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胯下的新婚少妇&巨黄的肉辣文黑人小说

虽说答应沈浪会小心些,可小昭进入赵府之后,压根儿就没有认真潜行的样子。

        

它迈着轻快优雅的小猫步,翘着时不时晃悠两下的小尾巴,大摇大摆走在赵府里面,心里想着:

        

【怎么会有人伤害小猫呢?人家这么可爱……再说啦,就算是权贵人家,也只能指望猫咪抓老鼠呀。反正我觉着,这赵府里面,除了那个变态杀人狂,其他人见到喵,只怕宠都来不及,怎么会伤害我呢?】

        

它觉着就算被人看到,也不会有人舍得伤害它。

        

甚至都不会驱赶它,只会屁颠屁颠地给它献上鱼干腊肠什么的,好讨它欢心青睐。

        

再说就算真遇上变态的坏家伙,它身子这么娇小,还比成年大猫更加灵敏迅捷,肯定能在坏人对它下手之前,就随便找个缝隙钻进去,逃之夭夭了。

        

【所以,为什么要小心呢?喵走过的地方,都是喵的领地!】

        

小昭昂着小下巴,翘着小尾巴,顾盼自雄,眼神睥睨。不知不觉,就走出了几分万兽之王的气场,仿佛真成了浑身洋溢王者之风,巡视天下的白虎帝君。

        

【不过这宅院好大呀!一重又一重的,转过一个院子,又来一个院子,还有辣么大的池塘,甚至还有片小竹林……比我们家可大多啦!至少大上十倍……不对,是一百倍!地方这么大,那个可恶的赵大少住在哪儿呢?呃,有点不妙,喵好像忘记他长什么模样了……】

        

除了沈浪,小昭根本没用心记忆过其他人类的模样。

        

哪怕曾耐心喂养过它两天的慕清雪,它也只是记住了她的气息而已。

        

那个赵大少,长得跟个龙套路人甲似的,它小昭怎么可能记得住嘛!

        

之前在街上时,距离太远,街上又各种气味混杂,所以赵大少的气息也没记住……

        

【不过我记得,他好像有一条很特别的脖子,长长的,像是要请人去砍他一样……就照这个特征找,应该能找到的吧?】

        

小昭在赵府那一重又一重的深宅大院里四处溜跶,见到房间,就钻进去查看,人倒是看见不少,可就是没见着哪个脖子长得很有特色的。

        

【这个不是,这个也不是……哎呀有只猫!】

        

小昭在花园里撞见了一只大黑猫。

        

那大黑猫膘肥体壮的,正趴在一座假山上环顾四方。

        

见小昭这个小不点,居然敢到它地盘上晃荡,大黑猫顿时轻盈一跃,跳下假山,目露凶光地踱步过来,似乎想给小昭一点颜色瞧瞧。

        

然后小昭就施展“王者之风”,压低嗓子低低“喵嗷”了一声。这对人类来说尚属不痛不痒的神魂技能,顿时就把那大黑猫震慑得趴伏在地,动弹不得。

        

小昭迈着傲慢的王者步伐,走到那趴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大黑猫面前,抬起那爪垫还粉嫩着的小爪子,不由分说就是一顿耳光,削在大黑猫脸上。

        

它腿短爪小,茸茸小爪看似毫无威力,可几发耳光下来,大黑猫都快被打哭了。

        

这还是小昭收了力。

        

否则以它当下的力气,大黑猫怕是要被活活抽死——小昭是光吃肉不长个儿,平时看着也成天趴着不锻炼,可它还真的每天都有在长力气。

        

这会儿快被抽哭的大黑猫,已经是颤巍巍地翻过身子,仰躺在地,冲小昭露出肚皮,讨好地呜呜低鸣。

        

小昭抬起一只前爪,踩在大黑猫脸上,以蔑视睥睨的眼神瞧着大黑猫,软软地喵了一声:

        

【现在你该知道,谁才是这里的主了吧?】

        

大黑猫低声呜咽,表示臣服。

        

【这座院子最大的那个人在哪?不明白?就是可以随便打骂呵斥别人,所有人包括你都害怕的那家伙,懂了吗?懂了就好,带我去找他。】

        

大黑猫瑟瑟起身,低喵两声,头前引路,带小昭往赵府后院行去。

        

