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握把柄威胁侵犯h系列小说&美熟妇两瓣肉唇

        

因为“弱小”所以就对造成威胁的对象赶尽杀绝?

        

海盗船长怎么听都觉得这句话的逻辑有问题。

        

如果眼前这个有着不到十岁男孩外表的死灵法师真算弱小,那自己手下死掉的海盗又算什么?

        

尤其是食人魔,往往一个就能轻松干翻一小队全副武装的人类战士。

        

要知道两百多名精锐海盗,已经足以攻陷一座小型的城镇或者要塞。

        

可现在,他们全部都毒药和死灵魔法轻易的杀死。

        

“等等!”

        

眼见魔法戒指开始闪烁令人不寒而栗的红光,哈莱特立刻硬着头皮大声喊了一嗓子。

        

他可不是手下那些连魔法物品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蠢货。

        

从剧烈的魔法波动来判断,戒指里的法术一旦被释放出来,自己怕是要凶多吉少。

        

“哦?你还有什么遗言要交代吗?”

        

左思暂停了激活【连珠火球之戒】的动作,抬起头注视着对方,想要看看这个海盗船长打算用什么方法来拯救自己的小命。

        

伴随着令人窒息的魔法波动消失,哈莱特瞬间松了一口气,用袖子擦了擦额头跟脸颊的汗水,强作镇定的说道:“你刚才说,对我们下手是因为自己太弱,没办法在确保自身安全的前提下进行谈判或者交涉。可现在,我手下的海盗都已经死的差不多了,本身也受了不轻的外伤。理论上已经不能在对你构成威胁了,不是吗?”

        

“所以呢?”

        

左思眨了眨眼睛,没有理解对方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或者说,身为穿越者的他,思考方式和价值观压根就跟魔法世界的原著居民不太一样。

        

这个问题在浮空城高塔的时候表现得就十分明显。

        

“所以你应该选择俘虏我,而不是杀了我。别忘了,我可是血手船长,可以支付大笔的赎金来换取自己的生命和自由。”

        

哈莱特直截了当给出了一个不杀自己的理由。

        

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跟钱过不去。

        

当一个人可以用来换取大把赎金的时候,但凡有点智力的怪物都不会轻易将其杀死。

        

海盗船长相信,对方只要听到自己开出的价码,一定会选择接受这笔交易。

        

“你愿意支付多少赎金?用什么样的方式支付?”

        

左思在思考了片刻之后明显心动了。

        

众所周知,学习魔法知识可是一件相当费钱的事情。

        

别的不说,光是购买书籍、施法材料、卷轴、宝石、特制的纸张、魔法墨水等东西,往往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更不用提建造一座法师塔的惊人花费。

        

按照死灵大法师——阿斯塔的统计,把一个对魔法一窍不通的孩子培养成合格的LV1法师,其成本大概在6000到10000金币。

        

学徒期尚且如此恐怖,更不用提成为正式法师后的消耗了。

        

因此如果想要在费伦建立一个相对安全的据点,左思就需要非常非常多的钱,以确保能够买到各种各样自己需要的东西。

        

“十万枚安姆帝国铸造的丹特金币!亦或是同等价值的魔法物品和宝石!你可以选择在从博德之门到卡林港任何一处沿海港口完成交易。”

        

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哈莱特也是拼了,直接开出一个令人无法拒绝的高价。

        

他明白,钱没有了可以再赚,但命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

        

十万金币?!

        

海盗船长的富有程度让左思感到惊讶。

        

就在他准备接受这个条件的时候,躲藏在灌木林里多时的商人伯纳德突然冲出来,激动地大叫道:“法师阁下!千万不要答应!

        

阿斯卡特拉的所有商会曾经联手开出过悬赏。

        

不管谁是谁,只要能带回血手船长哈莱特的脑袋,都可以获得整整六万金币的赏金。

        

政府部门也开出了差不多两万枚金币的悬赏。

        

加在一起就是八万!

