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暴的挺进圣女的紧致&被扣了之后很痒怎么回事

“将军,你杀了我吧,我给您丢人了!给锦衣卫丢人了。”

        

“将军你杀我吧,娘还需要大哥照顾,我们让您在陛下面前丢脸了!”

        

听着李若琏的话,两人悔恨的哭出声来。

        

院内院外聚集的锦衣卫,还有院外刚才还一脸怒色的皇家学员, 听到李若琏的都动容了。

        

“赶紧把他们拉走。”

        

三公里外,王承恩从梯子爬上房顶,看了眼正在抽搐的胡俊硕烈。

        

“抄家,然后下一个目标。”

        

然后顺着梯子,又爬下了楼。

        

枪响也惊动了附近的百姓,不过在锦衣卫办事的名声下,没人敢动。

        

王承恩一行人走到内城城门,将手令递上后, 通过乘篮被拉上了城墙, 向内城的下一个目标赶去。

        

这一夜,京师除了外城响起了几声稀疏的枪声,没有太大的动静。 

        

直到第二天早晨宵禁结束,百姓才开始传播昨晚的信息。

        

外城梁记商行被锦衣卫查抄,隔了三里地的蒙古人开的烤肉铺子也被锦衣卫砸了个稀烂。

        

内城则是兵部职方司郎中,户部仓部司郎中家中被锦衣卫光顾,两个家在山西的要员,双双被抓。

        

之后就是城中不同位置的一些流民,乞丐,被连夜带走。

        

早朝,还没有接到消息的大臣们正在互相议论,李若琏就已经走出。

        

“陛下,臣有奏报。”

        

“讲。”

        

崇祯坐在皇位,昨晚的行动他没有问具体细节,只是早晨闹钟响了之后,王承恩汇报事情圆满完成。

        

“臣近期调查三月十七日行刺皇家商号店主一案,在众多证人, 证词的推动下, 成功找到元凶。

        

经过审问,其承认是建奴安插在京师的探子,与其一同策应的还有蒙古人一名,探子数名。

        

再顺藤摸瓜,臣发现两位大臣与建奴有密切联系。

        

他们就是兵部职方司郎中,户部仓部司郎中,经过连夜审问,两人已经交代过往向建奴透露大明军械资料,后勤数量。”

        

李若琏话刚说完,下面就是一片喧哗,这个消息太劲爆了,谁也想不到,居然在京师抓到了建奴探子。

        

不过相比建奴探子,朝廷百官更关心的是被抓起来的两个六部官员。

        

“李若琏你这是屈打成招,杀良冒功!”

        

“李若琏,谁给你的胆子抓朝廷命官的……李若琏,你说有证据, 证据在哪?”

        

崇祯看向正在叫嚣的御史。

        

谁给李若琏的胆子?

        

崇祯摆摆手, 下面的大臣们整齐划一的安静下来。

        

不安静不行啊,现在这群大臣吵架都要盯着崇祯的方向, 生怕崇祯一言不合就开那个放大声音的破盒子。

        

“李爱卿此事,朕早上已经收到具体的信息了,王伴伴也连夜备份了几份,诸位爱卿可以传阅始末。

        

朕只是在这里认真的强调一句,任何人,敢于向叛逆者勾结,任何大明人,敢于出卖大明的限制信息给建奴也好,外国人也好,那都是形同谋逆。

        

诸位爱卿,可有意见?”

        

“陛下,臣等无意见,只是抓捕六部官员,应该移交刑部,联合审查,锦衣卫如此行径,于国法置之于地啊!”

        

“对啊陛下,还请陛下限制厂卫。”

        

崇祯坐在龙椅上,面容还是保持着微笑。

        

“限制厂卫,朕当然在限制厂卫啊,但也不是一日两日的,嗯,今日就这样吧。”

        

“退朝!”

        

“陛下,臣还没说完呢!”

        

“陛下?”

        

台下的大臣们面面相觑,皇帝现在怎么越来越不顾国事了?

        

莫非大明又要出一个木匠皇帝?

        

大臣们茫然懵逼的时候,现实世界,陈烨则是买上了直飞美利坚的机票,身边还带着苏晴。

        

经过连续两天的转机飞行,一起到了德州。

        

下了飞机的时候,苏晴和陈烨感觉脚都软了。

        

“老板,这头等舱,坐的我都快吐了。”

        

“还是脚踏实地的感觉好啊,飘了这么多天,耳朵都感觉压力失调了。”

        

美利坚这边成立的电影公司公关部员工,一边听陈烨和苏晴的吐槽,一边将两人送到了陈烨提前定好的星级酒店。

        

第二天上午,经过一夜的休息,两人才一块前往老兵俱乐部。

        

“哇,这些青铜炮都是可以正常发射的吗?”

