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韵少妇的湿润紧凑&yin荡的办公室3p

      

这一场会议,开了很久很久。

        

【春雷行动】固然撩动人心,但想要成功,仍是需要很多人的努力。这其中涉及到的问题太多了,任何一个细节出问题,都有可能导致满盘皆输。

        

因此,这一次会议,王璃瑶不仅让大家统一了思想,也敲定了【春雷行动】的施行方针,以及之后的第一步计划,第二步计划……

        

会议的具体内容涉及到方方面面,细枝末节,极为繁杂。

        

而整个行动的预计完成时间,甚至长达百年。

        

也是直到这时候,包括隆昌大帝在内的很多人,才从王璃瑶公布的种种细节中意识到,为了这个计划,王氏和圣地居然已经提前做了如此众多的准备工作。

        

想要开发域外魔域,需要攻克的难关可不止一个,而是有无数个。

        

很显然,这个计划,王守哲已经策划了很久很久,并且一直在暗中做着种种准备,直至如今,时机到了,才终于将这个计划推到台前。

        

而在这过程中,某些事情他们甚至亲身参与了,却谁也没有猜到王守哲的真正意图。

        

要知道,参与会议的人员中,有不少老将都是常年驻扎域外的,譬如一些正当壮年的亲王,以及一些正当壮年的军中将领,他们除了轮休和受伤的时候会回大乾修整,剩下的大部分时间都驻扎在域外战场上。

        

这些人,他们对王璃瑶的熟悉程度都比王氏高,对王氏的了解更是仅限于各种传闻。

        

他们中的有一些人,或许察觉到了大乾如今日新月异的变化,却也未必清楚具体原因。

        

因此,他们中的不少人,此前对于隆昌大帝如此推崇王氏,如此护着王氏,甚至于对王氏小辈的关爱程度都超过了皇室这一点,是万分不解的。

        

但随着会议内容的逐渐深入,他们却慢慢理解了。

        

同时,他们也无比深刻地意识到了策划出这个【春雷行动】之人的可怕。

        

若是与这样的人为敌,他们怕是连自己是怎么栽的都未必能搞清楚。索性,如此可怕的人,是属于人类阵营的。

        

他们头皮发麻,震撼不已,却也激动不已,只觉浑身的皮肤都在微微战栗,仿佛都在为那即将到来的一切而欢呼雀跃着。

        

他们所有人都清楚,域外战场的格局,从今天开始,将会踏入一个崭新的篇章。

        

而他们,将成为这一切的开启者,以及先行者。

        

不过,尽管事后所有人回想起今天这一场会议时,都会心潮澎湃,难以自已,但在这一刻,在这会议进行的正当时,众人的神色却是无比专注的,甚至生怕自己漏听了一个字。

        

会议的具体内容,这里暂且就不赘述了。

        

外面的人只知道,一直到血月从天空的这一头挪到了另外一头,会议才终于结束。而散会的时候,所有人的表情都隐约带着点亢奋。

        

而等他们都回去之后,接下来几天,大乾防区内便开始了一连串的大动作。

        

……

        

主基地西侧。

        

这里是基地内最偏僻的角落,环境阴暗潮湿,生存环境尤为恶劣。人一走近,就能嗅到浓重的发霉味道,和各种异味杂陈在一起,令人完全无法忍受。

        

这里,便是【炮灰营】的驻地。

        

作为大乾内部令人闻之胆寒,可止小儿夜啼的存在,炮灰营的成员来源非常复杂,有触犯严重律法的世家子弟,也有作恶多端的散修,抓捕归案的通缉犯,还有战争中的逃兵以及严重违反军令的军官士卒等等。

        

进了炮灰营,所要面临的,往往比死亡更加可怕。

        

而最终能洗清罪孽从炮灰营中活着出去者,往往百不足一。

        

因此,在炮灰营待久了,人往往就会变得机械而麻木,就好似一具具行尸走肉一般。

        

唯有那些新发配进来的人,身上还会带着一些鲜活气。他们有的会蜷缩在臭烘烘营房的角落里,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有的则是会趴到营房栅栏前大喊几句:“放我出去,我是被冤枉的。”仿佛只要他们这么做了,就有可能翻身一样。

        

喊的多了,炮灰营【监管】听得不耐烦了,便会把人拉出去用倒刺皮鞭乱抽一通,随后再在小黑屋里关押一阵。回来后人就老实了。

        

这一天,炮灰营里的犯人整跟往常一样,坐在角落里,背靠着墙壁默默发呆。

        

蓦地。

        

“咣当!咣当!”

