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大人,要够了没&老和尚玩熟女小说

        

宋良说着,瞥了瞥乔梁,道,“冰雨,你让小乔帮你把行李箱提回去,我请你去吃饭。”

        

乔梁见宋良这么说,而且对方这会还看着自己,只能跟着点头道,“冰雨,我把行李箱帮你带回去,你先去吃饭,免得饿肚子了。”

        

“瞧瞧,小乔都这么说了,走吧,咱们先去吃饭,正好我也还没吃午饭。”宋良再次说道。

        

“那好吧。”邵冰雨见宋良说到这份上,也不好拒绝。

        

邵冰雨上了宋良的车子离去,乔梁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宋良对邵冰雨还真不是一般的关心和热情,而且他有种感觉,宋良这会应该是专程等着邵冰雨回来,才会这么巧出现在这。

        

摇了摇头,乔梁拖着行李箱走回小区,先将邵冰雨的行李箱带回自己宿舍。

        

约莫过了四十多分钟,刚午睡起来的乔梁就听到门外响起敲门声,猜到是邵冰雨回来了,乔梁立刻走去开门。

        

门外站着的正是邵冰雨,乔梁问道,“吃完回来了?”

        

“你这不是废话吗,没回来我能站在这?”邵冰雨道。

        

“进来坐会吧。”乔梁侧身请邵冰雨进来。 

        

邵冰雨没有拒绝,走进乔梁的屋里,看了看乔梁,“你调到市里来工作了?”

        

“嗯。”乔梁点了点头,笑道,“冰雨,看来你还挺关心我的嘛,你人在京城也知道我调到市里来了。”

        

“你别臭美。”邵冰雨白了乔梁一眼,“说得好像我两耳不闻窗外事似的。”

        

“呵呵,那你就一点都不关心我?”乔梁嘿嘿一笑,凑到邵冰雨跟前。

        

看着近在咫尺的乔梁,邵冰雨脸一红,和乔梁拉开了一点距离,关心地问道,“你在松北干得好好的,市里怎么突然把你调到纪律部门去了?你之前压根没有在纪律部门工作过的经验呐。”

        

“市里对我的任用肯定也是经过认真考虑的,反正我服从组织安排就是。”乔梁道。

        

“你是不是得罪人了?”邵冰雨又问,她也觉得乔梁从縣長的位置被调到纪律部门是被打压,毕竟之前乔梁可是极有可能出任松北县書记的。

        

“没有。”乔梁笑着摆手,转而问道,“冰雨,宋部長对你很关心嘛,连你什么时候到家都一清二楚。”

        

听到乔梁问这个,邵冰雨沉默起来,宋良昨天问了她的航班信息,才会知道她大概几点到家,她其实知道宋良对她的心思,但邵冰雨也无可奈何,心里更是苦恼不已,想避也避不开,好在宋良表现得还算谦谦君子,并没什么过火的举动,但两人都在同一个单位,宋良又是她的上级,每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邵冰雨着实是很无奈,这也是她之前跟乔梁流露出想调到松北的原因。

        

“不说这个了,我先回去了,收拾一下,下午还得去上班。”邵冰雨道。

        

“好,那你先回去。”乔梁点点头。

        

邵冰雨离开,乔梁也回到单位上班,时间一晃到了晚上,乔梁先行来到饭店,没一会孔杰也到了,乔梁看到孔杰,登时笑道,“孔局,你来得这么快。”

        

“我下午没啥事,这不,听到你请客吃饭,我当然要赶紧过来。”孔杰笑道。

        

“那咱们得先等会,其他人估计没那么快到。”乔梁笑道,“孔局,晚上你可得多喝两杯,上次聚会你没到。”

        

“上次刚好在省城开会,没办法,不然我肯定过来。”孔杰笑道。

        

“那今晚必须多喝两杯。”乔梁又笑。

        

这时包厢外又有人走了进来,这回到的是凌宏伟,乔梁一看,笑着冲凌宏伟招手,“老凌来了,快坐。”

        

乔梁一边说一边给凌宏伟和孔杰双方互相介绍着,“老凌,这是市广电局的孔局長,孔局,这是市检的凌处長,之前是松北县检的负责人,你俩应该认识。”

        

乔梁说完,凌宏伟就笑道,“乔書记,我和孔局長早就认识了。”

        

孔杰跟着点头笑道,“以前我们在松北工作时没少打交道。”

        

“认识就好,看来大家都是熟人了。”乔梁满脸笑容地说道,“老凌,你先坐,今晚还有其他人,待会我给你介绍几个朋友。”

        

凌宏伟点了点头,坐下和孔杰聊了起来,两人之前都在松北工作,虽然不算特别熟悉,但起码还算是认识。

        

没一会的功夫,孙永、尤程东、庄家铭、耿直等人也纷纷过来,包厢里立刻热闹起来,凌宏伟看到尤程东、耿直等人,眼里闪过一丝惊讶的神色,这两人可都是县里的書记,看他们的样子,似乎跟乔梁都关系匪浅,难道这就是乔梁的私人朋友圈?