        

“那是当然苏晴小姐,不过这里这些大炮不是青铜炮,而是复合钢炮,外面刷了漆伪装成青铜炮。

        

当然,他们的威力可一点都不比传统的青铜炮小,这是榴弹炮。”

        

州长看苏晴一脸的半懂,转而和陈烨聊起来。

        

“陈,这能够达到你想要的效果了吧?门榴弹炮。

        

每个炮全重一吨半,通过调配发射药,可以将弹丸精准发射到一公里外,并且误差不超过两米,最远可以发射到五公里外,就是砸到哪看天意了。”

        

“完美,完美,就是这个炮弹的制造,我需要一条产线啊,要不然到时候拍完了让你们运?那可是军火生意了。”

        

“那就是另外的价钱了。”

        

看着州长死要钱得样子,陈烨直接打消念头,转而想着从国内途径购买开花弹需要的保险和延时引信。

        

毕竟这玩意相比成品军火,对于北方工业来说不那么敏感,好卖还不用太大的资质,如果北方工业需要的条件太多,还可以从巴国,非洲搞。

        

“算了,先生你帮我每门炮备十份除火药外的配件就行。”

        

“OKOK,期待你的大作,今晚我们老兵协会根据您的要求,组织了使用这种大炮进行演练的剧情。”

        

听着陈烨的说法,州长耸耸肩,他们的引信这些都是made in china,所以他也没办法给陈烨搞出产线。

        

真要从国防部搞?那代价可就不是这种政治献金能搞的了,吃力不讨好。

        

所以给陈烨又介绍起了节目。

        

这可是陈烨投资的主要目地,帮助老兵协会,同时观看南北战争复演,让南方的美国人使用更先进的武器,打的扮演北方的人落花流水。

        

晚上,上千辆各式各样的汽车,挺满了这个小草原的外围。

        

一名名穿着南北战争,甚至解放黑奴时期的美利坚农场主牛仔装的美利坚人,手中提着各式各样的燧发枪开始集合。

        

“OK,先生们,向大家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慷慨资助我们老兵协会的陈先生!

        

让我们向陈先生表示我们美利坚人的热情!”

        

“卧槽,放我下来!”

        

“系统,这种时候我还能无敌吗?”

        

被抛在空中的陈烨,向系统不停的吐槽着,可惜,系统丝毫没有搭理他。

        

等欢迎仪式结束,整个演习也正式开始。

        

由两百多人,拉着几十门炮到了固定位置,给火炮装上火药。

        

互相演习的人员也都分两边出场,一方发射完另一方再出现,防止有人“无心”装上了实弹。

        

等到半个小时后,第一队炮兵开始表演。

        

“陈,这个榴弹炮,直接吸取了以前榴弹炮的经验,炮尾可以直接打开进行清洁,密封性还完全没问题。

        

而且散热非常快,打的快的话,一分钟可以发射三次。只需要打六发浇水冷却就行。”

        

州长还在讲解,远处的火炮发射了三次,老兵们看着有陈烨美利坚公司的员工,扛着摄像机拍摄他们,一个个面部表情也是十份严肃,完美的沉浸在了美式抗日神剧的情节中。

        

陈烨则是让摄影师在不同的角度进行拍摄,包括怎么清洁的,怎么装药的,火药是怎么拿出来的等等。

        

“老板,咱们用这个炮,准备拍什么剧情啊?”

        

苏晴看了一会,渐渐感觉没了意思,向陈烨问道。

        

“我准备拍摄一部关于明朝汉人,如果在实力相等,甚至超过的情况下,拿着火炮,燧发枪,炸弹,攻打欧洲的剧。”

        

“你这剧拍出来,会被人喷死的吧?”

        

听着陈烨的剧情,苏晴噗嗤一声一波出来,他敢保证,以陈烨这个拍法,片子在中外都上映不了。

        

也许,这就是洗钱?

        

陈烨则是继续观察着,老兵们已经结束了打炮,开始降温,同时轮到了火枪兵们。

        

穿着基本一致的火枪兵,开始给陈烨展示火枪时代的各种开枪方法,有单射,齐射,还有三段式射击。

        

甚至还有围成一圈的三段式射击,看的陈烨啧啧称奇,也看的现场被一片灰白的硝烟弥漫。

        

陈烨则是计算着火力,渐渐的开始笑出声,这玩意,实在是,太猛了。

        

表演结束后,州长继续向陈烨介绍其他过时武器,希望陈烨能够扫货。

        

陈烨看完之后,表示兴趣不大。

        

主要是这里的东西对于明朝来说,都是些多了不实用的东西。

        

“看来这些东西确实没办法吸引你了,不过以后还是欢迎你过来,陈。”

        

“当然,我也很喜欢德州的质朴风情。”

        

陈烨和州长拥抱一下,带着苏晴乘车离开。

        

等回到纽约后,陈烨又通过医药公司,购买了一大批的处方消炎药和止痛剂,麻醉药物,然后带着苏晴前往新加坡。

        

在新加坡,军工企业同样已经将作训服运到,火炮则是还需要两天,陈烨让苏晴先回去,将作训服传回明朝后,等火炮运来。

        

然后确保没人注意的情况下,分批次托运空箱,同时将所有大炮都给运走,这才启程回国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