        

一阵粗暴的敲击声乍然响起。

        

监管统领带着一群监管,用玄铁锁链敲打着营房的粗铁柱栅栏,语气不耐烦地喊道:“一营二营三营注意了,都给我起来,你们来活了。”

        

这熟悉的“咣当”声,就像是催命符一般,让这些罪犯炮灰们瞬间惊醒。

        

炮灰营的老人麻木而机械的站了起来,慢吞吞地集中到了营房门口。那些新发配来的罪犯却是有种大难临头的恐惧感,迟疑着,恐慌着不敢出去。

        

炮灰营的活可向来不是好活,要么就是干那些正规军沾手都不想沾的脏活臭活,而且还容易殒命,要么便是随军出征当炮灰或是垫后。

        

总之,每一次有活来都是会死人的,若是遇到可怕的任务,事后死上三成,甚至一半都有可能!

        

然而,炮灰营中规矩严厉,一旦反抗或是违反军令,惩戒极严,监管统领有的是手段来折磨你。

        

是以,哪怕明知道出门可能会死,也鲜有人敢反抗。

        

那些新来的纵然惶恐不安,却也不敢反抗,最后还是只能乖乖跟上了大部队。

        

反抗会生不如死,可出门,却还是可能活着回来的,若是立下大功,甚至还能获得减刑,说不定还能活着回去。任谁都知道该怎么选。

        

在锁链和监管统领的押送下,三个炮灰营,千多号人,最后来到了主基地城墙之外的东侧。

        

东侧是一片数百里方圆的小平原,还有几个天然的小型湖泊,再往东便是恶蛟山脉之余脉。曾几何时,大乾的先辈们也曾尝试着将这方地理位置不错的小平原改成农田,如此便能解决一部分军粮问题。

        

只可惜,一代一代的先辈们不断努力着,却也不断承受着失败,以至于到了如今,已经鲜有人再去尝试。

        

倒是听说仙朝已经有技术可以改良魔界土地,可是每亩的成本极为惊人,且之后每年的维护费用也极高,每亩产出的成本价比起仙朝的同等作物高了足足数千倍。

        

这就使得仙朝只能改良一小部分魔界土地当做试验田,根本不可能大批改良,实现自给自足。

        

此时。

        

这一片小平原的边缘,已经有不少人和“傀儡”在忙忙碌碌了。

        

那是一些长相古怪,外形硕大,看起来异常笨拙的链条式行走“傀儡”。它们驱动着剧烈转动的开荒圆锯,行动速度虽然缓慢,可所过之处,树木、杂草、藤蔓都被齐根断裂,各种蕴含魔煞之气的汁液横飞。

        

魔界的杂草生命力非常旺盛,且其中不少都拥有攻击性,有些植株体内更是有煞气剧毒来被动防御,割草这么一件简单的事情,对人族来说都是非常危险的。

        

除此之外,那茂密的杂草中,往往生存着数不甚数的小型、微型魔兽或是千奇百怪的虫子,其中不少都是极为致命凶险之物。

        

若是由人力来开荒,怕是多半要死人。

        

好在在前路开荒者,乃是王氏炼器总司生产的开荒傀儡。

        

它们都由专职傀儡师在不远处用神念操控。甚至有一部分大型开荒傀儡内部有座舱,傀儡师可以待在傀儡座舱内操控傀儡。

        

每个傀儡师都是通过王氏职业工会认证过的,他们操作娴熟、能排除掉很多傀儡故障,甚至厉害的还能根据特殊需求自己改造傀儡。

        