        

“今天晚上难得大家都来了,咱们很少有聚得这么齐的时候。”乔梁见人都来了,招呼着众人落座。

        

“乔老弟,这就是你的不是了,谁让你不多组织一下?”尤程东道。

        

“尤哥,你这么说还是我的错了?”乔梁笑道。

        

“那不然呢?你要当好这个组织者的角色嘛。”尤程东道。

        

“行行,尤哥说啥都对,是我的错,回头我多组织组织。”乔梁跟着笑。

        

凌宏伟看着乔梁和尤程东自然说笑的样子,以及其他人一副习以为常的神态,心里越发确定自己刚才的猜测,看来这就是乔梁的私人朋友圈了,凌宏伟不禁有些侧目,乔梁的私人朋友圈分量十足呐!

        

凌宏伟还在发愣时,乔梁又给众人介绍道,“这位是市检的凌处長,以前是松北县检的负责人。”

        

凌宏伟见乔梁介绍自己,连忙站起来同众人问好。

        

“老凌,坐下来吧,大家都不是外人。”乔梁笑道。

        

凌宏伟闻言坐下来,孙永这时候主动站起来给大家倒酒,在场的人就他级别最低,虽然大家私下里没讲究这些,更像是朋友一般相处,但孙永自个还是识趣的。

        

“明天正好是周六,今晚大家敞开了喝。”乔梁笑道。

        

“乔老弟,你今晚又打算把我们灌倒不成?”耿直笑着开口,“前几天晚上,我可是被你灌醉了。”

        

“耿哥,你这话可就夸张了,前几天晚上,咱们喝完的时候,你分明还精神抖擞来着,压根就没醉。”乔梁笑道。

        

“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就醉了。”耿直哈哈笑道。

        

“老耿,别那么磨叽,你最近升官了,今晚必须多喝点。”尤程东插话道。

        

“你尤程东是个酒桶,我可不跟你喝。”耿直笑道。

        

乔梁看着双方开玩笑,心里没来由也跟着高兴,有这么一帮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委实是一件幸事。

        

随着服务员开始上菜,作为今晚饭局的组织者,乔梁开始张罗着大家喝酒,见凌宏伟比较拘谨,乔梁主动帮对方融入圈子里,在场众人中,虽然他的级别不是最高,分量也不是最重的,但众人隐隐还是以他为中心的,因为乔梁在其中起着居中串联的作用。

        

“老凌,都是自己人,你可不要见外,放开喝就是。”乔梁笑道。

        

“好。”凌宏伟笑着点头。

        

不得不说,酒桌上是最容易拉近关系联系感情的,今天第一次进入乔梁朋友圈的凌宏伟,很快就和众人打成一片,凌宏伟的酒量其实一般,但今晚为了和众人加深感情,凌宏伟也是豁出去喝了。

        

一帮人边喝边聊,大家都是体制里的人,自然少不了聊到体制里的事情,尤其是最近的人事变动,市里的一二把手都先后换了人,之前担任过江州市長的吴惠文再次杀了回来,出任江州市一把手,而徐洪刚则顺利上位,成为市長,就在今天,副市長兼市局局長鲁明又突然被任命为政法部门的書记,进了班子,同时继续兼着市局局長,陈子玉则被调到外地市去,这一连串的人事变化,着实令人应接不暇。

        

如果说徐洪刚之前已经让人知道他有省里的苏华新書记当靠山,那他这次能当上市長显然并不会太让人出乎意料,但鲁明突然进了班子,就让人有点惊讶了,尤程东喝着酒大着舌头道,“陈書记是啥情况,怎么突然就被调走了?”

        

“这要看鲁市長是怎么进班子的,我感觉陈書记像是被挤走似的。”孔杰说道。

        

“老孔,你在市里边消息比较灵通,你知道怎么回事吗?”尤程东看着孔杰。

        

“不清楚。”孔杰摇了摇头,笑道,“我的消息可没你灵通。”

        

“鲁市長这是厚积薄发啊,之前担任市局局長的时候,连副市長都挂不上,后来骆飞担任書记,他挂上了副市長,现在更是进了班子,人家这本事不一般嘛。”尤程东道。

        

“陈書记被调走这事确实是挺奇怪的,我上午问了吴書记,她说她也是昨天才知道的,然后今天省里边就宣布了相关的人事任命。”乔梁说道。

        

“啧啧,鲁市長这估计是攀上了哪根高枝呐。”尤程东摇摇头,酒劲上头的他,讲话开始比较随意。

        

“现在市里边的人事调整还没落幕,徐書记当了市長,目前还空着一个副書记,不知道是从省里空降一个下来,还是从咱们市里提拔。”耿直道。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