来到一座大屋前,大黑猫带小昭绕到屋侧,几下爬上一棵大树,又顺着树枝,来到屋檐下的气窗外。

        

小昭也顺着树枝,凑到屋檐下那海碗粗细的气窗口,把大黑猫挤到一边,跳进气窗里面,探头往里一瞧。

        

就见里边是一间极宽敞的大厅,地上铺着实木地板,四壁挂着黄铜烛盏。

        

屋顶横梁上,还悬下一盏琉璃灯,里面赫然镶着颗夜明珠,绽放着温润明光,配合四壁的黄铜烛盏,将整间大厅照得通明如昼。

        

大厅里,摆放着许多骷髅骨架,把小昭小小地吓了一跳。

        

可仔细一瞧,却发现那些骷髅骨架,大多都是用硬木、铜铁所制,并没有真正的人骨。

        

【真是变态呀,居然摆这么多骷髅架子……】

        

小昭心里感慨着,把小脑袋瓜完全探出气窗口,将整个大厅尽收眼底,就见大厅一角,正有一个穿着白色练功服的年轻男子,盘坐在一张矮几上,双眼闭合,喉咙里不断发出蛤蟆似的咕咕声,胸腹也随之一鼓一鼓的,传出咕咙咕咙的震荡声。

        

【炼脏腑的呼吸吐纳法?嘁,声音跟蛤蟆似的,太难听了,不如喵的虎豹雷音。】

        

小昭以王之蔑视,鄙夷地瞧着那打坐的男子,感觉那家伙脖子有点长长的,让它很有一种发自本能的,想要扑上去给他来个利齿锁喉的冲动。

        

【不能冲动,喵现在还太小,牙齿短短的,怕是刺不穿他的脖子……这家伙,应该就是那个变态杀人狂赵大少了吧?】

        

正暗自嘀咕着,就看到赵大少睁开双眼,站起身来,来到一副铜铁所铸的骷髅骨架前,然后双手捏成爪势,冲着那铜铁骨架就是一阵疯狂输出。

        

铛铛铛……

        

刺耳的金铁碰撞声不断响起,令小昭只觉耳膜刺痛,赶紧耷下耳朵盖住耳孔,再用小爪爪紧紧掩住。

        

再瞧赵大少那快得似要挥出残影的爪势,小昭感觉那家伙身为笨拙人类,手速居然比自己的猫拳还要快上一丢丢,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不仅手速奇快,威力也是大得不可思议。

        

那副铜铁所铸的骷髅骨架,在他爪下不断扭曲变形,虽然不至于一爪子把铜铁撕裂,可也能在上面留下不浅的印记。

        

不仅手速快,爪子硬,那家伙的步伐也极是灵敏迅捷。

        

绕着铜铁骨架辗转腾挪之时,高低起伏之际,还真有几分猛虎出笼的气势。

        

【这家伙好可怕!沈浪恐怕不是对手!就算加上喵,也最多……唔,有我相助,应该能五五开吧?】

        

小昭瞪大双眼,努力记忆着那家伙的身法、招式。

        

【就是模仿老虎的武功而已,喵施展的话,不比他更厉害?】

        

记忆一阵,见那家伙的招式用到了尽头,又开始从头打起,小昭顿时失去兴趣,懒洋洋地打了个哈欠,准备回去汇报了。

        

就在这时,大厅门外,忽然响起一道听着无比恭顺的男声:

        

“少爷,国公府来人了。要立刻见您。”

        

赵大少停下修炼,拿毛巾抹把头上热腾腾的汗水,皱着眉头淡淡说道:

        

“把人请进来。”

        

“是,少爷!”

        

见到这一幕,小昭顿时精神一振,也不急着走了,准备继续探听情报。

        

随后就见厅门敞开,一个披着连帽大氅,将头面都遮掩在兜帽下的人影,迈过门槛,走了进来。

        

瞧见这人,赵大少疑惑道:

        

“阁下是?”

        

那人掀开兜帽,抬起脸来,现出一张留着山羊胡须,狭长清瘦的中年面孔,赵大少顿时作恍然状,拱手道:

        

“原来是张先生。不知张先生漏夜前来,有何吩咐?”

        

那有着山羊胡须,面孔狭长清瘦的中年男子张先生正要开口,忽然耳廓微微一动,猛地侧首,看向小昭所在的气窗。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