尽管这个行业兴起才几十年,但开荒傀儡师在大乾已经是很吃香的职业之一。

        

由于这些年大乾改革不断,常常开启大工程,开荒傀儡师基本不愁工作机会,收入很是不菲。而他们也的确为王氏和大乾开拓出了很多荒野之地,可以说是功勋卓著了。

        

只不过如今,他们的工作场景从大乾转到了域外魔界。

        

好在正式的开荒傀儡师门槛就是灵台境,在域外魔界的适应和扛魔煞能力远超炼气境修士,也就不用像炼气境军队那般因为身体和压力而来回轮岗。

        

当然,他们愿意来域外开荒,也是因为王氏的号召和征集。否则,除非强制征召,给再多的钱他们也不敢来域外开荒。

        

在开荒傀儡高效的工作下,成片成片的杂草被割除,遇到一些树木,也有专门的锯树傀儡将其锯断,拖运,而后简单处理成原木堆积起来。

        

这些树木都是野生野长了不知多少年的,其中有不少树木品质其实还不错,有些木材密度堪比金铁,唯一的缺陷就是树身内蕴含了不少魔煞之气,如果做成家具、房屋,也会不断地释放出魔煞之气。

        

除非是专门修炼魔煞功法的魔修,否则谁也不会喜欢此物。

        

树根也是麻烦事儿,好在同样也有专门的大型傀儡来挖掘树根。

        

这一派热火朝天的模样,看得炮灰营那些成员们都是微微侧目,心头迷茫不已。

        

这一次竟然不是拉他们随军出征去当炮灰?这,这是干什么?

        

“老祖宗。”炮灰一营中,一个满脸枯槁,胡渣头发蓬乱的人脸上流露出惊异之色,有气无力道,“这些人,这是在干什么?难道又想重启魔界土地改良计划了吗?”

        

“看样子是的。”他身旁,一位胡须花白,佝偻着腰,浑身脏透的老者端详着远处的情况,神色间似有不满,“帝子安这是在乱弹琴,连仙朝都无能为力的事情,他也敢乱碰。”

        

两人是小声议论,可一旁的监管统领乃是紫府境修士,耳聪目明,他们的说话声岂能瞒得过他的耳朵?

        

监管统领脸色一变,手腕一抖,带着倒刺的皮鞭当即就是一通劈头盖脸地打了下来,斥骂道:“谁让你们说话的?!你们好大的胆子!”

        

“啪啪啪!”

        

一连串清脆的抽击声响起。两人被抽得蜷缩在地,闷哼不已,却是不敢有半点反抗。

        

或者说,他们曾经也反抗过,只是换来了更为猛烈残酷的教训。百多年的时间过去,炮灰营早就将他们一切的棱角都磨平了。

        

没错,这两人正是当年的康郡王和德馨亲王。

        

当初随他们一起投入炮灰营的人数量不少,但是还能活到现在的已经寥寥无几。

        

哪怕他们还活着,可也早就已经被世人遗忘。试问,如今的大乾,谁还能想起当初意气风发的康郡王?谁还能想起“位高权重”的德馨亲王?

        

炮灰营众人噤若寒蝉,没有人出头帮他们。

        

监管统领喊道:“炮灰一营二营三营听令,你们跟着开荒傀儡干活,做各种辅助工作并保护他们。谁要是敢让开荒傀儡师受到伤害,就拿你们的命去填吧。”

        

随着一声令下,炮灰营众人当即开始进入机械而麻木的工作中。

        

开荒傀儡干起活来大开大合,因而也相当的粗糙。除了比较粗的大树外,剩下的被割断的荒草魔植都随意地落在地上。

        

炮灰营的众人就跟在傀儡身后,清理胡乱洒落的乱枝残叶,把地面上比较明显的大石块都挑出来,搬走,辅助傀儡做一些琐碎的活。

        

这活又脏又苦,又很容易被毒虫毒滕弄伤,但是终究要比上战场当炮灰轻松得多。

        

