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粗大长烫高H深硬/厨房挺进少妇人妻肥臀

     

“不用担心,他的病毒在身体里面,外表皮已经冷冻消毒,不会伤害你的。”

        

“……”

        

叶繁枝终于松了一口气。

        

然后,她再度将视线锋利地射向了这个医生:“那我问你,你有没有见过一个戴着眼镜?长相十分英俊帅气的男人被送进来。”

        

“?”

        

“就是……轮廓是这样的,眉骨很好看,眼睛很黑,也好看,还有他的唇……”

        

叶繁枝比划着,尽量想要说出那个男人的特征来。

        

早知道,就带手机过来了。

        

医生就坐在她身上依旧静静地看着,还没天亮的夜色里,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但是可以从他默不作声中,听到出来他很有耐心。

        

直到她比划完。

        

“看来,你丈夫在你心目中是个很完美的男人。”

        

“什么?”

        

“我没有看到这么好看的男人被送进来,你也许找错地方了。”

        

他淡淡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干净而又利落。

        

叶繁枝呆住了。

        

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这里明明就是帝都真正握有权势的人了,还刚好又在这弄了一个实验基地,林霁尘怎么会不在这里呢?

        

她脸色一点一点的白下去了,短短几秒钟,就如同花叶枯萎了般。

        

医生在黑暗中目光动了动。

        

“你为什么一定要找他?落到了这帮人手里,一帮活着的希望不会很大。”

        

他忽然间语气很轻很轻地问了句。

        

叶繁枝立刻抬起头,那双刚刚还是一片死气的眸子,在漆黑的夜色里,竟然又出现了一丝坚毅的光芒。

        

“不可能,他一定活着!”

        

“是吗?”

        

“是,我一定会找到他的,我相信,他也一定在等着我。”她一字一顿地把这话说完。

        

医生怔怔地看着她。

        

没留神,她忽地伸手过来后,扯下他的口罩后,竟直接把一个什么东西塞进了他的嘴里。

        

这个女人!!

        

医生一双眼睛在黑暗中瞪到滚圆。

        

“我不杀你,但是你最好记住了,今天晚上的事你一个字都别透露出去,否则,七天后就是你的死期。”

        

叶繁枝从这轮椅上下来了。

        

她盯着这个重新被她戴上口罩的医生,最后警告了一句。

        

医生被气到七窍生烟,他盯着这个女人,一双眼睛在口罩外都要喷出火来了,如果不是他此刻不能行走,叶繁枝毫不怀疑他会上前撕了他。

        

但是,他没这个机会。

        

叶繁枝下去了,失望地在这个塔前站了一会后,她去了湖边,准备走。

        

“叶繁枝,你这死女人,为什么我呼了你那么多次不理我?你有病是不是?”

        

猛然间,一条湿漉漉的黑影居然还从旁边蹿了出来。

        

叶繁枝一见,心情更加不好了。

        

“我为什么要理你?我又没听到。”

        

“你——”许家康气得半死。

        

不过很快,他的注意力就落在这座塔上了,因为他发现了,在上面有个人好像在窗户口正盯着他们,都那么高了。

        

他居然还觉得瘆得慌。

        

“第一下,上面是怎么回事?那人在盯着我们呢,你没看到吗?”

        

“看到了啊。”

        

叶繁枝一边带氧气面罩,一边很不以为然地说了句。

        

许家康炸了。

        

“那你没反应?他……”

        

“你怕什么?他就是被元家带来做实验的,人已经被他们被弄得半死不活了,我还给他下了一点毒,伤不了你。”

        

说完,叶繁枝就直接拽着这个人一起跳进了湖里。

        

“啪——”

        

两人落水后,已经在一片鱼露白中的宽阔湖面,就只看到一片水花溅起后,很快就没影了,有凉凉的风吹来,一圈一圈荡开的潋滟,便彻底抹散了这些痕迹。

        

楼上的医生一直在看着。

        

直到这湖面彻底恢复平静,他这才淡淡收回视线,滚着身下的轮椅去了实验室。

        

——

        

两天后,元家。

        

叶繁枝越来越失去耐心了,她除了那天晚上潜伏到园林发现一些秘密后,这两天来,竟然再也找不到其他的线索。

        

难道是还有其他人吗?

        

叶繁枝很焦躁。

        

“啊,宫小姐,你在想什么呢?没有闻到药的糊味吗?”

        

一声惊叫传来,没一会,正在煎药的叶繁枝,就看到了一个人慌慌张张急速朝她这边跑了过来。

        

叶繁枝这才回过神来,赶紧端药。

        

片刻,当药汁终于倒出来,这个佣人也开始埋怨了起来:“宫小姐,你刚才是怎么回事?煎药怎么还能走神呢?”

        

“……对不起姐姐,我就是有点想家了。”

        

叶繁枝假装情绪低落的垂下双眸,瓮声瓮气道。

        

想家啊?

        

好在,这佣人听后,看到她一个小姑娘在这确实待了那么多天不容易,也谅解了。

        

“这段时间确实是辛苦你了,你别担心,我昨天听夫人说,最近家里也研究出来了一种新药,今天就会拿来给老夫人试试。”

        

“啊?”

        

叶繁枝惊呆。

        

新药?

        

她想起了那座古塔,还有古塔里的那个医生……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