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开花唇拍打花蒂&我和保洁熟女激情

     

秦逍一愣,轻声道:“如果真是这样,至少证明剑神肯定是见过妖后。”

        

“可惜师尊没有多说。”小师姑有些懊恼道:“我那时候经常问他许多问题,他总说我年纪小,等长大了,什么事情都明白了。现在倒好,我都这么大了,许多事情反而越来越糊涂。”

        

秦逍不由扫了她胸脯一眼,心想确实很大。

        

“妖后进宫,身份尊贵,一般人当然不可能见到。”秦逍道:“如果剑神认识妖后,那么肯定是进过宫。以他的修为,要进宫自然不难,不过有没有另外一种可能。”

        

小师姑美眸一转,灵气十足,明白过来,低声道:“你是说先帝召见过师尊?”

        

“这并非没有可能。”秦逍道:“剑神虽然在关外创立剑谷,但他本是唐人。如果先帝有什么难处需要剑神帮忙,暗中召见,也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小师姑想了一下,才道:“不过师尊一辈子都没有说过朝廷的不是,他对唐国朝廷似乎也并没有厌恶之心。”

        

秦逍道:“如果先帝召见剑神入宫,剑神见过妖后也就解释得通。”

        

“果真是这样,涉及到师尊的诏书就不会在这间屋子里。”小师姑道:“那就要到先皇帝的档案库找寻。”想了一下,看着秦逍问道:“皇帝除了明旨,肯定也有不为人知的密旨。小师侄,你觉着如果皇帝下密旨,档案库里会不会存放?”

        

秦逍摇头道:“我不知道。”想了一下才道:“这样吧,反正天还早,咱们还有时间,别的事情也做不了,我们先去找先帝的密档。”

        

两人也不耽搁,出门之时,外面上锁,这对秦逍来说自然是小菜一碟,破坏外锁之后,出了门,左右看了看,中间是一条长长的走廊,都是用古木铺就,两边却都是库房,抬头看了看门头,见到门头上挂着牌子,刚刚待的这间库房,牌子上还真写着“延康”年号。

        

先皇帝在位二十八年,前后使用了三个年号,最后一个年号为“元亨”,隔着三间屋子,找到“元亨”牌,不过门上也上了铁锁。

        

秦逍如法炮制,破坏铁锁,进屋之后,屋里果然也摆满了书架,密密麻麻,比延康那间档案库要多出不少书架,书架之间的距离也狭窄许多,而且书架上摆放的卷轴也多许多。

        

进屋之后,里面泛起一股灰尘,由此亦可见,这间档案库已经关闭许久,平常也无人进来打扫。

        

一朝天子一朝臣,当今圣人登基近二十年,先皇帝已经是过往,如果不是确有需要,也不会再去翻阅先皇帝留存的诏书。

        

“师尊当年下山后,不到半年妖后便登基。”小师姑思索道:“如果先帝召见师尊,那就是在下山之前,应该是元亨六年了。”

        

秦逍道:“元亨六年是先帝在世的最后一年,只不过据闻那一年先帝的身体已经很不好,许多朝事他都无法处理。”

        

“有没有可能是正是因为在他驾崩之前有什么难处,所以才会宣召

        

师尊?”小师姑已经顺着书架找寻,终于见到“元亨六年”的牌子,向正在找寻的秦逍招手道:“这边。”

        

秦逍凑近过去,向小师姑道:“咱们从两边开始,一份一份找寻,只要里面有涉及到剑神的诏书,立刻抽出来。”

        

当下两人从书架两头开始,翻阅诏书。

        

这一年的诏书着实不少,两人细细翻阅每一道诏书,好一阵子过后,小师姑才冷笑道:“这里面许多诏书肯定不是先帝的意思。你看看,这几乎都是提拔官员的旨意,我看是妖后在朝中扶持党羽。”

        

“有没有剑神的诏书?”

        

“没有。”小师姑摇头道:“你那边有没有?”

        

秦逍也是摇头,道:“小师姑,先帝驾崩之前,恐怕已经被妖后控制,即使想传下旨意,肯定也会经过妖后之手。我觉着这里的每一道诏书,都是妖后过目之后才颁下去,既是如此,她肯定不会留下对她不利的诏书。如果她一手策划谋害剑神,那么肯定也会尽可能将剑神的痕迹消除,这里面再想找到关于剑神的诏书就不容易了。”

        

“反正也没事闲着。”小师姑又抽出一道诏书,道:“瞧瞧这些诏书里面有没有涉及到东极天斋的旨意。”

        

“我看过,并没有……!”秦逍一边翻阅诏书,一边回道,忽然“咦”了一声,小师姑立刻扭头过来,问道:“怎么了?”

