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飞两个女教师屁股眼&床叫不停娇撞击娇吟

      

捡起那枚残破陈旧的戒指,入手冰凉温润。

        

和搜集到的其他蕴含着不朽魔金的宝物不同,这枚戒指内圈闪烁着一丝丝不朽般的紫色光泽。

        

苏奕一眼推断出,这枚戒指蕴含的同样是不朽般的物质,但气息和品相远比不朽魔金更胜一筹!

        

“也不知道,这又是何等神材炼制的戒指。”

        

苏奕把玩了一番,就将戒指收起。

        

接下来,他开始盘膝打坐,巩固道行,凝练太和阶大道法则。

        

……

        

匆匆七天过去。

        

苏奕一身太和阶道行彻底得到巩固。

        

对太和阶大道法则的凝练,也已略有小成,接下来就是水磨工夫,一步步去锤炼和提升大道法则的品阶。 

        

值得一提的是,太和阶所掌握“大道域界”,已可以修炼出大小如意的变化,既可以衍化为一方域界,也可以化作一股烙印般的力量,融入战斗招式之中。

        

苏奕长身而起,继续在这神泣天窟中行走,试图猎杀更多的神孽,以收集不朽魔金。

        

可惜,未能如愿。

        

足足寻找了一天之久,也再没遇到一个神孽。

        

除此,连分布在这片天地中的纪元之劫气息也都彻底消失不见。

        

苏奕没有再迟疑,决定离开。

        

……

        

“都已过去两个月余,那家伙却一直没有返回,该不会是死在了神孽手底下了吧?”

        

外界,封无忌皱眉。

        

这一段时间,他一直等候在此。

        

初开始,他还期待着苏奕能够帮他把不朽魔金带回来,可随着时间推移,他却已开始怀疑,苏奕会否已经遭难!

        

并且,最近这些天,这个念头越来越强烈。

        

“不对啊,按我家老祖掌握的秘辛,轮回力量足可抵挡神孽身上的纪元之劫气息,而那家伙的战力又那等逆天,纵使打不过神孽,逃走还是有把握的……”

        

“难道说,那禁魔古迹中发生了某种变故?”

        

封无忌揉着下巴,有些拿捏不准。

        

神孽!

        

一种极端诡异的亡灵,唯有在纪元之劫中殒命的神明,才会化作这种可怕而凶残的亡灵。

        

但,轮回力量足以对抗纪元之劫!!

        

这个秘密,哪怕是在神域中,也只有极少数神明才了解。

        

正因如此,封无忌才会找上苏奕,以李浮游二弟子凝秀的性命为条件,和苏奕进行交换。

        

为的,就是让苏奕出手,灭杀孽灵,获取不朽魔金!

        

“若这家伙就这般殒命,倒也算帮神域那些神祇铲除了一个心腹大患,可惜,就是没能换来我需要的不朽魔金。”

        

封无忌心中一叹。

        

诚如他当初和苏奕对谈时说过的,他对灭杀苏奕的兴趣并不大,最在意的是不朽魔金!

        

这种神物,在神明眼中也称得上是旷世奇珍,可遇不可求。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只有在纪元覆灭中延存下来的废墟古迹中,才有机会找到此等神物!

        

“可惜,实在太可惜了。”

        

封无忌一阵喟叹,他决定再等三天时间,若再见不到苏奕,就放弃这次的行动,不再等候。

        

忽地,一道淡然的声音响起:

        

“何故叹息,莫非你认为,我已经死了?”

        

就见神泣天窟入口,苏奕的身影不

        

知何时已出现在那。

        

封无忌先是一怔,旋即精神一振,欣喜道:“道友此言差矣,于我眼中,你活着远比死掉更让人高兴!”

        

苏奕眉头一挑,这话怎么听怎么感觉不对味。

        

不等他开口,封无忌已急不可耐道:“道友可获得不朽魔金?”

        

苏奕点了点头。

        

他掌间一翻,一块宝物碎片浮现而出,隐隐有金色的光泽在其中闪烁。

        

封无忌眼眸发亮,道:“的确是不朽魔金!道友好手段,我就知道,那神孽奈何不了你!”

        

苏奕抬手一抛,那宝物碎片已隔空递给封无忌,“拿去吧。”

        

封无忌愣住,没想到苏奕竟如此痛快就把此等神物交给自己。

        

旋即,他自嘲道:“我还以为,道友会拿此物做要挟呢,如此看来,反倒是我心胸狭隘了。”

        

这一刻,他的确体会到,苏奕所说的“言出必践”有多靠谱。

        

封无忌斟酌一二,道:“道友可知道,这不朽魔金的价值?”

        

苏奕摇了摇头。

        

封无忌深深看了苏奕一眼,道:“价值之大,足可让诸神流口水,知道么,对高高在上的诸神而言,最忌惮的就是神劫!而把不朽魔金炼入神宝内,足可以在他们面对神劫时,起到至关重要的妙用。”

        

“可惜,这等神物太稀罕了,在无尽浩瀚的神域中都不多见。”

        

“你也知道,物以稀为贵,更别说这等足以让诸神垂涎的宝贝,更是价值连城!”

