少不用那般提心吊胆。”

        

“既然想如此过这一生,这些年你又在做什么?”

        

大梁皇帝不是一个轻易相信别人的男人,尤其是这件事,似乎问题很大。

        

陈朝看着这位大梁皇帝,按着辈分来说,他应该是自己的叔叔。

        

“臣生于皇室,离开神都的时候臣不过一襁褓之中的婴儿,对这座神都没有任何感情,臣在渭州长大,十来年过得寻常,只是一场大水,让臣不得不离开,如今侥幸活了下来,有了些机缘,故而开始修行,而后回到天青县,只是想安静修行,过些寻常日子,若不是有那桩事情,臣这一辈子或许都不会出现在神都。”

        

“朕得感谢他们,要不然我大梁便会被埋没一个人才。”

        

“虽说臣来了神都,来到了陛下眼前,但臣对这江山没有任何想法,正如臣所说,这大梁从来没有属于过臣。”

        

陈朝看着大梁皇帝,眼里的情绪很是简单,是不要,也是不想。

        

这是很简单的情绪。

        

大梁皇帝看出了这些情绪,说道:“你是这般想,他们会是这般想吗?”

        

正如谢南渡当初所说,从天青县来到神都,看似寻常,但会不会是有人刻意布局呢?

        

陈朝沉默片刻,说道:“臣对皇位没有想法。”

        

这是他的态度,他只能这样表态。

        

别的事情他不知道,他也不在意。

        

只是今日在大梁皇帝面前把自己的身份揭开,其实不是很容易的事情。

        

至少对于陈朝来说,不会是很容易的事情。

        

大梁皇帝会怎么做,他从来都不知道。

0

更多精彩

晨勃好紧h/浪妇的肉?

2022年6月14日 小羽 0

       柜子是铁皮卷柜,柜门是锁上的。张余也不客气,直接用七星刀将锁破坏。横竖都已经破坏了一个锁,也不差再破坏柜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