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干病房成为护士长&高中把女朋友处破了小说

       

“咦,我记得你先前也受了伤,好像被那崔太监刺到了肩窝。”

        

王静雅这时才想起来。

        

她当时死里逃生,失血过多……头晕眼花之际,看到了张坤救下自己,并且与崔玉明生死搏杀。

        

两人凶险交锋,各自险过剃头。

        

崔太监被打得逃走,张坤自然也不是毫发无损。

        

衣服上的破洞和大片血迹,明摆在那里。

        

“没事,我只是一点皮外伤。那死太监枪法虽好,却也只能如此……不过,回马枪还真是绝招,难逃难躲。就算我时刻防备,还是被擦伤了肩膀……回去涂点药膏就好。”

        

事实上,张坤刚刚的“残心”秘法失效之后,巨大的反噬袭来,他差点没当场闭过气去。

        

内伤外伤,一齐发作,身体虚弱得像是病危之人。

        

唬得他连忙消耗了两点龙气值,加了一点体质。

        

身体立刻恢复了生龙活虎。

        

比起战前还要健康一些。

        

体质如今已经达到三十三点,单手发力,不用爆发,都有着六百六十斤力……

        

虽然不见得比得上王静雅这位开了外挂的大力士,总算是相差不太远。

        

先前王静雅与崔玉明生死相搏,一个神力无双,一个攻速奇快,虽然很少枪锤碰撞,但总有磕着擦着的时候。

        

张坤分明看到,崔玉明的银枪,只要碰到锤子,就会很不自然的全身一震,然后退开来。

        

力量差距,至少相差两百斤。

        

崔玉明的力量,据张坤估计,就是六百斤出头,比自己的力量要弱一点点。

        

对方毕竟是暗劲易筋大成多年的老牌大拳师,力量虽然不是强项,也跟自己相差不远。

        

这么算下来,王静雅的力量,其实在八百斤以上。

        

‘还好,还好,幸好只有八百多斤,要不,千斤神力王的外号就要被你抢了。’

        

张坤心里想着这事,女版神力王,其实也挺不错的。

        

王静雅如今只是初入锻骨,还不曾易筋。

        

她年龄也不大,二十二岁,正处于飞速涨拳的年龄……

        

只要再次突破,易筋成功,力量还会大幅度提升。

        

想来,用不了太久,这千斤力道的成就就能轻松达到,举鼎这事,想必也不是不能来上那么一次。

        

……

        

“果然有货。”

        

先前没来及查看,两个叫小春子、小冬子的太监,胸口都是鼓鼓囊囊的,怀里似乎塞着东西。

        

此时有了短暂空闲,就翻找起来。

        

小冬子眉心有着一个血洞,死相难看,他怀里藏着的东西却决不难看。

        

一小包金叶子,银锭,值个三五百两银,倒也不算什么。

        

可是,那一大叠银票,足足二十六张,每张都是福源钱庄的百两银票。

        

总共加起来,约有三千两。

        

这只是一个小太监,会有这么多钱?还直接带在身上?

        

张坤都有些震惊了。

        

不过想想也就理解。

        

崔玉明身为大内二总管,虽说不能掌兵和干涉朝堂大事。

        

但是,他毕竟是太后身边的红人,有的是人巴结着,说是位高权重也不为过。

        

他身边的亲近太监,身上多点金银算什么?

        

人家送礼拜见,总不能自己伸手去接吧,小太监收下就是了。

        

这么多银两,买药,甚至以后买装备武器,以及置办家业都不怎么缺钱……李小宛丫头,终于也不用掰着指头数着银子来过日子了。

        

张坤心里既是高兴,又有些失望。

        

钱财身外物,比起这个,他其实更想得到一些能增强实力的东西,比如秘笈。

        

想到秘笈,就从小春子怀里摸出一本小册子。

        

张坤呼吸一滞,定睛望去,眼神就发光。

        

哈哈笑出声来。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崔玉明,我谢谢你了。”