割草、锯树、粉碎、去除石块,待得草被晒干之后,便放了一场漫天大火。待野火燎原之后,表层的虫蚁蛇鼠也基本被清扫一空。

        

随之,又周而复始地开始开拓下一块地。

        

而之前的那块地里,翻耕团队也入场了,开始用翻耕傀儡翻耕土地,成片成片的土地被翻耕,露出了黑黝黝的土壤。

        

而就在开荒队伍干得如火如荼的时候,王璃玥和她所带领的土壤改良团队也抵达了开荒区域。

        

这个团队的成员构成十分复杂,其中,有来自王氏的相关专家,也有来自仙朝的特邀顾问,灵植大宗师“兰馨王”。

        

当然,其中还有一位极其特殊的存在,那就是连启蒙族学都还没上完的王宗藤小弟弟。

        

这一次的【春雷行动】,其最终目的便是拿下三座魔王堡,以及其所对应的广袤领土,将其改造成为人类宜居之地。

        

而在这之前,大乾如今的防区,便会作为试点,开始第一阶段的尝试性开发。

        

如今她们正在做的,就是尝试性开发的第一步——开荒,种地。

        

看着眼前热火朝天的场面,王璃玥心中也是豪气万千。

        

准备了这么久,终于到了将一切付诸实践的时刻。

        

一想到这里未来会成为千里沃野,源源不断地为人族提供大量的粮食,以及其他重要经济作物,她的心跳便不由自主地加快了几分。

        

这大概也是天下所有科研人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在自己手中诞生的技术,终于即将落地,或许还能够撬动未来,成为改变世界的关键一环,这种成就感,是其他任何事情都无法替代的。

        

不过,感慨归感慨,激动归激动,工作是不能耽误的。

        

王璃玥蹲下来,抓了把土在手里细细端详了片刻,便满意地点了点头:“果然和我事先预估的一样,这些土壤中的腐殖质含量十分丰富,疏松透气,土壤肥沃,非常适合大规模开垦。”

        

“土是好土,但这土里的魔煞之气,你准备怎么处理?”兰馨王见状也走了过来,关心地询问道。

        

土壤的情况她也看到了,但比起土壤肥沃不肥沃,她更关注的还是土壤中的魔煞之气。

        

那一丝丝一缕缕,不断从土壤之中往外逸散的黑色魔煞之气,就如同诅咒一般,断绝了绝大多数人界植物在这土壤之中生存的可能。

        

而哪怕克服了魔气这一道难关,土壤之中有别于人类世界的虫豸,还有那些肉眼不可见的微生物群落,也依旧如同拦路巨虎一般横亘在前,阻碍着人类世界植物的生长。

        

这些难关,仙朝那边其实也一直在想办法克服。这么多年下来,也不能说是没有成果,只是代价太高,成本过于高昂,根本没有大规模推广的价值。

        

这其实也是科研上很常见的一种情况。一种技术,它可以在实验室里实现,跟它可以大规模推广,完全就是两个概念。

        

也是因此,兰馨王也十分好奇,王氏准备如何应对改良魔土的难关之一–魔煞之气。

        

“殿下放心,对策自然已经准备好了。”王璃玥自信地笑了笑。

        

早在前些年的时候,王守哲就已经委托圣地,帮忙挖了不少魔界的土壤,以及本土植物样本,因此,王氏研究院对魔界土壤也早就有过研究。

        

事实上,也正是因为成功攻克了重重难关,具备了大规模改造,开发魔域的前提条件,才有了这次的春雷行动。

        

说着,王璃玥便朝王宗藤招了招手:“宗藤。你先试试吸收这些魔煞之气,测试一下效率怎么样。”

        

“咿呀咿呀~”

        

王宗藤立刻迈着小藤腿,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

        

在王氏养了几年,如今的王宗藤小弟弟虽然成绩依旧糟糕,但个子却是长高了不少,尤其是主藤,更是粗壮了很多。哪怕王守哲怕他长太快,没怎么用生命本源玄气给他催长,他的实力也已经达到了五阶。

        

没办法,作为一棵以吞噬和转化为主要能力的藤蔓,他这些年吞的灵石可不少,自身潜力也高,升级速度自然慢不到哪里去。

        

在王璃玥指定的位置站好,王宗藤将根须往开垦好的土地里一扎,细长的根须便迅速向地下深处蔓延而去。

        

很快,那些深藏在泥土深处的魔煞之气便被毛细根汲取,顺着根须源源不断地汇聚而来,被输送到了藤身之中。

        

“咿呀~~!”