        

也就是说,您只要杀了他,砍下他的脑袋带走,就能合理合法的获得八万金币的收入,不需要额外缴纳一个铜板的税金。

        

不仅如此,您还能收获响亮的名声,以及整个金币之都官方和大商人们的友谊。

        

而且如您把他交给我来处置,我愿意自掏腰包补上最后两万金币的差价。”

        

听到这诛心的话,哈莱特的眼睛顿时变得通红,看向年轻商人的目光中充满了怒火和杀意。

        

他有点无法相信,前不久还跪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的俘虏,现在竟然敢主动跳出来找麻烦。

        

相比起海盗船长的有趣反应,左思则依旧保持着淡定的姿态,用略带玩味的语气说道:“啊!看来现在出现了一个竞价者。

        

他开出的价码明显要比你的高很多。

        

尤其是安姆首都——阿斯卡特拉官方和大商人们的友谊,是你永远也无法给予的。

        

不过我是个公平的人,愿意在给你一次重新出价的机会。

        

来吧,船长先生,轮到你加价了。”

        

一样东西,如何才能将其卖出高价?

        

答案当然是找两个彼此充满敌意的竞价者。

        

年轻的商人伯纳德,明显对于这个差点毁掉自己人生的海盗船长充满了怨恨。

        

刚才突然跑出来打断交易就是最好的证明。

        

所以哈莱特现在如果不想落到仇人的手中,那就必须要开出更高的价格。

        

至少要让人一眼就能看出,赎金的价值要远远超过十万金币,外加金币之都官方和大商人们的友谊。

        

反正对于左思而言,两个人斗的越厉害、仇恨越深,对自己就越有利。

        

“我出十三万金币!”哈莱特咬着牙又往上加了三万金币。

        

能看得出,这个价格对他来说已经感到相当肉疼了。

        

毕竟通常来说,成功劫掠一艘商船,连带货物、船只和俘虏打包卖掉,估计也才能赚个两三万金币左右。

        

其中三分之一要作为奖励,发放给下边参与作战的海盗;

        

三分之一作为日常船只、武器、盔甲的维护开销和补充食物、酒、淡水的花费;

        

最后三分之一才能装进船长私人的小金库里。

        

十三万金币已经差不多是哈莱特这些年积累下总财产的八分之一到六分之一。

        

更何况,他还要准备一笔钱把自己精心打造的海盗船,以及身上所有的魔法装备和武器赎回来。

        

后者的花费一点也不比前者少。

        

除此之外,重获自由以后,少不了要跟卡林港的奴隶贩子打交道。

        

比如说花费重金买一批大地精、半兽人和食人魔奴隶作为船员,以确保回到海上后不会遭到同行的趁火打劫。

        

林林总总加起来,估计财产起码要缩水一半。

        

“我也再加两万!”

        

伯纳德无疑捕捉到了海盗船长越来越难看的脸色,果断选择继续跟进。

        

当然,这并不是他真的已经被仇恨冲昏头脑。

        

刚好相反!

        

这个年轻精明的商人,正在用这种方法进行报复,迫使哈莱特不得不掏出更多家底来支付赎金。

        

哈莱特也意识到了这一点,立刻对伯纳德怒目而视,强忍着冲上去把对方砍死的冲动质问道:“混蛋!你究竟想要怎么样?难道打算跟我不死不休吗?”

        

“不!血手船长阁下,我只是想要从你嘴里得到一个答案。到底是谁向你出卖了航线信息?给我他或者她的名字,我就不再跟你作对。”商人一脸严肃的开出条件。

        

如果不找出内鬼,伯纳德根本不敢想象自己未来做生意时,还会遇到多少次类似的情况。

        

要知道买凶杀人,在各种怪物、盗匪、邪教、野兽横行的费伦,简直是一件再容易不过的事情了。

        

而且只有千日做贼的道理,哪里有千日防贼的道理?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