        

想到崔玉明,张坤眼里浮显一丝杀机。

        

他正发愁着,即使下次再遇到,可能也杀不了对方。毕竟,那位的身法和拳术实在是有些赖皮,打得过就打,打不过还可以逃。

        

真的有了防备,自己就算是六枪连发,其实也很难对付得了。

        

除非把他逼在一个不能闪躲,不能逃脱的死胡同里。

        

但是,如果学了这本书上的武功,再来面对崔玉明,那个死太监,就不会再有半点优势。

        

只要敢逃,就是自寻死路。

        

“董公秘录,这是董还乡老宗师亲手著述。你看,字里夹缝间,还有着各种批注,说的是练法和打法,以及各种禁忌,这是真本嫡传……”

        

王静雅也是十分惊异。

        

没想到一个小太监身上,竟然藏着这东西。

        

“从这也看得出来,这两个小太监身份大不简单,肯定很得崔太监的看重。你杀了他们,算是结下了不死不休的深仇大恨,得防着对方铤而走险,下手报复。”

        

王静雅不但家学渊源,而且,一点也不傻。

        

事实上,她如果真傻,练武功的时候,也不会理解这么深刻。

        

排除力量的因素,单论招式,其实这妞也算是很厉害的。

        

以明劲阶段,与崔玉明比划了这么久,才被破了一招,伤到腹部。

        

别人会以为是崔太监有点弱,但张坤知道,其实对方很强。

        

一般明劲高手,面对崔玉明,可能都走不过三合。

        

一动手就死掉。

        

如果张坤不是挂逼,此时就只能跟在王静雅的身后闻屁吃,绝不至于后来居上,还超过了她的战力。

        

“是真本,可惜,这门功法与我的修练路子背道而驰,不太适合。张坤,你是天才,学什么都很快……不如把这门八卦掌也学了,下次打得崔玉明狗头爆裂。”

        

“好。”

        

张坤正有此意。

        

见到王静雅也确认这本《董公秘录》是八卦嫡脉传承真本,张坤当即就放下心来。

        

要不是因为此时场景不太适合,他已经忍不住开始习练。

        

咴……

        

一声马嘶从远处传来。

        

就有蹄声的的答答,几道人影当先冲到。

        

为首一人白发苍颜,面容焦虑,却是祈福林。

        

除了五骑快马,身后还有两三十人落在后面,手执刀枪,气势汹汹。

        

源顺镖局的援兵,到了。

        

“小丫,你没事吧。”

        

祈福林一跃下马,震惊的望着眼前尸横遍地的情景,又看到那些马车里被绑着呜呜挣扎的小孩,脸色就是狂变。

        

尤其,是当他看到那两个死得凄惨的红袍小太监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张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说来话长,具体情况,容后细表……这次的雇主汪太和丧心病狂,以小孩炼药,为宫中输送养生丹药。此事红莲会莲心尊者也插手其间。会友镖局罗玉朴战死,李尧成仅以身免,此刻已经离去……宫中二总管崔玉明逃走,汪太和被我杀了。”

        

几句话交待清楚,张坤也不敢耽搁太久,见到源顺镖局赶来众人全都呆若木鸡的模样,喝道:“还愣着干嘛,收拾刀枪、整备马车,把小孩全都带回去,想办法通知他们的家人。还有,派一些人跟我去汪家别院搜捡一番,看看还有没有被捉的小孩,一并救出来。”

        

张坤知道,祁福林守成可以,性子偏向平和,根本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

        

此时方寸大乱,完全不知道怎么处理复杂的事情,对随后的变化,心里也满是担忧。

        

所以,他是靠不住的。

        

还得自己安排。

        

“是。”

        

四周镖师和趟子手齐齐凛声听命。

        

这次,就连祈福林也没有意见,只是连连点头。

        

“快,快点,这里发生如此大事,巡捕营想必很快就过来,崔公公那里还有可能带人杀回来。”

0

更多精彩