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情小说/岳女名器在一起双飞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苏烟微加快了船速, 一路朝着前方仙山飞驰而去,船停泊在海滩前。

        

“道友,接着!”苏烟微忽地出声道, 从船身的暗格里抽出了一物朝身旁薄寒丢去。

        

薄寒下意识伸手接住,低头一看, 竟是一柄剑。

        

“行走在外没有兵器防身可不行,这柄灵剑道友试试可顺手?”苏烟微笑盈盈地望着他道。

        

薄寒惯性的拔出了剑, 利剑出鞘寒芒闪过, 银白轻薄的剑身闪烁着冰冷锋利的寒芒, “好剑!”

        

他赞叹道, 这柄剑虽比不得他的本命剑, 却亦是一柄难得的神兵利器。想也是,苏烟微出身豪阔,家大业大的,能被她看中的岂会是凡物, 就算是备胎剑, 那品质亦是上等。

        

苏烟微自个用的自然是坠星剑,被她背在身后呢!

        

“多谢道友!解燃眉之急。”薄寒朝苏烟微道谢,脸上有感激也有窘迫。他是剑道双修,修的是道家心法, 惯用的兵器却非法器而是剑,他早早地便铸造了他的本命剑。至于眼下为何两手空空, 自然不是丢了本命剑,对于剑修而言就算是把他人丢了也不可能把本命剑丢了的,至于他的剑去哪里了, 自然是收在了丹田泥丸内。

        

剑修都有将本命剑收在丹田泥丸宫的习惯,一是传统, 二是方便。但是吧,遇上特殊情况可能就不那么方便了,比如眼下,因为禁海禁灵,所以薄寒无法从丹田泥丸宫内取出本命剑……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好在薄寒肉身强悍,就算没了剑,仗着一身强横肉身力量,也能在禁海闯荡。

        

苏烟微看出了他的窘迫,只是笑了笑并未多言。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苏烟微给他这个面子,不戳他伤心事,只不过苏烟微觉得他这人蛮没心眼的,该说是粗心大意还是该说他脑子缺根筋呢?禁海禁灵,自然是不能将本命剑收在泥丸宫内,随身背着啊!

        

该说不愧是道修兼职的剑修,脑子就是愚钝?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两人上了岸,柔软的海滩铺着洁白的细沙,在落日夕阳的余晖下散发着璀璨的金光,就像是铺了一地的金沙。

        

“说不定真能在这些沙子里淘出金子呢!”苏烟微玩笑道。

        

薄寒显然无法懂她的梗,“金子与沙子有何区别?”

        

对于修士而言,金亦或是沙自然是无区别的,自然也无法理解属于凡人的淘金热。

        

苏烟微闻言只是笑了笑并未和他解释,没这个必要,她转开了话头,“走吧,让我们去探探前方那神秘的仙山。”

        

对此薄寒并无异议,二人前往前方的仙山走去。

        

这个段落是图片段落,请访问正确的网站且关闭广告拦截功能并且退出浏览器阅读模式

        

走了几步,苏烟微忽地顿下了脚步。

        

“怎么?”她身旁的薄寒目光疑惑地看向她。

        

苏烟微抬头看向他,脸上表情沉思道:“我在想,等我们回来的时候,船会不会不见?”

        

“????”

        

薄寒一脸困惑,不明白她为何会有如此言。

        

“那,是否要做些什么?”他迟疑说道。

        

“算了。”反倒是提出问题的苏烟微一脸豁达说道,“就这样吧,船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候再说吧。”

        

薄寒脸上的表情犹有迟疑。

        

“没事,总不会回不去的。”苏烟微浑不在意道,“总会有办法的。”

        

听见她这般说,薄寒遂不再多言。

        

两人沿着沙滩朝前走去,穿过一片茂密的丛林,又走过一段石子路来到了仙山的山脚下。

        

苏烟微站在山脚下仰头望着这座仙山,近看,山骨越发的奇秀,冲入云霄,半面翠黛,半面金玉。

        

“这般仙山,奇与秀当得翘楚。”她赞叹了一句。

        

薄寒对此不置可否,山有多奇秀他并不在意,他只在乎山上是否有他所寻之人。

        

“走吧。”苏烟微收回了视线对身旁人说道。

        

两人继续朝前走。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苏烟微和薄寒二人试图沿着登山的路上山,但他们却无法靠近那座山,就仿佛有一面无形的墙壁拦在他们面前,无论他们怎么努力使尽了办法都无法靠近仙山。

        

被屏蔽在外了。

        

明明近在咫尺,却始终无法迈出那一步,无法靠近。

        

“这就奇怪了。”苏烟微一脸疑惑纳闷,心下暗自沉思,最早她得出一个结论,“这座山,是在拒绝我们吗?”