        

秦逍看着手里的诏书,却是皱起眉头,神色凝重起来,小师姑见状,忍不住凑近过来,酥胸贴在秦逍肩头,往诏书上看过去,见秦逍一直盯着诏书,不由道:“这有什么奇怪吗?海陵侯肯定是得罪了夏侯家,妖后铲除异己,将海陵侯苏家灭门,这有什么奇怪?”

        

“海陵侯苏家?”秦逍若有所思,轻声道:“这道旨意是先帝驾崩前四个月颁布下去,那时候先帝肯定已经是病入膏肓,这道旨意自然是妖后下旨颁布。不过这段时间,大部分是提拔官员的诏书,唯独这道诏书是要诛灭海陵侯苏家。他的罪名也很是奇怪,说苏家勾结海寇,结党营私……!”扭头看向小师姑,小师姑贴在他身边,近在咫尺,这一扭头,嘴唇几乎碰上了小师姑的樱唇,两人都是一怔,倒是秦逍脸上先一红,小师姑也有些尴尬,退开一步,问道:“你知道海陵苏家?”

        

“我还正想问你。”秦逍皱眉道:“我从无听过这个海陵侯。”

        

小师姑道:“妖后诛灭苏家五族,看来这个海陵苏家与夏侯家的仇怨不轻。”

        

秦逍将这道诏书卷起,单独放在一边,想要再找找是否与海陵苏家有关的诏书,不过此后众多诏书之中,再也没有见到海陵苏家的痕迹。

        

“绣衣使者?”小师姑拿着一道诏书,疑惑道:“小师侄,你知道绣衣使者是什么意思?”

        

“什么绣衣使者?”

        

小师姑将手中那道诏书递过去,道:“你自己看。这道诏书说,绣衣使者图谋乱政,元凶授首,但尚有绣衣使者余孽流窜,下旨刑部派人暗

        

中追拿绣衣使者。”

        

秦逍接过诏书,细细看了看,也是疑惑道:“我从无听说过绣衣使者,这又是些什么人?”

        

小师姑也不废话,又在里面翻找,很快又递来一道诏书,道:“这个,你看看。绣衣将任侍天结党乱政,意图霍乱大唐江山,天子震怒,钦令诛杀任侍天及其党羽。”看了一下下诏的日子,道:“这是先帝驾崩前八个月的诏书。”

        

秦逍也是仔细看了一遍,诏书上写的简明扼要,并无过多废话,旨意很清楚,就是令人诛杀绣衣将任侍天。

        

“魏无涯?”秦逍脸色更是冷峻。

        

“先帝下旨魏无涯诛杀绣衣将任侍天及其党羽。”小师姑道:“魏无涯当时只是印绶监的总管。”

        

秦逍知道内宫有八监十四局,上面都有一个太监总管,统领后宫太监宫女的则是内宫大总管,魏无涯便是待在这个位置上。

        

“还有没有?”

        

两人又立刻翻找,却没有再找到关于绣衣使者和绣衣将的诏书,不过诛杀绣衣将这道诏书颁下不到半个月,倒是另有一道诏书,提拔魏无涯为内监大总管,而那时先帝尚未驾崩。

        

秦逍虽然知道魏无涯是内廷大总管,不过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坐上这个位置,只知道此人一直伺候在圣人身边,忠心无二。

        

现在看来,魏无涯早在当今圣人还未登基之时便伺候在宫中,这大总管的位置,魏无涯已经坐了近二十年。

        

秦逍将几道诏书放在一起,再次拿起诛灭海陵苏家的那道诏书,看了看下旨的日期,随即目光在几道诏书上扫过,小师姑自然也看出其中的蹊跷,道:“诛杀绣衣使者之后不到四个月,又有旨意诛灭海陵苏家满门。”蹙起秀眉,轻声道:“按照时间来算,那段时间师尊应该也在京都。小师侄,你说这些事情是不是有联系?”

        

秦逍微微点头,道:“肯定是有联系。如果弄清楚绣衣使者是些什么人,再搞清楚海陵苏家的具体情况,应该就能够发现更多的真相了。”想到什么,低声道:“公主一定知道。”

        

“麝月?”

        

“先帝驾崩之时,公主已经十岁,她天资聪慧,而且很得先帝的喜爱。”秦逍道:“我相信她一定知道绣衣使者的情况。剑神那段时间也在京都,而两道旨意先后诛杀任侍天和海陵苏家,他们很可能与剑神有牵连。搞清楚绣衣使者和海陵苏家的状况,也许就能揭开剑神遇害的真相。”

        

小师姑道:“麝月是不是被软禁在珠镜殿?”

        

“你怎么知道?”

        

“我这些时日在宫里四处找寻大师兄下落,靠近过珠镜殿。”小师姑道:“珠镜殿周围重兵把守,而且有不少假扮太监的天斋弟子日夜巡查,几乎是连苍蝇都难以飞进去。我一直想找寻机会进去,但始终没能得手。”

        

秦逍目光冷峻,道:“就算珠镜殿被围的水泄不通,我们也要想办法进去。”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