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扒开下面给我看h/高官贵妇玩鸭子小说

        

没有什么狗血的狗眼看人低,姜肆奕买车的过程出乎预料的顺利。

        

本就是不差钱的人,再加上他这个年纪也不会像是年轻人那般对跑车有着极端的执念,买辆代步车他还是不会肉疼的。

        

洛白秋倒是一直想让姜肆奕买辆百万左右的豪车,但姜肆奕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付过钱,填写好相应手续之后,三天后这辆车就会有工作人员开到他在京城的新家。

        

不过想当天开走是不可能了,也就是说未来这两天,他跟两个女孩的出行都需要用到公交车或者出租车。

        

去二老那可没有轻轨,就算是公交车,他们这能坐的也只有一班。

        

这条路姜肆奕父女俩很熟悉,而对于洛白秋而言,滨海的变化大到让她有些难以辨认。

        

为了满足洛白秋新奇的心情,姜肆奕跟姜涵秋决定乘公交车回去。

        

至于老妈点名要的螃蟹…他也早就买好了,十月可不是吃海蟹的季节,所以姜肆奕买了新鲜的河蟹,也就是大闸蟹。

        

坐在后排靠窗的洛白秋好奇的打量着公交车外略过的风景,一张小嘴就没有合上过。

        

“哇,变化好大,我记得之前坐车都是那种有人收费的,前面还有个特别大的座位可以坐!!”

        

千禧年初的公交车自然与现在相比有很大的差距,但要知道,千禧年初对于洛白秋…准确的来说是与前世记忆融合的洛白秋而言,也不过几年的间隔,刚找回记忆那阵,她有很长一段时间真的分不清自己究竟是洛白秋还是成雨涵来着,魔都的高度发达让她一开始真的很不适应。

        

即便是适应之后的现在,看到曾经生活的地方发生如此的剧变,她依旧十分的惊奇。

        

“这边修路了,你出事之前,津城大道还没开始修。”

        

津城大道是链接市区与滨海之间的一条高速路,以前没有这条路时,他开车从新城开到滨海都需要40多分钟,中间还要绕很多路,而现在,上了津城大道去滨海的话,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

        

“噢…化工厂倒是还在这。”

        

路过化工厂的时候,纵使现如今的公交车密闭性已经很强了,但洛白秋还是闻到了一丝十分令人作呕的化工气味。

        

女孩捏着鼻子,一脸的嫌弃。

        

姜肆奕哑然失笑,现在可比之前好太多了,之前那味道就是关窗都挡不住。

        

新城是这辆公交车的终点站,不过二老家现在已经不是住在老镇子那边了,而是住在距离终点站前两站的源和湾小区。

        

这是一片才建好没多久的商品房小区,但这个地理位置并不是太好,所以住在这里的人大多数都是租房的,毕竟有很大一批新城人没有拿到还迁房,只能靠着租房生活。

        

唯一庆幸的,也就是房租不贵这件事了。

        

下了公交车,望着面前这完全陌生的风景,洛白秋莫名的有些难过。

        

面前的一切无时无刻不在告诉她,她离开了身边这个男人20年之久。

        

一想到这20年间,姜肆奕每天只能仰躺在沙发上思念着她,她的胸口就一阵阵的抽痛。

        

手臂上突然收紧的小手让姜肆奕有些疑惑,他扭头看向身边的女孩,却发现洛白秋此时正望着自己,双目泛红。

        

“白秋?”

        

“呜…变化太大了,我都不敢认了…”

        

再怎么说也是相处了多年的伴侣以及夫妻,姜肆奕明白女孩的意思,他伸手拍了拍女孩的头,换来了后者的嗔怪。

        

“收收,你要是红着眼见爸妈,我爸肯定得拿扫帚抽死我。”

        

姜肆奕无奈的声音让洛白秋笑了起来,她再次抱紧了抱在怀里的手臂,整个人都要靠在姜肆奕身上。

        

而跟在二人身边的姜涵秋露出了怀疑人生的表情。

        

她…怎么觉得自己有点多余?

        

———

        

距离家里越近,姜肆奕内心就越是打鼓。

        

此时他的双手都拎着袋子,涵秋跟白秋手里也没闲着。

        

为了降低老爸对自己的怒火,姜肆奕这次算是下了重本。

        

酒,茶,酱货,海鲜他都买了个遍。

        

但这些依旧不能缓解他内心的紧张。

        

直到正式来到自家楼下,望着这漂亮的高楼,姜肆奕沉默着。

        

“涵秋,一会你开门。”

        

他仗着父亲的身份对着女儿下达指令。

        

成功的换来了女儿的一记白眼。

        

姜涵秋都没理姜肆奕,直接按下电梯。

        

很快,三人便是在501前站定。

        

这下紧张的就不只是姜肆奕了,洛白秋整个人藏在姜肆奕身后,小手抓着对方的手臂,同样紧张的不行。

        

只有姜涵秋一脸自然的敲了敲门。

        

“涵秋她们来了,赶紧开门。”

        

一个低沉的男声急促的响起,之后便是一连串的脚步声,同时响起的还有一个老人的笑声:“你这么激动你自己开去呗,非让我开。”

        

姜涵秋能听出来,这是奶奶的声音。

        

“咔哒”一声,大门由内部拉开,一个满头银发,笑意盈盈的老太眯着眼睛出现在了几人的面前。

        

“涵秋啊,终于舍得过来了?”

        

来自于奶奶的调侃让姜涵秋有些不好意思,她撒娇的抱住面前的老人,嬉皮笑脸。

        

“奶奶,这不是前几天有些忙嘛。”

        

“是,都大学生了,忙点是好事,快进来吧。”

        

在姜肆奕望眼欲穿的注视下,姜涵秋就像是完全忘记自家老爹以及老妈一样,直接走进了大门。

        

她还得去哄爷爷,没工夫给姜肆奕撑腰。

        

这下就剩下直面自己老妈的姜肆奕了。

        

石丽,也就是姜肆奕的老妈望向自家这自打年后就没见过面的儿子,眼睛里闪过一丝惊奇。

        

她上次见到姜肆奕如此精神的一面,还是很多年之前了。

        

这些年姜肆奕一直都像个沉迷于自己世界的艺术家那般…哪里会像现在这样,头发理得十分规矩,衣服搭配也稍显年轻。

        

老太的目光柔和了许多,但当她无意间看到自家儿子手臂上那只纤细,白皙的小手之后,这位面相无比温和的老太太瞬间瞪大了眼睛。

        

她呼吸变得急促,原本温和的目光渐渐被愤怒取代。

        

“姜肆奕!”

        

母亲的大喊让姜肆奕整个人下意识的一抖。

        

他敢跟老爸梗着脖子吵架。

        

但面对自己老妈…

        

说真的,他真的想把东西撂下然后掉头跑路。

0

更多精彩

No Image

美国,心脏病是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

2022年6月14日 小羽 0

在美国,心脏病是导致死亡的主要原因。在美国最普遍的一种心脏病是冠状动脉疾病,它可以导致心脏病发作。高血压、高血脂和吸烟是可以增加你患心脏病风险的因素之一。最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