        

薄寒的眉头紧蹙,一张俊脸凌厉冷然,气势惊人,大有一种想要一剑劈裂这座山的架势。

        

不过苏烟微倒不担心他真的劈山,左右是劈不动的,没灵力怎么劈的动?禁海禁灵,没有例外,哪怕是此刻他们身上的灵力依旧是凝滞桎梏的。

        

“罢了,我们暂且在此地休憩一晚,明日再看吧。”在试过无数种方法之后依旧是无法破开这层屏障进入仙山的苏烟微,最终无奈说道。

        

闻言,她身旁的薄寒没有反对,眼下正值无计可施,他反对也没用,但眉头依旧是皱着的。

        

苏烟微看了眼他的脸色,说道:“以常理而言,应当是存在上山的方法。”

        

闻言,薄寒目光看向她。

        

“否则那些流传下来的古书里如何能记载山中之景?必是有人入了山。”苏烟微笑吟吟看着他,“道友莫急,好事多磨。”

        

对此她倒是心态良好,可能是认知上的差异吧,在苏烟微的认知里,寻宝哪有简单的,肯定一上来就是谜语人。给你出谜题,解开了谜题才能入宝山,常规操作了!

        

听她一番话,薄寒按捺下心中情绪,走到一旁随意找了块岩石坐下,抱着剑闭目休憩。

        

“哎呀,真是好生奇怪啊!”

        

没人能够违抗。

        

不停的撞。

        

这座山似有无形屏障,如无形的空气墙拦住,让外人不得其入。

        

直撞得头破血流。

        

血肉模糊。

        

许是嫌此刻情景太过安逸,要来添乱吧!增加点诡诞的气氛。

        

说到底他们不过是萍水相逢。

        

苏烟微和薄寒看见这群人,脸色霎时变得严肃凝重。

        

只见前方漆黑丛林里,刮起了阵阵阴风,那股阴寒之气的源头正是从那传出,谓之不详。

        

忽地,一阵阴风起。

        

回答的干脆果断又利落。

        

苏烟微仰着头望着头顶星空与月,满脸的好奇和渴望。

        

这些,竟不是活人!

        

夜黑风高,最是怪异诞生之刻。

        

薄寒看着她,心想这位苏道友未免好奇心太过旺盛了,似是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好奇与探索欲,对任何事物都保佑寻根刨底的热情。这让薄寒有些奇怪的蹙了蹙眉,修士对天道对万物抱有敬畏,信奉万物生万物湮,存在即合理,不过于的执着。

        

薄寒依旧抱剑闭目养神,苏烟微依旧在观察头顶思考,漫无边际的思考一些哲学诸如世界本质真相的问题。

        

她这样,永远精力满满朝前探索,充满希望和热情的模样……似乎也不坏。

        

长久以来所受的教导与认知,同此刻的心情相悖,薄寒一时也无法分辨,到底何种好坏。

        

是的,没错。

        

修士身陨之后回归天地,凡人身死之后入轮回,魂魄不得在世间流连,这是天理。

        

阴风飒飒,令人浑身瞬间阴寒如坠冰窟,汗毛都竖起。

        

苏烟微心下奇道,但,修界是没有鬼魂的啊?

        

这一夜是沉默的。

        

而她身旁闭目养神的薄寒亦瞬间睁开了眼,黑沉的眼眸里目光凛然盯着前方。

        

……

        

便见一道人影从丛林走出,然后又一道出来,身后有有无数人影跟着出现。

        

苏烟微心神一紧,立马收回目光,朝前方看去。

        

这般离奇反常情况让苏烟微和薄寒皆神色凝重严肃,二人目光盯着那群鬼魂,看他们意欲何为。

        

苏道友的执着似乎与之相悖,但……

        

如此之多的,鬼魂?

        

“唔……”苏烟微坐在石头上,仰头看了眼头顶的熠熠生辉纯净亮如银河的天空,沉吟道:“你说,我们头顶看见的星星真的是星星吗?月亮真的是月亮吗?”

        

二人俱都盯着前方。

        

清静无为,道法自然。

        

一眼扫过去这群人不在少数,恐有不下百人。男男女女,皆穿着上古服饰,各个面容苍白目光呆滞无神地朝前走来,月光下他们的身影虚幻透明。

        

……

        

还不停下!

        

很快的天黑了。

        

而此处,如此之多的凡人鬼魂,实在离奇!

        

撞墙!

        

矛盾。

        

她坐在石头上,目光看似随意的打量着前方那座仙山,实则心下有所计较,就一边观察情况一边心下暗自沉思。

        

怪异是在后半夜发生的……

        

不知该怎么说,或许也无需他说。

        

只一会。

        

最终,他也没说话。

        

便见,这群鬼魂整整齐齐有序不乱的来到了仙山前,然后——往前撞去。

        

面前的这群鬼魂便在撞墙,不断的撞——

        

他看向她,“不知道。”

        

苏烟微也走到他身旁,拂了拂石块上的灰尘,也坐下。

        

苏烟微噗嗤一声笑了,“不愧是道友,是你的作风呢!”

        

薄寒目光沉静地看着身旁仰望星空的女子,只想到这个词,无论是她这个人,还是他此刻的心情,皆是矛盾的。

        

当落后的最后一丝余晖被吞没之后,夜幕拉开,太阳下山了月亮升起,星星出来了。

        

——

        

闻言,薄寒睁开了眼睛。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