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楼一路走一路顶&高潮奶水都喷出来了

张余接听电话,“喂,倪妮吗?”

        

“是我。现在不愧是当兵工厂厂长的人了,都直接叫我名字了。”电话里传出倪妮的声音。

        

“哪里、哪里……”张余赶紧笑呵呵地说道:“这不是着急嘛……”

        

“听头儿说,你在西林医院,我马上就到了。你人在什么地方?”倪妮说道。

        

“院里有一栋三层楼,我在一楼走廊最把头的房间。现在……三楼好像着火,    一眼就能看到……”张余说道。

        

“好,你等我。”

        

倪妮倒是爽快,电话瞬间挂断。

        

有援兵到来,张余更是放心。

        

自己终究不是战警,哪怕是兵工厂厂长,做什么都不符合程序。一切,    还是要等正了八经干这活的人来。

        

几分钟之后,    张余就听到杂乱的脚步声过来,跟着是一个中年人的叫喊声,“你们是什么人?”

        

“战警队的!”又有一个强硬的声音响起。 

        

“战警队?又不是消防队,跑这来做什么?”

        

“接到举报,你们这里有人蓄意纵火!”

        

“怎么能是蓄意纵火,就是普通的失火,现在已经扑灭了。”

        

“失火!那有没有发生人员伤亡?”这次说话的是倪妮。

        

“326房间,有一个扎吊瓶的小女孩被烧死了。”对方答道。

        

“蓄意纵火,加上出现人命,自然归我们战警队管了!你们都是医院里的人吗?”倪妮叫道。

        

“失火……不是……纵火……”对方解释。

        

“不管是失火还是纵火,只要出现人命,我们战警队就有权管!董伟,你带着这个人到失火现场!吴哥,你带两个人负责看着其他人。”倪妮下达命令。

        

“不是……这是医院……”

        

“医院死人,就不归战警队管了吗?赶紧带路!”

        

外面叫喊声一片,不过因为战警队的名头响亮,很快恢复正常。

        

张余在房间里等着,    很快就有脚步声来到门口。屋内没有开灯,外面的脚步声停下,    响起倪妮的声音,    “有人吗?”

        

“我在这,门没锁。”张余说道。

        

“啪!”

        

房门被推开,黑暗中有一个眼熟的身影出现。

        

“来了!”张余笑呵呵地说道。

        

“做贼呢?怎么黑乎乎的!”倪妮说道。

        

“我这不是担心暴露嘛,你看看边上是不是有开关。”张余说道。

        

“咔!”

        

倪妮找到开关,将房门打开,她扫了一眼,目光落到小女孩的身上,“这就是你跟头儿说的那个差点被烧死的女孩?”

        

“就是她。曹队应该都跟你说了吧。”张余说道。

        

“说了,但事情挺让人纳闷的。以你张厂长现在的身份,谁敢惹你?”倪妮跟曹达华一样,很是不解。

        

“我也纳闷呢,一个治安所胆子那么大。”张余顺口说道。

        

“行了,反正你一向能者多劳。这就是你说的地下实验室……”倪妮指向露出来的地道入口。

        

“就是这里。”张余说道。

        

“走,咱们进去瞧瞧。”倪妮说完,就走到地道入口旁边。

        

张余当然不可能让她打头阵,将小女孩递给她,然后低着金钱剑先行下去。

        

倪妮虽然没说什么,却是白了他一眼,似乎再说,你这是拿我当保姆呢。

        

二人下了台阶,    来到走廊。走廊的灯依旧亮着,沿路来到前面的实验室。

        

你们的柴火已经烧得差不多了,烟也少了许多。先前躺着的六个家伙,依旧躺在那里,是一动不动。

        

这里只有六个人,倪妮过去查看情况,查了一圈,倪妮皱眉说道:“都死了!看起来像是被烟熏死的!你来这么久,不知道留个活口。”

        

“我这不是有孩子在吗?我去救他们,孩子出什么事怎么办?”张余大咧咧地说道。

        

在他的眼中,小女孩的命最为重要。至于说那六个人,能活着算命大,死了也算是为民除害了。

        

毕竟,好人能把孩子放到火堆里,眼睁睁的等着人被熏死吗?

        

“这里好像有地下排烟,你就算不救人,把火给灭了也行呀。对了,他们六个大活人……总不能自己把自己熏趴下吧……”倪妮皱眉说道。

        

张余自然不能对曹达华说,自己使用云梦幡的事儿。只说下来的时候,有六个人晕倒了。

        

这种话,也就傻子能信。谁能故意把自己给熏死。

        

所以,在一定程度上,很有可能是张余跟对方打起来,将人给打死了。

        

张余的本事,倪妮清楚,如果为了救人,将人打死,那也只能这样了。

        

眼下看六人的样子,根本不像是被打死的,绝对是被熏死的。

        

若说是被张余,也得有点痕迹吧,但倪妮一点痕迹都没发现。

        

“火是他们点的,他们怎么躺下的,我哪知道。可能是一不小心,自己把自己熏死的吧。”张余说道。

        

“你……”倪妮瞪向张余,像是在说,你觉得我会相信这话吗?

        

张余撇了撇嘴,没有说什么,但是表情上很是直白,反正不是我干的。

        

以倪妮对张余的了解,这种事情,张余是不会做的。

        

再说了,  这里是西林医院,医院里还有个地下室,整的神神叨叨的,总不能说,是张余事先准备的吧。

        

“我不跟你计较!一天到晚的,事还不少。”倪妮紧了紧鼻子。

        

“我也不想惹事,事儿都来找我。”张余说道。

        

“拉倒吧,谁不了解谁,你不惹事就不错了!”倪妮说完这话,转身就走。

        

她并不是朝出口走,而是朝实验器材那边走去。

        

张余也跟了过去,同样明白倪妮的心思。

        

这么一个地下实验室,首先要看明白,到底是研究点啥的,其次还得看看,有没有其他的暗道呢。

        

张余经历过不少,特别是上次找到军火的暗道,里面机关那么好。眼下,搞不好也有。

        

倪妮去查看实验器材,张余去墙壁边摸索、敲击,折腾了半天,几乎查边了每个角落,也没有发现有空心的地方。

        

墙壁上没有,地下却是有的,那就烟道。

        

倪妮哪懂什么实验器材,顶多是看有没有违法的东西。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来。

        

二人汇合,倪妮说道:“好像也没什么?你说他们要用烟熏死你怀里的女孩,图什么呀?”

        

这一次,倪妮说出了重点为题。

0

更多精彩

No Image

美国,心脏病是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

2022年6月14日 小羽 0

在美国,心脏病是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在美国最普遍的一种心脏病是冠状动脉疾病,它可以导致心脏病发作。高血压、高血脂和吸烟是可以增加你患心脏病风险的因素之一。最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