        

一边说着,他一边打量苏奕的神色,本以为获悉不朽魔金的价值后,苏奕会为此感到肉疼。

        

可封无忌失望了。

        

苏奕的神色自始至终没有发生任何变化!

        

旋即,封无忌心中一动,有了揣测,在苏奕手中,极可能收集到不止一块不朽魔金!

        

果然,就见苏奕饶有兴趣问道:“这不朽魔金的品阶可有高低之分?”

        

“有!”

        

封无忌道,“不朽魔金,乃是神明眼中的‘七大不朽神珍’之一,又被叫做不朽七珍,此等神物分作三种品阶。”

        

“金色最常见,赤色的不朽魔金就罕见了,价值也远不是金色的不朽魔金可比。”

        

“至于紫色的不朽魔金,则最稀少,在神域之中,唯有最顶级的神族和神道势力才拥有。”

        

他侃侃而谈,并未藏掖。

        

至此,苏奕才终于弄清楚不朽魔金的妙用和价值!

        

的确不出他所料,这种能够从纪元之劫中延存下来的神物,的确可以用旷世神珍来形容!

        

封无忌忽地冷不丁试探道:“道友手中应该不止一块不朽魔金吧?”

        

“不错。”

        

苏奕并未否认。

        

他此次的行动,有两大收获。

        

其一是修为上渡过那一场史无前例的禁忌大劫,证道太和阶。

        

其二就是收集到了足足九块蕴含不朽神金的宝物碎片。

        

其中,金色有七块,赤色一块,紫色一块,之前给了封无忌一块。

        

饶是如此,按封无忌的说法,这些旷世奇珍的价值加起来,怕是能让诸神打破脑袋大打出手!

        

封无忌眼神一下子变得滚烫起来,道:“道友可愿进行交换?只要你开出的条件我能答应,断不会皱一下眉头。”

        

苏奕道:“我要你的命如何?”

        

封无忌神色一滞,道:“这个玩笑可一点不好笑。”

        

“你抓了凝秀,害得她道躯被毁,连神魂都被封禁起来,真以为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苏奕蓦地迈步,朝封无忌走来。

        

气氛随之变得压抑起来。

        

“这是误会!”

        

封无忌心中凛然,察觉到了苏奕身上那毫不掩饰的杀机,当即说道,“残害凝秀的凶手,另有其人,若不信,你可以唤醒凝秀,问一问她,便可知晓答案。”

        

“当真?”

        

苏奕的步履并未停下。

        

眼见他靠近过来,封无忌眉头皱起,“我封无忌何等人物,还不屑在这点小事上撒谎!严格而言,若非是我族的一位大人物出手,这凝秀连神魂都不可能留下!”

        

苏奕不禁冷笑:“这么说,你们封氏一族还是凝秀的救命恩人了?”

        

“当然!”

        

封无忌这句话还没说出口,忽地脸色顿变。

        

就见苏奕已纵身杀来。

        

轰!

        

身影若瞬移,举拳轰杀而至。

        

简单直接的一拳,拳势却霸绝乾坤,压塌长空。

        

封无忌眼眸收缩,根本不敢怠慢,扬起双臂,全力对抗。

        

砰!!

        

下一刻,他整个人像离弦之箭般倒射出去,足足在数百丈外在伫足,而他双臂衣袖已爆碎四散,双臂肌肤龟裂淌血,骨头都差点断裂。

        

双手都在颤抖!

        

一拳,就将封无忌轰飞,负伤了!!

        

“你……你实力怎会变得如此可怕……”封无忌震惊,眼眸瞪大。

        

在苏奕进入神泣天窟之前,他曾和苏奕短暂交手,初步了解过苏奕那堪称逆天的战力。

        

可此刻,封无忌才察觉到,短短两个多月没见,苏奕的战力竟暴涨了一大截,彻底和以前不同了!

        

苏奕没有回答,而是说道:“这一拳,是给你的教训,以后再敢用人质来做胁迫,别怪我杀了你。”

        

封无忌神色阴晴不定。

        

他是罗睺妖神的后裔,骨子里极端疯狂好战,在神域中闯过不知多少大祸,被称作太境层次的“混世妖帝”。

        

苏奕这一拳,以及那毫不客气的威胁,让他内心凭生一股说不出的屈辱之感,怒火中烧。

        

他忽地咧嘴笑了起来:“我承认,之前和你做交换时,手段的确有些上不了台面,这一拳,我认了!可……你真以为我怕了你不成!?”

        

声音还在回荡,他身影爆绽冲霄的血色妖光,朝苏奕暴杀而来。

        

在他头顶之上,两仪图悬浮而出,垂落滚滚混沌气,掌指如印,横空朝苏奕狠狠砸来。

        

那属于太玄阶最顶尖的绝世战力,让附近山河也随之猛地动荡起来。

        

“我倒是差点忘了,两仪图还在你手中。”

        

苏奕轻语。

        

他屹立原地不动,直至封无忌杀来时,蓦地抬手一按。

        

轰!!!

        

封无忌连同两仪图一起,遭受到可怕的镇压,直接从半空中砸落在大地之上。

        

地面都被砸出一个巨大的沟壑。

        

烟尘四溅。

0

更多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