        

他先是结结实实地打了个激灵,随即便发出了满足而舒适的声音。

        

对于他而言,灵石和各种灵气就好比鲜汤,鲜美无比,却也清爽,魔气却像是那种重油重盐重辣的菜,又香又辣,又麻又过瘾,吃第一口的时候觉得过于刺激,有点吃不消,吃多了却是越吃越爽,甚至有点上瘾。

        

王宗藤致密的根须越扎越深,不知不觉,便渐渐深入到了十多丈深处,有了营养和能量补充后,又开始疯狂地向四面八方扩散而去,不出一个时辰就覆盖了十多亩地。

        

与此同时,他的本体也开始飞速成长,从原来的儿臂粗,也长到了一人合抱粗,趴在地上抬着头的时候,就好似一条斑斓巨蟒一般。

        

“咿呀咿呀~”(好饱好饱,我已经好久没有吃那么饱了。)

        

王宗藤分出了一根小枝条,磨蹭着王璃玥撒娇了起来。

        

王氏也会对他敞开灵石和灵气供应,可是吃饱和吃撑那是两码事情。

        

“那就歇歇,消化消化后再吃。”

        

王璃玥说着,便招呼团队开始测量土地中的魔煞之气含量。

        

不过一个时辰的功夫,土壤中的魔煞之气含量就已经比原来降低了一大半,看样子王宗藤的吞噬能力果然异常强力。

        

“这异种藤蔓……”兰馨王则是看得瞠目结舌,震惊之余惊恐道,“怎么好像是传说中灭世魔植,【噬能魔藤】?”

        

王宗藤闻言,不爽地竖起藤蔓,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凭什么说我是灭世魔植?你才是灭世魔女,老妖怪呢~

        

“有害和有益,得从不同角度去判断。”王璃玥安抚性地摸了摸宗藤的藤蔓,向兰馨王说道,“我家宗藤弟弟还是很乖的,而且学习时也很努力积极,尽管成绩目前还不怎么样,可学习态度却是很好,比仙儿那懒散鬼可强多了。”

        

“咿呀呀~”

        

王宗藤拼命点着藤蔓尖端,表示不能更赞同。

        

还是亲亲姐姐好~

        

一时间,王宗藤对王璃玥愈发亲近了起来,同时也在心中暗暗琢磨起来。璃玥姐姐这么好,还护着他,为他说话,好像也不像传说中那般恐怖嘛~

        

“咔嚓!”

        

就在王宗藤不注意时,王璃玥已经用剪刀剪下了一小截藤蔓分支,干脆利落地收进了一个不知何时取出的密封营养罐里:“我做一下培植试试,看看吸收了魔气之后的变化。”

        

“咿……呀……?”

        

王宗藤呆住了。

        

……

        

这时候,负责主持开荒工作的王璎蕾也注意到了王璃玥一行人的到来。

        

她当即便放下手头工作迎了过来,跟王璃玥汇报起了开荒进度。

        

作为王氏“璎”字辈的十五小姐,王璎蕾因为能力出众,这些年升得很快,如今已然是王氏培养序列中比较靠前的精英族人。这一次,她便是作为家族骨干,被家族调配来域外魔界开荒,负责一些管理协调等工作的。

0

更多精彩

No Image

美国,心脏病是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

2022年6月14日 小羽 0

在美国,心脏病是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在美国最普遍的一种心脏病是冠状动脉疾病,它可以导致心脏病发作。高血压、高血脂和吸烟是可以增加你患心脏病风险的因素之一。最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