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放荡少妇系列小说&小yi子交换系列辣文小说

      

陶然这一招,让266号闻言,嗷嗷喊得更厉害了。

        

何等恶毒的女人!

        

这是人吗?

        

收买NPC和玩家冷暴力自己,现在连未来的玩家都算计上了,这是人做得出的事?

        

这是要让他耗死在这一关啊?

        

可惜,他发出的动静再大,也没人搭理他……

        

NPC莫名其妙就接下了这么一个任务。虽然觉得哪里不对,可市长令的作用,就是让他们帮助持令者,他们只是按令办事……

        

他们刷掉了市长令的一次使用机会,将令牌交还给了陶然。

        

陶然瞥了266号一眼。

        

若非这关没有淘汰,她才不会费这么大功夫。这家伙既然跑得这么快,也该好好歇歇脚了。

        

就现在,这关等着被挑战的就已经有六人了,之后胜负之间被绊住而滞留这关的玩家只会越来越多,那么新人们到达后的选择也将变多。

        

所以只要确保266号短期内不被人挑战,那之后,他被选中的几率将会越来越小。尤其是他已经四胜,越往后,新人们越不可能让他上去……

        

再加上“孤立”的效果,陶然希望之后再也不用见到266号。

        

陶然终于可以减轻重量继续往上。

        

面对一众其他玩家,她和颜悦色,表露善意:“我这个人一向恩怨分明,对我好的,我涌泉相报。欺负我,欺骗我,欺辱我的,我必双倍报之。你们既然愿意帮我,希望我们以后可以是朋友!”

        

她既是施放善意,也是在警告几人已经拿走了东西,就别背叛她。

        

几人都听懂了。

        

这么个厉害人,他们自然希望可以合作而不是结仇,纷纷表示一定会做到应承下的事。

        

陶然给同为女性,先前被男人们孤立的三娘鼓劲之后,便走上了65层……

        

在65层平台上,她重新好好整理了她的包,把沉重和重要的物品放在可以寄存系统的伸缩包,常用物品随身携带,这才进入65层。

        

市长已经在那里了。

        

“很高兴你能走到这里。”

        

这一关,也是西方民俗里的重要一趴。

        

角斗变成了决斗!

        

市长:“赢下了这一局的人,就可以成为这个城市真正的勇士,有去做任务的资格了。”

        

漆黑的空间里,只有头顶两盏昏黄的灯。

        

已经有一个玩家等在这里了。

        

在五十多关时,陶然见过他,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

        

他正在为决斗做热身。

        

看见有人过来,他很紧张,立马冲了出来。

        

而看到陶然的那一瞬……倒是很有意思。

        

陶然以为他会很开心来人是个女的,可事实他的表情却透着些失望……

        

这次,是真正的1V1。

        

一战定胜负。

        

系统信息已经到了。

        

和决斗一样,这是可以残酷血腥的一关。

        

赢者直接向上,败者的命运,则是游戏玩到现在第一次出现的,由赢家决定。

        

可以是直接淘汰;可以是开启惩罚轮盘;也可以是直落任意楼层。败者下场由赢家任意指定。甚至赢家只要本事够,可以直接击杀对方。

        

由于这一关规则特殊,也由于他们的指定武器是先前没接触过的欧式古典剑,所以他们可以先有十五分钟的练习时间。

        

陶然掂量了这新剑,事实还没她现在用的剑重,所以她心定不少。

        

她练着手感,反而是先跟对面玩家搭起了话。

        

“你看到我,为什么好像很失望?”

        

“因为是女的。”

        

“看不起女的?还是厌女?”

        

“不是,只是觉得,就算赢了你也胜之不武。”

        

“哦?哦!”这个类型的玩家,她还是头一回碰见。

        

“等了很久吧?”陶然在上一关花费了不少时间,而三娘说在她到达64层前,他们六人在那百无聊赖快一天了,所以眼前这位,在这里至少已经等了一天多。

        

“嗯。”

        

“我叫不然。”

        

“……”

        

“你呢?”

        

“我知道了。”

        

“嗯?”

        

“我会对你手下留情。所以不用再和我套近乎了。我不杀你,也不会直接淘汰你。你就直说,是想要惩罚轮盘,还是直落一层?你如果运气好的话,我建议你用轮盘,那么有四分之一的几率是罚积分。”

        

这人,好有意思。

        

陶然笑问:“你就这么有把握赢我?”

        

“我直话直说,我练过。进入游戏到现在,还没输过。”

        

所以这还是个铁憨憨。

        

陶然:“你确定不会淘汰我?”

        

“不会。走到这关都不容易,你还是女孩子……”

        

“我知道了。”这人还不错。“所以你怎么称呼?”

        

“好好热身吧。以后你未必还能见到我了,知道名字又能怎样。”

        

陶然无语。这人是不错,就是太自以为是了。

        

她不再搭理男子。

        

十五分钟后,决斗开始。

        

男子又道:“你是女孩子,你先请。我让你三招。”

        

“不用让,接招就是!”陶然提着剑就冲了上去。

        

男子一愣,看见陶然冲来,原以为这是个莽撞的,可他突然发现对方的身形却是虚晃的一枪,他的剑头刚一挡出去,女子已经到了他的身侧,用剑柄直击他腰部。

        

男子一个急退,尽全力才避开这一击,却已是惊出一身冷汗。

        

他哪里还敢小瞧了眼前女子,立马提起十二分小心全力应战。

        

陶然的攻势很猛,但她接连给出的十招都没有取得明显优势。她知道,这次PK不容易。这男子,确实有自大的资本。

        

他说没输过,所以他的上一关也是五战五胜,实力肯定不一般。

        

也是,能成为现在攻塔最快几人之一,哪能小瞧了去?

        

又是二十招交手完,陶然开始担心自己的体力。

        

她连打六场还没好好休息,不比这男人,歇了一天多,体能肯定充沛。相反体能却本就是自己弱势,这要是打持久战,自己难免会落败。

        

她想要赢,必须避开力量用身法,或者,用脑子!

        

有了想法之后,她开始给这男子连连设套。

        

她就不信,这憨憨能不上当。

        

眼花缭乱的攻势半真半假,声东击西才是主攻,再有陶然演技配着剑法……虚虚实实间,男子很快被她诡诈的身手弄得焦头烂额。

        

接连上了几次当,手臂和腰间被剑划到两道后,男子出手明显变得谨慎。

        

他的这一迟疑,却正是陶然需要的。

        

以快打慢,陶然一下抓到了对手的漏洞,给出了决定性一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